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15回 双雄决斗

作者:卧龙生

且说杨梦寰满怀焦虑,一口气奔回邓家堡。

只见室中红烛高烧,沈霞琳正在呆呆的望着烛光出神。

一见杨梦寰无恙归来,沉重的脸色上,立时绽开了温柔的笑容,道:“你回来了。”

杨梦寰正待答话,突闻室外传来邓开字的声音,道:“杨大侠回来了?”

杨梦寰道:“是邓兄么,快请进来。”

邓开宇缓步而入,拱手笑道:“杨大侠众望所归,今夜初更,又有一批武林同道,慕名赶来邓家堡了……”

杨梦寰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邓兄,在下有几句话,如硬在喉,不吐不快。”

邓开宇道:“杨大侠有何见教,只管请说。”

杨梦寰略一沉吟,道:“邓家堡布置大过松懈,以致很多人轻易混了进来。”

邓开宇道:“那些人都是心慕你杨大侠之名而来,让他们进入堡中,有何不可?”

杨梦寰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现在时间不多,寸阴寸金,不宜再浪费它了,邓兄快去请老堡主,选一处防守森严的安全所在,在下有重要大事相商……”

目光转到沈霞琳身上,道:“你去请童师姊。”

沈霞琳应了一声,急步出室而去。

邓开宇自和杨梦寰相识以来,从未见过他这般惶急的神色,也不再多问,立时起身而去。

不久,邓开宇重又回来,说道:“家父已在地下密室等候。”

这时沈霞琳已将童淑贞请来,四人鱼贯出室直奔地下密室。

密室中一张红漆圆桌上,高燃着两支红烛,邓固疆早已在室中相候。

杨梦寰当先步入密室,邓固疆立时起身相让,杨梦寰也不客气,带着沈霞琳坐下,说道:“深夜惊扰老堡主的好梦,在下心中不安的很。”

邓固疆道:“杨大侠深夜相召,必有要事指教。”

杨梦寰道:“目下邓家堡正面临玉石俱焚的大难,兄弟不得不召请两位来早作计议了。”

邓固疆吃了一惊,道:“愿闻其详。”

杨梦寰略一沉吟,当下把听得毒龙夫人之言,删繁从简的说了一遍。

邓固疆讶然说道:“有这等事?”

杨梦寰道:“此事确然非假,不知老堡主有何良策?”

邓固疆道:“这个还是请杨大侠筹思拒敌之策,老朽是悉凭吩咐。”

杨梦寰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就事而论,敌势的强大,似已非是我们能够抵御,在三日后敌人的四路总攻中,邓家堡多留一个人,就会多一个屈死的冤魂。”

邓固疆一皱眉头,道:“照杨大侠这等说法,咱们是毫无取胜的机会了?”

杨梦寰淡淡一笑,道:“敌势如泰山压顶,别说取胜的机会,就是想抗拒一两个时辰,亦是有所不能。”

邓固疆道:“杨大侠的意思呢?”

杨梦寰道:“陶玉邀请高手,总攻邓家堡,用心是为我杨梦寰,惨屠邓家堡只不过是为了迁怒。”

童淑贞接道:“除了迁怒之外,他还为了权威,想借屠杀邓家堡一举震惊武林。”

杨梦寰微笑接道:“不错,因此咱们不能让数百口无辜的男女陪葬……”目光转注到邓固疆的身上,接道:“在下之意,是希望老堡主能立刻传谕,着令堡中的人,连夜出走,避劫他方,暂时躲避一些日子,等待大劫过后,再行回堡,重整家园。”

邓固疆道:“杨大侠呢?”

杨梦寰道:“事因在下而起,我自然要留在堡中了。”

邓固疆道:“好吧,老朽立时传谕,堡中老幼妇孺,一律撤出,二十岁以上,四十岁以下的男子,各凭志愿……”

杨梦寰叹息一声,接道:“要他们一起走吧,多留一个,就多一个无辜的冤魂。”

邓固疆道:“老朽生于斯,长于斯,今日得能埋骨干斯,死而何憾,杨大侠正值有为之年,武林正义的绝绩系于你一人身上,既知已不可为,留此何益,不如今宵带令正一并撤走,邓某人凭这一把老骨头要为武林留下一点浩然之气……”

杨梦寰接道:“老堡主把话说到那里去了,我杨梦寰如不留在邓家堡,激怒了陶玉,只怕这方圆二十里,都将在他一怒之下,尽化劫灰……”

