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23回 孤身涉险

作者:卧龙生

朱若兰亦似是有所顾虑,凝神横萧,不肯先行出手。

双方对峙了一刻功夫,陶玉突然一收长剑,道:“朱若兰,我有几句话,必得先行说明。”

朱若兰道:“什么话?”

陶玉道:“除了杨梦寰为我生擒之外,我还生擒了赵小蝶。”

朱若兰道:“我早知道了。”

陶玉道:“还有那沈霞琳自动归附于我,而且已向杨梦寰讨来休书,恢复了自由之身,随时可和我陶玉结成大妇。”

这消息却使朱若兰震骇不已,但她外形问,仍然保持着镇静,冷冷说道:“有这等事么?”

陶玉道:“你可是不信。”

朱若兰道:“你陶玉说得天花乱坠,我也是有些不信,除非是那沈霞琳亲口告诉我。”

陶玉格格一笑,道:“那也并非什么难事,只要你敢和我一起去见那沈霞琳。”

李沧澜道:“朱姑娘,不能答应他,这人诡计多端,不敢和你单独动手,却想把你诱入埋伏的地方去。”

朱若兰道:“晚辈知道,有劳费心。”

陶玉冷笑一声,道:“怎么?你们可是不信我的活么?”

朱若兰答非所问的道:“你如是不肯先行出手,我只好得罪了。”

陶玉暗中提聚了一口真气,举起金环剑,缓缓刺了过去。

这一剑缓慢异常,就是一个平常之人,也是十分容易的避开一剑。

但天宏大师等,却是看的暗暗惊心.发觉了陶玉这一剑,势道虽缓,但却笼罩了朱若兰前胸小腹间十几处大穴。

朱若兰肃立,恍如不见,手中玉萧垂指地面,似是根本没有还手之意。

陶玉毛中的金环剑,距离朱若兰尺许左右时,突然加快,剑芒一闪,电光石火,刺向朱苦兰前胸。

朱若兰娇躯一侧,险险避开一剑,玉萧也同时出手,由下面翻了上来,指袭向陶玉肋间。

陶玉金环剑本来还有恶毒的变化,但却被朱若兰那攻其要害的一萧,迫得向后倒跃而退。

朱若兰道:“数十年不见,你也不过是这点成就而已。”

玉萧起处,若点若劈的攻出一招。

陶玉斜跨两步,反腕击出一剑。

天宏大师等只瞧的暗自惊心,只觉陶玉跨这两步,方位、距离、恰当无比,不论朱若兰手中玉萧如何出于,都无法再攻陶玉。

只见朱若兰仰身向后退了两步,避开陶玉一剑,也未出于反击。

陶玉冷冷说道:“朱若兰,你在天机石府中,苦苦思索,习练武功,想不到竞和昔年上一样,未见进展何在。”

朱若兰冷然一笑,手中玉萧,突然一紧,连攻四招。

这四招脉络而下,一气呵成,攻的快速异常。

陶玉避开三招之后,抬剑一封,铛的一声,挡开玉萧,挥剑还击。

这一次,剑势迅速,展开快攻,金环剑寒芒闪烁,幻起了无数剑花,把朱若兰圈入了一片剑光之中。朱若兰手中玉萧,随着陶玉攻来剑势,忽上忽下,封挡陶玉剑势,一连数十招竟未反击一招。

李沧澜等观战之人,只瞧的替她担心不已,只觉陶玉剑招攻势,愈来愈奇,朱若兰却有着应接不暇模样。

天宏大师低声对静玄道长道:“看来那归元秘笈上记载的武功,果非凡响,如若朱姑娘也不是那陶王敌手,当今之世,只怕再无胜过他的人了,如若那朱姑娘败在陶玉手中,除魔卫道,那也不用再计小节了。”

静玄道长是何等人物,如何会听不懂天宏大师的弦外之音,当下说道:“好!贫道先以五行剑阵斗他,如是不支落败,大师再率同来高手接战。”

