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19回 静待时机

作者:卧龙生

沈霞琳急行两步,到了玉萧仙子身前,只见她一身黑衣,连头上也包了一块黑帕,玉萧仙子飞起一脚,把那点倒的大汉踢入草丛之中,道:“你可见到杨相公。”

沈霞琳道:“见到了,就在这杂林之中。”

玉萧仙子低声说道:“这片荒林之外,形势似极复杂,有着很多不同的武林高手赶到。”

沈霞琳道:“玉萧姊姊,那三十六计中,可有一计叫作混水摸鱼么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不错啊!”

沈霞琳突然叹息一声,道:“不成,那铁栅坚牢的很,除了我大师伯那削铁如泥的宝剑,咱们实无法削去铁栅救他们两人出来。”

玉萧仙子低声说道:“我已写好了一封长信,说明了杨相公和赵小蝶的处境险恶,朱姑娘接到长函之后,必有良策,此刻咱们只能在暗中保护两人,不可轻举妄动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又道:“你见到陶玉了。”

沈霞琳低声应道:“我不但见到了陶玉,而且也让寰哥哥写了休书。”

玉萧仙子吃了惊,道:“写好了休书?”

沈霞琳道:“是啊!如是我不让寰哥哥写下休书,陶玉又如何肯信任我呢?”

玉萧仙子突然一拉沈霞琳,藏入草丛中,道:“有人来了,如非情势必要,千万不可现身出手。”

但闻衣袂飘风之声,两个披灰色袈裟的和尚,联袂奔至,进入了林中。

沈霞琳道:“两个和尚是那里来的?是陶玉的朋友,还是他的敌人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似是少林寺中高僧,自然是陶玉的敌人了。”

只听陶玉尖厉的喝道:“全部给我宰了。”

紧接着响起了几声闷哼尖叫,似是有很多人被一齐杀去。

玉萧仙子和沈霞琳分开草丛,向外瞧去,只见陶玉由正西方急奔而来,隐入了林中不见,沈霞琳伏在玉萧仙子的耳际说道:“我要走了。”

玉萧仙子紧紧握着沈霞琳的一只手,道:“你要到那里去?”

沈霞琳道:“去见陶玉,我如回去的晚了,必然将引起他的疑心。”

玉萧仙子揽住了沈霞琳的柳腰,低声说道:“陶玉阴险姦诈,你如何能够斗得了他,唉!你如吃了什么亏,如何对得起杨相公呢。”

沈霞琳道:“只要能救了寰哥哥,我死了也不要紧,我们夫妻一场,但我却一直无能帮助他,唉!这次……”

玉萧仙子伸手堵住了沈霞琳的嘴巴,道:“又有人来了。”

凝目望去,只见王寒湘带着四个黑衣大汉,奔入林中。

沈霞琳缓缓放开玉萧仙子的手掌,道:“我要去了。”

玉萧仙子沉吟了一阵,道:“朱姑娘此刻已得到我呈述之函,也许她会骑鹤赶来,至低限度她已在筹思收拾残局之策,沈姑娘想想看,是否还要冒险?”

沈霞琳接道:“万一朱姑娘修习内功,正值紧要关头,一时之间不能赶来,误了寰哥哥的性命,如何是好呢?”

玉萧仙子只觉兹事体大,一时间竟是想不出回答之言,沉吟了一阵道:“姑娘之意呢?”

沈霞琳道:“唉!我们就分头办事吧!如是那朱姑娘及时赶来,有劳姊姊想法子通知我一声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事关杨相公的生死大事,我也不敢擅作主意,沈姑娘一定要去,我也不便拦阻,但那陶玉鬼计多端,还望小心应付。”

沈霞琳道:“知道了,不劳姊姊关心。”正待起身离去,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,问道:“玉萧姊姊,我要求你帮忙一件事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什么事?”

