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12回 苦心传薪

作者:卧龙生

且说杨梦寰和沈霞琳一口气行出了数里之遥,才放缓脚步,说道:“霞琳,我告诉你一件事,你要牢牢记住。”

沈霞琳道:“什么事?”

杨梦寰道:“以后千万不可一个人和赵小蝶相处在一起。”

沈霞琳奇道:“为什么?”

杨梦寰道:“因为,因为……”只觉其间情仇综错,如是据实而言,必将在沈霞琳心上留下一块烙痕,当下改变了话题,道:“因为那赵小蝶不再喜欢和咱们作朋友。”

沈霞琳长长叹息一声:“唉,真是奇怪的,她一向不是对你很好么?”

杨梦寰道:“她年岁一天天的长大,自是和过去不一样。”

沈霞琳似懂非懂的说:“嗯!她不愿和咱们作朋友,定然是有原因了。”

杨梦寰轻轻叹一声,道:“那赵小蝶虽已非咱们之友,但目下还不致和咱们为敌,日后你若见到她时,只要不单独和她接近,那就不会有危险了。”

他心知沈霞琳心地纯洁,胸无城府,这其间综错情仇,既非起因于名位之争,又非利害冲突,一时也无法说得清楚,只好含含糊糊的对付过去了。

那知饱经忧患的沈霞琳,已非昔年的吴下阿蒙,凝目沉思了一阵,道:“寰哥哥,如是那赵小蝶帮助陶玉和咱们作对,后果情势如何?”

杨梦寰料不到她忽然谈起了武林大局情势,呆了一呆,道:“不过三月,她可尽歼武林中各大门派高手。”

沈霞琳道:“如是赵小蝶置身事外呢?”

杨梦寰道:“如天下齐心,各大门派中人都能够同舟共济,必经过一阵苦拼恶战,胜负之机,各占一半。”

沈霞琳道:“如是赵小蝶帮助咱们呢?”

杨梦寰道:“那是百分之百的胜算了。”

沈霞琳缓缓轻过脸来,柔声说道:“既然关系天下武林的安危,胜败之机又是这样的悬殊,那你为什么不请赵小蝶帮助咱们呢?”

杨梦寰笑道:“我请她,她也未必肯听呀!”

沈霞琳微微一笑,道:“那你就把她娶回来吧!”

杨梦寰怔了一怔,道:“什么?”

沈霞琳道:“你如把她娶过来,她就变成了你的妻子,丈夫有了麻烦,作妻子岂能坐视不管么?”

杨梦寰一皱眉头道,“这话是谁说的?”

沈霞琳道:“我!我已经长大了,难道你还把我当不懂事的小孩看么?”

杨梦寰道:“你怎么会动了这样的想法呢?赵小蝶多疑善变,岂是咱们可以预测……”

沈霞琳接道:“又不要你去向她求婚,自然会有人去为你作媒。”

杨梦寰道:“谁去作媒?”

沈霞琳笑道:“我啊!”

杨梦寰摇摇头道:“你越大越顽皮。”

沈霞琳脸色一整,道:“我说的都是真的,别人去都没有我去的好。……”

杨梦寰心中暗道:不知什么人给她出的主意,非得追问个明白不可,当下接道:“为什么?”

沈霞琳道:“我要告诉她,我和红姊姊的事,我们如姊妹,不分大小,我要告诉她婆婆是何等慈爱,如若她答应,我和红姊姊都会让她三分。”

杨梦寰道:“胡说八道。”

沈霞琳道:“是真的,我虽然未和红姊姊商量,但以红姊姊的谦和,听到此讯,决然不会反对,而且将乐助其成。”

杨梦寰双目中神光闪动,凝注在沈霞琳的身上,缓缓说道:“这当真是你的主意么?”

沈霞琳道:“是啊,我想到你处境的险恶,连带就想到了这件事情。”

杨梦寰见沈霞琳有劝赵小蝶同嫁自己之意,不由轻轻叹息一声道:“这些话你可会对别人说过?”

沈霞琳道:“没有,第一次就对你说。”

杨梦寰微微一笑,道:“那很好,咱们夫妻之间就算说错了什么事,那也没有关系,但如张扬出去,那就难办了,如是传入那赵小蝶的耳中,她兴师问罪而来,当面质询于你,你用何言答对呢?”

沈霞琳怔了一怔,道:“难道她一点也不喜欢你么?”

