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14回 毒龙夫人

作者:卧龙生

那人被那股潜力暗劲击中,生生被挡了回来。

杨梦寰大迈一步,欺到那人身侧,低声说道:“咱们素不相识,为什么要对我动刀子,这其间定有原因子”“原始项目”。所谓共相是指独立于个别事物的抽象概念。 ,在下很希望能够知道内情。”

那人似是自知无法走脱,忽的挥刀向杨梦寰连攻四招。

杨梦寰沉声说道:“朋友这般不识抬举,那也别怪我杨某人失礼了。”掌势一紧,反击过去,登时迫的那人连连向后退避。

杨梦寰处处手下留情,不肯伤他,旨在设法生擒于他。

那人在杨梦寰掌力逼迫之下,突然跃飞而起,直向杨梦寰撞了过来。

手中匕首随着冲过去的身子,刺向杨梦寰的前胸。

杨梦寰凝立不动,左手一挥,封开匕首,右手一探;抓住了那执刀人的手腕,微一加力,冷冷说道:“朋友贵姓啊?”

那人只觉手腕一麻,手中匕首跌落在地上。

杨梦寰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阁下是何人物,和我杨某人何仇何恨,为何要隐身在床下行刺?”

那人似是自知无反抗之能,也不挣扎,只是闭起双目,一语不答。

杨梦寰看他包头黑中,直压眉际,心中大感奇怪,伸手一推,推脱那人头上黑巾。

只听那人啊哟一声,露出一头秀发。

原来这人竟是一个女孩子。

杨梦寰见行刺自己之人,原来是一个女孩子,不禁吃了一惊,急急放手道:“在下不知你是位姑娘,还望多多原谅。”言罢,向后退了两步。

那女子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你很君子。”

杨梦寰淡淡一笑,道:“如若姑娘觉着在下还有一点可取之处,那就请姑娘把何以要行刺在下的事,说个明白。”

那女子凝目沉思了一阵,道:“杨相公一定要知道?”

杨梦寰道:“自是要知道的。”

那女子索性除去头,说道:“杨相公认识我么?”

杨梦寰仔细瞧了他一眼,道:“也许从前见过,只是记不得了。”

那女子道:“这也难怪,杨梦寰是何等身份的人,如何还会识得我这么一个丫头。”

杨梦寰又仔细打量了她一阵,道:“在下确实想不起来,姑娘还请明说了吧!”

那女子突然一挺胸,道:“你忘义、负情,为人薄幸,但求眼前欢笑,不忆昔年情义……”

杨梦寰伸手摸出了火摺子,一幌而燃,点起了桌上的火烛。

仔细打量那姑娘一阵,突然说道:“你是银瓶姑娘?”

银瓶黯然说道:“你还认识小婢?”

杨梦寰长叹一声,道:“你离开‘水月山庄’,算起来该有六年了?”

银瓶道:“自从玉娟姑娘死了之后,小婢不想再留‘水月山庄’,睹景思人,倍感伤情,这时正好家兄去‘水月山庄’看我,夫人就还我自由之身,让我离开了‘水月山庄’,可惜家兄不务正业,临行时夫人相赠的银两,都被他嫖赌花光,无奈何,又把我卖入邓家堡中为婢。”(事见本书前传拙作飞燕惊龙)

杨梦寰道:“你这身武功,可是学自邓家堡中的么?”

银瓶点点头道:“老堡主说我骨格清奇,很适合练武的条件,因此指明要我习练武功,又承少堡主亲自传授,才使小婢有此成就。”

杨梦寰道:“这就是了,你该回去休息啦!”

银瓶突然叹息一声,道:“小婢看公子和那沈霞琳亲密异常,似是早已把玉娟姑娘弃置脑后,心中一时气愤,才藏在榻下行刺相公。”杨梦寰道:“你们主婢情深,这也不能怪你。”

银瓶欠身一礼,出室而去。

杨梦寰熄去案上烛火,登上木榻,心中烦乱,和衣躺下,刚刚闭上双目,突闻一声冷笑传了过来。

杨梦寰吃了一惊,一跃而起。

但闻窗外一个冷冷的声音,说道:“好一个愚蠢的人。”

杨梦寰跃飞而起,一掌推开了窗门。

一式“巧燕穿帘”紧随着拍出的掌势飞跃而出。

流目望去,只见一个人影飞上屋面,疾奔而去。

杨梦寰一提真气,放腿疾追。

那人身法快速,疾如闪电奔雷,杨梦寰亦施展出全力追赶,两条人影疾如流星赶月。

片刻工夫,已离开邓家堡到了荒凉的郊野之中。

那奔行的黑衣人陡然停下脚步,冷冷说道:“杨梦寰,你这般苦苦追我,是何用心?”

