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17回 生离死别

作者:卧龙生

百毒翁道:“凡是和老夫动手之人,不论武功如何,老夫都可能对他用毒。”

杨梦寰道,“阁下能够先打一个招呼,倒也不失英雄气度。”心中却是暗打主意,如何能逼的他无法腾出手来用毒。

但闻阵阵萧声,逼近身侧,玉萧仙子娇躯横移,正挡在杨梦寰的身前。

杨梦寰心中忖道:我手中现有恩师赐赠的宝剑,和这用毒老头儿对敌,快剑利器,或有取胜之望,但这玉萧仙于却是取胜之机甚微。

正待喝让玉萧仙子闪开,萧声突然停了下来,玉萧仙子举起玉萧,指着百毒翁冷冷说道:“你是百毒翁么?”

百毒翁道:“不错。”

玉萧仙于道:“据说你这人武功很坏,全靠用毒才得立足武林,是么?”

百毒翁怒道:“老夫的用毒之能当今武林无出老夫之右,武功一道么,那也算得第一流人物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你倒大言不惭。”

百毒翁怒道:“你就试试。”抡动鸠头杖,呼的一杖横里击来。

玉萧仙子玉萧横出,挡开一杖,冷冷说道:“且慢动手。”

百毒翁收杖说道:“你可自知难是老夫之敌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咱们今日动手,只许比试一样,武功、用毒任你选择,你认为那一样最好,咱们就比试那一样。”

百毒翁哈哈一笑,道:“这么说来,你也是用毒高手了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你可是不信么?”

百毒翁道:“老夫名叫百毒翁,那是我能使用百种以上之毒,你如凭仗服用过解毒葯物,试试老夫的放毒之能,可是自找苦吃了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不妨事,就是你能用千种剧毒,我也是不怕。”

百毒翁似是被玉萧仙子这等豪壮之言震慑的怔了一怔。道:“你可是当真的不畏老夫用毒么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众目睽睽之下,我出口之言,还能假得了么,我看咱们得事先有约法才行。”

百毒翁道:“什么约法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你自诩有施放百毒之能,那是自信我一定要伤在你手下了?”

百毒翁道:“不错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如是我伤在你施放的毒物之下,那是怪我命短,死而无怨,如是你施放之毒伤我不了,那又该当如何?”

百毒翁哈哈大笑,道:“老夫身上携带有百种奇毒,一种不行,再换一种,我不信你服有连避百毒的解葯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如是你万一伤我不了呢?”

百毒翁看她神色郑重,愈来态度愈是强硬,心中亦不禁有些奇怪,呆了一呆,道:“如是老夫伤你不了,立刻退出这场是非,永不再履中原尺地寸土。”

玉萧仙子笑道:“太轻了,我以生死和你相赌,你就不肯多加一点赌注么?”

百毒翁怒道:“你要老夫如何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依我之意,你如毒我不死,就该视我如师,从今以后,听命于我。”

百毒翁道:“老夫这把年纪,岂能认你作师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那你是自信无能伤我了?”

百毒翁道:“老夫有些不信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那你为何不赌?”

百毒翁吃她连番相激,终于忍耐不住,一顿鸠头杖,道:“老夫不信毒你不死,就依你订的赌约作准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须知一诺千金,不能反悔。”

百毒翁道:“老夫一向说了就算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好,你可出手了。”

杨梦寰吃了一惊,道:“玉萧姑娘,这不是玩笑的事,出手搏击,为他施毒暗算,只怪学术不精,那也罢了,你这般站着不动,让他施放毒葯,岂不是太吃亏了。”

玉萧仙子嫣然一笑道:“快退开去,别为他施放的毒物波及,咱们如能收服这百毒翁,可杀去陶玉一半的凶焰。”

杨梦寰看她神态镇静,言笑轻松,倒也不便再劝,只好缓步向后退去。

百毒翁一顿手杖,道“老夫这杖中藏有毒粉,沾人肌肤,立时红肿溃烂,十二个时辰之内,化尽肌肤而死,你要小心了。”扬起手中鸠头杖,一按杖上机簧,登时毒粉四飞,洒落了玉萧仙子一身。

玉萧仙子果然是凝立不动,任那毒粉飘落身上。

杨梦寰只瞧的大力担心,暗道:从未听说她有解毒之能,今日为何竟这等轻生儿戏……。

那知事情竟然是大出人意料之外,玉萧仙子身上满落毒粉,意然是若无其事一般,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一下。

杨梦寰心中大感奇怪,暗道:她几时学会了御毒之能?

