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01回 丽人行

作者:卧龙生

一项流言传诵江湖,震动了各地的豪雄、霸主!

数年前江湖上掀起的一次大杀劫,使数百年一直未尝平静过的江湖,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平静局面,这平静却为一项传诵于江湖的旖旎流言震起涟漪,没有人能预言这征兆是福、是祸理论是自发辩证法的表现。但当其断定有所谓绝对的潜能和 ,但它却充满着香艳、绮丽……

它像是一阵风,突然而来留给人难忘的回忆,和深深的怀念……

它像是一缕轻烟,消然而去,未留下一点痕迹,是那般飘忽。

无数人为它疯狂,无数人为它忧虑,无数人憧憬那飘缈的奇遇,但它是那么遥远,是那般无法捉摸,唯一能给人预测的征象,那事情必然发生在明月这夜。

有不少江湖高手,不惜为此奔波万里,希望能追查出一些蛛丝马迹,但他们失败了,也更增加了这旖旎传说的神秘。

这日,日落时分,湖南长沙府,突然掀起了一阵奇异的波动,使这座古老的名城,笼罩了一层神秘的喜气。

威震三湘的神刀柳远,突然接到了一封红色的简帖,简帖上指明要神刀柳远亲自拆阅。

和柳远同时接到这红色简帖的有长沙知府张人清、此人素负诗名,文采风流,不足三十岁,由翰林院编修,外放长沙知府,除了这两个首要之外,长沙府所有的人物,和那些走马章台,稍有文名、风流自赏的纨裤弟子,都接到一封红色简帖。

柬封上写着袖呈,亲拆,是以,接到那简帖之人,大都是亲自拆阅。

拆开封柬,里面是一张雪白的素笺,只见上面写道:接着此柬者,都是有缘人,今夜二更,敬备玉液琼浆,恭候台光,请移玉城西仙女庙,手持此笺,迎月而立,自有迎驾之人。下面署名多情仙子。

这封突如其来的怪柬,震动了长沙名城,不少接得这封怪函的人,心中都惊喜交集,不知该如何才好,喜的是这封怪函充满着人向往的诱惑,江湖上传诵的绮丽艳事,竟然降临到自己的头上.惊的是这函中的赴会之法一是那般诡奇、神秘,使人有着莫测凶吉的恐怖!

且说那神刀柳远,初更过后,换了一件深蓝色的长衫,暗中带了八口柳叶飞刀,靴套中暗藏了一把手叉子,依约赴会而去。

那仙女庙在城西六七里处,是一处十分荒凉的地方,柳远赶到了仙女庙,那庙前早已站着一个长衫福履,手执摺扇的文士。

只见那长衫文上,手中执着一张白笺,面东而立,仰脸尘昔明月,呆呆出神,正是那简帖上规定的动作。

只听一阵轻微的步履之声,仙女庙中突然走出来几个青衣小婢,走到那中年文上身前,低言数语,护拥部中年文上而去。

就在那人一转身间,柳远突然看清了那中午文士,竞是紊有风流之名的府台大人张人清,不禁心中一动,暗道:“那多情仙子,究竟是何许人物,不但和武林人物来往,而且竟结交官府……。”忖思之间,突听一个十分娇柔的声音传了过来,道:“柳大英雄,既然应邀而来,何必隐在暗处……”

柳远暗暗吃了一惊,忖道:好敏锐的眼光。口中却微笑接道:“在下不知如何求见,有劳姑娘相问了。”

随着一阵迎面香风,急步走出一个玄装少女,月光下只见她面含笑意,行了过来,接道:“柳大英雄,请过来登马上路吧!”

柳远暗中忖道:“既然来了,那就索性听她们摆布好了。”一言不发随着那玄衣少女行去。

只见仙女庙中,几处暗影之中,分站着十几个青衣婢女;每人手中,都牵着一匹鞍镫俱全的健马,肃立待命。

玄衣少女突然由怀中摸出一条黑色带子,说道:“委屈柳大英雄,请蒙上眼睛如何?”