他缓缓站起身子接道:“此刻并非是研商拒敌之策,老堡主先请遣散堡中居民,至于如何拒挡来犯之敌,容在下稍作思考再作主意。”

邓固疆道:“杨大侠既然这般坚决,老朽是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杨梦寰站起身子,道:“急不如快,老堡主就请立刻传谕……”目光转到沈霞琳和童淑贞脸上,道:“你二人去监视那灵空举动,待我赶到之后,再行动手,先把他生擒活捉,以防除心腹之患。”站起身,离开密室,直奔卧房。

他心有所思,急急奔回卧室之中,正待伸手去床头拿取兵刃,瞥见一个全身黑衣头罩黑纱的不速之客,盘膝坐在木榻之上。

杨梦寰奔入室中的步履之声很重,那木榻上的黑衣人分明已经听到,但却是一副恍若未闻的神情,仍然端坐不动。

杨梦寰镇静了一下心神,暗道:这邓家堡的防卫,实在是松懈的很,竟是任人自由来去!

心念转动,人却向后退了一步,缓缓说道:“阁下是什么人?”

那人明明听到,但却是置若罔闻,不予答理。

杨梦寰冷笑一声,道:“阁下也未免太大胆了。”右手一挥,直拍过去。

那人端坐不动,直侍杨梦寰的右掌将要触及他的前胸,才突然一扬右掌,指尖疾向杨梦寰的右腕脉穴上扫去。

杨梦寰疾快的缩回右腕,退后了两步,那人一举手间,杨梦寰已知遇上了劲敌。

只见那黑衣人举手取下头的黑纱,缓缓说道:“不用怕,我不是毒龙夫人。”

杨梦寰心头一震,道:“赵姑娘。”

黑衣缓缓站起身子,道:“赵小蝶。”

双肩微晃,人已跃下木榻。

杨梦寰道:“赵姑娘稍坐片刻,容我点上烛火。”

赵小蝶微微一笑,道:“不用了,你和那毒龙夫人在小庙之前的约会,夜暗谈心,就不怕她吃了你,难道还怕我赵小蝶么?”

杨梦寰道:“你都知道了?”

赵小蝶道:“哼,那毒龙夫人武功有什么好,我一直追在她身后,她就不知道。”

杨梦寰道:“那陶玉四路总攻邓家堡的事,你也知道了?”

赵小蝶道:“早知道啦。”

杨梦寰叹息一声,道:“邓家堡虽然来了很多武林同道,但据我观察,都不是名列武林高手的人,凭邓家堡这点实力,要想拒挡那陶玉四路总攻,实在比登天还难。”

赵小蝶道:“咱们坐下谈吧!”当下坐了下去,接道:“你准备怎么办?”

杨梦寰道:“撤走邓家堡中无辜居民,在下留此和陶玉决一死战。”

赵小蝶道:“螳臂挡车,飞蛾扑火,你要自取败亡。”

杨梦寰道:“败亡虽在意料中,但总得要有一战,我如在这一战,扑杀陶玉,纵然一死,也算偿了心愿。”

赵小蝶道:“匹夫之勇不足取……”

突闻步履之声传了过来,沈霞琳手持长剑,急奔而入,道:“寰哥哥……”

杨梦寰急急接道:“快来见过赵姑娘。”随手燃火折子,点起了案上烛火。

灯光下只见沈霞琳满脸焦急之情,目睹赵小蝶后,不禁微微一怔,道:“啊!你来的好极了,我们处境险恶,正在无法可想之时,有你帮助,我们不用发愁了。”

她脸上的欢笑是那么诚挚,纯洁,毫无一点怀疑和不安之情。

赵小蝶突然觉着内心泛起一缕惭愧之感,嫣然一笑,道:“事情太紧急,来的太匆忙,忘记先通知姊姊一声了。”

沈霞琳笑道:“你见到寰哥哥,和他讨论拒敌大计,那自是不用再见我了。”

赵小蝶道:“姊姊说的是……”

转脸望着杨梦寰接道:“你如一定要留邓家堡和陶玉决一死战,也得有个准备才是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彼此实力悬殊甚大,准备也无从作起,”

赵小蝶略一沉吟,道:“我帮助你。”

杨梦寰星目中神光一闪,道:“赵姑娘说的当真么?”