百毒翁放出鸠头杖中藏的葯粉之后,肃然而立,等着玉萧仙沾身发作,哀嚎求饶,那知良久之后,玉萧仙子竟仍是站着不动,不禁心中大震,奇道:“这就奇怪了!”

玉萧仙子冷笑一声,道:“有什么奇怪了,告诉你我是百毒不侵。”

百毒翁道:“老夫倒是有些不信。”左手接过鸠头杖,右手一挥,一片粉红色烟雾,直向玉萧仙子飞去。

玉萧仙子仍然是静站不动,任那粉红色毒雾,扑身而过。

只听百毒翁道:“这是迷神毒香,只要吸入腹中少许,立时将神智迷乱。”

玉萧仙子淡淡一笑,道:“只怕未必吧!”

百毒翁道:“你此时已然中毒,老夫数到五字,你毒性即将发作。”

百毒翁果然一二三四的数了起来,那知一连数到十字,玉萧仙子仍然是屹立无恙。

这一下百毒翁大感惭愧,一张马脸红的有如火一般,恼羞成怒,大喝一声,挥动左袖,又是一片黄色烟雾,直向玉萧仙子飞了过去。

玉萧仙子仍是静站不动,任那黄色毒雾击中身上。

括不重述,百毒翁在不足一顿饭的时光,连用二十八种奇毒,竟是都无法伤得玉萧仙子。

他自号百毒翁,也确有施用百毒之能,只是不能把百种剧毒全部带在身上,何况连施二十八种剧毒,都无法伤得玉萧仙子,纵然用出百毒,只怕也是无可奈何。

全场中人都为两人这场奇怪的赌博所震慑,个个凝目观看。

玉萧仙子启开微闭的星目,说道:“怎么样,你还有几种剧毒未用?”

百毒翁哺哺自语道:“奇怪呀!奇怪呀!难道老夫身上藏带的剧毒,全都失去了效用不成……”自语中突然伸出了左手,道:“你可敢接下老夫一记毒掌。”

火光下,只见他伸出的左手,掌心变成了一片紫黑之色。

玉萧仙子道:“好!我要不接你一记毒掌,只怕你败的不甘心。”

百毒翁欺进两步,左掌一挥,向玉萧仙子肩上拍去。

但闻拍的一声,击个正着,百毒翁说明要凭掌中蕴藏的剧毒伤人,是以这一掌落势并不很重。

那知一掌拍下,有如击在坚铁上一般,只震得掌骨剧痛无比,一连后退数步。

这一下不但使百毒翁心中甘服,就是那四周观战之人,无不瞧的暗暗称奇。

五萧仙子待百毒翁稳注了后退之势,站稳了马步,突然格格一笑,抖去身上五颜六色的毒粉,目注百毒翁道:“你输了。”

百毒翁道:“老夫技不如人,输的口服心服。”

玉萧仙子道,“瞧不出你竟还是一位笃守信诺的人。”

百毒翁似是对这场不知所以的败绩,伤怀甚深,答应过玉萧仙子的问话之后,就呆呆的站着不动,一脸茫然之色,口中喃喃自语,道:“怪事啊!怪事啊……”一面不停摇头叹息。

五萧仙子生恐夜长梦多,急急说道:“百毒翁,咱们相约比试前,订下的规约算是不算?”

百毒翁道:“为什么不算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我如中毒而死,那是白白毒死,如是你毒我不死,又该如何?”

百毒翁道:“这个,这个……”想到要认那玉萧仙于为师之言,这个了半天,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了。

玉萧仙子道:“言犹在耳,难道你已经忘去了?”

百毒翁道:“谁说老夫忘去了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你此刻已然自认落败,如是未忘去咱们约赌之言,那该如何?”

百毒翁一咬牙,道:“视你为师,听你之命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不错!你现在听是不听?”

