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18回 无可奈何

作者:卧龙生

且说沈霞琳缓步行回卧室中去,和衣躺在床上,忍不住满腔愁苦,掩面低位。

这一哭,直似江河堤溃,哀哀慾绝,不知天之入夜。

直到二更时分,沈霞琳直哭到泪尽血流,才缓缓离床起身,燃起烛火,孤灯独坐,望着灯光出神。

突闻门声呀然,玉萧仙子缓步走了进来,自行在沈霞琳身旁坐下,握着沈霞琳一只手,低声说道:“姑娘,你哭了一日,愁苦也发泄了,听我几句话吧!吉人天相,杨大侠决不会伤在陶玉手中……”

沈霞琳缓缓转过脸来,目光凝注在玉萧仙子的脸上,看了良久,道:“玉萧姊姊,那百毒翁没有来么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没有来,算来已经超过了三天时限……”

沈霞琳接道:“唉!凡是陶玉手下的人,都靠不住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百毒翁虽有使用百毒之能,但他不似姦滑无信的小人,也许他也被陶玉暗施毒手所伤。”

沈霞琳道:“这么说来,我的心愿落空了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你有什么心愿,可要我助你?”

沈霞琳道:“我要百毒翁传授我用毒之法,好去在陶玉身上下毒……”

玉萧仙子道:“那陶玉阴险毒辣,你如何能够接近他?”

沈霞琳道:“不要紧,陶玉对任何人都存有很深戒心,但对我却有些例外,只可惜我的武功不是他的敌手,纵然能够接近他,也是枉然。”

她凄凉一笑,站起身于,摘取壁上的长剑,道:“我要去追陶玉了,姊姊……”

玉萧仙子急急说道:“沈姑娘不可造次,听我几句话如何?”

沈霞琳道:“不要劝我;我已经想了很久,无论如何,我都要设法救回寰哥哥,如是救他不了,那只有上死了之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沈姑娘,你听我说,不论智谋、武功,你都难是那陶玉之敌,你去了,也不过多让陶玉掳去了一个人质,我已用飞鸽传书,转告了朱姑娘,三五日之内,必有朱姑娘的指示到来。”

沈霞琳眼睛一亮,道:“如若兰姊姊肯下山来,那就不难解救寰哥哥了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你既然很明白,为什么不再耐心的等待几天!”

沈霞琳沉吟了一阵,道:“我不等她了,我已经长大啦,我素来不会对人用心机,施手段,这一次要用一次手段对付陶玉。”

玉萧仙子还待再劝,沈霞琳突然一整脸色,说道:“你如还想和我作姊妹,那就别劝我了,明天中午时分,你可以告诉他们我去追陶玉的事。”也不待玉萧仙子答话,缓步出室,纵身一跃,飞上屋面,转眼间行踪顿杳。

玉萧仙子望着茫茫夜空,长长叹一口气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什么力量,使这位一向温和柔顺的女孩子变得如此倔强……”

玉萧仙子正在自言自语,突听一个柔婉的声音接道:“至爱大恨,都会使一个人性格大变,以沈师妹的温和,竟也能说出绝情绝义的话。”

王萧仙子转头望去,只见童淑贞道装佩剑,站在一处屋檐下,当下说道:“你都看到了?”

童淑贞道:“看到了,不知玉萧姊姊有何打算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你是说沈姑娘的安危?”

童淑贞道:“是的,沈师妹近来虽是多懂很多事,但她心地太过善良,她一心想着对付陶玉,只防备陶玉一人,其他的人那就丝毫不知防范,如若任她一人在江湖之上飘荡,只怕要吃大亏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我本该暗中随行,保护他才是,可是我又必需留在这里等候朱姑娘的指示。”

童淑贞道:“我想易容追踪,暗中相护,但此地有一桩重要的事,使我无法分身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什么事?不知我是否可以代劳?”

