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24回 擒贼擒王

作者:卧龙生

陶玉暗道:此人生性高做,我这般羞辱于她,她如未晕迷过去,决然不能忍受。

心中付思,人却逼近朱若兰的身侧,右手一探,点向朱若兰腰间大穴。

就在他手指将要触及朱若兰的穴道时,朱若兰突然一翻右手,快速绝伦的抓向了陶玉的右腕,人也挺身坐了起来。

陶玉吃了一惊,闪避不及,右腕竟被朱若兰一把扣住。

但他应变迅快,右手五指一翻,也紧紧抓了朱若兰的右腕,冷冷说道:“此刻此情,你还要反抗么?”

朱若兰冷笑一声道:“此刻此情,我才要尽我之能,取你性命。”

两人的右手五指,互握着对方手腕,各自暗加劲力,希望能紧扣对方脉穴使对方失去了抗拒之力。

陶玉心中虽然惊慌,但人却故做镇静的答道:“你朱若兰大部份武功都来自归元秘笈,我陶玉苦苦习练归元秘笈上的武功,有五年之久,逼我全力出手,咱们鹿死准手,还难预料。”

朱若兰道;“我一定能够胜你。”左手一一抬,疾向陶玉前胸之上点去。

陶玉举手封架,挥掌还击。

两人右手互扣对方脉穴,单用一支左手,各出奇招相搏。

陶玉一面封架朱若兰的攻势,一面纵声长啸。

朱若兰知他这长啸之声,旨在招引助拳之人,左手攻势。愈加猛恶。

她心知处境险恶,如若不能及时制服陶玉,不但自己性命难保,就是沈霞琳,杨梦寰恐怕都将身受牵累,赵小蝶己然阶下之囚,如若自己伤在陶玉手中或为陶玉所擒,他心中再无顾忌,必将放手大干,整个江湖上,立时将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。

陶玉武功进境奇速,每经一次搏斗,武功就长进一次,朱苦兰攻势奇幻,但他尚可勉强对付。

只听一阵轧轧轻响,陶玉的四灵化身,各持金环剑,疾奔而出,团团把朱若兰围了起来。

玄武当先出手,举手一剑。刺向朱若兰。

朱苦兰左手攻势不变,仍然指击向陶玉要害大穴,右手猛然一带,带起了陶玉的右臂,直向金环剑迎去。

玄武急急抬腕收剑,及时而止。

这一来四灵暂时不敢胡乱出手,执剑分占四方,等待机会。

那朱若兰不但招术愈来愈见奇奥,而且攻出力道,也是愈来愈强,陶玉不敢稍分心神,想招呼四灵化身心,却是不敢说话。

经过一阵搏斗之后,朱若兰愈见镇静,内功渐增,陶玉不但在招术上被迫落下风,而紧握朱若兰的脉穴的右手,亦觉出力道渐失,朱若兰扣腕五指,有如五道铁箍,愈收愈紧,陶玉又强行支撑片刻,终于下敌,只好松开五指。

朱若兰暗中吁一口气,五指增加了几分劲力。

陶玉顿感右臂麻木,全身力道忽然失去,左手再无攻敌之能,软软垂了下去。

这时四灵化身似想一齐出手,挥剑攻上,但又怕对方伤了陶玉,各执长剑,一付进退不得的尴尬模样。

朱若兰冷笑一声,道:“陶玉,你飞刀刺入我腿中的匕首,当真是有毒之物么?”

陶玉道:“如若有毒,那也早该发作了。”

朱若兰左手拔出刺人腿上匕首,就陶玉肩上,擦去血迹,匕首尖芒,指在陶玉咽喉之上,缓缓说道:“我已暗中想过了,如若再有杀你的机会,决不放过。”

陶玉道:“杀了我陶玉,你和沈霞琳也别想生离此室。”

朱若兰匕首在陶玉喉间一挑,划了一道血口,一行鲜血流了下来。

四灵化身惊叫一声,齐齐攻上,四柄长剑,分由四个方向,攻向朱若兰。

朱若兰右手一带陶玉,转了大半周,用作盾牌,挡开了另一路攻来之剑,沉声对陶玉喝道:“快叫他们退下去。”

陶玉环顾了四灵一限,道:“你们退下去,如若这位朱姑娘杀了我,你们就把那杨梦寰和赵小蝶乱剑分尸,为我报仇。”

四灵化身应了一声,鱼贯行至石室一角处。

只见当先一人,举手在壁间一拂,立时裂现开一座石门。

朱若兰留心观察,把四人的一举一动,全都看到眼中,记在心里。

直待那石门关合,朱若兰才缓缓转过脸来,冷冷对陶玉说道:“那归元秘笈何在?”