这时,陶玉的攻势更见凌厉,剑势如排山倒海而下,朱若兰被圈在一片剑光之中。

李沧澜手中龙头拐,已准备随时出手接应。

八臂神翁闻公泰,手中控制一把金丸,亦准备随时接应朱若兰。

群雄正自担心间,场中情势,突然一变。

只见朱若兰玉萧挥动,展开反击,招招都和那陶玉出手剑势相反。

这正是朱若兰五年来,深居天机石府,苦苦思索,习练的武功。

要知那“归元秘笈”上记载之学,乃天机真人和三音神尼,两大武林绝才,合录生平心得之学,聪明如朱若兰者,也无法在二十年内,悟出一种武功,来克制那归元秘笈上的武功,但她智慧奇高,从那赵小蝶口中,得知“归元秘笈”全貌之后,已自知在二十年内,无法悟出胜过两位高人合录的绝世武功,灵机一动,参照那“归元秘笈”上记载,招招都以相反的手法出之,有那“归元秘笈”录记的武功作为蓝本,习来自较容易,穷数年心智,习成绝技。

陶玉每一剑的变化,都在朱若兰预料之中,朱若兰虽是无法破解,却可先作闪避的准备,但朱若兰的反击之势陶玉却是无从了解。

顷刻间,优劣易势,陶玉奇奥莫测的剑势,已被朱若兰反击压制,迫得他手忙脚乱,应接不暇。

天宏大师低声赞道:“这朱姑娘,可算当世中第一人才了……”

余音未绝,突然朱若兰娇声叱道:“放手!”玉萧幻起一片萧影,点向陶玉右腕。

陶玉手中金环剑,已为玉萧所困,施展不开,如不弃剑,势必要伤在玉萧之下,两者相衡,撒手弃剑,疾缩右腕,避开一击。

朱若兰一收玉萧,停手说道:“陶玉,你如想留下性命,惟有放了杨梦寰……”

只听一声大喝,由峰腰传下来,道“你如敢再妄动一下,我立刻杀了杨梦寰。”

群豪抬头望去,只见王寒湘手执长剑,架在杨梦寰颈上,出现在峰壁中间一块突出的大岩上,目注谷中群豪。

陶玉突然格格一笑,道:“杨梦寰有着很多作用,既可用作挡箭,又可用来救命。”。

朱若兰冷冷说道:“陶玉,就算今日被你逃过,日后我随

时可以杀你。”

陶玉笑道:“那是以后的事了,以后再说吧!”缓步走到了飘垂绳索之处,一提真气,纵身而起,抓住长索,道:“朱姑娘多多保重,在下去了。”

群豪不敢乱动,眼看陶玉缘索而上,直登峰顶。

李沧澜轻轻一顿手中龙头拐,道:“畜生,可恶的很。”

朱若兰微微一笑,道:“事已如此,诸位急恨无益,必得冷静下来,研商出一个对敌之策才好。”

闻公泰道:“我等早已力穷智竭,还得姑娘想个办法。”

朱若兰道:“陶玉自信已把诸位困在此地,但他忘了我朱若兰有一巨鹤,诸位可乘鹤直登峰顶。”

天宏大师道:“咱们脱围有计,但仍是救人无策。”

朱若兰道:“这个贱妾自有安排,大师不用费心了。”

举步行向玉萧仙于,扶起她的身子,伸手拍在她被点的穴道之上。

玉萧仙子长长吁一口气,睁开了双目,望了朱若兰一眼,急急站起身子,道:“姑娘……”

朱若兰摇摇手道:“不用多礼了……”突然放低了声音,低言数语。

群豪只见她口齿启动,不知她说的什么。

玉萧仙子点点头,未再答话,闭上双目,盘膝而坐,运气调息。

朱若兰环顾了群豪一眼,道:“诸位可都带有食用干粮么?”

闻公泰道:“老朽未带,静玄道长纵然带有干粮也不过可供一两日的食用。”

朱若兰望望天色,道:“只要有得一两日,那就行了……”语声微微一顿,道:“诸位请取出干粮,饱餐一顿,然后闭上双目,运气坐息。”

闻公泰道:“老朽既无饥饿之感,又无困倦之意,姑娘如有差遣,老朽愿为先躯。”

朱若兰道:“闻掌门人内功虽然深厚,但亦不可大意……”冷电一般的眼神,缓缓由李沧澜和闻公泰等脸上扫过,按道:“诸位最好能先进些食用之物,再行坐息一阵,待诸位坐息醒来,贱妾还有事和诸位相商。”

原来闻公泰和天宏大师等,日夜兼程,赶来此地,又被陶玉遣人诱入绝地,始终未得休息,朱若兰目光如炬,已然瞧出几人眉宇之间隐隐带有困倦之色,陶玉在这百丈峰中,集结大部高手,随时可能展开一场激烈的恶战,李沧澜等人功力深厚,此刻尚觉不出什么,如若一旦展开恶战,困倦未复之身,行功上必将大打折扣,对实力影响甚大,是以,不惜迫令群豪进些食用之物,和静坐调息。

群豪听朱若兰之言,只好取出干粮,分别食用,然后盘坐调息。

群豪这一阵调息静坐,足足耗去了数个时辰,直到深夜二更,群豪才相继醒了过来,朱若兰眼看群豪尽皆清醒,才缓缓说道:“诸位可觉着体能尽复了否?”

