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20回 风雨如晦

作者:卧龙生

两人行到一处岔道口,陶玉突然勒马收僵,停住了大笑之声,凝目望去。

只见那岔道中间,插着一块木牌,写着:“三条绝路,任择其一。”八个红字。

陶玉冷哼一声,马上探臂,抓起了插在地上的木牌。

那木牌大约两尺见方,下面一根三尺长的木桩,痕迹犹新,一望之下,就知是新制不久。

陶玉一掌击在那木牌之上,蓬然大震中,那木牌片片碎裂,洒落一地。

沈霞琳偷眼望去,只见陶玉低首思索,双目中不时升起凶光,显然内心中有着无比的激愤,也有着轻微的畏惧。

只听轮声辘辘,王寒湘带着二十余个佩带兵刃的黑衣武士,押着囚车赶到。

沈霞琳转眼望去,只见四匹健马,拖拉的敞车上,放着三个黑布垂遮的小型囚笼,心中暗暗忖道:“这辆囚车之中,如不是囚的寰哥哥,赵姑娘和那毒龙夫人,难道是空的不成,这陶玉说话行事从来不讲信用,叫人无法分辨真假。”

敞车在三丈之外停下,王寒湘却缓步行了过来,对陶玉低语数言。

他声音过低,沈霞琳也无法听得他们说的什么。

只见陶玉满脸坚决之色,道:“咱们走中间这一条路。”先策马而行。

沈霞琳一提缰绳。抢在了王寒湘的前面。

王寒湘高举右手,悬空一挥,二十多个黑衣大汉,迅速的在那篷车四周布成了一座护守的方阵,随在陶玉身后而行。

行约十余里路,形势突然一变,只见一重峰耸立,行到了一座大山前面。

陶玉似是自知选错了路,但又不愿退回,略一犹豫,硬着头皮向前行去;

官道几经曲转,进入了山谷之中。

但见两侧峰壁削立,一条大道,穿山而过,紧依山壁处生满了遮天的古树,看上去阴风森森。

陶玉暗中提气戒备,探手入怀摸出了三枚透骨子午针。

目光转动,只见古树上白招飘风,上面写着:活捉陶玉四个红色大字。

那白招分挂在两侧的大树之上,不下十条之多,随风飘舞。

沈霞琳心中暗道:不知何人,挂起了这多白招……

念头转动之间,突然一阵萧声袅袅传来。

陶玉勒住了健马,高声喝道:“玉萧仙子,不用藏头露尾就凭你那点微未伎俩,难道还能吓唬我陶玉不成。”

语声甫落,右面山壁草丛中,响起了一个娇脆的声音,道:

“陶玉,你已身陷绝地,如不束手就缚,那就别怪我玉萧仙子要暗箭伤人了。”

陶玉目光转动,扫掠了一下两侧高大的古树一眼,冷头说道:“玉萧仙子,这几年来,你在天机石府倒把那朱若兰的阴谋鬼计,学得不少,你如真在这山谷之中设下埋伏,为何

不敢现身见我?”

山壁间草丛中响起了一声冷笑,道:“陶玉,你早已心生畏怯,竟还敢大言不惭。”

陶玉回顾了沈霞琳一眼,低声说道:“你如心中害怕,那就先行退出去吧!”

沈霞琳摇头,道:“我不怕,我要和你并肩拒敌。”

陶玉双目中神光一闪,脸上泛现起一抹笑意,道:“当真吗?”

沈霞琳道:“自然是当真了,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。”

陶玉道:“那很好……”高声接道:“玉萧仙子,你如真在这山谷中设有埋伏,尽管对我们下手就是。”

但闻一声银铃般的长笑,划空传了下来,悬崖间一处草丛中,疾飞起一条人影,落在路中。

正是那玉萧仙子。

陶玉回顾一眼,不见四周有何动静,冷笑一声,道:“玉萧仙子,你如想使诈术,今日这座山谷,就是你葬身埋骨之地。”

沈霞琳心中暗道:如若玉萧妹妹当真要伤在陶玉手中,我就只好出手帮她了。

玉萧仙子伸手理一下鬓边散发,淡然一笑,道:“陶玉,你不该选择这一条居中之路……”

陶玉冷笑接道:“迄今为止,我仍然不相信你在这山谷设有埋伏。”

玉萧仙子笑道:“对你陶玉的为人,我很清楚,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自然应该先让你见识一番才是。”举起手中玉萧,在头顶之上打了一个旋转。