沈霞琳道:“你不畏剧毒的本领很大,天下第一用毒的高手,也伤你不了,这等本领,实在叫人佩服,不知可否传我一点防毒的本领。”

玉萧仙子怔了怔,笑道:“那都是假的,纵然朱姑娘亲身临敌,也不能防止数十种剧毒。”

沈霞琳奇道:“假的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说来话长,一言难尽,以后再慢慢告诉你吧。”

沈霞琳也不多问,站起身子,道:“我要去了,姊姊珍重。”转向林中行去。

玉萧仙子迅快的隐入了草丛之中消失不见。

沈霞琳进入林中,只见两个身着袈裟的和尚,一个手执禅杖,一个手执戒刀,一个手势戒刀,双战陶玉。

陶玉金环剑变化诡奇,独斗二僧,仍是抢攻。

二僧都在六旬左右,武功十分高强,陶王虽然毒招百出,急急抢攻,但二憎却应付的四平八稳。

原来双方出招虽然迅快,但收招更快,攻出招数,只要被对方封架,立时会自动收招,不待兵刃相接了。

沈霞琳流目四顾,四周未见陶玉属下,心中奇道:“这林中他埋伏了很多人,为什么此刻不见他们的形迹呢?”

陶玉看到了沈霞琳,剑势突然一变,攻势更见凌厉。

双方又斗了五六个回合,忽听一声闷哼,那手执戒刀的和尚,被陶玉一指点中穴道,倒了下去。

余下一僧,招架更是困难,又勉强支持了三四个回合,被陶玉一剑拨开禅杖,一掌拍中了右肩。

那和尚身不由己的向前一栽,手中禅杖,砰然一声,落在地上。

原来那和尚被陶玉一掌拍断了右肩肩骨,踉跄向前奔去。

陶玉急行两步,飞起一步,踢在那和尚后胯上。

那和尚身子摇了两摇,便自行摔倒。

沈霞琳眼看他片刻之间,连伤了两个高僧,心中暗暗忖道己他的武功又有了很大的进境。陶玉回过头来,双目圆睁,凝注在沈霞琳的脸上,面色严肃,一语不发。

沈霞琳心中暗暗忖道:难道他已对我动了怀疑么?我必得沉住气,才能骗得了他,缓步行了过去,说道:“你的武功较诸数月之前,又有了很大的进步,现在只怕杨梦寰也打你不过了。”

陶玉冷冷说道:“我要你守在原地别动,你胡乱跑的什么?”

沈霞琳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我就要嫁给你了,你和人家打架,要我如何能够放得下心呢?……”

语声一顿,转过身子,缓步行了几步,接道:“为什么这么凶呢?我又没做错什么?唉!杨梦寰就从来没有似你这般对过我。”

陶玉不顾再取二僧之命,大步追了上去,道:“我心中有很多疑惑,一直想不明白,现在是不得不问了。”

沈霞琳道:“什么事?”

陶玉道:“你和那杨梦寰山盟海誓,情重如山,何以会忽然来找上我?”

沈霞琳忖道,果然他问起此事,幸好我早已有了准备,当下说道:“因为我要报答杨梦寰对我一番恩情……”

陶玉突然放声而笑,道:“就算你答应嫁我为妻,我也不会放了杨梦衰啊……”

沈霞琳道:“我知道,你把他视作眼中之钉,肉中之刺,自然不会放他了。”陶玉淡淡一笑,道:“是啦,他们要你来利用美色卧底,理应外合,以救出杨梦寰是么?”

沈霞琳摇摇头,道:“没有人要我来。”

陶玉道:“那是你自己要来的了?”

沈霞琳道:“不错,我知道他们都无法凭仗武功救出杨梦寰,只好亲自前来见你了……”

陶玉接道:“因此你就赶来此地见我,准备以美色为饵,救那杨梦寰,是么?”

沈霞琳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你如一点也不信我,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呢?”

陶玉道:“什么时候算早呢?”

沈霞琳道:“在那杨梦寰未写休书之前。”

陶玉仰天打个哈哈,道:“沈霞琳,我陶玉如是这般轻易的被人骗去,那也不用在武林中争什么霸主之位了。”

沈霞琳心中暗道:糟糕,原来他早已对我怀疑了,只是未曾说出罢了。心念一转,说道:“你既然这般不肯信我,咱们也不用再谈了。”转身向前行去。

陶玉还剑入鞘,突然向前欺进一步,左手一挥,抓住了沈霞琳的右腕,右手伸出托着沈霞琳肘间关节,冷冷说道:“你想到那里去?”

沈霞琳叹息一声,道:“不知道。”

陶玉冷笑一声,道:“不知道,这回答未免太过轻松了。”

沈霞琳道:“你既不肯信任,我留在这里也是无味的很。”

陶玉道:“你可知道,只要我稍一用力,就可折断你的右臂。”

沈霞琳道:“我知道,断了一条臂,打什么紧。”

陶玉道:“我可以错开你双臂双腿上的关节,使你寸步难行。”

沈霞琳道:“那也不过是筋骨之伤,算不了什么。”

陶玉道:“你不怕?”

