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27回 练武论情

作者:卧龙生

李沧澜见杨梦寰竟放走了陶玉,不禁低声问道:“寰儿,为什么要放过这个置死陶玉的机会?”

杨梦寰心中暗暗忖道:放走陶玉的事,如若仔细说起是十分复杂,一时间只怕无法说得明白,当下说道:“这是朱姑娘的意思,小婿也不大清楚。”

闻公泰高声接道:“朱姑娘伤势如何了?”

杨梦寰道:“已然大见好转。”

天宏大师合掌当胸,道:“阿弥陀佛,我佛慈悲。”

一阳子突然接口说道:“朱姑娘是否要回天机石府养息伤势。”

杨梦寰道:“这个,徒儿不知,待我问过,立刻回禀师父。”

一阳子道:“你已不是昆仑门下弟子,不用这等称呼我了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师父启蒙传艺之恩,弟于如何敢忘,还望师父代弟子向掌门师尊代为关说,允弟子重返昆仑门下。”

一阳子笑道:“此刻你已是名重武林的大侠,天下武林同道,人人对你尊仰,已不用再返昆仑门下了。”

杨梦寰正待答话,突闻一声娇呼传来,道:“杨相公,快些上来。”

回头望去,只见赵小蝶站在石洞口处,举手相召。

杨梦寰看她神色焦急,心中大惊,急急攀登而上,问道:

“可是朱姑娘伤势又有变化?”

赵小蝶道:“兰姊姊要我找你上来,不知为了何事。”

杨梦寰急急步行到朱若兰的身前,只见她闭目而坐,神情安静,毫无异样,才放下心中一块石头,道:“姊姊叫我么?”

朱若兰缓缓睁开双目,道:“我想到一件重要的事……”

杨梦寰道:“在下洗耳恭听。”

朱若兰道:“此事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完,你先去把守在洞外的群豪遣散,就说我尚得数日静养,要他们各自回山去吧,那陶玉伤势,至少也要三月休养,才能再兴风作浪。”

杨梦寰道: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

朱若兰道:“不论他们是否肯定,但咱们必得把话说明,快去吧!照我的话说。”

杨梦寰无可奈何,只好行到石洞口处,高声说道:“朱姑娘尚需几日静养,不能和诸位相见,陶玉亦受了很重的内伤,三月之内,不致再为害江湖,诸位千里赶来援助的盛情,朱姑娘和在下,都是感激万分。”

天宏大师高声说道:“朱姑娘之意,可是要我等各自返回去么?”

杨梦寰道:“不错,因为诸位乃各大门派的领导人,事务繁忙,不宜在此久留。”

只听朱若兰的声音传了过来,道:“要他们各自返回,注意门下,陶玉如若再为害江湖,必然从九大门派下手。”

杨梦寰一字不漏的传达下去。

天宏大师说道:“既是如此,我等就此告别了。”

杨梦寰道:“陶玉必须要休养三四个月,才可在江湖之上走动,还望诸位善自利用这数月时光。”

群豪都对那朱若兰十分信服,她既然如此说,定然是不会错,果然都动了立刻返回之心。

只见群豪齐齐私议了一阵,仍然由天宏大师说道:“请扬大侠代我等向朱姑娘致谢救命之恩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在下当字字转达。”

但闻朱若兰的声音,重又传了过来,道:“代我谢谢他们。”

杨梦寰高声说道:“朱姑娘要在下代她谢谢诸位关心之情。”

只见群豪纷纷拱手作礼,转身而去。

杨梦寰眼看大部群豪散去,只有李沧澜仍然带着川中四丑,留在山洞之外,盘膝而坐,闭目调息,只好缓步转回石洞。

朱若兰笑道:“都走了么?”

杨梦寰道:“只有岳父和川中四义还留在石洞之外。”

朱若兰微微一笑,道:“令岳不放心”。

她一向严肃,很少说笑,听来使人倍生感慨。

杨梦寰尴尬一笑,垂首不语。

赵小蝶半假半真的说:“兰姊姊,那李沧澜可是怕咱们抢了他的女婿么?”

