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03回 丧智迷魂

作者:卧龙生

且说柳远大步离开客栈,直奔山庄而去。

那“水月山庄”僻处在东茂岭,林峦深处,三面青山环抱,村前有一溪清流。

柳远迷茫的找上了水月山庄。

翠竹佳木环绕着一堵红墙,两扇篱门大开,篱内有一座高大的门楼,横题着“水月山庄”囚个大字。柳远一语不发的大步闯入了篱门。

扶疏花树中人影一闪,一个青衣少年拦住了柳远的去路,一抱拳,道:“请教兄台,高名上姓?”

柳远双目凝注那少年脸上,说道:“你是谁?”

那少年脸上泛现出不悦之色,但声音仍很平和,说道:

“小的杨兴。”

柳远脑际中深深记着找那杨梦寰,以报杀父夺妻之恨,当下说道:“杨梦寰可是注在这里?”

杨兴脸色一变,道:“你贵姓,找我家少爷,有何贵干?”

柳远大声喝道:“我找他报杀父之仇,夺妻之恨,快叫他出来见我。”

杨兴呆了一呆,半晌答不出后来。

这些年来,凡是来“水月山庄”之人,个个对那杨梦寰尊敬异常,不是称杨大侠,就是称杨大相公,从来无人这般大胆的直呼杨梦寰。

那杨兴一时弄不清柳远的身份,看他如此狂妄,倒是不敢开罪于他,欠身说道:“我家少爷现在后院书房,大侠可否先行见示姓名,在下也好代为通报。”

柳远道:“我叫柳远。”

杨兴道:“原来是柳大侠,请入客厅待茶,小的这就去通报少爷。”

柳远凝目而立,满面怒容,好似未曾听得杨兴之言,杨兴等了片刻,不见反应,微一欠身,又道:“柳大侠请人客室待茶。”

柳远啊了一声,大步直向内厅冲去。

杨兴快行两步,抢在柳远前面,道:“柳大侠请移驾左面客室。”

柳远虽然失去了记忆,脑中却深深记着杀父夺妻之恨,但他神智并非是完全惜乱,当下随着杨兴,转入左面客室。

这是一座卿古雅的客室,明窗净几,壁上挂了两幅字画。

杨兴欠身道:“柳大侠请坐,小的就去通报。”

这柳远的冷傲和无礼,竟然把杨兴给唬住了,也不知他是何身份,来自何处,也不敢开罪于他,急急奔向后院。

柳远目睹杨兴匆匆而去,突然站起身子,满室走动起来,只觉心中蹩着一股莫名的怒火,顺手抓起几上一双玉瓶,摔在地下,砰然一声,一双白如凝脂的玉瓶,摔的片片碎裂。

他似是发了狂性,飞起一脚,踢的桌倒椅翻。

突然间,传过来一个沉重的声音,道:“柳大侠。”

柳远抓起了一张木椅,正待投掷出手,忽听呼叫之声直钻耳中,那声音虽然不大,但却如一股无形的暗劲,敲在心上一般。

回头望去,只见一个气度从容,神态潇洒的青衣人,卓立在客室门外。

他脸色十分平静,看不出怒意,也不见笑容。

柳远怔了一怔,喝道:“你是谁?”

青衣人道:“在下杨梦寰。”

柳远喃喃自语,道:“杨梦寰,杀了我的父母,霸占了我的妻儿……”脸上是一片茫然神色,似是在回忆着一件往事。

杨梦寰缓步走入室中,说道:“柳兄,咱们素不相识,此言从何说起。”

柳远双目凝注在杨梦寰的脸上,口中喃喃自语,语言含糊下清,杨梦寰也听不出他说的什么,但却发觉此人有些疯疯癫癫,心头泛起的怒意,顿然消失,正待查询真象,突听身后传来一个冷漠清脆的声音,道:“杨梦寰。”

杨梦寰吃了一惊,忖道:好俊的轻功,我竟然没有听出声息,已被他欺近身后。

回头望去,只见一个手执拂尘,面貌娟秀的道装少女,站在五尺开外。

杨梦寰打量了那道姑一眼、喜道:“原来是童师姊,咱们五年不见,师姊可好,小弟不知师姊驾到,还望多多恕罪。”抱拳一揖。

童淑贞拂尘一摆,冷冷说道:“不用多礼,我有几句话要问问你。”

她内功强过那柳远甚多,虽受脑伤,但却不易看得出来。

杨梦寰听她的口气,似是含怒而来,心中大感奇怪,抱拳说道:“师姊有何指教,小弟愿洗耳恭听。”

童淑贞道:“你可是很喜欢我?”

