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11回 错综情仇

作者:卧龙生

杨梦寰道:“咱们三人,今宵总该有一人埋骨此地。”陶玉道:“你看是那一个?”

杨梦寰道:“也许是在下,也许是陶兄。”

陶玉道:“杨兄之意,可是向兄弟挑战么?”

杨梦寰道:“如若武林中非有一次杀劫不可,如若咱们将来免不了一场拼斗,那就不如现在分别出生死胜败的好。”

陶玉望了赵小蝶一眼,慾言又止。

赵小蝶突然冷笑一声,道:“杨梦寰你凶什么?可是觉着你的武功定能胜过陶玉么?”

杨梦寰淡淡一笑,道:“正和姑娘之言相反,在下实无信心能够胜过陶玉。”赵小蝶道:“既无信心胜人,为什么凶狠如此?”

杨梦寰哈哈一笑,道:“一件事放在心中,总归是难以安得下心,倒不如早些解决的好,”赵小蝶柳眉耸动,冷冷说道:“以天下武林安危为己任,杨大侠好大的口气啊!”

杨梦寰道:“既是水火之势,早晚难免一场,何不早作一场决战。”

赵小蝶道:“别说你未必是陶玉之敌,纵然你胜过陶玉,也还有赵小蝶活在世上,只怕也无法让你称心如愿。”

杨梦寰先是一怔,继而浩然一笑,道:“赵姑娘今宵约在下到此,究竟为了什么?”

赵小蝶道:“本来要和你谈谈天下武林大事,但此刻我瞧是不用再谈了。”

杨梦寰突然站起身子,道:“既是如此,在下就此别过。”赵小蝶道:“这般就走,不觉着来去太无价值么?”缓缓站了起来,走到陶玉身后,伸出左手,放在陶玉肩上,口角间笑意盈盈,附在陶玉耳边说道:“玉兄,不用怕他……”声音越来越低,终不可闻。

只见陶玉那俊美的脸儿,泛起了笑容,不住点头。

杨梦寰心中暗道:如若这两人合起手来,为害江湖,只怕是请得朱若兰下山也难以对付。

忖思之间,忽见陶玉挺身而起,笑道:“杨兄可是当真想和兄弟拼个生死出来么?”

杨梦寰道:“如若陶兄有兴,兄弟是舍命奉陪。”

陶玉笑道:“就算在下不是杨兄之敌,赵姑娘也不会坐视不管,杨兄你可曾算过这一战的胜机么?”

杨梦寰道:“大丈夫只求心安理得,生死胜败的事岂会放在心上。”

陶玉道:“杨兄这干云豪气,磊落胸怀,实叫兄弟佩服的很……”

语声微顿,接道:“好!兄弟就奉陪一战吧!”

赵小蝶缓缓取下了按在陶玉肩上的左手,退到一侧,大有袖手观火之意。

杨梦寰暗中提聚真气,凝神待敌,心中却是暗作盘算,道:今日之局,只怕是难有善果,赵小蝶用心何在?实叫人难以猜测,如若她从中作梗,纵然有胜过陶玉之能,也无法生离此地。

陶玉神情间一派轻松,似是对今日之局有了必胜的把握,左掌护胸,右掌待敌,微笑着说道:“杨兄找兄弟拼命,那就请出手吧!”

杨梦寰望了赵小蝶一眼,挥手一掌拍了出去。

陶玉左掌平胸推出,硬向杨梦寰掌势上面迎来。

杨梦寰心中大为惊奇道,他拳招、剑法样样都在我之上,但内力却比我逊上一筹,何以竟弃长用短,和我硬拼掌势忖思之间,双掌已然接实。

但闻砰然一声,两人被震的各自向后退了一步。

杨梦寰隐隐觉着陶玉的内功,似是较过去强了甚多,当下说道:“陶玉,你的身体复元很快,这一掌隐隐之间已恢复未受伤的勇猛。””说话之间,双手已各攻三招。

陶玉双掌挥转,轻描淡写的封开六招,笑道:“可是犹有过之么?”