陶玉笑笑道:“决不会收藏在我身上。”

朱若兰道:“你为人多疑,决不会把那本武学宝典,交于他人。”

陶玉道:“你若不信,尽管搜查。”

朱若兰左手连挥,点了陶玉四肢主穴,缓缓松开右手,从怀中摸出一块绢格,包住伤处,道:“陶玉,记得你刚才说的话么?你已然处于自我难保之境,那也不用提什么条件了,听我吩咐行事吧!”

陶玉四肢主穴被点,手足不能伸动,但神智清明,口还能言,冷笑一声,道:“姑娘别忘了,那杨梦寰和赵小蝶,还在我陶玉手中。”

朱若兰怒道:“你和我讨价还价么?”

陶玉道:“姑娘杀我之心,十分坚定,这点在下亦是深信不疑,但我死后,杨梦寰将被乱剑分尸,姑娘想必亦不怀疑了。”

朱若兰望了倒卧地上的沈霞琳一眼,冷冷说道:“陶玉,你可是认为以那杨梦和赵小蝶的生死,就可以威胁到我朱若兰么?”

陶玉淡淡一笑,道:“此时此情,咱们谁也不用施展诈谋狡计,那杨梦寰虽非你之夫,但他却是你心目中的情郎,如若说他的生死和你朱若兰完全无关,只怕你自己也不会相信……”

他冷冷的打量了朱苦兰两眼,接道:“至了那赵小蝶,更是和你有着姊妹的情谊,你身受她父母付托之重,自是不能看着她遭受乱剑分尸之惨。”

朱若兰默然不语,垂首沉思。

陶玉接道:“以那杨梦寰和赵小蝶之死,换我陶玉性命,我陶玉死而何憾。”

朱若兰长长吁了一口气。道:“我如放了你,你可愿意放了那赵小蝶和杨梦寰?”

陶玉格格一笑,道:“朱姑娘,你放了我陶玉,却要杨梦褒和赵小蝶两个人的自由,岂不是开价太高了么?”

朱若兰冷笑:一声,道:“你要如何?”

陶玉道:“在下之意,交易公平一些,杨梦寰和赵小蝶,由你选择一人。”

朱若兰沉吟不言。

陶玉淡然一笑,道:“朱姑娘你觉着很难么?我倒要瞧瞧这两个人,那一个在你的心目中份量比较重些。”

朱若兰举手理一下散舌、的长发,冷凌的说道:“陶玉,你可是当真要和我讨价还价么?”

陶玉道:“不论你选择何人,那留下之人,并不会死,你朱若兰如若能够再生擒我陶玉一次,岂不是救了两人性命。”

朱若兰道:“你认为此后我就不能可生擒于你么?”

陶玉道:“你如自信有再次生擒我陶玉的能耐,咱们这票生意,那就好谈了。”

朱若兰缓缓伸出右手,道:“陶玉,那三音神尼留下的武功中,有一种措人关节,其滋味比起那分筋错骨的手法如何?”

陶玉脸色一变,道:“姑娘意慾何为?”

朱若兰道:“这些日子之中,那赵小蝶和杨梦寰定然吃了不少苦头,我想你也该吃些苦头才是。”有手托起陶玉手臂,错下了他肩头开节。

陶玉冷哼一声,出了一头大汗,高声叫道,“带那杨梦寰出来。”

石门重开,两个形如陶王的少年,架扶杨梦寰,缓步行了出来。

这时朱若兰已然托起陶玉右臂,准备下手。

但闻陶玉高声说道:“你们可还记得那三音神尼的分错关节手法。”。

两个架扶着杨梦寰的弟子,高声应道:“弟子等未曾忘记。”

陶玉强忍着关节错开之疼,说道:“你们看那朱姑娘错开我身上何处关节,你们就错开那杨梦寰身上同处关节。”

两个弟子应了一声,托起了杨梦寰右臂。朱若兰缓缓放开陶玉,道:“你要他们带着杨梦寰进入石室,岂不是给了我一个抢救他的机会。”

陶玉道:“姑娘最好先把在下错开左肩关节接上,免得被他们瞧了出来,杨梦寰也将多吃一些若头了。”

朱若兰淡然一笑,果然接上陶玉左肩关节,道:“陶玉,他们点了杨梦寰的哑穴,我也只好点你哑穴了。”

陶玉双臂双腿的穴道被点,但身子还可以转动,回顾了两个弟子一眼说道:“这位朱姑娘武功惊人,你们切勿距离过近,远离一些。”

两个弟子应了一声,退回到石壁处。

陶玉接道:“解开他的哑穴。”

两个弟子应了一声,拍活了杨梦寰的哑穴。

朱若兰冷冷说道:“我不逼你,希望你也别逼我施下毒手,我要救醒沈霞琳,让他们夫妻谈谈。”

陶玉冷笑一声,缓缓闭上双目。

朱若兰扶起沈霞琳,一掌拍在她背心之上,暗运真气,助她畅和行血,口中说道:“琳妹妹,快睁开眼来瞧瞧,那是什么人?”

