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33回 国师伪死

作者:卧龙生

只见大厅中放着一座云榻,上面端坐着一个面如古铜,身躯肥胖的和尚。

那大汉向后退了两步,沉声说道:“阁下见过大国师,怎不大礼参拜!”

朱若兰道:“那一位是大国师?”目光流转,满室搜望。

那肥胖的和尚冷笑一声,道:“本座便是。”这几个字说的十分生硬,显是此人甚少到过中原。

朱若兰目光凝注在那和尚脸上,缓缓说道:“在下奉朱姑娘之命……”

那和尚喜道:“那朱姑娘已知本座为她跋涉万里而来,可是遣你来约我相见么?”

他说的十分吃力,几乎是一字一句,结结巴巴,才算把话说完。

朱昔兰暗自笑道:也不拿镜子照照你那讨尊容,口中却缓缓说道:“朱姑娘肯不肯和你见面,现还是未定之人,你不用太高兴。”

那和尚脸色一,变,突然举手拍了两掌。

掌声哺落,瞥见四个身着灰袍的和尚,缓缓自大厅一角中走了过来。

每一个和尚,手中部捧着玉盒。

朱若兰心中暗道:这和尚不知要闹什么鬼。

付思之间,瞥见一个青衣少年,随在四憎之后缓缓走了出来,道:“这是咱们大国师送给姑娘的礼物。”

朱若兰望了那四个玉盒一眼,暗道:不知那盒中放的什么?当下说道:“我先瞧瞧如何?”

那青友人用天竺语言,叽哩咕噜和那和尚谈了一阵,转向朱若兰:“大国师允许你开开眼界,但却不许妄动。”

朱若兰心中暗笑,口里却应道:“朱姑娘见识广博,收罗有无数奇珍占玩,只怕未必能看得上你们送来的东西。”那青衣少年用天竺语,喝令四个初尚打开玉盒。

朱若兰凝目望去,只见那第一个玉盒之中,放一块翡翠雕刻的碧马,晶莹透明,翠光耀目,以来若兰见识虽广,亦未见过这样的好翠,心中暗道:这和尚不知在那里收到了这样一块好翠。

目光转到第二个玉盒之中,只见盒中放着两颗宝光四射的珠子。

朱若兰暗道:这珠子色泽异常,大约是夜明珠一类的珍奇之物。

目光转到第三个玉盒之上,只见盒中放着一幅绢画,那画绢端放玉盒之中,也无法瞧出画的什么。

再瞧第四个玉盒,只见盒中放着一把金色的小剑:剑鞘上满镶宝石。

朱若兰心中暗道:这金色小剑,不知有何大用,当非一般的小剑可比。

那青夜少年微微一笑,道:“久闻那朱姑娘聪慧绝世,容貌如花,她如见得这四色礼品,必能识其珍贵,如其妙用,须知这玉盒之中四色礼物,件件都是罕世奇宝,价值连城……”

朱若兰冷冷接道:“据我所知,我家姑娘,未必就会喜欢这些礼品。”

青衣人笑道:“你一个小厮知晓什么,见着你家姑娘,据实而言所见就是。”

目光转向四僧脸上,叽哩咕噜说了数言,四周灰衣和尚合上玉盒,转回内室之中。

朱若兰目注那青衣人,道:“有劳转告大师,在下就此告辞,见到我家姑娘时,自会尽告所见,但她是否见你家大国师,那还无法决定。”言罢,转身向外行去。

只听那青衣人说道:“站住!”

随着那喝声,人影一闪,一个黑衣和尚,横身拦住了朱若兰的去路。

朱若兰屈指一弹,一缕尖风过处,正击中那黑衣和尚右手脉穴。

那和尚突然全身一麻,骇然向后退出八尺多远。

朱若兰一击中敌,不待群僧再攻出手,立时一提真气,跌上屋面。

那青衣人高声喝道:“快些给我拿下。”但见人影连闪,七八个和尚,四下跃上屋面。

朱若兰去势如风,待群僧跃上屋面,已走的踪影不见。

那青衣人紧随群僧追出厅门,那里有朱若兰的踪影,查看那受伤的和尚,穴脉伤的很重,手腕肿大,一条右臂已是无法伸动。青衣人带着那黑衣和尚,直行到禅榻之前。

那大国师果是有着过人之能,瞧了那和尚一眼,伸手在伤处一阵扭动,那和尚伤势立刻大见好转。

且说朱若兰奔行如风,一口气奔出六七里路,回首不见追兵,才放缓脚步而行。

她为人细心,隐身暗处,查看了许久,确然不见有人追来,才回到约定的山谷之中。

只见杨梦寰、赵小蝶和黄衣和尚,一排坐在一处山岩之下的草地上。

赵小蝶起身笑道:“姊姊口来了,会着那大国师么?”

