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22回 惊险重重

作者:卧龙生

王寒湘、胜一清呆呆的站在一侧观战,看看前后两代天龙帮主的较技斗力,心中是感既万千,不知是否该出手相助。

川中四丑追随了李沧澜数十年,从未见过老主人如此恶斗,须发怒张,直似要生吞陶玉,显然他内心正燃烧着愤怒的火焰。

又斗十余合,陶玉突然长啸一声,由重重拐影中冲天而起,悬空而转,旋剑下击,剑化万道银蛇,有如千百条金环剑一齐击下。

李沧澜大喝一声,扬起右手,运起乾元指力,一指点出。

指风、剑芒一触之下,立时分开,陶玉回身一掠,退到一丈开外,喝道:“咱们绕道而过。”转身急奔。王寒湘、胜一清和于氏兄弟,随护身后,风驰电掣而去。

川中四丑正待追赶,忽见李沧澜身子摇了两摇,一跤坐在地上,黯然说道:“老迈了,老迈了。”

四丑大吃一惊,顾不得追赶敌人,急急扶起了李沧澜。

只见他左肩、后背缓缓流出血来,心头大震,齐声问道:

“老主人伤的很重么?”

李沧澜道:“不要紧,但那陶玉也未占得便宜,招呼玉萧姑娘,撤出埋伏。咱们也该走了。”

但见苇丛中人影一闪,玉萧仙子足着水鞋,一跃而出,道:

“老前辈伤势如何?”

李沧澜道:“三处轻微的剑伤,老朽还可支撑的住,只可惜陶玉已兔脱而去……”

玉萧仙子道:“纵然依计而行,也未必能困住陶玉,咱们阻延他行动,目的已达,老前辈休息一下,咱们也该往百丈峰去,会会朱姑娘了。”

李沧澜点点头,道:“看将起来,除了朱姑娘之外,当今之世,只怕无人能够制服陶玉了,”言下不胜凄然,扶拐转身行去。

这日,中午时分,到了一座山谷旁边,李沧澜眺望着谷中景色,低声对玉萧仙子说道:“入山半日,既未见朱姑娘指示,亦未见武林同道来援之人……”活未说完,瞥见一个身披黄色袈裟的老僧,手执玉如意,在四个执禅杖的和尚护卫之下,缓步而来。

玉萧仙于低声问道:“老前辈认识那些和尚么?”

李沧澜仔细瞧了一阵,道:“似乎是少林掌门人天宏大师。”

那些和尚似是亦瞧到了李沧澜等,突然加快了脚步,直行过来。

只听一个高昂的佛号,传了过来,道:“李老英雄别来无恙。”

李沧澜欠身抱拳道:“托大师的福佑。”

说话之间,几个和尚已然行到李沧澜等身前。

来人正是少林掌门人天宏大师,只见他目光转动,扫掠了玉萧仙子一眼,道:“这位女施主,可是玉萧姑娘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大师还能记得贱妾这等无名人物……”

天宏大师道:“姑娘言重了……”目光转到李沧澜的身子上,道:“老衲听得杨大侠蒙难消息,尽出寺中百名高手,分成十路去追他的消息……”

玉萧仙子道:“可曾找到么?”

天宏大师道:“老衲一路追到此地,既未遇上陶玉,亦未再听到杨大侠的消息。”

李沧澜道:“老朽也是一路追来,倒是曾和陶玉交手数次。”

天宏大师道:“杨大侠不知是否已经到了此地?”

李沧澜道:“照事情经过而言,小婿早已被运来此山中了。”

天宏大师道:“只要那杨大侠确已来此,不愁找他不到,老衲派出的十批人手,至少尚有五批,可望于两日内赶到。”

李沧澜道:“那是最好不过,老朽正觉着实力不够。”

天宏大师道:“据老衲所知,赶往这百丈峰来的不止我少林一派。”

李沧澜道:“朱姑娘也赶来此地了……”

天宏大师捧起如意,说道:“可是那五年前力救九大门派的朱姑娘么?”

