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35回 事急联手

作者:卧龙生

王寒湘尴尬一笑,道:“王某只是奉命而来,如得姑娘赐允,那是最好,万一姑娘不愿我等相助,在下亦只好据实回报敝帮主了。”

杨梦寰突然拱手说道:“王老前辈。”

王寒湘急急还了一礼,说道:“不敢会,杨大侠有何见教?”杨梦寰道:“在下心中有件事,一直想不明白,倒要请教老前辈了。”

王寒湘道:“除了敝帮中不能泄露的机密大事之外,王某是知无不言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在下问的是王老前辈的私衷。”

王寒湘略一沉吟,道:“杨大侠问那一方面?”

杨梦寰道:“王老前辈,在武林成名已久,昔年家岳曾慕名相邀,入天龙帮中,委以五旗坛主之首的要职,那时陶玉不过是天龙帮中一名香主,想不到数年之后,老前辈竟然又作了陶玉的属下。”

王寒湘先是一怔,继而淡淡一笑,道:“一个人的才慧、天赋不同,其成就亦是不同,数年前敝帮主固然是天龙帮的一名香主,但如论他此刻的成就,却又非在下所及了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只此而已么?”

王寒湘似是有着难言之苦,淡淡一笑道:“敝帮主能使我王某倾心相从,自然是有着令人敬服之处了。”

赵小蝶冷冷说道:“杨兄,不用对牛弹琴了,他甘心为陶玉所用,只怕是情非得已。”

王寒湘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敝帮主还等着在下的回信,朱姑娘如何决定还望示知。”

朱若兰缓缓说道:“你要那陶玉亲来见我,再谈合作的事。”

王寒湘道:“就此一言为定,在下立刻回报敝帮主。”

朱若兰望了赵小蝶一眼,道:“解开他的穴道。”

赵小蝶应了一声,挥手在王寒湘的身上,连拍了四掌。

王寒湘穴道解开,抱拳一礼,道:“多谢朱姑娘。”转身疾奔而去。

赵小蝶望着王寒湘背影逐渐的消失不见,低声问道:“兰姊姊,那陶玉为什么要来帮助我们?”

朱若兰道:“天竺和尚,突然在中原出现,大出我意料之外,这一次咱们虽非一败涂地,但已陷于危险之境,再错一着,只怕要全军覆亡,我得好好想想才行。”言罢,闭上双目。

赵小蝶、杨梦寰不敢惊扰于她,悄然向谷口行去,行出数丈,赵小蝶忽然低声问道:“你瞧兰姊姊会不会和陶玉合作?”

杨梦寰心中暗道:如是兰姊姊不肯,就算那陶玉苦苦恳求,也决然不会和他合作,但此刻她伤势未愈,处境险恶无比,如何决定那就难以预料了。心中念转,口中却缓缓说道:“兰姊姊谙熟谋略,肯不肯和陶玉合作,在下如何能够料到。”

赵小蝶:“如是兰姊姊不和陶玉合作,那就罢了,如是和陶玉合作,我就求你一件事。”杨梦寰道:“什么事啊?”

赵小蝶道:“如兰姊姊决定和陶玉合力对付那天竺和尚,那也不过是一时的权宜之计,那陶玉的阴毒,狡猾,实在那天竺和尚之上,因此,咱们胜过那天竺和尚之后,你要和我合力一举把陶玉搏杀。这些年来,他武功大进,我一人之力,只怕已经非他之敌了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好吧!到时见机而作,我想那陶玉必已有准备,只怕不会给咱们杀他的机会。”

赵小蝶道:“不论成败,咱们也得出手一试,陶玉隐在暗处,和咱们作对,而且他武功愈来愈高,心地越来越毒,留他活在世上,不但我等多一个心腹之患,亦非武林之福。”

谈话之间,已到谷口所在。

杨梦寰仰起脸来,长长吁了一口气,道:“在下数年来,历经无数凶险,几经生死之劫,但我从未觉到人手单薄,此刻却有势孤力单之感了。”

赵小蝶道:“那是你担心兰姊姊的伤势,心中有着顾此失彼的顾虑,才有此感是么?”

