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31回 移魂大法

作者:卧龙生

杨梦寰对朱若兰替自己与赵小蝶撮合之事,甚难答复,只得道:“三日之后答复姊姊如何?”

朱若兰道:“太久了。”

杨梦寰道:“至少也要两天时间。”

朱若兰道:“你要仔细想个明白,别说出了心中又生出后悔之感。”

杨梦寰道:“这个小弟明白,姊姊还有什么吩咐么?”朱若兰道:“没有了,你去吧。”

杨梦寰欠身一礼,转身出门,直回到自己书房之中,随手掩上房门,也懒得再点火,盘膝而坐,运气调息。

他心有所思,难以静下心来,好不容易坐息片刻,天色已经大亮,当下站起身来,信步离室,直向庄外行去,他有了上次的经验,心中虽有所思,也是不敢大意,一边走一边留心着四下的动静。

突然间,一阵急促步履之声,传了过来。

抬头看去,只见赵小蝶衣袂飘飘,正在追赶一黑衣蒙面人。

杨梦寰身子一闪,隐到一株大树之后,暗道:这人青天白日之下,还蒙着面孔,不知是何用意,擒住他问个明白才是。

正待闪出身来相助,忽听娇叱一声,赵小蝶身子凌空而起,捷如鹰隼,扑了下来,那蒙面人奔行虽然很快,但仍是无法逃避开赵小蝶扑击之势,闷哼一声,被赵小蝶击中穴道,一跤摔倒地上。

杨梦寰闪身而出,道:“好俊的身法。”

赵小蝶微微一笑,道:“杨兄见笑了。”

杨梦寰伸出手去,拉开那人脸上黑布一瞧,登时为之一呆。

赵小蝶目光一掠杨梦寰,问道:“你认识他么?”

杨梦寰点点头道:“认识,他是……他是……”

赵小蝶微微一笑道:“既然相识,你们也该好好的谈谈,我还要到别处瞧瞧。”说罢、转身而去。

杨梦寰一掌拍活那人穴道,说道:“师兄怎会到此。”那人低声道:“一言难尽,我要找杨师弟,希望你能不念旧恶。助我救一个人,不料被那姑娘识认作姦细……”

杨梦寰道:“师兄既是有事要寻小弟,何不堂堂正正而来,为何要用黑布蒙在脸上?”

那大汉道:“师弟此刻名震江湖,天下武林同道,有谁不知师弟大名,如果我堂堂正正的登门造访,只怕难以得见师弟。”

杨梦寰心中暗道:我杨梦寰岂是这等人么,分明是有意搪塞。

但他为人忠厚,虽然心有所疑,也不当面揭穿,淡然一笑,道:“这也罢了,师兄适才言道,要小弟相助你救个人,不知是救那一个?”

那黑衣人道:“师弟已非昆仑门中人,小兄此来,只是想以私情相求。”

杨梦寰对那黑衣大汉抱拳一揖,道:“小弟出生昆仑门下,怎敢忘本,师兄有事但管吩咐,此地不是谈话之处,请入水月山庄一坐吧!”

这黑衣人正是昆仑派掌门人玉灵子门下首座弟子黄志英,昔年杨梦寰被玉灵子逐出门墙,不认他为昆仑门下弟子。

黄志英抬头望望天色,道:“好!师弟盛情,小兄就叨扰一次了。”

杨梦寰道:“自己师兄弟,这话未免是大客气了。”

黄志英道:“唉!师弟此刻天下闻名,如论在江湖上的声望,小兄固是难及万一,就是昆仑派也是难和师弟比拟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师兄言重了。”当先带路,直入水月山庄。沈霞琳正在庭院之中,瞥见杨梦寰和一个黑衣人并肩而来,急急迎上去。

杨梦寰笑道:“琳妹妹,还认得黄师兄么?”

沈霞琳打量黄志英一眼,急急说道:“怎么不认识,师兄你好啊!”说话之中,盈盈拜了下去。

黄志英急急还了一礼,道:“沈妹妹,小兄如何敢当。”沈霞琳道:“大师伯我见过了,我师父他老人家好么?”黄志英道:“慧真师叔很好。”

杨梦寰道:“掌门师尊好么?”

黄志英道:“小兄此来,就是为掌门师尊的事。”

杨梦寰停下脚步,道:“怎么一回事?”