童淑贞道:“大觉寺枯佛灵空,混迹于此,杨师弟指明我暗中监视着他,这和尚不知是受了暗伤,还是故意装作在等待机会,几日夜来,一直坐在房中调息,从无任何举动……”

玉萧仙子接道:“好!我监视那和尚,你如要追踪保护沈姑娘,就该立刻动身,陶玉定会在邓家堡四周设下暗桩、眼线,沈姑娘孤身一人,必将会引起敌人的偷觑。”

童淑贞道:“一切有劳,小妹这就告别动身。”言罢转身而去,易容改装,连夜出堡。

次日天亮,玉萧仙子巡查过枯佛灵空的住处,绕入大厅。

只见李沧澜带着川中四丑,站在大厅台阶之下,右手握着龙头拐,抱拳作礼,道:“老朽先走一步了。”

一阳子合掌还礼,邓固疆抱拳相送。

玉萧仙子隐在壁角,心中暗暗想道:五年前李沧澜主盟天龙帮,和九大门派、杨梦寰形若水火,誓不两立,但五年后形势易变,李沧澜却和诸大门派联手,对付他一手培养出来的弟子,和他一手创出的天龙帮,如若他能早知此果,就不会收养陶玉,和创设天龙帮了。

忖思之间,李沧澜已带着川中四丑,急急而去。

一阳子回过脸来,瞥见了玉萧仙子,立时举手招呼道:“姑娘请进,贫道有事请教。”

玉萧仙子快步行了过来,笑道:“道长有何指教?”

一阳子道:“咱们进入厅中再谈如何?”

邓固疆闪身避到一侧抱拳道:“姑娘先请。”

玉萧仙子当先人厅落座,早有一个堡丁行来,献上香茗。

一阳子望了邓固疆和玉萧仙子一眼,道:“朱姑娘可有指示到来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据妾身推想,就在这三五日内必有指示到来。”

一阳子道:“经此一变,整个江湖形势,已非朱姑娘亲身出马,不足挽救颓势了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贱妾来此之前,朱姑娘在百忙中,宠召贱妾晋见,虽然谈到了甚多江湖中事,但受时间所限,未能兼及细节,贱妾就匆匆辞出。”

一阳子道:“朱姑娘很忙么?”

玉萧仙子沉吟了一阵,道:“她在以身涉险,习练几种武功。”

一阳子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她习练的几种武功,都是林中未曾闻见之学,就贱妾所知,只要稍有失误,重则殒命,轻则残废,当今之世,只有朱姑娘这等大仁大勇的人,才肯甘冒这等大险,为武林同道谋福。”

一阳子叹道:“除了朱姑娘那等绝世才慧的人物,别人纵有此心,也无此力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道长说的不错。”

一阳于说道:“贫道还得留此数日,朱姑娘如有什么指示还望姑娘通知贫道一声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贱妾计算时刻,如无特殊变化,明天日出时分,可有音讯到此。”

言罢,转身缓步而去。

次日天亮时分,一阳子即匆匆赶往邓府花园。

那玉萧仙子早已先到,在一片广阔的草地上用白绢布下了一片奇形的阵图。

一阳子心知那白绢布成花阵,必有作用,也不多问。

玉萧仙子回顾了一眼,道:“道长早。”

一阳子道:“贫道盼望朱姑娘的指示,不在姑娘之下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今日午时之前,如若收不到朱姑娘的指示,情形就有些不对了。”

言罢,抬起头来满天搜寻。

一阳子看她焦急之情,已知道今午可能是玉萧仙子和那朱若兰相约的最后期限。

这时太阳刚刚升起,碧空中几片浮云,幻现出瑰丽的七彩。

一阳子前行两步,和那玉萧仙子并肩而立,四道目光,望着天空出神。

足足过了一顿饭时光之久,太阳光愈来愈强,只照得两人眼中金光乱闪。

碧空荡荡,仍不见一点踪影。

玉萧仙子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就算姑娘在行功紧要关头,但松苓和彭姊姊,也该先给我一点讯息才对……”

只听一阳子叫道:“玉萧姑娘,那一片白云下,有一点白影飞来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在那里,指给我瞧瞧,我的眼睛看花了……”

一阳子扬手指着正南方白云,道:“那一片白云之下,有一点白影……”

玉萧仙子凝目望去,果见一点白影,由云层中直泻而下。

片刻之间,那白影已泻落到百丈以上。

日光下,只见它的羽白如雪,闪闪生光。

玉萧仙子奇道:“朱姑娘遣派了灵鹤玄玉赶来,对此事显然是十分重视了。”