杨梦寰怔了一怔,道:“咱们谊属同门,小弟对师姊素来敬重。”

童淑贞道:“这么说来,你是真的喜欢我了?”

杨梦寰道:“这个,这个……”只觉其言确难出口,这个了半天,仍然是这个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童淑贞接道:“如不是那沈霞琳从中破坏,”你是定然会娶我了!”

杨梦寰脸色微微一变,道:“师姊这番话小弟甚是不解,沈师妹天真纯洁,胸无城府,她如何会破坏师姊呢?”

童淑贞脑神经虽然受了伤害,但因她内功精深,不似柳远那般严重,看上去神志仍甚清醒,仰脸望天,呆呆出神。

只听柳远大喝一声,双手一挥,一张木椅,直向杨梦寰身后击去。

杨梦寰身子疾转,右掌疾快伸出,抓住了击来的木椅。

但见人影一闪,柳远纵声扑了过去,口中狂呼大叫,道:

“杨梦寰还我妻儿。”

杨梦寰身子一闪,左手一转,抓住柳远的脉门,道:“柳兄和在下素昧生平,定是受了别人的欺骗,如若柳兄能据实相告经过之情,兄弟或可略尽棉薄。”

柳远脉门被杨梦寰扣住,全身的劲力用不出来,但心中的激动、愤怒却是愈来愈重,双目尽赤,直似要喷出火来。

杨梦寰缓缓放下手中木椅,接道:“兄弟亦曾听过长沙府神刀柳远之名,乃是慷慨侠士,不知柳兄是否就是长沙的神刀柳远?”

但闻童淑贞高声说道:“这人疯疯癫癫,杀了算啦。”拂尘一抖,疾向柳远点了过去。

杨梦寰拉着柳远,疾快的闪向一侧,随手抓起了放在身刚的本椅一封拂尘,只听砰的一声,木椅被童淑贞手中拂尘击中碎裂了数块。

童淑贞击碎木椅并未停手,左脚向前踏一步,拂尘一抖,笔直的点向柳远。

杨梦远大喝道:“师姊手下留情,此人神智混乱,只怕是受人教唆而来,真象未明之前,岂能随便伤人!”

说话之中,童淑贞手中拂尘已然攻来了三招,而且一招比一招凌厉。

杨梦寰挥动手中残破木椅,封架童淑贞凌厉的攻势,那拂尘虽是柔软之物,但经童淑贞贯注了内力之后,力道十分强劲,杨梦寰手中木椅,每和那拂尘接触一次,木椅就碎裂很多,眨眼之间,杨梦寰手中的木椅,只余下一节椅腿。

只听童淑贞冷笑一声,道:“好啊,你要维护他,我偏要杀了他不可。”手中拂尘一紧,攻势更见猛锐,划空带起一片尖啸。

这童淑贞武功的高强,大出了杨梦寰意料之外,被迫的连连后退,心知再这般打下去,不但难以兼顾柳远的安危,就是自身,也难保不受伤害。

那柳远被杨梦寰扣住了腕胀要穴,全身的劲道,一点也用不出来,全凭杨梦寰的腕力带动,让避那童淑贞的拂尘,更是险象环生。

杨梦寰心知如再这般打下去,难再支撑十个照面,童淑贞手中拂尘更见凌厉凶恶,大有不把柳远伤在手下,不肯罢休之势,不禁微生怒意,高声喝道:“师姊再不肯住手,休怪小弟无礼了!”

童淑贞手中拂尘一变,攻势更见凶恶。

原来被伤脑穴之人,不但记忆丧失,而且举动一经开端,就很难再遏止下来,童淑贞虽然听到杨梦寰警告之言,但却不肯住手。

杨梦寰剑眉一挑,飞起一脚,踢向童淑贞的右腕,迫的她手中拂尘一缓,借势劈出了两掌。

童淑贞本无伤害杨梦寰之心,攻出的拂尘,招招都是指向柳远,杨梦寰这一还手反击,童淑贞也迫的反击杨梦寰,出手两招,已然无法自制,恶招连出,攻了过来。

杨梦寰厉声喝道:“师姊下手愈来愈见毒辣,可是存心要把小弟置于死地么?”