杨梦寰道:“纵有长进,那也有限的很。”

陶玉冷冷一笑,不再答话,全力挥掌抢攻。

刹那间,掌影飘飘,满室风生,案上的烛火摇红,壁间积尘横飞。

这座茅屋久无人居住,十数年的积尘,被两人的掌力震的纷纷飘下,片刻问整个的茅室之内,有如升起了一层黑色的烟雾。

赵小蝶退在茅屋一角观战,眼前积尘飘飘,心中大是厌恶,一运气,在身躯四周布起了一堵气墙,落下积尘,难以逼近她两尺以内。

陶玉和杨梦寰虽然亦觉那落尘讨厌,但已无暇顾及。

原来两人恶战,渐入凶险之境,掌上蓄蕴的真力也是愈来愈强,掌指的变化也逐渐的奇诡恶毒,指袭之处,无不是足以致命的大穴要害。

这两人武功相若,谁也不敢轻易有着丝毫大意,生死攸关,纵然是落尘再密一些,也是不敢分心旁顾。

杨梦寰心知再这般缠斗下去,那陶玉胸中熟记“归元秘笈”上的武功,都可一一的得到了印证,无疑给他一个习练武功的机会,心念一转,立时改变了打法。

陶玉心中亦是暗作主意,心想:“我今日如能把杨梦寰毙在掌下,赵小蝶亦将永远斩除了心中一缕痴念,天下才貌双绝的少年英雄,除了杨梦寰,就数我陶玉……”

念头转动之间,突觉身前压力大增,杨梦寰右掌迎胸劈来,威势强猛,有如排山倒海一般。

陶玉上次和杨梦寰动手时,吃过了一次苦头,被震荡了内腑,凭仗“归元秘笈”上的疗伤秘诀,和赵小蝶内力相助,才得极快的使伤势复元。此时突感压力袭来,本是不敢和杨梦寰硬拼掌力,但因赵小蝶守在身侧,又想到必要时赵小蝶会出手相助,竟然举起了右掌,又硬接下杨梦寰迎胸一击。

双掌相触,响起了一声蓬然轻震。

杨梦寰身子一阵幌动,足下陷落半寸。

陶玉却是马步不稳,退后了两步,才拿桩站好。

但他终于把杨梦寰深厚的内力接下。

双方各以右掌,抵触一起,各运内力攻向对方。

表面上看去,各出一掌相触,反不如拳来脚往的恶战凌厉,实则这是武林中一种最险恶的拼斗之沫,绵绵内力源源由掌内涌出,攻向对方,只要一方内力稍弱立时可分出生死存亡。

相持大约有一盏茶工夫,杨梦寰内力稍胜一筹,渐占上风,陶玉却渐感不支,缓缓仰身向后倒了下去。

这等互拼内力之战,虽然不支亦不能逃,陶玉只要一松真气,杨梦寰那滔滔不绝的内力,立可把陶玉震死掌下。

烛光下,只见陶玉的脸上,汗珠儿滚滚而下,显然已到了强弩之未,再难过一刻工夫。

一侧观战的赵小蝶突然举步而行,走到了陶玉身后,伸出纤纤玉手,一指点在陶玉的背上。

陶玉内力陡增,反弱为强,不但平反劣势,而且反把杨梦寰逼的上身向后倾斜。

赵小蝶望着杨梦寰赤红的脸色,肃然说道:“我没有帮助他,只不过点了他一处穴道,激起他生命中的潜力。”

她似自言自语,又似在对杨梦寰解释。

其实杨梦寰正运起所有的气力,在生死边缘上挣扎,根本未听清赵小蝶说些什么。

双方又相持一刻工夫,仍是个不胜不败之局,杨梦寰虽然稍处劣势,但陶玉亦不能向前攻进一分半寸。

原来两人内力相差有限,同时面临到体能的极限,虽然谁能稍增上三五十斤气力,就可把对方置于死地,可是事实上谁也不能。

又相持了一刻工夫,双方同时发出了喘息之声。

黄豆大的汗珠,一颗接一颗由两人脸上滚了下来。

这时两人已成了慾罢不能之势,只有这般对峙下去,直到筋疲力竭,死而后己。

杨梦寰心中已有了必死之志,只要能和陶玉同归于尽,那就算偿其所愿,但陶玉却是大为后悔,想到此后,盟主武林霸业的威风,今日如和杨梦寰同时死于这荒园之中,岂不是满怀的雄心大志,尽成泡影。