李沧澜道:“不错,除她朱若兰之外,别人赶来此地亦是无用。”

天宏大师道:“那很好,有朱姑娘在此调度,当可统一各大门派之力。”

李沧澜道:“老朽在来此途中曾和贵寺中两批高手相遇,得他们助力很大。”

天宏大师道:“那是应为之事,老英雄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李沧澜道:“大师可曾遇上过……”

只听玉萧仙于叫道:“有五位道长到了,定然是武当派的

高人。”

抬头看去,只见谷口处,又走出五个身佩长剑,长髯飘飘的道人,大步行了过来。

天宏大师望了道人一眼,道:“不错,是武当派静玄道兄。”

李沧澜道:“为了小婿的事,有劳大师和静玄道长亲自下山……”

天宏大师接道:“老衲常和寺中长老谈起令婿,感认今后三十年江湖大局,系于杨大侠一身,老衲此次亲率寺中高手驰援,实是为武林大局着想。”

说话之间,静玄道长等已然走近。

李沧澜一抱拳道:“道兄别来无恙。”

静玄稽首一笑,道:“李老英雄安好。”

天宏大师道:“道兄可曾发现什么线索?”静玄摇摇头,道:“贫道闻得警讯,立率高手兼程而来,沿途一直未遇上陶玉的人手,贫道昨夜一抵此,连夜搜寻了两道山谷,亦未发现陶玉伏兵,大师可有发现么?”

天宏大师摇头叹道:“老衲亦和道兄一般。”

玉萧仙子默查静玄道长等五人,眉宇隐隐泛现出困倦之色,心中暗道:这几位道长都是高强之士,除非极度辛劳,决不会有此困倦之容,当下接道:“敌暗我明,咱们虽无法见他,但恐怕早已落在他的监视之中,此时此地,随时有和陶玉相遇的可能,诸位最好能够利用此刻时光,好好坐息一下,遇上强敌,才能应付。”

静玄道长道:“玉萧姑娘说的不错,贫道等兼程而来,连夜搜山,已有数日夜未曾坐息了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左侧有一片草地,甚是清静,道长等可借此机会休息一阵,我等为道长护法。”

静玄道:“有劳诸位了。”带着随行四位道人而去。

李沧澜叹道:“为小婿一人生死,惊动天下英雄,实叫老朽难安。”

忽听一个花娥叫道:“陶玉来了。”

群众吃了一惊,齐齐转头望去,果见陶玉背插金环剑,手举着一面令字旗,直对群众行了过来。

玉萧仙子道:“这人不是陶玉。”

李沧澜道:“形貌虽似,但缺少了陶玉那一股阴狠之气。”

天宏大师道:“此人装着、形貌,都和陶玉一般,不是陶玉是谁呢?”

李沧澜道:“不论是谁,咱们也不能让他好好退走。”

只见来人行到群众身前二丈左右处,停了下来,道:“我奉家师之命而来……”

天宏大师迫:“令师何人?”

那人应道;“家师陶玉。”

天宏大师微微一怔,道:“你们师徒倒是像得很,不知施主如何称呼?”

那人道:“在下苍龙。”

玉萧仙了接道:“是啦!阀下就是陶玉那四灵之首了。”

苍龙道:“不错……”

李沧澜冷冷说道:“你那师父何在?”

苍龙摇动了手中令字旗,冷冷说道:“家师正忙于布置天罗地网,无暇和诸位相见。”

玉萧仙子一一侧身,挡住了那苍龙的去路,冷冷说道:“陶玉既是不肯现身,阁下就留这里作为人质如何?”

苍龙右手摸了摸背上的金环剑把,摇动着左手的令旗,道:“诸位如是想见杨梦寰和赵小蝶,最好是能听在下的吩

咐。”一

天宏大师道:“那杨大侠现在何处?”

苍龙道:“诸位如想见他,最好能听在下之命。”

李沧澜道:“听你之命么?”

苍龙道:“不错,诸位请跟随在下之后,前往一处秘密所在,也许还可见到杨梦寰。”

天宏大师望了静玄道长和李沧澜一眼,冷冷说道:“那陶玉为人狡诈万端,你既是那陶玉弟子,叫我如何能信得过呢?”

苍龙冷冷说道:“诸位如果不肯相信,那也是没有法子了。”右腕一抬,唰的一声,抽出了金环剑,接道:“诸位可是想以众凌寡么?”