但见两侧古树之上,人影闪动,片刻问飞落下二十余位

背插长剑,身着劲装的美丽少女。

陶玉冷笑说道:“这是赵小蝶手中的花娥女婢。”

玉萧仙子笑道:“不惜,你生擒了赵小蝶,就该想到她手下的花娥女婢,一个个对她忠心不二,想不到你竟掉以轻心……”

陶玉接道:“我不信几个黄毛丫头,还能把我陶玉如何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她们的武功都是得自赵小蝶亲自传授,一二人虽非你陶玉之敌,但如她们联手围击,也够你陶玉对付了。”

陶玉道:“那赵小蝶的武功得自‘归元秘笈’上,赵小蝶手下的女婢花娥,或能够困扰别人,但如想对我陶玉,那是飞蛾扑火了。”

玉萧仙子淡淡一笑,道:“陶玉,你是否相信除了我玉萧仙子和这一群花娥女婢之外,这狭谷中还有对付你的高手。”

陶玉仰天打个哈哈,道:“当今武林之中,只有两种人,一是我陶玉的敌人,一是我陶玉的属下,这座山谷之中,除了你们之外,是否还有埋伏,自然也不会放在我陶玉的心上了。”

玉萧仙子暗道:此人大姦大雄的气度,倒是非常人所及,古往今来的武林叛逆,从来没有一个敢把天下武林同道,尽皆视为敌人,纵有此心,也不会说出口来……

只听陶玉纵声大笑一阵,又道:“玉萧仙子,你大概心中亦自知非我之敌,我如要向你单独挑战,量你也不敢答允,那也不用白费chún舌了,但我先告诉你一件事,今日之战,咱们不计用何手段,胜者为王……”

王字出口,陡然由马上飞跃而起,直向玉萧仙子扑了过来。

玉萧仙子早已运气戒备,眼看陶玉扑来,陡然举萧击出。

一片萧影,护住了娇躯。

陶玉左掌中蓄劲外吐,一股潜力涌出,逼住玉萧,右手运起天罡指力,击出一指。

玉萧仙子似是自知了人之力,决非陶玉之敌,击出一萧后,人却自行向后退去。

但见寒光闪动,八只长剑,分由四面八方涌了上来,齐向陶玉攻去。

原来那分列在陶玉身后的花娥女婢,早已和玉萧仙子有了默契,玉萧仙子收萧跃退之时拔剑攻出。

此时的陶玉,早已学得那‘归元秘笈’上大部的武功,身手内力都非等闲,一击未中,长啸而起,笔直的升起了两丈多高,分由八个方位攻来的八只长剑,一齐落空。

但闻陶玉纵声大笑,笑声中金环剑陡然出鞘,寒光绕身中,疾沉而下。

只听一阵金铁交鸣之声,金环剑悬空扫落,震开了那些花娥女婢长剑交织而成的严密剑幕,仍然停在实地之上。

玉萧仙子心中暗道:此人武功和昔日相比,实不可同日而语,今日一战,只怕是一个异常悲惨的结局。

心中念转,人却挥萧攻上,刹那间连攻八萧。

那些玉娥女婢,紧随着玉萧仙子联剑攻出,把陶玉团团围住。

陶玉金环剑幻起一片剑幕,寒光闪闪,独拒玉萧仙子等围攻,仍然有余暇还击。

沈霞琳冷眼旁观,陶玉虽在围攻之下,但却毫无败象,不禁心中一动,暗道:似这般缠斗下去,只怕玉萧姊姊也无法胜得陶玉,而且我没有出手相助,亦将引起他的怀疑,我何

不拔剑出手,来个明帮陶玉,暗助玉萧姊姊。

心念一转,挥手拔出长剑,大声喝道:“玉萧姊姊,你们以众凌寡,休怪小妹不顾旧情了。”纵身而起,挥剑直击过去。

寒光闪闪,响起了两声金铁交鸣,破开了那围攻陶玉的剑幕,直冲到陶玉身侧。

玉萧仙子心中忖道:天使般的沈姑娘,只因为为情所累,竟然也学会了施用心机,我何不助她一臂,当下玉萧一紧,单向沈霞琳攻了过去,而且萧萧尽都指袭沈霞琳的要害。

她心中深知沈霞琳对那杨梦寰的情意,山不足喻其高,海不足喻其深,这一生一世,决不会移情变心。口中却恨声说道:“你这臭丫头,那杨梦寰待你情意是何等深重,你竟然在他危难之时,移情别恋了……”