沈霞琳被那浓烟迷晕之时,朱若兰暗中点了她两处穴道,以助她抗拒浓烟,此刻借机拍活了两处穴道。

但闻沈霞琳吐出了一口长气,道:“熏死我了。”缓缓睁开双目。

朱若兰低声说道:“决过去告诉他,陶玉欺骗你的经过,先恢复你们夫妻名份,如若待此事闹出去,那就不好收拾了。”

沈霞琳望了那仰卧在地上的陶玉一眼,道:“姊姊,你擒到陶玉了。”

朱若兰道:“不错,货真价实的陶玉。”

沈霞琳道:“此人万恶不赦,你为什么不宰了他。”

朱若兰道:“还未到杀他的时候,快过去见你寰哥哥吧!”

沈霞琳站起身于;举步向杨梦寰行了过去,距那杨梦寰还有三尺左右,宝光突然一闪,两柄金环剑伸了过来,挡住了沈霞琳的去路。

沈霞琳停下脚步,双目凝注在杨梦寰的脸上,缓缓屈下条膝,道:“寰哥哥,我受了陶玉的骗,他答应取到休书就放你,但他却说了不算。”

杨梦寰木呆的脸上,绽开了一缕笑意,道:“快起来……”

沈霞琳举起衣袖,拭去了夺眶而出的泪水,道:“陶玉坏极了,他的话一句也不能信任。”

陶玉高声喝道:“带下去。”

两个弟子应了一声,带着杨梦寰向后退去。

杨梦寰目注沈霞琳,肃声说道:“告诉兰姊姊,不用管我的死活,先杀了陶玉,以解武林大劫……”话未说完,已被拖入石室。

沈霞琳突然勇气大增,飞身而起,直向那石门冲去。

两只金环剑一齐出手,例闪剑光,封起了整座的石门。

沈霞琳赤手空拳,长袖一挥,直向那金环剑上拂去。

朱若兰高声叫道:“琳妹妹快退回来,”

沈霞琳这几年来,内功虽然大进,但还未到驭柔能刚之境,衣袖吃那金环剑,削下一处。

陶玉两个弟子,挥剑一阻沈霞琳扑击之势,疾快的退入石门,推动机关,砰然一声,石壁复合。

沈霞琳有如中了疯魔一般,娇躯一侧,直向石壁上撞了过去。

那石壁坚厚详常,沈霞琳一肩撞上,只震得倒退两步,跌坐地上。

朱若兰疾跃而起,一把抓住沈霞琳的右腕,柔声说道:“琳妹妹,呐们现有陶玉为质,不伯救不出你寰哥哥,你要好好的保重身体。”

沈霞琳这一撞之势,未能把石门撞开,但本身内腑却受了强烈的震伤,血翻气涌,内腑隐隐作痛。

她以无比的坚强忍受痛苦,站起身子回身行到陶玉身侧,纯洁无邪的脸上,泛现出满脸悲愤色,平日那柔和的双目中,此刻却充满恶毒,冷冷说道:“陶玉,你如伤了寰哥哥,我要一口口的吃了你!”

她一生中从未说过这等恶毒之言,言来咬牙切齿,大有生啖其肉之势。

陶玉不敢和沈霞琳目光相触,侧过头去,高声喝道:“带上赵小蝶。”

石门重开,两个黑衣大汉,抬了一具小型铁笼,快步行了出来。

朱若兰缓缓抬起目光望去,只见赵小蝶容色惟淬,紧闭着双目,盘坐在铁笼之中。

朱若兰想到翠姨待自己的恩情,不禁黯然神伤。

但她不愿陶玉瞧出自己心中的激动,强自忍下,不使泪水滚落。

陶玉目注两个大汉说道:“放下她,你们退到一侧待命”

两个大汉应了一声,放下赵小蝶,退到石室一角。

朱若兰镇静了一下心神,缓缓说道:“陶玉,她能够说话么?”

陶玉淡淡一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4回 擒贼擒王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