天宏大师摇手挡住了亮动兵刃的群豪,说道:“好,老衲跟你去见那杨大侠,你如是胡说八道,那时,有你苦头好吃。”

苍龙道:“去见那杨大侠,必得先要经过一番险关,诸位如是没有过那险道之勇,那就不用随我去了。”

天宏大师道:“老衲等只要确能见到杨大侠,渡一道险关,又算什么。”

苍龙道:“在下带路,诸位请随我身后走吧!”转身向前行去。

苍龙道:“在下带路,诸位请随我身后走吧!”转身向前行去。

玉萧仙子心中暗暗忖道:想不到杨梦寰在短短数年之中,成了武林中英雄人物,以少林掌门之尊,对他如此推重,其他之人,定然是更为仰慕了……。

但闻静玄道长说道:“大师,如若此人把咱们带入一片绝地,岂不是中了那陶玉的诡计了。”

天宏大师回顾李沧澜一眼,道:“天下险地,只怕无出昔年李帮主那索桥悬山之右了。”

李沧澜微微一笑,未曾接口。

谈话之间,人已转入一道狭长的山谷中。

抬头看两侧峭壁,高有百仞,岩石光滑,寸草不生,纵有世间第一的轻功,也是无法攀登。

愈向前行,狭谷愈窄,深入三十丈后,狭谷只可容一人通过了。

李沧澜急行两步,追在那高举令旗,带路而行的苍龙之后,举起龙头拐,顶在他的背心之上,冷冷说道:“阁下如若想妄生什么恶念,老天就一拐先震断你的心脉。”

苍龙回过脸来,淡淡一笑,道“如是阁下不愿再见那杨梦寰,尽管下手就是。”

李沧澜道:“只要你不妄图施展鬼计,老夫自然不会伤你。”

苍龙也不反抗,任那李沧澜的龙头拐抵在背心之上,高举令旗,摇动而行。

天宏大师,静玄道长和玉萧仙子等,都是久在江湖走动,阅历是何等丰富,看他一直不停的摇动着令旗,已知道狭谷之中,定然有着埋伏,立时小少留意,暗中观察。

那知以几人的目力,竟然是无法看出一点可疑之处。

走完了狭谷,景物一变,只见一片广大的盆地中,青草如茵,摆满了桌椅。

苍龙回过头来,神色镇静的扫掠了群豪一眼,道:“诸位请坐吧!只要诸位不生妄念,此地十分安全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杨梦寰现在何处?”

苍龙淡淡一笑,道“家师言出如山,诸位安心的坐在这里,少则半个时辰,多则一个时辰,自然可以瞧到他了。”

玉萧仙子目光一转,除了那道狭谷之外,四面都是耸立山峰,别处再无出路,心中暗自忖道:“只要挡住这道狭谷出口,谅你也无法逃出此地。”

天宏大师和李沧澜却是别有所思,打量盆地景物,想着陶玉一旦施展火攻时,要如何躲避,扑灭。

只见苍龙行到一处,突然仰起脸来,长啸一声。

啸声未落,绝峰上突然垂下来一根长索,苍龙伸手抓住长索,垂下的长索立时疾快的向上收去,片刻已升起数十丈。

他并未直登峰顶,升到峰腰间一处突出的岩石处,忽然一松手中长索,隐入那大岩石后不见。

李沧澜默查过山势形态之后,低声对天宏大师和静玄道长,说道:“两位道兄,这地方似是陶玉布置的重点。”

天宏大师道:“不错,如若能诱他下谷,咱们倒可在此和他决战一场。”

李沧澜道:“此时此刻,陶玉决不会和咱们正面为敌,”

静玄道长道:“贫道顾虑的是那陶玉以杨大侠的生死,迫咱们就范,那就麻烦了。”

天宏大师道:“不错,老衲顾虑的亦是此事。”

李沧澜长眉耸动,拂髯一笑,道“两位道兄,对小婿的爱护。我李沧澜是感同身受,但如情势所迫,势非得已时,那也顾不了许多,以搏杀陶玉,除害江湖为主……”

天宏大师接道:“陶玉固是要杀,杨大侠亦得要救,咱们此来,最为重要的还是救人。”

李沧澜口不再言,心中却是暗暗欢喜,暗自忖道:啊!他们如若是把救人摆在第一,不论那陶玉提出的是什么条件,他们都会答允了。

原来李沧澜口中虽然说的大方,还是以搏杀陶玉为主,但他最担心的事,却仍是杨梦寰的安危。

静玄道长一掠李沧澜和天宏大师,说道: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2回 惊险重重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