陶玉金环剑横里伸来,挡的一声,挡开了玉萧仙子攻向沈霞琳的玉萧,冷冷接道:“那杨梦寰已经写下了休书,沈姑娘早已恢复了自由之身,有何不对了。”

说话之时,金环剑左挡右拒,封开了四周花娥女婢的攻势。

沈霞琳道:“是呀!关你玉萧仙子什么事了?”长剑一紧还击过去。

两方又缠斗数合,忽听一位花娥说道:“敌人厉害,咱们排出八仙剑势对敌。”

陶玉似是知那八仙剑阵的利害,急急说道:“沈姑娘,和我贴背而立,合力拒敌,不可擅自出手。”

沈霞琳知其所言,必有见地,当下急攻两剑,迫开玉萧仙子,和陶玉贴背而立。

八个女婢移位交错,排成了八仙剑阵,齐齐举剑攻去。

那陶玉深诸八仙剑阵的变化,女婢的攻势虽然凌厉,但

却都为陶玉轻易的化解开去,可是沈霞琳就大不相同了,只觉那交错攻来的剑势,凶恶凌厉使人眼花缭乱,大有应接不暇之势。

陶玉眼看沈霞琳忙乱难顾,只好回剑来救。

他本可轻易的冲出八仙剑阵,但因顾及沈霞琳,时时得分神照顾于她,竟然无法破围而去,被困于阵中。

玉萧仙子眼看那八仙阵威势强大,自己混在阵中,不但帮不上忙,反而有些碍手碍脚,当下急攻两萧,退出阵去,倒提玉萧,站在旁侧观战。

玉萧仙子退出之后,八仙剑阵变化更见灵活,攻势也更是猛锐。

但陶玉对那作仙剑阵的变化,也是愈来愈熟,剑剑都能制敌机先,可是沈霞琳愈打愈是不对,手中长剑左挥右拒,一直无法挡住那四面八方纷至沓来的剑势,全凭陶玉剑势护救,才未得伤在八女剑下。

这一来两方暂时打了个不胜不败之局。

玉萧仙子冷眼旁观了一阵,发觉八仙剑势虽然厉害,但却无法伤得陶玉,心中暗暗一叹,忖道:这人的武功,果然是越来越精进了,赵小蝶被生擒囚禁,朱姑娘的武功,亦是大部来自归元秘笈,与他所学大致相同,动起手来,只怕亦是难以分出胜负,唉!细数当今武林人物,能够胜得陶玉的实是很难找得出一个人来,收拾此人,必得另行设法不可……。

忖思之间,突闻得沈霞琳啊哟一声惊叫。

抬头看去,只见沈霞琳左肩上中了一剑,鲜血透湿了白衫。

但闻陶玉急声问道:“伤得重么?”手中金环剑突然一紧,

层层剑浪,反击过去,迫得八女纷纷向后退让,扩展的金环剑幕,护住了沈霞琳。

沈霞琳道:“伤的不算太重。”

陶玉对沈霞琳似是爱护备至,无限关怀的说道:“不算太重,那是说也不算轻了!”

沈霞琳道:“鲜血快湿透了我半身衣服,伤处很痛。”

陶玉道:“伤到了筋骨没有。”

沈霞琳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陶玉道:“你快些运气止血,不用再运剑还击了。”

说话之中,剑势威力又增强甚多。

玉萧仙子默察情势,就算所有之人轮流出手,也无能把陶玉制服,必得另出奇兵不可……。

正待喝令众女停手,突闻一声长啸传了过来。

转头望去,只见李沧澜带着川中四丑,急奔而来,不禁心头一宽,暗道:这李沧澜武功高强,他如若肯出手相助,再加上赵小蝶这些花娥女婢之力,或可把陶玉伤在当场。

心念转动,人却急急迎了上去,喝道:“李老前辈。”

李沧澜停下脚步,道:“玉萧姑娘早到了么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略施小谋,幸而得中,但那陶玉武功之高,却是大大的出了我意料之外。”

李沧澜目光一掠场中的打斗形势,道:“对付这等凶恶之人,也用不着和他讲什么江湖规矩了……”

玉萧仙子道:“他武功奇高,纵然围攻,也难胜他。”

李沧澜心中暗道:“你武功高强,何以不肯出手。”

心中念转,口里说道:“姑娘可曾和他动过手么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晚辈原本和几位姊妹合力攻他,只因她们习的剑阵,别具威势,晚辈居中,反而有碍手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0回 风雨如晦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