朱若兰神色严肃,缓缓坐了下去道:“会着了。”

赵小蝶道:“姊姊可是和他交过了手。”

朱若兰望了那黄衣和尚一眼,反问道:“你们可问出这和尚的口供么?”

赵小蝶道:“姊姊去后,我们就未多问他。”

朱若兰道:“敌势很强,不出奇策绝难制胜……”目光一掠杨梦寰道:“杨兄弟,点了他的晕穴吧!”

杨梦寰应声出乎,点了那黄衣和尚的晕穴,朱若兰才理一下鬓边散发,接道:“据姊姊默察敌势,决非咱们三人应付得了,只有设法一举击杀了那大国师,使对方领导无人,全局混乱,咱们再乘饥搏杀他们几个重要人物,或可一鼓作气,消灭祸患。”

赵小蝶道:“姊姊之意,可是说那大国师武功很强么?”

朱若兰望望那身披黄色袈裟的和尚,道:“我虽未和那人国师动手过招,但咱门可从这和尚身手上。推想出那大国师的武功,决不在我等之下。”

赵小蝶道:“准备用什么方法,一举间杀死那大国师”?

朱若兰两道目光转注到杨梦寰的脸上,道:“杨兄弟,有何良策?”

杨梦寰道:“姊姊可是想暗施袭击么?”

朱若兰道:“他一有行动,前呼后拥,想暗中算计于他,决非容易的事,此计不通。”

杨梦寰道:“不用暗袭,只有和他们明斗了。”

朱若兰道:“敌势强大,明斗是必败无疑。”

杨梦寰道:“这个小弟就想不出了,明战、暗袭,均难行通,那要如何才行。”

朱若兰道:“姊姊要单独约晤那大国师,觅机出手,你们两个埋伏暗处,如是我一击得手,咱们合力克敌,借机会再伤他们几人,也许可一举击溃天竺来人,如是姊姊不幸失手,你们立刻先行撤走,不用管我……”

赵小蝶道:“这个如何可以。”

朱若兰道:“如是姊姊一击之下,不能伤了那大国师,妹妹阳杨兄弟一齐出手,也未必能够胜他,你们撤走之后,我心中再无顾虑,亦可放手和他一战。”

赵小蝶道:“姊姊一人之力,如何能抗拒他们围攻,小妹和杨兄弟,虽然不济,但总可稍助姊姊一臂之力。”

朱若兰道:“不要争辩了,照我的话去做。”

赵小蝶轻轻叹息一声,不再多言。

杨梦寰道:“好吧!姊姊先把计划情形告诉小弟,我们也好酌情……”

朱若兰道:“不用酌情自决,一切都要听我的话做,这悬岩山壁之上,有一座石洞,你们隐在那石岩之后。可一目了然全谷景物,如是我一击得手,你们立刻下谷助战,如是一击不中,你们就走。”

赵小蝶道:“我们在那里相见?”

朱若兰道:“我们在水月山庄。”

杨梦寰道:“留姊姊一人在此么?”

朱著兰道:“我如是一击不中,自会设法回水月山庄,你们在家中等我。”

杨梦寰无可奈何的说道:“好吧,我们一切悉遵姊姊之命就是。”

赵小蝶望了那身披袈裟的和尚一眼,道:“姊姊,这和尚要怎么办他?”

朱若兰道:“带他回水月山庄,也许以后还要借重于他。”

赵小蝶道:“可要废了他的武功。”

朱若兰道:“暂时不用……”倾耳听了一阵又道:“有人来了。”

赵小蝶霍然站起身子,纵身一跃,飞起了两三丈高,足踏崖间山石一借力,斜里飞出数丈。

只见她娇躯又是一闪,人已隐失不见。

赵小蝶隐身在一株松树之上,凝目望去,只见一个青衣劲装的佩剑大汉由一株树上跳落下来,缓步直行过来。

赵小蝶暗提真气,待那人行近,突然疾跃而下,直向那佩剑大汉扑去。

那大汉粹不及防,前胸先着了赵小蝶的劈空掌力,紧接着又被赵小蝶点中了穴道。

她出手迅速,那大汉连哼也未哼一声,就被她掌击指点,重创手下。

赵小蝶又点了那大汉几处要穴,把他藏在草丛中,缓步走了回去。

朱若兰道:“来人是何许人物?”

