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32回 天竺怪僧

作者:卧龙生

杨梦寰心知她的用心,无非是希望自己瞧的清楚一些。转脸望去,果见三个黑衣大汉.鱼贯而来。

赵小蝶故意装作不敢瞧看三人,垂下头去,站在道旁。

如是她一直走了过去,也许还引不起三个黑衣人的注意,这一停下,反而使那三个黑衣人留上了心。

只听其中一人叽哩咕噜的说了两句话,三个人一齐停了下来。

赵小蝶打量了一下四周形势,突然举步向前行去。

三个黑衣人突然打了一声呼哨,疾快的散布开去,团团把赵小蝶团了起来。

赵小蝶缓缓把右手伸入了竹篮之中,道:“你们三人好像都到了该死的时辰了!”

三个黑衣人,两个不知她些什么,相顾大笑,但居左一人,却用着中国言语道:“你这丫头骂那个该死?”

右面一人突然伸手向赵小蝶手腕之上抓去,那居中一人,却伸手在抓赵小蝶的竹篮。

那居左一人,听懂了赵小蝶的话,似较持重,竟是未肯出手轻薄。

赵小蝶冷笔一声,疾快的一转娇躯,巧妙绝伦的闪到了那居中黑衣大汉的身后。

只听那人冷哼一声,一跤跌摔在地上。

居右一人微微一怔,伸手向同伴抓去。

赵小蝶右手一招,道:“你也跟他去吧……”

寒芒一闪,电射雷奔,击中那人前心,尸体一晃而倒!

那居左一人看出苗头不对,突然转身向前跑去。

赵小蝶道:“站住。”右手连扬,两道寒芒飞出,那人突然一屈双膝,跪了下去。

杨梦寰见赵小蝶一击得手,飞身一跃而出道;“姑娘好利害的暗器……”

赵小蝶微微一笑,道:“这几年来,我虽然在江湖上游荡,丢下了武功,但却练成了一种暗器。”

杨梦寰道:“什么暗器?”

赵小蝶道:“是几支短剑。”伸手掀开竹篮。

杨梦寰凝目望去,只见那竹篮中,并放着几把寒光闪烁十分锋利的短剑。

只见赵小蝶伸出纤纤的玉指,从两个死去大汉身上,各拔出一支短剑,就着他们的衣服.抹去血迹,入入竹篮中,低声说道:“有劳杨兄,把这些人的尸体放入草丛中去。”

杨梦寰应了一声,抓起两人尸体,投入草丛之中。

这时.那跪在地上之人,突然身子摇了两摇、倒在地上死去。

赵小蝶缓缓走到那人身侧,探手从他双膝之上,拔出短剑,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这人在三人之中,较为老实一些,我原想留下他一条活口,想不到他竟然也死了。”

杨梦寰看那人所中短剑,虽是双膝弯节更害,但尚不致死去,如今竟然死去,定然是自绝而亡。

赵小蝶抓起那人尸体,投入草丛之中.举手时杨梦寰招了一招,缓步向前走去。

杨梦寰随在赵小蝶的身后,行到一座悬崖下大松之旁。

赵小蝶坐了下去,拍拍草地.道:“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吧!”杨梦寰依言坐下,道,“你的暗器手法,有异于常人,出手如雷奔电闪,实是无法让避。”

赵小蝶:“你可是觉得出手太毒辣一些么?”

杨梦寰道:“就目下咱们的处境而论,实是不得不施用毒手。”

赵小蝶:“这是兰姊姊的命令,她说天竺国大批高手,涌来此地,咱们不用手下留情。光杀他们一些,使他们全生畏惧,再作计议。”

杨梦寰气:“正该如此。”

赵小蝶微微一笑,道:“你看我的暗器手法如何?”