但见巨鹤双翼一敛,疾如殒星飞坠而下,直落院中那白绢旁侧。

一阳子已数年未见那灵鹤玄玉,此刻望去,更显得神骏奋发,好像又长大了许多。

只见它抬起头来,望着一阳子低鸣一声,若曾相识,然后缓步对玉萧仙子行了过来,展开左翼。

玉萧仙子拍拍灵鹤玄玉的脑袋,道:“玄玉,你辛苦了。”

伸手从左翼之下取出一个竹节,拔去塞子,取出一张素笺。

展开素笺,只见上面写道:“暂避锋芒,保存实力。”八个草字,下面是朱若兰的署名。

玉萧仙子道:“朱姑娘已然亲自看过我的上书,但风云变幻,这几天的变化太大了,写信只怕难以说得清楚,只好返回天机石府一行,面报姑娘了。”

一阳子道:“姑娘去后,如若那百毒翁到来,又该如何对付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他已过限甚久,如是我料断不错,恐怕早已伤在陶玉手下,杨相公身处险境,随时有性命之忧,此事非同儿戏,我必得及早回报姑娘,道长纵有援手赶来,也不可造次出手,等候朱姑娘的决定,贱妾去了。”举步跨上鹤背。

但见玄玉一展双翼,疾风突起,草木拂动,升空直上,片刻间,踪影已沓。

一阳子望着那巨鹤去向,长长叹息一声,离开后园而去。

且说那沈霞琳离开邓家堡后,直奔百丈峰方向。

她此刻心中已别无他念,只在想着杨梦寰的安危,如何才能够救他脱险,不觉间已是暮色苍茫时分了。

这时沈霞琳正行在一处竹林旁边、只见竹影摇动,陶玉由竹林中一跃而出,拦住了沈霞琳的去路。

这些年来,沈霞琳武功大进,闻声警觉,唰的一声,长剑出鞘。

陶玉格格一笑,道:“沈姑娘,可是在追踪你的寰哥哥么?”

沈霞琳缓缓还剑入鞘,道:“原来是你。”

陶玉笑道:“怎么?还剑入鞘,那是想和我谈判了。”

沈霞琳道:“我打你不过,只好和你谈谈了。”

陶玉微微一笑,道:“人人都说你沈霞琳胸无城府,但我陶玉看来,你却是天下第一等聪明的人呢。”

沈霞琳道:“过奖,过奖……”扬手指着一片青草地,说道:“咱们到那边谈谈吧!”当先举步行去。

陶玉紧随沈霞琳身后,行了过去。

沈霞琳当先坐了下去,伸手拍着身前的空地,说道:“你也坐下来,咱们好好的谈谈。”

陶玉缓缓坐了下去,道:“咱们要谈些什么呢?”

沈霞琳道:“自然是寰哥哥了。”

陶玉道:“风花雪月,武林遗事,在下都可以和你谈谈,唯独对杨梦寰的事,在下不愿多谈……”

沈霞琳道:“不要紧,这一次咱们谈到寰哥哥,也和风月有关。”

陶玉奇道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沈霞琳道:“你不是一向很聪明么?怎么这一次猜不到了。”

陶玉一对流动的眼神,突然停住在沈霞琳的脸上,道:“你是说你和我,还是指那杨梦寰、赵小蝶及那毒龙夫人?”

沈霞琳道:“咱们两个人在说话,自然是指你和我了。”

陶玉道:“这么说来,在下倒是有些兴趣听了。”

沈霞琳嫣然一笑道:“我问你的话,希望你能老老实实的回答我。”

陶玉道:“那要看你问的什么了。”

沈霞琳道:“你可是真的喜欢我?”

陶玉道:“千真万确,你如不信,我可以在神前立誓。”

沈霞琳道:“不用立誓,我相信你的话就是。”

陶玉谈谈一笑,道:“相信了又能如何?你已是杨梦寰的夫人了。”

沈霞琳道:“有一件事,说出来,只怕天下无人肯信。”

陶玉道:“我陶玉行事为人,一向与人不同,你先说出来我听听,看我相不相信。”

沈霞琳道:“我和杨梦寰结璃数载,仍然是白壁无暇的处子之身。”

陶玉双目凝神,在沈霞琳的脸上打量了一阵,笑道:“不错。”

沈霞琳道:“你信了?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8回 无可奈何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