柳远略一沉吟,笑道:“尽管出手。”

玄衣少女嫣然一笑,展开黑中,蒙上了柳远的眼睛。

柳远觉出那蒙脸黑中包住了双目之后,竟是连一点微弱的光线也不透,心中忽觉不对,念头还未转完,突觉双臂肘间的“曲池穴”一麻,两条手臂,顿然失去了作用。

只听柔音细细,起自耳际,道:“柳大英雄,请暂时忍耐一二,阁下乃是我们仙子的贵宾,自会受尽优待,但此刻却不得不先让柳大英雄受点委屈,但这片刻的委屈?却换得我家仙子半宵温存,和那旖旎难忘的轻歌妙舞,足以补偿。”

神刀柳远心中虽然有点忿怒,但人己受制,双臂穴道被点,只好强自按耐下心中的激动,装出一付平静神情,淡淡说道:“柳某既然赴约,早已把生死之事,不放在心上了。”但觉一双滑嫩的手掌不停在身上搜动,暗带的飞刀、匕首尽力人搜去。

那柔柔清音又在耳边响起,道:“柳大侠这些飞刀、匕首暂时由我保管,待此会终了,再行交还,请上马吧!”

柳远被人搜出凶器,自知礼屈,不再多言,举步跨上马背,健马立时放蹄奔去。

那神刀柳远虽被点了双臂穴道,蒙了眼睛,但他对长沙百里之内的地形十分熟悉,心中暗辨方位,算计健马奔行的方向,发觉自己正向西奔行,仍是去岳麓山的方向。

心念初动,突觉胯下坐骑忽的转了一个方向向北行去,不及十丈,又折转向西。

柳远虽然熟悉地形,但连经数十次折转之后,也被闹的晕头转向,忘了方位,不知奔向何处,奔行的健马忽又缓了下来,一阵美妙的乐声,遥遥飘传过来。

身旁响起了一个娇如银铃的声音,道:“到了,我家仙子已然奏起了迎宾的乐声。”但觉两时间被人拍了两掌,解开了被点的“曲池穴”。

神刀柳远舒展了一下双臂,本能的伸手去解那蒙面黑中。

就在他双手还未触及蒙面黑纱之际,顿觉眼前一亮,那蒙面黑中已被人解开。

一个美丽的青衣少女垂着长长的秀发,俏立马前,柳眉舒展,脸上喜气洋洋,手中捧着一束鲜花,娇声说道:“小婢奉命迎宾……”

神刀柳远原来闹的一肚子气,但见那青衣少女容色如花,笑容娇稚,一肚子怒火,顿时消失,心中自言自语的说道:我神刀柳远是何等的英雄人物,难道还真要和这些小姑娘们生气不成……。

心中意念转动,人却翻身下马,连声说道:“不敢,不敢,有劳姑娘了。”

青衣少女脸上的笑容更见妩媚,纤纤的王指,摘下了一朵鲜花,插在柳远的衣襟之上,笑道:“盛宴已开,佳宾已齐,只在等你柳犬侠一个人了。”

柳远微微一笑,道:“那真是失礼的很。”

青衣少女道:“小婢走前一步,替柳大侠带路。”举步向前行去。

柳远道:“有劳玉趾,在下心中十分不安。”举步随在那青衣少女身后行去。

他心中蹩有一腔怒火,全在那青衣少女轻颦浅笑中,化作云烟散去。

穿过了一片疏落的杂林,景物忽然一变,只见一座五色的帐幕矗立在草地上,百盏以上的五色彩灯环绕四周,筵席已张,佳宾满座,数十个美丽的青衣少女蝴蝶般绕奔筵席之间,送上佳肴。

天上明月如画,人间玉女如花,加上那五色帐幕中传出的动人乐声,撩人绮思,直疑是误入天台。

那捧花少女,缓步前导,把柳远带入了席位上。

并列两旁的首席上,已然坐着一位长衫福履的中年,正是那长沙知府张人清。

神九柳远不但在武林享有盛名,而且家产万贯,为长沙府数一数二的富豪,和张人清甚是熟悉,当下微一欠身,抱拳说道:“府台大人。”

张人清微微一笑,道:“此时此情,只宜吟风谈月,你我之间,也该以兄弟相称才好,柳兄请坐。”

神刀柳远道:“这岂不折煞在下么。”

张人清答非所问的接道:“人生几得月当头,柳兄快请入坐,莫负今宵好月光。”