杨梦寰道:“她喜怒难测,有谁能判断出她心中所想的事,如是她借故变脸,堂堂正正的和咱们为敌作对,那时岂不是反为这几句玩笑之言所害。”

沈霞琳道,“寰哥哥,我说的不是玩笑。”

杨梦寰脸色一整,道:“那就更不能胡说了。”

沈霞琳叹息一声,道:“我知道你不是贪爱女色的人,可是这情形有些不同,这是为了挽救武林中的浩劫,你娶了赵小蝶,天下英雄仍然是对你敬重异常,决不会损到你一点英名。”

杨梦寰脸色一整,道:“不许再胡说。”抛开沈霞琳的手掌,大步向前行去。

沈霞琳大步追了上去,低声说道:“寰哥哥,我一生都没有违拗过你,这次……这次我想求求你,听我一次。”她声音柔媚,说来婉转凄伤,显然下了极大决心,才说出这样几句话来。

杨梦寰停下身来,轻声叹道:“除了赵小蝶的事,不论你说什么我都依你,你说吧。”

沈霞琳呆了一呆,道:“我就是要说赵小蝶的事,寰哥哥,那不是为你,也不是为我,是为天下武林同道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唉!我纵然答应了你,但也是不可能的事,赵小蝶不会当真的喜欢我,她只是想让我和别人一样,拜倒在她石榴裙下,那时不但你希望破灭,我亦将受到从未有过的羞辱。”

沈霞琳怔了一怔道:“当真么?”

杨梦寰道:“我几时骗过你了。”

沈霞琳道:“可惜红姊姊不在这里,她如在此,那就好办了。”

杨梦寰道:“赵小蝶虽然有些恨我,但那只是出于一时的气愤,等她气消了就会好转。”

沈霞琳道:“那她可会帮助咱们?”

杨梦寰道:“很难说,但她不涉足其间,袖手旁观,那是一定了。”

沈霞琳又问道:“数年后,那时陶玉还活在世上么?”

杨梦寰道:“应该活着,那时能杀他的人更少了。”

沈霞琳叹息一声,道:“寰哥哥,我是一直不管事的,你不论说什么,我一向都是深信不疑,但你刚才的话……”

杨梦寰脸色一变,道:“怎么了?”

沈霞琳道:“唉!你是在安慰我,你分明没有把握胜那陶玉,是么?”

杨梦寰想不到一向柔纯的沈霞琳,似是突然问了解了很多事,一时无言可对,只有默不作声。

沈霞琳长长叹息一声,接道:“你明知赵小蝶很恨你,也明知她会帮助陶玉,但你却不敢承认,数月,数年,说的是那么不着边际,你只是为了英雄性格,明知不可为,偏又要孤军奋战……”她缓缓转过脸来,目光凝注在杨梦寰脸上,接道:“你受了很重的内伤,却又强颜欢笑来骗我,我恨自己武功不如人,无能帮助你……”

杨林寰一挥手道:“不要说下去了……”仰脸长长吁一口气,接道:“不错,咱们目前的处境很危险,陶玉一日不除我杨梦寰,他就不敢放手在武林之中为恶,视我如眼中之钉,必慾杀之而后快。”

沈霞琳接道:“但他无能杀你,除非他和赵小蝶联合在一起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就目前形势而论,咱们的确是处逆境,但这也未必就决定了咱们一定败亡,只要不畏艰苦,奋发激励,形势总归有好转的一一天,千百年来,武林中不知发生了多少次变乱,但最终结果,总归是正义常存,邪不胜正,那陶玉不择手段,也许能占得一时上风,但到最后决难逃出败亡的命运。”

沈霞琳道:“这其间胜败的关键,操诸在那赵小蝶的手中,但你却宁可坐待败亡,也不肯去求她一声。”

杨梦寰脸色一整,道:“你要我和陶玉一般么?只问目的,不择手段。”突然放快了脚步向前行去。沈霞琳看他眉宇间隐现怒容,那里还敢再说,紧紧追在他身后行去。

一阵急行,走出有五六里路,到了一处岔道口处。

只听一声沉重的佛号,道:“杨大侠。”

杨梦寰呆了一呆,停下脚步。

转脸望去,只见一老一少两个灰袍僧人,站在旁侧岔道口处。

那老憎年近古稀,小的却是个十三四岁的小沙弥,身上背着一个大红木鱼。

杨梦寰目光掠过两人,抱拳一揖,道:“老禅师可是招呼在下么?”