杨梦寰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家岳豪气干云,只怕念不及此,赵姑娘说笑话了。”

朱若兰道:“虽是说笑,但亦不无道理。”

杨梦寰脸一红,不再多言。

赵小蝶笑道:“姊姊端庄严肃,他自然不会怕了,要怕一定是怕我,我得去告诉他一声,要他放心好了。”

朱若兰道:“不要再开他的玩笑了,他已经面红耳赤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你们坐近一些,我有要事和你们谈。”

赵小蝶、杨梦寰齐齐围了上去,三人相对而坐。

朱若兰脸色一整,肃然说道:“我要和你们研讨几个武功上的疑难,如是咱们再不求急进,一年之后,谁也无法对付陶玉了。”

杨梦寰、赵小蝶同时一整脸色,凝神听去。

朱若兰目光如电,缓缓由两人脸上扫过,道:“五年之前,我就感觉到一个人的武功成就,一定有一个限度,但学无止境,人生匆匆数十年,自然是无法把所有的武功学完,也很难面临到体能上极限困扰,我们得天独厚,一开始就从深奥的武功上着手,借别人的经验,,助我等大成,正因为我们的成就太快,太高,因此面临体能上难以适应的极限。”

杨梦寰望了赵小蝶一眼,道:“赵姑娘以大般若玄功,打通了任、督二脉,内力生生不息,是否已经算克服了体能上的极限呢?”

朱若兰摇摇头,道:“起初,我也认为打通任、督二脉之后,或可克服体能的困难,但后来我身体力行的结果发觉了这只是一个阶段,到此境界已是尽处,再向前进,就面临着体能极限的烦恼了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姊姊可曾想出了克服极限的良策么?”

朱若兰道:“为了此事,我曾在那天机石府中,苦思了数年之久,最后想到逆练真气一途,在未遇陶玉之前,我还不敢肯定这办法是否可行,只是摸索试验,适才和陶玉谈了一番话后,证实了这是一条可行之路,天机真人、三音神尼,都已在那‘归元秘笈’上记述了这件事情,陶玉已然占先咱们一步,如若那陶玉逆练真气有成,克服了体能极限,咱们日后再遇上他,不论何人,都无法是他敌手,也许他只要挥手一击,就可以把咱们毙于掌下。”

赵小蝶道:“真的有如此厉害么?”

朱若兰道:“我想是如此了。”

赵小蝶道:“自从陶玉重出江湖之后,我一直未和他动过手,小妹自信此刻武功还不在他之下,如若我现在找他拼命,胜算应该很大,如其等他逆练真气有成,倒不如我现在去找他拼个死活出来。”

朱若兰摇摇头道:“此时此刻,还不用出此下策……”

语声微顿,接道:“我还有一处疑问,茫然不解,让我好好想想,那天机真人和三音神尼,可以想出一条路来,咱们三人何以不能找出一条可循之途,此刻咱们运功坐息一阵再说。”

言罢闭目而坐。

赵小蝶、杨梦寰依言盘坐调息。

杨梦寰坐息醒来,朱若兰、赵小蝶还禅坐未醒,不愿惊动两人,悄然起身而行,攀上峰顶,练了一会拳掌,已是夜尽天明,旭日初升,越过了峰顶。

杨梦寰想到武林中迭起不绝的风波,感慨万端,背负双手,望春天际变幻的彩云出神。

这时朱若兰俏然行向杨梦寰的身侧。

杨梦寰似是正在想着一件很重要的心事,对朱若兰行近身侧一事茫无所觉。

朱若兰一语不发,突然伸出右手,点向杨梦寰后肘间一处穴道。

以朱若兰的武功,就算杨梦寰用心戒备,也未必能够防守得住,何况是突然出手施袭。

但杨梦寰此刻武功亦是非同小可,虽然穴道被点,仍然能强力支撑,一提气,转过身子,拍出了一掌。

目光到处,只见朱若兰站在身侧。

他想收住掌势,但因一处要穴被点,半个身子麻木难动,拍出这一掌,已用去了全身所能动用的气力,再想收住掌势,已是有所不能。

匆急之间,掌势疾向旁侧一偏。

这一来,重力顿失,整个身子,向前栽去。

朱若兰疾快的伸出双手,接住了杨梦寰的身子,道:“我封闭了你一条经脉的要穴,现在你如能运气,那真气必然会走他经,快些运气给我看看,我想查证一件事。”