杨梦寰点点头,道:“大概是不错了。”

赵小蝶道:“我也很担心兰姊姊的伤势,不过,我相信兰姊姊吉人天相,不会有何凶险。”

杨梦寰道:“但愿一切如赵姑娘预料才好。”

赵小蝶道:“又有人来了。”

杨梦寰抬目望去,果见一团人影,疾向谷口之处奔来。

赵小蝶拉着杨梦寰一闪身子,隐入了一块大石之后。

只见那人形行到谷口之后,突然停下身来,不住向谷中探望。他似是早知谷中有人,竟不敢冒然闯入。

杨梦寰身子被赵小蝶挡了起来,无法瞧到外面景物,但觉那人早该到了谷口,何以不见进入谷来,忍不住问道:“来人可是已经过去了么?”

赵小蝶道:“这人鬼鬼祟祟,在谷口处徘徊探望,却又不敢进入谷中。”

杨梦寰道:“什么样子?”

赵小蝶道:“个子矮小,身着黑衣。”

杨梦寰心中一动,道:“我去问他一声。”纵身而出。

那黑衣人见到杨梦寰时,放步行了过来,一面说道:“杨师弟……”

杨梦寰已听出是童淑贞的声音,接道:“是童师姊么?”

童淑贞一面点头,一面闪入谷中,道:“正是愚姊,朱姑娘受了伤么?”

杨梦寰道:“不错,师姊如何知道?”

童淑贞道:“我一直混在陶玉手下,陶玉属下众多,我又十分小心,这些时日中,总算未曾被他发觉。”

杨梦寰道:“陶玉为人精明,师姊长期混在虎口,只怕不是良策……”

童淑贞道:“此刻无暇谈论这些事,我冒险来此,告诉你一件重大消息。”

赵小蝶接口说道:“什么消息?”

童淑贞回顾了赵小蝶一眼,道:“赵姑娘也在此地,那是最好不过,陶玉可曾派那王寒湘来过此地么?”

赵小蝶道:“来过了。”

童淑贞道:“那就是了,陶玉已知朱姑娘受伤的事,决心乘人之危,要亲率高手,准备来生擒朱姑娘……”

赵小蝶冷笑一声,接道:“怎么样?我就知道那陶玉为人恶毒,决不是真心和咱们合作,果然是派那玉寒湘探道而来。”

童淑贞道:“我此来原想留此相助,但赵姑娘在此,用不到我助拳了,你们多多珍重,我要去了。”转身向谷外行去。

杨梦寰急急说道:“师姊留步。”

童淑贞缓缓回过身来,道:“师弟还有什么话说?”

杨梦寰大步行到室淑贞的身侧,低声说道:“朱姑娘确实受了重伤,既要拒挡那天竺和尚,又要对付陶玉,赵姑娘武功虽然高强,但却有顾此失彼之忧……”

童淑贞道:“这些事我早就知道,你想要我作什么?只管吩咐就是。”

杨梦寰道:“有劳姊姊到水月山庄一行。”

童淑贞道:“朱姑娘、赵姑娘,都在此地,回‘水月山庄’请那一个呢?”

杨梦寰道:“家岳现在水月山庄。”

童淑贞道:“李老前辈比起朱姑娘,那个武功高强?”

杨梦寰道:“自然朱姑娘高强了。”

童淑贞道:“这就是了,那就不用回‘水月山庄’了。”

杨梦寰道:“我们主要的是人手不够,无法调度,家岳如能赶来,也好相助我等一臂之力,他经历广博,遇上大事,自有过人之见。”

童淑贞道:“除了令岳之外‘水月山庄’中,还有些什么人?”

杨梦寰道:“还有沈师妹。”

童淑贞道:“好了,我告诉沈师妹就是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如是见着了天机石府来人,也请告诉他们朱姑娘在此。”

童淑贞道:“我都记下了。”转身大步而去。

杨梦寰望着童淑贞背影消失之后,才缓缓回望着赵小蝶道:“赵姑娘,你礁见这人没有?”

赵小蝶道:“瞧到了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她此去没有凶险吧!”

赵小蝶道:“但愿如此。”

杨梦寰叹息一声,道:“陶玉别怀鬼胎,咱们也该好好准备一下才是。”

赵小蝶道:“杨兄说的不错,但不知要如何准备?”

杨梦寰道:“咱们紧随在兰姊姊的身侧,使他没有下手的机会。”

赵小蝶道:“这办法不算上上之策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如依姑娘之见呢?”