天宏大师道:“不错,已觉得出困倦尽消。”

朱若兰道:“那很好……”目光炯炯,环顾了四周一眼,接道:“请位虽然身处绝地,但据贱妾观察,这片绝谷中,尚无什么恶毒的埋伏,谷底辽阔,四面绝壁间,纵然埋伏有强弩硬弓,只要诸位不强行攀登,也是无法伤得诸位,那陶玉唯一能够制服诸位之法,就是派遣高手,轮番入谷,和诸位恶斗,使诸位体力消耗过多,不支而败,因此诸位必得随时

借机坐息,保持充沛的体能……。”

静玄道长道:“朱姑娘说的不错,可笑我等竟未思虑及此。”

朱若兰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据贱妾观察所得,陶玉经营这座百丈峰已经耗费了不少时日,只是那时他未曾想到能把诸位引入这片绝地,故而未在绝地设伏……。”

闻公泰突然开口接道:“那陶玉虽未在此设下恶毒埋伏,但我等也不能长居于此。”

朱若兰道:“不错,但出此绝谷的时间,贱妾却难作预言,也许一天半日,也许要三五日后,那出口两侧,埋伏甚多,天险难渡,未除两侧埋伏之前,不宜强行闯出。”

玉萧仙子突然站起身子低声对朱若兰,道:“姑娘,贱妾已然调息复元。”

朱若兰点点道:“好……你走吧……”

玉萧仙子欠身对朱若兰行了一礼,跨上鹤背,巨鹤展翼而起,破空直上。

只见那巨鹤两翼扇动的大风,吹的草动衣飘,眨眼间,消失于夜色之中不见。

天宏大师望着玉萧仙子乘鹤消失的夜空,自言自语,道:

“老衲忘记了一件事。”

朱若兰道:“什么事?”

天宏大师道:“敝派尚有二批人手赶到……”

朱若兰接道:“这个我已要那玉萧仙子派人通知,不让他们再中陶玉之计,集聚于绝谷中来,留在谷外待机进攻,以收里应外合之功。”

李沧澜道:“咱们带的食用之物,只怕难再维持一日,如是三五日才得出谷,饥饿之下,岂不是要大减体能。”

朱若兰道:“这个晚辈也想到了,那玉萧仙子将会及时送来食用之物”

闻公泰道:“若陶玉不再理会咱们,咱们岂不要长守在此绝谷之中?”

朱若兰道:“诸位和贱妾,都是他眼中之钉,背上芒刺,不能收为己用,必除之而后快,决不会不理咱们。”

天宏大师道:“老衲有一破敌之策,不知朱姑娘意下如何?”

朱若兰道:“老禅师尽管请说。”

天宏大师道:“姑娘那巨鹤,可以载人,满天飞翔,何不把我等尽皆运上悬崖,和那陶玉决一死战,”

朱若兰道:“眼下情势,已不是我们能否胜得陶玉,而是杨梦寰的生死,如是咱们强迫那陶玉出手,他令属下以杨梦寰的生死作为要挟,只怕诸位都无法打下去,那时只有两条路可走,一是甘心听那陶玉摆布,为其收用,一是自绝而死,以求心安。”

静玄道长道:“照姑娘这般说法,咱们只有坐以待敌了。”

朱若兰道:“不错,因此贱妾要奉劝诸位,沉着一些,除非另有变化,贱妾想诸位留此至多三日左右……”

只听闻公泰叫道,“一盏红灯。”

抬头看去,夜色中,绝壁间,果然伸出一盏红灯。

王寒湘站在一个突出石岩上,高声说道:“敝帮主请朱姑娘一人登峰。”

静玄道长道:“那陶玉诡计多端,朱姑娘不可一人涉险,”

朱全道:“不要紧。”缓步行到悬崖之下,高声说道:

“如何攀登削壁?”

王寒湘垂下一条长索,道:“缘索而上。”

朱若兰低声对群豪说道:“诸位不可轻举妄动。”伸手抓住绳索,缘索而上。

她功力超人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3回 孤身涉险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