黄志英道:“掌门师尊此番东来,带了小兄和另外三个弟子,在距离两百里外,突然失踪不见,小兄费时五日踏遍方圆数十里每一寸地方,始终找不到师尊和三位师弟。”

杨梦寰道:“有这等事吗?”

黄志英道:“小兄想来思去,除了找寻师弟之外,别无他途,因此,不揣冒昧,还望师弟不念旧恶,助小兄一臂之力。”

杨梦寰长长吁了一口气,道:“这件事当真是有些奇怪了。”

黄志英道:“如果简简单单的事,我也不敢来麻烦师弟了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师兄先请客室待茶,小弟还要细聆教益。”抱拳把黄志英让入厅中。

沈霞琳落后两步进门,手中已捧着香茗。

杨梦寰端起茶杯,道:“师兄请用茶。”

黄志英喝了一口,放下茶杯,道:“师弟可有空暇?”

杨梦寰道:“掌门师尊突然间行踪不明,小弟纵然无暇,也得去查个明白。”

黄志英心中似是甚急,起身说道:“不知几时可以动身?”杨梦寰道:“掌门师尊失踪,自是难怪师兄心中焦急,不过,节情已经发生,师兄急亦无用,此事恐非小弟一人力能所及,最好能和家岳商量一下。”

沈霞琳接口说道:“我去请李伯伯来。”转身出室而去。黄志英道:“李老前辈也在此地么?”

杨梦寰道:“百丈峰陶玉大败之后,武林中原有一段沉静时日,却不料陶玉勾结了天竺妖僧,数度侵犯水月山庄——”

说话之间,沈霞琳已带着李沧澜缓步而入。

杨梦寰,黄志英齐齐起身,长揖拜见。

李沧澜挥手说道:“你们请坐……”当先在一张大师椅上坐了下去,接道:“玉灵子剑术精绝,决非普通之人能够谋算,……”两道炯炯目光,逼注黄志英的脸上,接道:“可否把令师失踪的事,详尽述说一遍?”

黄志英略一沉吟,道:“晚辈随家师东来,问行中还有三位师弟,夜宿客栈,因一路奔走,那一夜晚辈甚觉困倦,醒来时,家师和三位师弟已经不见。”

李沧澜沉吟良久,才缓缓说道:“这样简单么?”

黄志英急道:“如若晚辈说的谎言,那就不会如此简单了。”

杨梦寰沉默不语,一切事似乎都要李沧澜去作主。

李沧澜望了黄志英一眼,缓缓说道:“事情确有些奇怪,以那玉灵子武功之高,竟然会无声无息的被人掳去么?”

这时,突见一个身着黑衣,足登多耳麻鞋的人,奔近厅门之处,急急说道:“有人来了。”来人正是川中四丑的老大。

杨梦寰霍然起身,直向庄外奔去。

抬头看去,只见一个灰袍中年和尚,直向水月山庄行来。杨梦寰缓步迎了上去,道:“大师有何贵干?”

那和尚打量了杨梦寰一眼道:“求见朱若兰姑娘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在下杨梦寰,什么事告诉我也是一样。”

那和尚打量了杨梦寰一阵,道:“你是杨梦寰?”

杨梦寰道:“不错,大师父来自何处?”

那和尚摇摇头道:“在下奉命而来,不便多言,这里有绘图一幅,敬请转交朱若兰姑娘,要她按时赴约。”

说罢,探手从怀中摸出一幅白绢,丢在地上,转身而去。杨梦寰拾起白绢,只见绢上画着一座突起的高山,山下有一道小溪,山腰、山根,都长满了古松,但山顶之上,却是一片平阔之地,写道“不见不散”四个小字。

瞧过绢上图画,再抬头瞧那和尚,却是早已走得不见。

那和尚既是指明了要给朱若兰,杨梦寰自是无法作得主意,拿起了白绢,直奔朱若兰的闺房。

朱若兰正在和赵小蝶对坐轻谈,看杨梦寰行了进来,齐齐起身相迎。

杨梦寰道:“姊姊隐息天机行府时,清闲逍遥,但一出现江湖哄动四海,麻烦也接踵而至。”

朱若兰道:“什么事啊?”口中说话,两眼却盯注了杨梦寰手中的白绢。

杨梦寰缓缓把白绢递了过去,道:“姊姊自己瞧吧!”

朱若兰接过白绢瞧了遍:道,“有人约我在图上所示的山峰相见,旁侧既有说明,那是不难找了……”语声微微一顿,又道:“什么人送来的?”