赵小蝶道:“我一直在帮助你,不过明暗不同罢了……”嗤的一笑,接道:“有时我和你故意闹些别扭,那不过开玩笑的罢了。”

沈霞琳突然说道:“哎呀,我忘了一件事。”

杨梦寰道:“什么事?”

沈霞琳道:“灵空跑了,童师姊已经暗中追踪而去,我来告诉你,但看到赵家妹子,心里高兴,就把事情忘了。”

杨梦寰一皱眉头,道:“你陪赵姑娘在这里谈谈,我去追她回来。”

赵小蝶道:“不用去追她,她自己会回来。”

杨梦寰道:“那枯佛灵空,武功十分高强,童师姊一人只怕非他之敌。”

赵小蝶笑道:“如若只谈剑术,童淑贞决不会在你之下,这一点你尽管放心就是,何况那灵空和尚也不会和童淑贞动手。”

杨梦寰奇道:“你好像很清楚。”

赵小蝶道:“不错,陶玉请我主持正北方攻击,被我婉言谢绝,他的计划我比那毒龙夫人还要清楚得多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赵小蝶道:“遣走邓家堡老幼妇孺,减少无辜伤亡,办法不错,但你要想法子把留在邓家堡的人组合起来,使他们进退有据,可以号令,明晚三更时我再来见你,咱们详细的研究出个拒敌之策来。”缓缓站起身子,握住沈霞琳一只手,道:“姊姊请放宽心不用忧虑,小妹先去了。”转身向外行去。

沈霞琳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妹妹武功高强,人又和气,如是能够常和我们在一起,不但可以帮助寰哥哥,我和红姊姊也可以时常讨教。”

赵小蝶回眸一笑,答非所问的道:“咱们明晚再见。”娇躯一晃,行踪顿失。

杨梦寰目注赵小蝶身形消失之后,低声对沈霞琳道:“咱们得快些追寻童师姊的下落了。”

只听身后传过来童淑贞的声音,道:“不用找我了。”

一阵衣袂飘风之声,童淑贞飞跃而至。

沈霞琳急急的间道:“那灵空和尚那里去了?”

童淑贞道:“这贼和尚不知打的什么算盘,跑出堡外,转了一圈,重又走了回来。”

杨梦寰道:“他也许是受了陶玉的压迫而来,此人在邓家堡中出现,除了使咱们分出部份高手监视于他,分散一些实力之外,还有一个大大的作用,那就是要咱们怀疑邓家堡中所有的武林同道,不敢重用他们。”

童淑贞道:“这般说来,留下其人总是祸害,何不早些下手把他剪除掉?”

杨梦寰略一沉吟,道:“此刻形势,彼众我寡,非出奇谋,实不足以抗敌势,灵空虽为强敌,但亦可加以利用……”

童淑贞低声说道:“我明白了、师弟可是想借那灵空之口,传出假情……”

杨梦寰道:“正是此意,但其间必得布置得真假混杂,使那陶玉无法捉摸。”

童淑贞道:“师弟说的是,咱们此刻处境,必须置之死地而后生,点点滴滴的力量,都得发挥尽致,陶玉可用灵空来此卧底,咱们亦可利用灵空以拒陶玉。”

杨梦寰道:“此事还得先布置。”附在童淑贞的耳边,低声数语。

童淑贞点头应道:“师弟高见。”转身一跃,人又消失在夜色中不见。

杨梦寰回头对沈霞琳说道:“你也该去休息一下,此刻情势随时可能爆发一场大战,能助我克敌的只有你和童师妹两人……”

沈霞琳接道:“还有六宝和尚,他那一拳一脚连环攻势,很少人能够躲过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就算上六宝和尚,也不过三个人而已。”

沈霞琳叹道:“如是那兰姊姊不在坐关期间,一定会赶来相助的。”

次日,二更时分,邓固疆下令堡中妇孺老弱,连夜撤走。

邓家堡中,训练有素,深夜令下,毫无慌乱哭喊之事。

杨梦寰站在堡门旁,望着络绎不绝的老弱妇孺,鱼贯相随,趁夜色离堡而去,心中感慨万千,黯然忖道:我杨梦寰如有能力保护这邓家堡,也不用他们扶老携幼,背井离乡,逃难他处了……。

忖思之间,瞥见邓固疆行了过来。

这位一生谨慎,但临老却闯下了大祸的老堡主,此刻倒是精神振作,毫无颓丧不安之感。

杨梦寰当先抱拳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5回 双雄决斗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