沈霞琳道:“我这一生,已受过了不少的痛苦,再受折骨错筋之苦,那也不会放在心上了,但你不该骗我,伤我之心。”

陶玉双目中杀机隐现,冷冷说道:“除非你答应和我早成夫妻,我才能够相信你。”

沈霞琳道:“不成,我虽要杨梦寰写下休书,但他对我的照顾之情,还未报答,除非你立刻放他离去……”

陶玉只听得心中一动,道:“我放了杨梦寰,你就可以答应我,立刻成为夫妻?”

沈霞琳道:“那是当然了,放了他,我也算报了他数年照顾之情,心中再无牵挂,早日和你作夫妻有何不可!”

陶玉缓缓放开了沈霞琳的右手,哈哈大笑,道:“你自己答应了,可不能再行推托。”

沈霞琳道:“我几时骗过人了?”

陶玉道:“好!咱们就去放那杨梦寰,我要你眼看他走出囚笼……”

沈霞琳道:“然后你再擒他回去。”

陶玉道:“不是,让你眼看他走出树……”

沈霞琳接道:“你在树林外埋伏下高手,再设法生擒于仙”

陶玉道:“这也不成,那也不成,究竟该要如何?”

沈霞琳道:“我要眼看他安然无恙,走出险境。”

陶玉道:“何谓险境?”

沈霞琳道:“我要眼看他走出你预布的势力范围之外。”

陶玉道:“好吧,咱们一起送他五里之外,再看着他步行而去。”沈霞琳道:“好,你如是真的这般诚心,杨梦寰出险之后,咱们就行礼成亲。”

陶玉道:“还要行礼?”

沈霞琳道:“随便撮土为香,拜个天地。”

陶玉长长叹息一声,道:“好,依你之意就是。”放步向杨梦寰囚禁处行去。

沈霞琳暗中提聚真气,凝神戒备。

这位天使般的姑娘,有生以来,第一次动用心机,暗算别人,心中不住向天祈祷。

陶玉行近铁笼前面,不见防守之人,心知有变,右手拔出金环剑,正待挑开杨梦寰囚笼上的黑布,忽觉身后有物袭来,仓促间回剑一挡,那袭来之物,突然散成一片云雾般的白烟,笼罩了数尺方圆。

陶玉大吃一惊,疾快的向后退出五尺。

他应变虽快,但仍然晚了一步,鼻息间嗅得一股奇辣之味,不觉一皱眉头。

凝目望去,只见玉萧仙子手横玉萧站在六七尺外。

陶玉正待喝问,还未来得及开口,玉萧仙子抢先说道:“阁下这树林中,该是有甚多埋伏才对,为何我却如进了无人之境?”

陶玉冷笑一声说道:“你可是自觉还有生离此地之望么?,,

玉萧仙子道:“我不信你还有和我动手之能。”

陶玉突然想到刚才嗅得异味,不禁心中一动,暗道:难道我中了什么奇毒不成。

心中念转,口却不言,双目盯注在玉萧仙子脸上,瞧看了一阵,道:“其实我要生擒于你,也不用亲自动手。”

他生平多疑,想到中毒之事,竟不敢再强自提聚真气。

玉萧仙子察颜观色,已知他中计,格格一笑,道:“你可是不想活了么?”

陶玉淡淡一笑,道:“就凭你玉萧仙子么?”

玉萧仙子接道:“我不信你敢还手。”

陶玉一皱眉头,目光一掠沈霞琳,缓缓向后退了两步。

沈霞琳对眼下的局势大感困惑,陶玉在这片树林中,埋伏了多少人,她不知道,此刻是否当真中毒,他亦无法弄得清楚。

但她却瞧出了陶玉那扫掠的一眼,实含有求救之意,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才好。

只听玉萧仙子说道:“陶玉啊!你今天死在我玉萧仙子的手中,只怕未曾想到呢!”

陶玉冷冷说道:“你也说的大自信了。”

玉萧仙子心中暗忖:机不可失,趁他全心全意在想着中毒之事,如能一举把他制服,不但自己可以脱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9回 静待时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