杨梦寰道:“迥异寻常,别具一格。”

赵小蝶道:“我已经下了很多年的工夫,这次才出手施用,虽是以暗器手法投出短剑,但个个却别有着一种驭剑的真力,以你功力,也可运用此种手法卜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我自知才慧定力,都难及得兰姊姊,就算穷尽毕生精力,也无法在武功上超过兰姊姊了,因此别走蹊径,我要在暗器上独创一格,使之流传后世。”

杨梦寰心中暗道:看来她是成热多了,已知谦虚之心,口中却说道:“你和兰姊姊各有所长,秋色平分……”

赵小蝶接道:“我如何能和兰姊姊比呢?她是金枝玉叶之躯,才悲冠绝一代,我只配作她的丫头罢了。”

杨梦寰微微一笑,道:“姑娘不用如此,据我所知,兰姊姊不但对你很好,而且她对你的期望很大,你不要辜负她一番用心才是。”

赵小蝶抬起头.望了杨梦寰一眼,幽幽说道:“过去我年纪小,有些糊涂,塑造出一个多情仙子,在江湖上胡作非为,唉!如今年纪这样大了,如何还能这样糊涂呢?我要全力报效兰姊姊,妈妈遗言,我这作女儿的岂能不听。”

杨梦寰道:“那很好,就目卜江湖情势而论,除非你和那朱姑娘合力同心,才能维持武林中的平静局面。”

赵小蝶道:“你也很重要。”

杨梦寰道:“附随骥尾,全力以赴。”

突闻嗤的一声娇笑,传了过来,道:“不用这样客气。”

杨梦寰转头望,只见朱若兰面带微笑,站在七八尺外。

她轻功卓绝,已到炉火纯青之境,两人竟然不知她几时赶到。

赵小蝶起身一礼,道:“兰姊姊,适才我杀了三个天竺国人。”

朱若兰道:“不要紧,姊姊已杀了七个人,这次咱们多杀他几个人,先挫挫他们的锐气。”

赵小蝶道:“姊姊可知道他们来了好多人么?”

朱若兰摇摇头,道:“这个我也不清楚了,不过,他们的耳目很灵敏,显然有中原武林人物,居中相助。”

杨梦寰道:“那定是陶玉的人了!”

朱若兰道:“大概是了,他自知目下处境危恶,必得设法使咱们无暇兼顾于他,引得天竺人和咱们作对,他可借机会喘息一阵,再研究也无秘笈和武功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又道:“不过,他又少算了一件事。”

杨梦寰道:“什么事?”

朱若兰道:“如是他和那天竺国师结为一体,合力对付咱们,只怕是一件很麻烦的事了,他想借人作盾,以求喘息,却正好授咱们以各个击破的机会。”

杨梦寰豪气忽生,说道:“击败天竺大国师后咱们再一鼓作气,追杀陶玉。”

朱若兰突然举手一挥,道:“快快藏起来。”

杨梦寰四顾一下,匆匆闪入一座大岩石之后。

朱若兰却一提真气,“纵身而起,飞上一株巨松,隐于枝叶茂密之处。

三人刚刚藏好身子,耳际已响起了衣袂飘风之声,四个黑衣大汉,疾奔而至。

只见那四个黑衣大汉,行色匆忙的回顾了一阵.又转身退了回去。

赵小蝶和杨梦寰同隐在一座大石之后,低声问道:“杨兄,他们怎么来了又去,是何用心?”

杨梦寰道:“这个在下也不明白,也许这几人是开道的先锋。”

赵小蝶道:“那是说,后面还有人来了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大约如此。”

赵小蝶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但愿早些遇见那大国师,决战一场,也好早些了去这个心愿,全心全力的去对付陶玉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咱们已经布置好了么?”

赵小蝶道:“还没有布置。”

杨梦寰微微一怔,道:“兰姊姊不是说要设法调集人手,一举尽歼天竺来人么?”

赵小蝶道:“话虽如此,但对方来的太快,兰姊姊的属下,远在天机石府,我的十二花娥又在水月山庄,调集人手,岂是易事,因此,我想遇上那大国师后,不待兰姊姊出手,我单独和他决战一场.如能侥幸胜了那大国师,也不用这样麻烦了。”

杨梦寰道:“综观近日情势,那大国师似非弱手,如是你万一胜他不了呢?”

赵小蝶道:“我如伤在他的手中,他亦将累的筋疲力尽,那时,再有兰姊姊或你出手,就不难对他了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在下只怕是力所难及,兰姊姊如肯出手,自是不难伤他,不过这其间有两个死结,只怕是难以解决。”

赵小蝶道:“什么死结?”

杨梦寰道:“兰姊姊决不会同意你未谋而动的冒险办法此事不能让她知道……”

赵小蝶道:“我如死伤在那大国师的手下,难道她真的不管么?”