赵小蝶道:“身着青衫,背插长剑,看来也不像重要人。”

朱若兰道:“你杀了他?”

赵小蝶道:“没有,我点了他的穴道,如是四个时辰不解,即将气绝而死。”

朱若兰点点头道:“那很好,你们也该去藏起来了,不论我遇上一个何等凶险,未得我招呼,都不许出手相助。”

赵小蝶道:“这个……”

朱若兰接道:“不要说啦!快些去吧。”

赵小蝶、杨梦寰都不敢再言,站起身子,向峰上攀去。

朱若兰目睹两人登上峰腰,行到溪水旁边,水中映出一个美丽绝伦的影子。

她理一理头上的宫譬,轻轻叹息一声,缓步走到山崖下一片空阔之地,背倚石壁而立,脸上是一片淡淡的幽苦。

不知过去了多少时间,突闻细乐之声,传了过来。

朱若兰抬头看去,只见那大国师身披红色袈裟,在四个灰衣僧侣护卫之下,缓步行了过来。

运足目力望去,只见这峡谷口处,人影闪动,乐声隐隐从谷中传了过来。

朱若兰心中暗自骂道:“臭和尚架子倒是很大啊!”

忖思之间,四个灰衣僧人,已经护着大国师行到身前。

朱若兰目光一转,只见那大国师身高八尺以上,双目神光炯炯逼人,盯注在朱若兰脸上瞧了一阵,突然举手一挥。

四个灰衣僧侣,齐齐向后退去,一排并立在大国师的身后。

朱若兰暗中提聚真气,冷冷说道:“你就是那天竺大国师么?”

那身披袈裟的和尚合掌当胸,说道:“贫僧智光。”简简单单四个字,说的十分吃力。

朱若兰道:“听说你要找我?”

智光大师道:“不错啊!你是朱若兰朱姑娘了。”

朱若兰不答他的问活,却反口问道:“你找我有何见教?”

智光大师似是无能回答朱若兰的问话,回顾身后最右侧

一个弟子一眼。

那灰衣僧侣欠身前行一步,说道:“敝国师为了要来中原会晤朱姑娘,特地学讲中原方言,但因时间太过急促,所学不多,姑娘有什么事,贫僧代为回答就是。”

朱若兰冷冷说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那灰衣和尚道:“贫僧法号心善。”

朱若兰道:“你助纣为虐,为何不改名字,如你叫心恶,倒还名符其实一些。”

心善道:“姑娘说笑话了。”

朱若兰道:“谁和你说笑话了,我说的句句实言。”

心善回头望去,只见智光双目杀机闪动,不禁心头骇然,急急转望着朱若兰道:“朱姑娘,敝国师对姑娘心仪已久……”

朱若兰冷冷接道:“住口,谁要和你说话了?”

心善大师回过头去,叽哩咕噜和那大国师说了几句话,缓缓向后退去。

朱若兰心中暗道:这和尚怎的退了回去,难道他适才用天竺言语挑起那大国师的怒火,要他先行下手不成。

心中猜疑不定,双目却盯住在那大国师身上,只要他稍有举动,自己立刻抢光出手。

只见那大国师举手一招,四个灰衣和尚,由谷口之处,急急奔了过来。

每人手中,都抱着一个玉盒。

在四个灰衣和尚之后,紧随着一个青衣少年,手中握着一把折扇。

朱若兰一眼之下,已认出青衣少年正是适才在那大宅院中的青衣人,不觉多瞧了他两眼。

只见他面色惨白,不见血色,远远看去,甚是年轻,其实年岁不小。

朱着兰心中忖道:这人不似天竺人氏,却甘心为异族人所奴役,而且身居要位,这大国师所作所为,只怕都是其人居中策划,饶他不得……

心念转动之间,那青衣人已然行近那大国师的身前,低言数语。

那大国师一面点头,二面向后退了一丈多远。

青衣人张开折扇,扇了两下,向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3回 国师伪死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