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21回 深入虎穴

作者:卧龙生

只听蓬然一声大震,那木椅破窗而出。

陶玉长身而起,紧随那木椅之后,飞了出去。

抬头看去,静夜寂寂那里还有人踪,当下一提气,跃上屋面。

但见四下人影闪动,四个劲装大汉,齐齐飞跃而至。陶玉原想查看敌踪,但经自己人这么一搅,敌人纵未去远,亦可借此机会逸走了,当下一皱眉头,冷冷说道:“你们来此作甚?”

几个劲装大汉,早已奉到令愉,而远离沈霞琳卧室三丈之外,是以谁也不敢守在沈霞琳的卧室旁侧,只因听到陶玉木椅碎窗之声,才分由四面赶来。

这几人都知陶玉是帮主之尊,那里还敢答话,齐齐垂头,连连说道:“属下该死。”

陶玉气愤稍息,冷冷说到:“你们可曾瞧到了什么可疑之处么?”

四个劲装大汉齐声道:“没有,属下等并未瞧到有何可疑之处。”

陶玉举手一挥,道:“你们去吧!”

四个劲装大汉如获大赦一般,应了一声,齐齐转身而去。

陶玉跃下屋面,打量了四下形势一眼,缓步走到窗前,伸

手捡起破损的木窗,正想举步入室,以便点起火烛,查看那木窗的刀痕,突然身后传过来一阵轻微的步履之声,暗中提气戒备,冷冷问道:“什么人?”

来人沉声应道:“属下王寒湘。”

陶玉缓缓转过身子,道:“你过来。”

王寒湘急步行了过来,道:“帮主有何吩咐?”

陶玉低声道:“那于氏兄弟靠得住么?”

王寒湘道:“靠得住,两人都曾为咱们天龙帮立过大功。”

陶玉道:“这就是了。”

王寒湘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属下多口,帮主可是遇上刺客了么?”

陶玉道:“不错,但那刺客手法,十分拙劣。”

王寒湘道:“以帮主的快速身法,那刺客决难逃过帮主的追袭。”

陶玉道,“奇怪的也就在此了,因而我怀疑是于氏兄弟的属下。”

王寒湘道:“这个,问问于氏兄弟也好。”

他本想劝阻陶玉,在未查得确证之前,不可惊动于氏兄弟,免得使他人兄弟生出了离异之念,但转念又想到陶玉为人的阴沉多疑,如若自己一力劝阻,恐将引起误会,立时见风转舵。

陶玉微一沉吟,突然又改变了主意,低声对王寒湘道:

“王兄请暗中代我注意一下,如若发现于氏兄弟有叛离之心、请尽快告诉于我。”

王寒湘道:“谨领面谕。”

陶玉微微一笑,道:“今宵之事,王兄也不用告诉于氏兄弟了。”

王寒湘道:“今宵不来,萌晨之时,于氏兄弟必将面见帮主领罪。”

陶玉道:“你让他们见我之面再说。”转身直向沈霞琳的卧室中行去。

王寒湘道:“可要属下留此护驾?”

陶玉道:“不用了。”大步直入室中。

晃燃火捂子,点起火烛,凝目望去,只见沈霞琳仍然是但露酥胸,睡在木榻之上。陶玉心中本对沈霞琳有着很深的怀疑,但目睹此情,疑心尽消,右手挥动,拍开沈霞琳的穴道,低声说道:“让你吃苦了。”

沈霞琳缓缓坐起了身子,拉一下破裂的衣服,叹息一声,道:“陶玉,你好像又改变了主意。”

陶玉淡淡一笑,道:“这等强力相迫,你心中不乐,自然是无味的很。”

沈霞琳心中暗自骂道:你这禽兽、魔鬼,日后犯到我手中,非把你碎尸万段不可。

口中却微笑说道:“只为了我不快乐,你就改变了主意么?”