那老僧笑道:“阁下可是‘水月山庄’中的少庄主,誉满天下的杨大侠么?”

杨梦寰道:“不敢当,老禅师夸奖,正是区区在下。”

那老憎回顾了身侧的小沙弥一眼,笑道:“咱们师徒跋涉数千里,终于未失所望。”

杨梦寰心中一动,暗道:“听他口气,倒似是故意来找我的了。”

那老憎转过脸来,目光凝注到杨梦寰脸上,笑道:“我们师徒为寻找杨大侠,已然走了数千里路,想不到竟在此不期而遇,唉!如是再有五日,找你不到,老憎也撑不下了。”

杨梦寰只听得疑窦重重,忍不住问道:“老禅师找在下不知有何见教?”

那老僧笑道:“自然是有事了。”

杨梦寰一抱拳,道:“在下洗耳恭听。”

那些僧道:“此地不是讲话所在,如是杨大侠没有要事,不知可否借一步和老僧作次长谈。”

杨梦寰道:“自当领教……”语音一顿又道:“在下失记,还未请教老禅师法号。”

那老僧合掌当胸道:“贫僧苦心。”

杨梦寰暗暗忖道:好怪的名字!口中连连谦逊道:“原来是苦心大师,弟子失敬了。”

苦心微微一笑,道:“杨大侠可曾听过老袖之名么?”

杨梦寰怔了一怔,暗道:我只不过和你说几句客气之言,你怎可这般的追问呢。当下咳了两声,道:“不敢欺骗老禅师,在下实是未曾听过老禅师的法号。”

苦心笑道:“这就对了,杨大侠果然是诚实君子……”

伸手指着正北方说道:“距此不远,有一座无人瓜棚,不知杨大侠可否到那里听老衲说几句话?”

杨梦寰道:“在下是恭敬不如从命。”苦心道:“好,老衲带路。”转身向前走去。

四人行了一阵,果然到了一处荒凉的瓜棚所在。

苦心当先盘膝坐下,那小沙弥悄然退到了瓜棚之外。

杨梦寰在苦心对面盘膝坐下,回顾了站在身后的沈霞琳一眼,低声的向苦心大师问道:“拙荆在此,不知碍不碍事?”

苦心道:“不妨事。”

双手一按实地,原姿不变的陡然向前欺进了两尺,落到杨梦寰的身前,伸出双掌,道:“杨大侠,请伸出手来。”

杨梦寰心中虽然大感奇怪,但仍依言伸出了手去。

苦心双掌一推,按在杨梦寰双掌之上,笑道:“老衲先助杨大侠疗好内伤,再谈不迟。”

杨梦寰要待推辞,苦心大师双掌的热流,已然波波重重的涌了过来,只好运气把那涌来热流导入内腑。

他内功本甚深厚,再加这苦心大师的内力相助,很快的打通了受伤的经脉。

杨梦寰轻轻吁一口气,道:“多谢老禅师的相助。”

苦心大师长长叹息一声,道:“老僧已经是将要归极乐之人,如是再晚几日见着你杨大侠,老僧势难再支撑下去了。”缓缓收回双手。

杨梦寰一皱眉头,道:“大师此言从何说起,据在下观察,大师神色很好,怎会忽然提出此事?”

苦心大师笑道:“老僧修的是大弥罗神功,虽然归西在即,别人却瞧不出来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心中却是充满着重重疑问,不知从何说起。

两人相对沉默了一阵,仍由那苦心大师打破了沉默,说道:“杨大侠年纪轻轻,能受武林同道拥戴,果是有着异于常人之处,但坦荡荡的胸怀,谦谦让让的气度,和那清高朴厚的风标……”

杨梦寰接道:“老禅师过奖了。”

心中却是大感奇怪,暗道:“我和他素不相识,初度见面,何以他竟然对我是赞不绝口,这其间只怕是别有缘故。”

只听苦心大师说:“老僧圆寂在即,无法留恋这十丈红麈,因此不借千里奔波,寻个可信可托的人,为老僧处理身后的事。”

杨梦寰心中忖道:“你有着同门兄弟和承继衣钵的弟子,不知对我说出此话,是何用心……”

尽管他心中疑问重重,口里却说道:“若是老禅师别无亲人故旧,区区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2回 苦心传薪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