百毒翁道:“老夫许出之诺,自然是要遵行了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好!我要下令了。”

百毒翁无可奈何的说道:“老朽洗耳恭听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从此刻起。我要你和陶玉反友为敌。”

百毒翁道:“我受那陶玉邀约而来助拳,如何能和他结成对头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我第一次下达之命,你就不听,还算得什么笃守信诺之人。”

百毒翁叹息一声,道:“好吧!”

玉萧仙子道:“你招呼随行之人,立刻合并过来,听候调遣。”

百毒翁道:“老朽只有一个人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那很好。”

百毒翁道:“老朽还有些应用之物未带,此刻回去取来,天明之前,即可赶回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速去早回。”

百毒翁黯然的道:“定可依限赶回,听候差遣。”

玉萧仙子不再多问,硬着头皮,道:“好!你请吧!”

百毒翁转身自去。

玉萧仙子凝目望去,也不见对方有人出面挑战,只好退了下去。

杨梦寰站在道旁,抱拳对玉萧仙子一礼,道:“恭喜姑娘练成了不畏剧毒的武功。”

玉萧仙子突然停了下来,低声说道:“你也相信那是真的么?”

杨梦寰先是一怔,继而说道:“众目睽睽之下,姑娘连受那百毒翁数十种剧毒攻袭,难道还能假的不成?”

玉萧仙子微微一笑、道:“为什么不能假呢,如是他那身上毒粉都经换过,岂不是变成了无法伤人的废物。”

杨梦寰低声说道:“但是姑娘连换了那百毒翁二十余种剧毒,他竟是没有觉到,单是这份能耐,就非他人所及了。”

玉萧仙子说道:“敌众我寡,如是硬拼起来,必然有很大的死亡,今日之战,只宜智取,不宜力战的。”

杨梦寰拱手笑道:“在下记下了,姑娘快请下去,换过衣服。”玉萧仙子应了一声,直向邓府退去。

沈霞琳急步迎了下去,带着玉萧仙子退回邓府更衣去了。

百毒翁财败在玉萧仙子手中,四周群豪,虽然看的十分清楚,但对两人相约之言为何,却是大都不知,以后眼看那百毒翁自行而去,退出战场,才瞧出情势不对,但想到那百毒翁用毒之能,谁也不愿多管闲事。

陶玉隐在那囚车之后,把经过之情看的十分清楚,心中亦是奇怪不止。

他对那百毒翁用毒之能,也有着极深的畏惧,在全无准备之下,只好瞧着百毒翁大步而去。

这一阵挫折,果然使陶玉带来群豪的锐气,大受影响,而邓府中人,却是激起了强烈的求生保命之心。

一阳子低声对李沧澜道:“百毒翁的赌败,不但替咱们除了一大威胁,而且也等于斩去了陶玉一臂,使贫道不解的,是那玉萧仙子,血肉之躯如何能抗拒得了数十种剧毒?”

李沧澜道:“唉!我瞧其中必有原因……”

只见邓固疆大步行了过来,接道:“李老英雄,邓固疆慕名已久,今日有幸一见。”言罢,抱拳作礼。

李沧澜还了一礼,道:“好说,好说,阁下定然是邓老堡主……”

邓固疆道:“兄弟邓固疆。”

李沧澜道:“小婿多承堡主照顾,老朽是感激不尽。”

邓固疆哈哈大笑道:“杨大侠肯来我们邓家堡中作客,那是折节下交了。”

李沧澜指着一阳子道:“这位是昆仑三子,乃小婿启蒙恩师。”

邓固疆一抱拳,道:“久仰昆仑三子大名。”

一阳子笑道:“贫道何能,老堡主过奖了……”目光一转,突然住口不言。

李沧澜顺着一阳子目光瞧去,只见杨梦寰手中提着宝剑,直向那囚人的铁笼行去。

一阳子低声说道:“李老英雄,快些把他叫住,陶玉带来的人手,都隐入暗处不动,定然别有鬼计,那囚笼已然撤后甚多,可能是诱敌之计!”

李沧澜一皱眉头,道:“道兄,咱们过去给他打个接应如何?”

一阳子道:“好!贫道亦有此心。”

李沧澜回顾了随行护驾的川中四丑一眼,道:“你们守在此地,听邓老堡主的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7回 生离死别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