重淑贞只觉脑际间隐隐作疼,对任何事都无法多作思考,随口说道:“你如不让我杀他,那就只好先行把你制服了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师姊既不念同门之义,杨梦寰只好放肆了。”

双脚连环踢出,封住了童淑贞的攻势,腾出右手,点了柳远的晕穴,随手一带,只听砰然一声,把柳远摔在四五尺外。

就这微微分神,童淑贞的拂尘已然乘虚而入,击向杨梦寰的前胸。

杨梦寰心中一凛,暗道:好毒的手法。右手运劲若钢,斜里拍出一掌,身子却向后一仰避开前胸。

这一招看似平淡无奇,实则是一记救命招术,如若童淑贞不肯收回击出的拂尘,只要身子微向前欺进,手中拂尘向前挥出,杨梦寰武功再强,也是不易闪避开去,但杨梦寰这横里一掌,却刚好巧妙的封住了童淑贞的右肘关节,如若那童淑贞不肯及时收住拂尘,杨梦寰发出蓄在掌心的暗劲,一举之下,可以击断童淑贞的右臂。

那知童淑贞竟似早已知晓杨梦寰这一招变化,身子突然一转,让开杨梦寰的掌势,拂尘一挥,扫向下盘。

杨梦寰一提真气,飘退五步,道:“师姊住手。”

童淑贞略一犹豫,右手指尘一招“天女散花”,兜头劈下。

杨梦寰只觉她眼神之中充满杀机,心头大为震动,暗道:看来如不把她制服是不行了。

心念一转,尽展绝学,反扑过去,这一对同门的师姊、师弟,竟是各出绝技,展开了一场生死恶斗。恶斗了三十余合,杨梦寰才瞧出一个破绽,左掌“吞云吐月”直劈过去,逼住童淑贞手中拂尘,右手施出“归元秘笈”中一记“五龙摆渡”,一把扣住童淑贞的右腕,猛一加力,夺下拂尘,冷冷说道:“师姊下手如此狠毒,是何用心,还望说个明白,如果小弟有什么对不起师姊之处,不用师姊出手小弟当会自作了断。”

童淑贞双目凝睬杨梦寰,脸上是一股说不出的神情,既不是欢喜,也不是悲苦。

杨梦寰长长叹息一声,道:“师姊有什么话?尽管讲在当面,小弟当尽我所知,替师姊解说个明白。”

只觉童淑贞眉字间,逐渐的泛现出一片茫然之色,似是全力在想一件事,但却又想不起来一般。

杨梦寰查看了童淑贞的神色,心中突然一动,暗道:数年不见的童师妹,突然找上门来和我拼命,素不相识的柳远,却硬指我杀了他的父母,霸占了他的妻儿,此中情势,定然是大有文章……。

忖思之间,突听一阵急促的步履之声,奔了过来。

杨梦寰抬头看去,只见杨兴手中执着一个大红封简,急奔入室中,说道:“鄂南邓家堡少堡主邓开宇来访大相公,是否接见?”

杨梦寰略一沉吟,道:“好!请他来此相见。”

杨兴回顾了一眼,道:“大相公请到室外稍候片刻,小的把室中打扫一下如何?”

杨梦寰道:“不用了,我要你去请那邓堡主到此相见。”随手点了童淑贞两处穴道。

杨兴口中连声答应,转身而去。

片刻之后,只见杨兴带着一个身躯高大的少年,大步走了进来。

杨梦寰和邓开宇有过数面之交,彼此早已相识,当即一抱拳,道:“不知邓少堡主驾到,未曾远迎,还望多多海涵。”

邓开宇急急还礼;说道,“在下来得突兀,尚请杨大侠勿罪……”忽然瞧见室中桌倒椅翻的零乱情景,不禁一呆。

杨梦寰淡淡一笑,道:“少堡主入室待茶。”

邓开宇心中虽是疑窦重重,但口中却是不便相问,缓步行入室中。

目光转处,只见一个劲衣大汉,和一个美貌道姑,依壁而坐,紧闭着双目,一眼之下,即可瞧出是被人点了穴道,忍不住低声问道:“杨兄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杨梦寰指着那个大汉答非所问的道:“邓兄可识得他么?”

邓开宇凝目瞧了一阵,道:“面善得很,只是记不起在那里见过了?”

杨梦寰道:“提起他的姓名,邓兄也许就想起来了?”

邓开宇道:“什么人?”

杨梦寰道:“神刀柳远。”

邓开宇道:“不错,不错,正是那神刀柳远,两年前在下和家父作客长沙,就住此人府中……”

语气微微一顿,又道:“这柳远怎生会找上了‘水月山庄’来,看样子是被杨大侠点了穴道。”

杨梦寰道: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3回 丧智迷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