此人豁达不羁,不拘小节,一派名士气度。

那神刀柳远亦是豪放人物,眼见张人情那等放荡情怀,不禁激起豪气,哈哈一笑,大步入坐。

五色帐幕中,乐声忽然一变,弦管和鸣,轻快悦耳,十几个白衣白裙的美丽少女,鱼贯由五色帐幕中走了出来,柳腰款摆,莲步生花,配着那行云流水的乐声,姿态动人至极。

环伺在四周的青衣少女,齐齐移动莲步,伸出皓腕,执起酒壶,穿花蝴蝶般绕行在席位之间,动作轻快熟练,不大工夫,每个席位前的酒杯,都斟满了酒。

一阵阵酒菜芳香,扑入鼻中。碧空如洗,明月在天,美女如花,轻歌曼舞,如梦如幻,撩人绮念。

环坐在四周之人,初时还可自持,正襟而坐,过了片刻,都有些心猿意马,难再自禁,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
酒味醇厚,直沁心肺,在座之人,不是武林中人,就是走马章台,风流自命的富豪子弟,大都是善酒之人,但这等佳酿醇酒,竟是从未饮过,一杯下肚,无不交口称赞。

张人清放下酒杯,笑道:“只饮此一杯美酒,已不虚今夜之行……”

只听交呜弦管声,忽又一变,那随着乐声婆娑而舞的白衣少女,也随着慢了下来。

一缕清音,由那五色幕帐中婉转而出,混入了悦耳动人的弦管声中。

歌声低沉,充满诱惑,十几个白衣白裙的少女,突然分向四周席前行去,长发和衣裙随着摇曳生姿的舞步,姗姗移动。

月光下,只见那些白衣少女,一一个个柳眉生春,星目含情,樱chún微启,玉齿隐现,脸上是一股自惜自怜的神色,媚态横生中,混入了一抹轻愁薄怨。

像春闺怨妇,梦想远道未归的丈夫……。

像怀春少女,沉醉在情郎怀抱……。

两种大不相同的情态,混合成一种娇羞,冶荡的妩媚。

四座佳宾,都不禁为之心神摇动起来,双目圆睁,盯注那些白衣少女身上。

张人清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云鬓花颜金步摇,月明酒香舞春宵,仙子多情宠召宴,苦无缘作护花人。”

神刀柳远又干了面前的酒,哈哈一笑,接道:“我柳远走遍了大江甫北,见过了无数美丽的女子,但却从未见今夜中这般标致的妞儿,当直是叫人……”

突然间乐声顿住,五色幕帐中,缓步走出个绝世无伦的绿装少女。

那翩翩起舞的十几个白衣少女,已然够美,但这绿衣少女现身之后,那十几个姿容绝世的白衣女,立时黯然失色。

她身后紧随着四个青衣垂譬小婢,前两个各抱一个玉鼎,鼎中香烟袅袅,第三个是抱着一个琵琶,第四个双手托着一个木盘,也不知放的何物?

但见那绿衣少女行至场中,星目放射出两道奇光,环顾了四周一眼,轻启樱chún说道:“今宵承各位赏光,贱妾未能善尽地主之谊,简慢之处,还得请诸位大度包涵……”

张人清突然起身说道:“听姑娘的口气,想来定然是多情仙子!”

绿衣少女微微一笑,道:“多情最易成恨事,愿各位多自珍惜。”

神刀柳远接口道:“仙子既是无情,为什么飞笺召来我等?”

绿衣少女道:“满座佳宾——各有所长,有的文采风流,有的英挺动人,妾虽多情,只有一人,如何能同时兼顾到这多佳客……”

她嫣然一笑,接道:“不过贱妾随行舞姬待婢中,尚都薄具姿色,诸位如能看得起她们,尽管请去同坐。”言下之意,无疑说明,遍场佳丽,任君选择。

张人清哈哈一笑,道:“仙于多情,果非是浪得虚名语声微微一顿,环顾了四周一眼,说道:“各位兄弟,咱门不能负了主人的雅意。”离坐而起,大步向一个白衣少女行去,探手一把,抓向玉腕。

那白衣女竟是不肯闪避,任他一把抓住玉腕,口中嘤咛一声,倒向张人清的怀中。

他这一来,立时引得四座佳宾,纷纷站了起来,各自奔向一位姑娘。

那站在场中的绿衣少女,突然从一个青衣小婢手中接过琵琶,玉指拨动,挣挣几声弦响,四周佳宾突然感觉到心头一震,迷乱的神智,忽的清醒过来。

神刀柳远突然放开手中白衣少女,大步向场中那绿衣少女行去,口中纵声大笑,道:“多情仙子……”右手一伸,五指如钩,疾向那绿衣少女左腕之上抓去。

但见那绿衣少女娇躯一闪,轻灵异常的避开了柳远的右手,躲入另一位蓝衣少年的身后。

神刀柳远一把未曾抓住,立时疾追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1回 丽人行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