陶玉微微一笑,道:“自然是啦。”伸出手去按下沈霞琳的身子,说道:“好好睡吧!明天我让他们送些衣服过来。”

随手扑熄烛火,大步而去,万且还回手带上了木门。

沈霞琳凝神听了良久,不闻有可疑之处,悄然站起身子,行到门口处,向外瞧了一阵,重又回到木榻之上,低声说道:

“童师姊,可以出来了。”

只见人影一闪,床下钻出一个黑衣人来,低声应道:“陶玉去远了。”

沈霞琳点点头,道:“唉!想不到他又改变了主意。”

童淑贞道:“这是他迫你如此,只好出此下策,此刻形势有变,自然是不同了。”

沈霞琳道:“和陶玉相处一起,有如和虎狼相处,唉!当真是日夜叫人提心吊胆。”

童淑贞道:“你未来此地之前,我一再劝你不要冒险,但此刻已经来了,我要劝你多多忍耐一二了。”

沈霞琳道:“只要能够杀了陶玉,救出寰哥哥,我自己决计是不能活了。”

童淑贞低声说道:“沈师妹,百里行程半九十,你既然已经置身于此,就该坚持下去才是,陶玉此刻,不但武功过人,而且机警无比,岂能随便暗算得到,你必得找出适当的机会下手才行。”

沈霞琳低声说道:“童师妹最好能随我身侧,也好助我一点勇气。”

童淑贞道:“好!我尽量追随身边就是,你要多多小心,愚姊去了。”

转身行了两步,突然又走了回来,低声说道:“沈师妹,记着一件事……”

沈霞琳道:“什么事?”

童淑贞道:“挑拨离间,要使陶玉和他的属下朋友,彼此都有猜疑之心。”

沈霞琳道:“记下了。”

童淑贞行到窗口探头向外张望一阵,一提真气,越窗而去。

这窗子早为陶玉击碎,出入更是方便。

一夜匆匆而过,再未发生事故。

次日天色一亮,立时有两个丫头替沈霞琳送上新衣。

况霞琳刚刚换上新衣,门外突然传进来一个低沉的声音,道:“沈姑娘,在下可以进来么?”

沈霞琳理一下披肩长发,道:“进来吧!”

只听门声呀然,王寒湘推门而入。

沈霞琳想到昨夜童淑贞相嘱之言,立时迎了上去,笑道:

“王副帮主请坐。”

王寒湘急急摇手,道:“咱们这天龙帮中,只有帮主一人,并无副帮主的设置,姑娘不要乱叫。”

沈霞琳笑道:“你和帮主,看起来最是亲切,不是副帮主,又是什么呢?”

王寒湘道:“老朽在天龙帮中,不过是一名护法头儿。”

沈霞琳道:“啊!王护法头儿,你请坐啊!”

王寒湘依言坐了下去,沈霞琳已倒了一杯香茗亲手奉上,满脸巧笑,直递到王寒湘的手中。

王寒湘连连说道:“不敢当,不敢当。”起身接过香茗。

沈霞琳道:“护法就是护法,为什么叫护法头儿呢。”

王寒湘道:“帮主驾前,有许多武功高强的护法,都归在下所管带,所以叫作护法头儿。”

沈霞琳道:“原来如此……”语音微微一顿,又道:“陶玉过去,有过称你叔伯老前辈么?”

王寒湘道:“那已是过去的事了。”

沈霞琳道:“唉!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代新人胜旧人了。”

王寒湘脸色一变,起身说道:“在下来此请姑娘上路。”

沈霞琳道:“要到那里去?”

王寒湘道:“行踪何处,在下亦不知道,姑娘请问过帮主。”

沈霞琳盈盈而笑,提着茶壶行了过去。

王寒湘急急站起身子,道:“姑娘请更换衣服,整理行装,在下在室外候驾。”

也不容沈霞琳答话,悄然退了出去。

沈霞琳关上房门,换了衣服,整理好简单的行囊,佩上宝剑,步出室门,笑对王寒湘道:“咱们走吧!”

王寒湘道:“还得等帮主之命。”

语声甫落,已见陶玉身佩金环剑,带着胜一清和两个大汉,大步行了过来。

陶玉眉宇间隐隐泛现出忧愁,显然狡计百端的陶玉,正自遭受着困扰。

王寒湘不容陶玉开口,抢先说道:“都已准备好了,恭请帮主上路。”

陶玉点点头,道:“好!咱们立刻动身。”目光转到两个长髯大汉身上,接道:“两位辛辛苦苦创立的基业,一旦毁弃而去,想必感慨很多。”

左首那长髯大汉,道:“于方、于飞蒙受帮主下顾,别说区区一点基业,就是要我兄弟赴汤蹈火,亦是在所不辞,”