杨梦寰只觉耳音甚熟,但一时却想不起他是何人,当下喝道:“阁下什么人?”

那人缓缓转过身来,赫然竟是前日所遇那不轿中,戴着铁面具的黑衣人。

杨梦寰呆了一呆,道:“原来是你!”

那黑衣人冷冷说道:“怎么样?你很怕我?”

杨梦寰道:“怕倒未必,只是觉着有些奇怪而已。”

那黑衣人仍戴着黑色的铁面具,装束和前日所见一般,双目中暴射出冷电一般的眼神,道:“有什么好奇怪的?”

杨梦寰道:“阁下武功惊人,不在那陶玉之下,何以竟甘为陶玉手下之臣?”

那黑衣人冷漠的说道:“谁说我甘为陶玉手下之臣?”

杨梦寰道:“阁下既不甘为陶玉所用,又和我杨梦寰无怨无仇,不知为何要处处和我作对?”

那黑衣人笑道:“你和陶玉似乎代表着江湖上两种势力,如是在下亦有野心的话,我必先行设法消灭你们其中之一,我不助陶玉对付你杨梦寰,那就只有帮助你对付陶玉了。”

杨梦寰哈哈一笑,道:“果真如此,那就难怪了,不过阁下应该知道,目下中原武林除了我杨梦寰和陶玉之外,还有一位赵小蝶,阁下纵能助陶玉先败在下,只怕也难如你之愿。”

那黑衣人道:“我不过有此用心而已,成与不成,倒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杨梦寰呆了一果,道:“怎么?这等大事,也可开玩笑的么?”

那黑衣人道:“这等大事,不但要武功高强机智过人,而且还要有几分运气,我们暂时不谈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左手取下铁面具,笑道:“杨梦寰,你不是很想瞧瞧我的真面目么?”

杨梦寰凝目望去,只见他面上一片血红,难看至极,当下说道:“这就是阁下的真面目么?”

那黑衣人说道:“自然不是了。”右手举起,又取下那血红色的面具,笑道:“杨梦寰,这便是我的真面目,你可要仔细瞧了。”

杨梦寰凝目望去,只见他柳眉凤目,双颊如雪,不禁怔了一怔,道:“你是……”

黑衣人笑道:“嗯:是一位姑娘。”

杨梦寰叹息一声,道:“姑娘如非自愿暴露身份,在下实是难以想得出来。”

那黑衣人娇声笑道:“杨梦寰,你瞧瞧我比你那沈霞琳如何?”

杨梦寰道:“姑娘貌美如花,沈霞琳如何能够及得。”

那黑衣人笑道:“好一顶高帽子,你瞧都没有瞧清,怎知我胜过那沈霞琳呢?”

杨梦寰道:“姑娘女扮男装的事,那陶玉可曾知道么?”

黑衣人摇摇头,道:“我如不想现露本来面目,谁也无法知道。”

杨梦寰道:“这么说来,在下倒是有幸得很。”

黑衣人道:“嗯!不错,你见了我庐山真面目,难道就这样白白的瞧瞧么?”

杨梦衰道:“在下已经瞧过了,姑娘貌羞花月,在下有幸一睹玉容。”

那黑衣女格格一笑,道:“那陶玉虽然生的面貌秀俊,但却要输你杨梦寰三分侠气……”

杨梦寰道:“我杨某人堂堂男子,岂容人评头论足。”

黑衣女笑道:“愈有英雄气概,愈叫女人倾心,老实说那一天我并非无能杀你,只不过手下留情罢了!”

杨梦寰冷冷笑一声,道:“这个在下倒是有些不信。”

黑衣女淡淡一笑道:“信不信由你了,反正我已不再存杀你之心。”

杨梦寰怒道:“凭姑娘之能,说这样的话,未免口气太大了。”

黑衣人笑道:“你如是当真的不信,眼下就可以试试。”

杨梦寰道:“自当奉陪。”

黑衣女道:“咱们各出全力,以命相搏,如是不赌上一点东道,那未免有些不值得了。”

杨梦寰道:“生与死的赌注,难道不够大么?”