一个漠视生死,全力施为,但求能为武林消灭一个大祸患,生死在所不计,一个顾惜生命,心有所憾,心理上的影响减少了他的实力。

但见杨梦寰分分前移,又逐渐的平反劣势。

这当儿两人已成斤两之争,谁能使生命中潜力多发挥斤两之力,就可多一分取胜之机。

赵小蝶冷眼旁观,看两人实已难再支撑多久,再要强撑下去,顷刻间都将身受重伤,当下举步而上,直对两人行去,伸出纤纤玉手,双掌齐出,同时分拍在杨梦寰和陶玉的背上。

她出手拿捏的时机恰到好处,两人在同一时间内,一齐失了主宰自己之能,同时垂下了右掌。

杨梦寰转过脸去,望了赵小蝶一眼,慾言又止。

赵小蝶淡淡一笑,道:“你瞧什么?我如不管你们,这将是一个两败俱伤之局,难道你还能胜了人家陶玉不成?”伸手拍活两人穴道。

杨梦寰闭目不语,其实此时说一句话亦觉得十分吃力,何况局势险恶,他必须早些设法恢复体力,必要时以倾尽其能,作孤注一掷。

陶玉更是在潜心内修,依照“归元秘笈”上的口诀行功调息。

杨梦寰不知那“归元秘笈”记载的导气之法,行功调息起来,吃亏甚大,不及陶玉来的快速,他尚在运息之间,陶玉已调息完毕,霍然睁开了双目。

这时两人相距甚近,陶玉只要一伸手,就可击中杨梦寰要害大穴。

陶玉似是心知此刻出手击毙杨梦寰,决非赵小蝶所同意,暗中运劲于指,准备在赵小蝶不注意时,暗中施袭,如若一击把杨梦寰毙于指下,那时赵小蝶心中纵然不悦,也是回生乏术了。

那不但可以少去了一个阻碍霸业的大敌,而且也少去了一个情场上的敌手。

杨梦寰仍在运气调息,对身外险恶的处境,却是一无所知。

赵小蝶突然举步行近两人的身侧,缓缓蹲下了娇躯,娇声说道:“陶玉啊!

你可想借他调息机会杀了他么?”

陶玉道:“没有的事,这暗施算计的事,兄弟如何能作得出来。”

赵小蝶娇媚一笑,道:“你们男子汉,都有些英雄性格,虽是劲敌,但也不愿出手暗施算计,唉!如是换了我们女人,那就不用顾忌了。”

陶玉笑道:“妇道人家倒也是不用笃守信诺,”赵小蝶扬了扬柳眉儿,笑道:“你的武功日有进境,杨梦寰却已是停滞不前,你现在不杀他,日后杀他也是一样。”

这时杨梦寰已然调息完毕,醒了过来,但闻得两人谈话之声,心中突然一动,暗道:我得听听两人说些什么。

但陶玉说道:“赵姑娘,在下心中有一桩不解之事,想请教姑娘一二。”

赵小蝶道:“什么事?”

陶玉道:“自然是关于武功方面了。”

赵小蝶道:“咱们武功同时得自归元秘笈上,你不明白的,只怕是我也不知,但却不妨说出来,咱们研究研究。”

陶玉道:“在下照那归元秘笈上记载习练,自信没有半点错误,但近月之中,却感到内功凝滞不进,不知是何缘故,唉!

拳招变化之上,我自信已可胜过杨梦寰,只是内力上却似弱他一筹,始终无法胜他,”赵小蝶道:“这事不足为怪,需知一个人的武功进境到某一种程度之后,都将面临着一种无法克服的体能极限,不论天赋如何,都无法克制此关,也就是说一个人把他身体潜能完全发挥到极致,这时不但内功难再增进,而且面临着巅峰的险关,随时有走火入魔,自爆血管的危险,如何能使武功和滞留的体能配合,一直是武学无法克制的一个难关,你目下的现象,正是如此。”

陶玉长吁了一口气道:“难道就没克服的办法了么?”

赵小蝶笑说:“也许会有,但我还未想通个中的奥秘。”陶玉道:“据那归元秘笈上的记载,有一种佛、道合壁的大般若玄功,列为内功至上之学,不知能否克服武功极限的难关……”说话之间,突然合掌作势,双掌合胸,突然一股暗劲,呼的一声,由赵小蝶身侧穿过,击中了杨梦寰。

但闻杨梦寰闷哼一声,站起身子,步履踉跄的奔出了茅舍。

赵小蝶料不到陶玉竟会陡然问下手施袭,想待阻止,已自不及,眼看杨梦寰步履踉跄而去,心中大怒,暗道:这陶玉心地如此恶毒,非得给他点苦头吃吃不可。

回目望去,只见陶玉紧闭双目而坐,似是已知此举必将惹怒赵小蝶,索性连望也不望赵小蝶一眼。这时,赵小蝶只要举手一击,立可把陶玉伤在掌下,但她强自忍下心中的愤怒,娇声笑道:“陶玉,你出手大轻了,这一掌打他不死。”

陶玉听那赵小蝶语音柔和,似是毫无怒意,不禁胆气一壮,缓缓睁开双目,笑道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1回 错综情仇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