杨梦寰道:“问题也就在此了,那大国师一旦临敌,必有很多天竺高手随行相护,你如伤在那大国师的手中,兰姊姊纵然出手,难道那大国师岂肯再以疲累之身,和兰姊姊再行拼斗么?”

赵小蝶道:“不错,这倒是一个难题,看来我这一战,只许胜不能败了……”

突然顿住,侧耳听了一阵,道:“有人来了。”

杨梦寰探头看去,只见两个灰和尚,抬着一张软藤子编成的软榻,软榻上坐着一个身着黄色袈裟的和尚,闭着双目,双手分放在两膝之卜,似是在静息养神。

赵小蝶道:“这人派头很大,大约是那国师了。”

杨梦寰道:“我瞧有些不像。”

赵小蝶道:“为什么?”

杨梦寰道:“那大国师怎么这样年轻?”

赵小蝶仔细瞧了一阵,果然觉着那软榻上身披黄色袈裟的和尚,看上去,只不过三十左右。

两人谈话之间,突见那软榻停了下来,那身披袈裟的和尚,转目一顾杨梦寰停身之地,冷冷说道:“什么人?”

杨梦寰听他吐字清晰,毫无番音,心中甚感奇怪.暗道:江湖上尽多奇行怪僻的人,这人也许不是天竺国的和尚。

赵小蝶低声说道:“这人耳目很灵,他既然知道了,为什么不出去瞧瞧他?”

杨梦寰点点头,站起身子一抱拳,道:“大师……”

下面的话还未说出口,骤见那坐在软榻上的和尚右手一扬,一串白芒,疾向杨梦寰打了过去。

来势猛恶.带起了轻轻的啸风之声。

杨梦寰身子一侧,急急又隐入大石之后。

只听一阵劈劈啪啪之声,一串白了尽击在杨梦寰身后的一块青色大岩石上。

白色的佛珠、深嵌在石中,那暗器明明一串飞来,但外面看去,只见一颗。原来.那佛珠一线飞来,颗颗相接,深入石中。

赵小蝶道:“这人腕力惊人,非同小可.你和他动手之时,可要小心一些。”

杨梦寰点点头,脱去了那身白色外衣,无常白帽,暗中提气,陡然一跃,横变飞出八尺,站在一块大石之上。

转眼望去.只见那披黄色袈裟的和尚.仍然端坐在软塌之上,闭目而坐,神定气问,似是刚才那串佛珠,全然和他无关一般。

杨梦寰暗中提气戒备,缓步向前行去,口中冷冷说道:“阁下什么人?”

那和尚仍然闭目而坐,恍如未闻。

杨梦寰冷笑一声,说道:“阁下不用装模作样,在下听你口音,似是中上人氏、”

那和尚缓缓睁开眼睛,淡淡一笑,道:“你能避开我的佛珠一击,足见武功不错了,先说说你的身份吧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大丈夫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区区杨梦寰。”那和尚陡然转过脸来,双目神光逼注在杨梦寰的脸上,道:“阁下就是杨梦寰?”

杨梦寰道:“不错,大师如何称呼?”

那和尚缓缓说道:“你认识朱若兰?”

杨梦寰道:“认识,大师何以问起朱姑娘?”

那和尚冷厉的说道:“我问你是否认识她?”

杨梦寰凝神戒备,怒声反问道:“我问你来自何处?”

那和尚冷笑一声,道:“贫僧来自天竺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区区认识那朱姑娘。”

那和尚脸上突然泛现出一股喜气,但不过一转眼间,又恢复镇静之色,淡淡问道:“那朱姑娘现在何处?”

杨梦寰道:“阁下可是那天竺国的大国师么?”

那和尚摇摇头道:“贫僧不是。”

杨梦寰吃了一惊,暗道:这和尚武功如此高强,仍然不是那大国师,这么看来那大国师武功犹过此人了。

心中念转,口中却缓缓说道:“大师认得那大国师么?”

那和尚冷笑一声.道:“咱们各答一句,那是谁也不吃亏了,但阁下已经问了两句。”

杨梦寰心中暗道:这和尚生性倔强,想从他引出内情,非得和他舌战一场不可,当下说道:“那朱姑娘就在此地。”

那和尚抬头四顾了一眼,道:“茫茫云山,玉人何处!”

杨梦寰道:“那大国师息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2回 天竺怪僧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