杨梦寰也不再多说,立时运功行气。

他仍照着平日真气调行全身的路线,但因一处主脉要穴,已被朱若兰封了起来,此刻真气运行,有如另辟新径,行去艰苦无比。

朱若兰似是已瞧出了杨梦寰的痛苦,运气过穴,似是困难无比,立时伸出右掌,按在杨梦寰的身上,缓缓移动,助他行气。

在朱若兰内力导引相助之下,杨梦寰真气勉力行走在一条新的经脉之中。

朱若兰看杨梦寰真气行驰的经脉,正是自己心中所思,不禁面露喜色,低声说道:“杨兄弟,这一条经脉,乃是一个人真气最难通达之处,如是这一段经脉能够走通,我就可以想出其中很多玄妙疑难之处了。”

杨梦寰气行新径,只觉有如一把刺刀,在新径之中穿行,痛苦无比,本待开口告诉朱若兰,这条经脉真气实难通行,但听朱若兰这几句话后,突然又改变了主意,咬牙苦撑。

朱若兰一面运气,帮助杨梦寰真气运行,一面凝目沉思,似是在想着一件很困难的问题。

杨梦寰不忍朱若兰有所失望,强自忍痛运行,口中又想说话,但痛的说不出来,脸上是一付似笑非笑,似哭非哭的奇怪表情。

只听朱若兰带着喜悦的声音说道:“杨兄弟,已经行了一半,这一条经脉如若能够全部通行,那真气逆练的困难,就算解决了一半,咱们或可抢在陶玉之先,练成真气逆练的武功。”

杨梦寰有苦难言,闷哼一声,代表答复。

朱若兰内心中充满了喜悦,全神贯注在逆行真气的变化之上,却忽略了杨梦寰的痛苦。

杨梦寰紧咬牙关,不肯出声,希望自己忍受的痛苦,能使朱若兰找出一条路来。

但这种痛苦,难受无比,杨梦寰虽然尽了最大的忍耐,努力,仍然无法忍受得住,只痛得全身大汗淋漓。

朱若兰目睹杨梦寰汗出如浆,霍然警觉,停下手来,掏出一方绢帕,拂拭去杨梦寰的满头大汗,柔声说道:“很痛苦么?”

杨梦寰点点头,长吁一口气,道:“很难忍受的痛苦。”

朱若兰右掌急出,拍活了杨梦寰的穴道,叹道:“你怎么不讲话呢?”

杨梦寰道:“我希望我忍受的痛苦,能使你找出那真气逆行之路。”

朱若兰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告诉我痛苦的情形如何?”

杨梦寰道:“那逆行真气行经的经脉,有如利刃穿过一般。”

朱若兰道:“那是很难忍受的痛苦了?”

杨梦寰道:“不错,小弟已经尽了最大的忍耐之力了。”

朱若兰摇摇头道:“这就不对了,练一种武功,使人体上有着痛苦,必然是有着错误之处,唉!也许我想错了经脉。”

她脸上泛现出一种愧疚怜惜的神色,伸出柔滑的右掌,轻轻在杨梦寰身体上按摩,似是要用无比的温柔,来补偿杨梦寰肉体上所承受的痛苦。

她为人沉稳内向,内心中虽有着火般的热情,但也是压制心头,深藏五中,一向不愿表达出来,但此刻不知不觉间流露于神色之间。

一阵晨风吹来,飘起了朱若兰披垂的长发,日光下只见她脸儿嫩红,眉儿敛黛,清澈的星目中,射出来无限柔情,不禁看的一呆。

朱若兰似是警觉到杨梦寰已为自己的神情所醉,急急停下手来,嫣然一笑,道:“看什么,红姑娘,琳妹妹各有千秋,一对花枝模样的美人儿,整日的陪在你的身侧,难道你还看不饱么?”

杨梦寰轻轻叹息一声道:“姊姊如春兰冬梅,别有一番清华风韵……”

朱若兰嗤的一笑,道:“得啦!别给我灌迷汤啦,姊姊不吃这个。”

杨梦寰似亦从迷醉中清醒过来,只觉得脸上一热,挺身坐了起来。

朱若兰笑道:“我还认为你瘫在地上不会动了,原来你还可以坐起来。”

杨梦寰道:“还有一事,我该告诉姊姊,只是觉得很难启齿。”

朱若兰粉颊上笑容突敛,缓缓的说道:“什么事?很严重么?”

杨梦寰道:“是我们夫妇间的私事。”

朱若兰微微一笑道:“既然是你们夫妇间闺阃私事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7回 练武论情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