赵小蝶道:“只怕你不会答应,如若以毒攻毒,有何不可。”杨梦寰道:“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”

赵小蝶道:“先下手为强。陶玉到此之时,我先伤了他经脉,他怕咱们杀他,自然不敢对兰姊姊无礼了。”

杨梦寰一耸剑眉,道:“这个,这个……”

赵小蝶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我知道你不会赞成,你要作英雄,不愿暗算伤人……”

杨梦寰摇摇头,道:“我这些年来,吃了陶玉不少苦,对付别人,咱们固然不能暗施算计,可是对付陶玉,那就不同了,我担心的是那陶玉阴险精明,岂能无备,如是咱们暗算不成,反使他有了借口,那就……”

赵小蝶接道:“我知道,你怕他借故翻脸,伤了兰姊姊,是么?”

杨梦寰道:“不错,陶玉武功,今非昔比,如是兰姊姊未受伤前,咱们自然是不用怕他,但此刻情势不同,一旦动起手来只怕很难保兰姊姊的安全。”

赵小蝶道:“咱们就算不暗算他,他如觉得应该动手,也是一样动手。”

杨梦寰道:“我想兰姊姊必然早有计算,姑娘如认为此策可行,最好能和兰姊姊商量一下。”

赵小蝶略一沉吟,道:“杨兄说的是,我去请示兰姊姊,她既然要陶玉来,想是早已胸有成竹。”言罢,转身而去。

杨梦寰仰脸望天,长长吁了一口气,心中暗暗忖道:五年前一番大劫之后,只望江湖上从此相安无事,却不料留下一个陶玉,牵引出如许纠纷,天机真人和三音神尼,合录了那一本“归元秘笈”固然是使武林中很多绝技得以保全,但也带给了武林中无数的纷争,困扰,自它出世,首先使一对爱侣反目,继之天下武林同道,为它闹得天翻地覆,追究祸源,都由那“归元秘笈”而起,这一部天下武学的总纲,看来是不宜留在人间了,日后,但教我得到此书,必将它一火焚去……他一心想着那“归元秘笈”的事,不知过去了多少时间。

只听哧的一声娇笑,传了过来,道:“你在想的什么心事?”杨梦寰回头看去,只见朱若兰扶在赵小蝶香肩之上,站在身后三四尺处,自己只管想那“归元秘笈”的事,竟不知两人何时到来,当下尴尬一笑,道:“两位……”

朱若兰微微一笑,接道:“小蝶妹妹和我谈起了陶玉的事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姊姊如何决定呢?”

朱若兰道:“咱们此刻处境,不但险恶,而且十分微妙,陶玉和咱们为敌,但也可以助咱们一臂之力。”

杨梦寰看她脸含微笑,神态镇静;毫无面对死亡的不安和痛苦,心中既是敬佩,又是黯然,缓缓垂下头去,道:“姊姊如是未受那和尚暗算,咱们也用不着借重陶玉了……”

未若兰笑道:“你不用为我担忧,我自信可以渡过这次死亡之危……”目光转动,一掠杨梦寰和赵小蝶,眉宇间微现黯然,但不过一刹那间,又恢复了镇静,接道:“等一会陶玉来时,你们不用守护于我。”

赵小蝶道:“那怎么行?”

朱若兰举手理一下秀发,道:“情势所迫,姊姊不得不用手段了。”

杨梦寰一皱眉头,慾言又止。

朱著兰似是已瞧出杨梦寰的用心,笑道:“不要紧,我不会对陶玉有所承诺的?”

赵小蝶道:“姊妹身受重伤,如何能和那毒如蛇蝎的陶玉单独相处?”

朱若兰轻轻拍着赵小蝶的香肩,道:“不要紧,姊姊自有对付他的办法,咱们就这样决定了。”语声微微一顿,又道:“咱们此刻的处境,虽然险恶,但并非绝望,一个人愈处逆境,愈是要坚定、镇静,自我受伤之后,倒使我想到平常未曾想到的事,也许这次大伤,反使我对人作事,有很大的进益……”

语声未完,突闻长空鹤唳,灵鹤玄玉自空而降。

玉萧仙子跃下鹤背,满脸慌急的说道:“姑娘好么?”

朱若兰望了玉萧仙子一眼道:“我不是很好么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适才小婢遇上了童姑娘,得知姑娘受伤之事……”

朱若兰接道:“你到过水月山庄么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去过了,见过沈姑娘,和李老前辈。”

朱若兰道:“那还好,如若那天竺和尚,分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5回 事急联手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