黑衣女道:“阁下谦谦君子,说这些充满杀气之言,不觉着有些太过粗蛮了么?”

杨梦寰呆了一呆,道:“那要赌什么?”

黑衣女笑道:“我的武功你已经见识过了,我还有十八个黑衣侍卫,说一句托大的话,他们的武功决不在你们中原武林一流高手之下,如是我败在你的手中,连我和一十八个侍卫,全都听你之命,为你效力。”

杨梦寰一皱眉头,道:“这赌注大大了,在下没有这样大的本钱。”

黑衣女子笑道:“你自己出个赌注如何?”

杨梦寰道:“如若一定要在下下注,我只有人一个、命一条,如若我败了,杀刮任凭姑娘。”

黑衣女子笑道:“已经够了,我要的就是一个人。”

杨梦寰怔了一怔,道:“什么?”

黑衣女子道:“杨大侠自负盛誉,量也不肯先行出手,我这里有僭了。”呼的一掌劈了过来。

杨梦寰封开来掌,疾攻五招。

这五招,凌厉异常,掌掌带起了啸风之声。

那黑衣女子挡开五招格格一笑,道:“这等打法,不知要到何时才能分出胜败,慾求早分胜负,只有以内功相拼了。”

右手一挥,硬接下杨梦寰的掌势。

杨梦寰一和她掌势相触,立时觉出一股强劲潜力,直逼过来,赶快运力抗拒。

两人各出右掌,抵触一起,运功反击,形成了一个对峙之局。

这时双方都有着强烈的求胜之心,不自觉问逐渐增加功力。

僵持了大约有一炷香的时光,杨梦寰和那黑衣女都呈不支之状。

那黑衣女娇喘不停,杨梦寰汗出如浆,滚滚而下。

双方经过了这一阵苦拼之后,心中明白,谁也无法用内功压倒对方,两人的内力也是半斤八两。

僵持中,那黑衣女陡然加上一成功力,迫使杨梦寰的手掌向后退了一寸,喘息着说道:“杨梦寰,你认不认输?”

杨梦寰脸上汗水有如水淋一般的直滴下来,口中却说道:“今日之局,至多是个同归于尽,想要我杨梦寰认输,只怕是没有那么容易!”

说完话,默运内力,又把那黑衣女的掌势,迫的向后退了一寸。

心中却是暗自忖道:这女子不知练的什么武功,竟有着如此深厚的内力,我杨梦寰任、督二脉已通,内力输送甚快,虽未如那赵小蝶一般,达到了生生不息之境,但和常人相较,却是有所不同,何况近日之中,又得那苦心大师转嫁内力,一般习武之人,纵然有三五十年之火侯,但没有我杨梦寰这等奇遇,也不易达此境界,此女看上去不过是二十几岁,何以有此等深厚的内力。……

付思之间,忽听那黑衣女说道:“杨梦寰,此刻我如想置你死地,只不过是一转心念而已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姑娘有何办法置我死地,在下洗耳恭听。”

黑衣女道:“你已经骑上虎背,慾罢不能,势必全力苦撑下去——”

杨梦寰接道:“如若在下的看法不错,姑娘只怕是也已经到了力尽筋疲之境。”

黑衣女道:“你不信我能杀你?”

杨梦寰道:“不信,姑娘如是真有置我于死地的手段,只管出手就是。”

黑衣女道:“你可知道,世间有一种武功,可以吸化敌人内力……”

杨梦寰道:“这个在下倒是听人说过,那是一种至阴、至毒的外门武功。但在下却是不信姑娘也会施展。”

黑衣女道:“我会的,只是我不愿施展而已!”

杨梦寰道:“为何这般慈悲起来了?”

那黑衣女道:“此时你已无能使功力收发随心,我如施展出那阴毒的‘破元神功’,片刻之间你即将气绝而死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如是姑娘当真有此等能耐,在下是死而无怨。”

那黑衣女子道:“可是我不愿杀死你!”

杨梦寰道:“彼此敌对,各下毒手,不是敌死,就是我亡,用不着存什么慈悲心肠。”

黑衣女道:“不要激怒我,一个人只有一条命,如是当真杀死你,那沈霞琳、李瑶红岂不都要作了小寡妇。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4回 毒龙夫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