杨梦寰道:“一个和尚,看样子又是天竺僧人。”

朱若兰点点头,道:“也许他们来了主脑人物,我去会会他们也好。”

赵小蝶道:“姊姊一个人之力,武功再好,也是双拳难敌人多,小妹和你同行如何?”

朱若兰略一沉吟,道:“你带来了很多助手,只要不是陶玉亲来,防守此地,那是绰绰有余了……”目光转到杨梦寰的脸上,道:“你去告诉令岳,小蝶妹妹带来的花娥,全都听命于他,要他小心防守水月山庄,任何事情,都等我们回来之后再作决定,琳妹妹留此助他,我和小蝶妹妹在庄外等你。”

杨梦寰应了一声,转身出室而去,告诉沈霞琳好好招待黄志英,暂时不要他离开,并代为转告李沧澜,简略收拾了一下,带上宝剑出庄而去。

到达庄外,朱若兰已和赵小蝶先在等候。

三人一起上道,按图索骥,急急赴约而去。

半夜紧赶,二更时分已找到山峰之下。

此际明月在天,光洁如水,朱若兰道:“杨兄弟存峰膘等候,如若有变,也好接应。”牵着赵小蝶联决登上峰顶,只见八九个黑衣和尚,演七竖八的躺在峰顶之上。

朱若兰对来自天竺的奇诡武功,并无丝毫轻视之意,陡然停下了脚步,四下瞧了一阵,说道:“小蝶,天竺武功,奇中蕴正,而且异法奇术,非我中土可比,你要小心一些,不可大意。”

赵小蝶道:“小妹记下了。”

朱若兰两道目光,缓缓由躺在地上的和尚脸上扫过,道:“小蝶,你说这些人是死的还是活的?”

赵小蝶道:“我瞧瞧看。”伏下身子,伸出右手,按在一个和尚的口鼻之上,良久之后,才摇头说道:“奇怪呀!”

朱若兰道:“什么事?”

赵小蝶道:“我瞧他们不像死人,可是气息似是已经绝了。”

朱若兰四顾了一眼,道:“他们应该都是活的才对……”赵小蝶接道:“既是活的,何以竟然装死?”

朱若兰道:“如果咱们能够下得狠心,借此机会下手,点了他们的死穴,他们如想活回来,那就是大难之事了。”

赵小蝶摇摇头,道:“兰姊姊说得甚是,不过小妹自信,任何装作死去的人,也不易逃过小妹的查看,但这些和尚,不但气息已绝,心脏也停止跳动了。”

朱若兰飞起一脚,踢在一个和尚身上,那和尚被踢,连翻了七个浚,仍然是僵直而卧,动也未动一下,不禁心中也动起疑来,暗道,难道这些人当真是死了不成,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啊。

但闻赵小蝶说道: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他们约咱们来此,消息泄露,被人先行赶来,在这峰顶之上,设下埋伏,出手伤了这几个和尚……”

朱若兰道:“不对。”

赵小蝶道:“为什么?”

朱若兰道:“如是他们为人所伤,怎的不见一处伤痕呢?”赵小蝶道:“也许他们和我们一般心意,出手点了这些和尚的死穴。”

朱若兰道:“不论他们是死是活,咱们既然来了,总该等等那约咱们来此之人。”

赵小蝶道:“如果就是这些和尚呢?”

朱若兰摇摇头,道:“就是他们真的是死人,但每人衣着,颜色,都是下样,自然是身份一般,决不是那约咱们来此的人。”

赵小蝶心中虽然不赞同,但却不敢出言反驳,举步向峰顶正中行去,一面说道:“借此刻时光,小妹瞧瞧这峰顶之上,是否可以设伏。”

朱若兰点点头,道:“瞧仔细一些,咱们不能有丝毫大意。”赵小蝶这些年来,在江湖之上游荡,对江湖的风险,早已了然甚深,和昔年初出百花谷时的惜然天真,已是大不相同。

她绕着山峰边缘,走了一周,不见有埋伏之人,才缓缓走了回来,道:“姊姊,就是这几个和尚,江湖上阴险鬼诈,无所不有,小妹之见,那首脑之人,可能就在这几人当中。”

朱若兰微微一笑,道:“这些年来,你变的比姊姊还要强些了,这见解,确实高人一等,咱们仔细查查这些黑衣和尚,有没有可疑人物。”

赵小蝶道:“不用查了。”

朱若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1回 移魂大法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