陶玉淡淡一笑,道:“那很好,咱们走吧!”大步向前行去。

于方抢先一步,道:“属下带路。”折向正南行去。

几人脚程甚快,一路上健步如飞。

沈霞琳默察几人神色,都很凝重,似是都有着很沉重的心事。

行约数十里,到了一片荒凉的芦苇丛边,抬头看芦苇无际,一片荒凉,不见人踪,一条大道穿林而过。

陶玉停下脚步,道:“这片芦苇很大。”

于方道:“总有数千顷大小,”

陶玉道:“好一片美好的所在,如能诱得少林僧侣等深入此地,一把火可以烧它个片甲不留。”

说笑中,大步入林。

深入百丈之后,忽闻一片前声怒啸,四面传来。

芦苇深密,几人目光虽好,也难见一丈外的景物。

陶玉停下脚步,低声说道:“散布开些,防他们暗器施袭。”

流目四顾,见苇丛茫茫,那里有一个人踪!

沈霞琳咧的一声,拔出长剑,道:“这芦苇丛中有埋伏。”

陶玉摇摇手,道:“不可轻举妄动,咱们等等再说。”

那前声,怒啸响了一阵之后,突然停了下去。

陶玉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你们听出来了没有。”

胜一清道:“什么事?”

陶玉道:“适才那前声,怒啸都是疑兵之计,如是真在这芦苇丛中,埋伏下了高手对付咱们,那就不用吹笳惊动咱们了”

王寒湘道:“帮主说的是。”

陶玉凝神倾听了一阵,未再听到什么动静,又举步向前行去。

行约百步,突闻一阵嗤嗤的弩箭划空之声,芦苇丛中射出来一排弩箭。

陶玉身手快捷,拔剑一挥,击落了近身两只。

王寒湘等都是第一流的身手,手接掌劈,一排暗箭,尽皆落空。

陶玉道:“芦苇密集,这些弩箭手隐身之处,不会超过两丈……”

目光一掠王寒湘和胜一清道:“两位请四下搜查一下,最好能够生擒他们几个,”

王寒湘、胜一清齐声应道:“我等尽力而为。”

一左一右,分向两侧跃入芦苇丛中。

这芦苇不但密集异常,而且有一半生在水中,就算当世第一高手,也无法在此等环境施展轻功。

两人分头深入,行不过六七尺远,已听得芦苇沙沙的分折之声,分明是有人向前逃去。

以王寒湘和胜一清的武功,也无法追赶那逃走之人,只好折返上路。

陶玉看两人膝盖以下,满是泥污,心知两人无法在芦苇丛中施展武功,也不多问,淡然一笑,道:“咱们小心一些,防他们暗中施袭就是。”举步向前行去。

王寒湘紧行两步,追在陶玉身后,道:“在这芦苇丛中,一个人的武功已然完全失了作用。”

陶玉道:“我知道,当你们跃入芦苇丛中,我就想起来了。”

王寒湘道:“如若他们在这芦苇丛中,设下很多暗中施袭的弩箭、毒针,倒也是麻烦的很,属下之意,不如退出,绕道而行。”

陶玉道:“咱们已深入数百丈,如是中伏,那是早已中了。”

王寒湘慾言又止,不敢再劝。

几人又行了十余丈后,突见道中竖立了一块木牌,道:

“到此止步。”

陶玉冷笑一声,飞起一脚,把那木牌踢的飞起了两三丈高,摔入了芦苇丛中,高声喝道:“那位朋友,想会我陶玉,何不现出身来,鬼鬼祟祟,算是什么人物。”

只听芦苇丛中,响起了一个冷漠的声音,道:“你作恶多端,早就死有余辜了……。”

陶玉一面默察那发话之处,大约在三丈开外,一面暗中提聚真气,准备出手。

只听芦苇丛中,又传出一阵大笑之声,道:“你知道,赵小蝶和杨梦寰都已被救出来……”

陶玉一哼,道:“当真么?”突然跃身而起,一直向发话处落去。

手中金环剑,绕身飞旋,化作了一片护身剑幕。

寒芒落之处,芦苇干叶纷飞,方圆五六尺内,吃那金环剑扫击成一片光地。

凝目望去不见人踪,那发话之人,似是早已逸走。

陶玉这全力一击,不但未能杀了那说话之人,而且落入了泥污之中,沾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1回 深入虎穴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