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39回 阴毒武功

作者:卧龙生

转眼之回,两人缠斗了二十余合。

智光不但未伤得杨梦寰,反被杨梦寰几招急迫,划破他身上僧袍。

陶玉凝神观战,心中暗道:这和尚大概只练了几种武功,只要能防他,那就不难对付,我如能伤得此人,不但可在赵小蝶面前扬眉吐气,亦可救得朱姑娘脱险,这和尚苦心设计的一番,我陶玉岂不是唾手可得了么?心念一转,回望着赵小蝶说道:“姑娘,在下去换那杨大侠下来如何?”

赵小蝶道:“为什么,他不是打的很好么?”

陶玉道:“咱们要快速求胜。”举步向室中行去。

赵小蝶也不知陶玉想出了何等求胜之法,是以也不便追问阻拦于他。

陶玉步入了室中之后,沉声说道:“住手。”

杨梦寰应声停手,退后两步,道:“陶兄有何高见?”陶玉道:“兄弟想接替杨兄。”

杨梦寰心中暗道:他自动要替我出手,也许已经想出的胜敌之法,只好让他一阵了。

心中念转,缓缓应道:“好,陶兄既已是智珠在握,兄弟只好奉让了。”

缓步退到一侧。

陶玉缓步行近智光,单手一挥,道,“在下领教几招。”智光大师道:“如是两位一齐上,岂不更为省事一些。”陶玉冷冷说道:“大师如是对在下有些畏惧,那就再换别人上来好了。”

智光大师陡然欺身而上,呼的劈出一掌道:“不用夸口了。”

陶玉心中早已想好了动手的打法,一吸气,退后两步,避开一击,却绕向智光左侧,不肯还手。

智光身子一转,又是一拳击来。

陶玉纵身让开,避开一击,仍是不肯还手。

赵小蝶举步行到杨梦寰的身侧,低声说道:“陶玉想激怒于他。”

杨梦寰点点头道:“不错,希望他胸有成竹,一击成功……”语声微顿,接道:“姑娘的伤势如何了?”

赵小蝶道:“我一直提聚真气保住伤势不使扩展,虽然外面看来无事,但已无法再动手了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姑娘还要多撑一些时间,只要你能使伤势不发作,就可不用认输了。”

赵小蝶道:“我适才默思眼下形势,愈想愈觉不对,除非咱们能够在最快的时间中,击败那智光大师。”

杨梦寰接道:“姑娘可瞧出有什么不对么?”

赵小蝶道:“我感觉到,咱们正跌入别人预布的陷饼之中。”

杨梦寰沉吟了一阵,道:“姑娘的忧虑不错,如是情形不对,在下也只好暗中出手,先伤了那智光大师再说。”

赵小蝶道:“只怕不易,这和尚的武功,实有些高深莫测。”只听蓬蓬两声,传了过来,陶玉和智光大师竟然硬拼两掌。

赵小蝶心中暗道:那智光大师的真实内力,并无惊人之处,陶玉如果是以全力出手,或可把他震伤掌下,立时对杨梦寰道:“杨兄,听我招呼,全力出手,攻向智光大师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好,在下蓄势待命。”

赵小蝶抬头看去,只见陶王、智光各自退后两步,相对而立。

赵小蝶目光迅快的扫掠过那智光大师,只见他神色镇静,丝毫不见有异样情形,心中大感奇怪,暗道:这智光接我一击后,立时就显出异常神色,怎的和陶玉连拼两掌、仍然不见有受伤模样,难道那陶玉内力无法伤得了他么?杨梦寰提聚了真气,准备出手,但始终不闻赵小蝶的喝令之声,心中大奇,低声说道:“赵姑娘,此刻不能出手么?”

赵小蝶道:“不行,他全然无伤,你如何能够伤得了他。”杨梦寰抬头望去,果见那智光大师,气定神闭,倒是陶玉的神色,有些不对,不禁心头骇然。

但闻智光大师冷冷说道:“陶玉,你已受了很重的伤,此刻已无再战之能。”

陶玉回顾了赵小蝶和杨梦寰一眼,苦笑一下,道:“我受了这和尚的暗算。”

赵小蝶双目圆睁,道:“受了他的暗算?”

陶玉道:“不错。”

赵小蝶道:“他如何伤了你?”

陶玉道:“这正是我要问他的话了……”

目光转注智光大师的脸上,接道:“在下亦感觉到没有再战之能,但使在下不解的是,大师用什么武功伤了我?”

智光大师淡淡一笑,道:“我们称它为‘多罗神功’,详细内情恕不奉告了。”

杨梦寰心中暗道:赵小蝶和陶玉都已经受了内伤,还能一战的只余我杨梦寰一个人了,倒要问问陶玉是如何受伤的,我不能重蹈覆辙。

正待询问陶玉,那陶玉已先行说道:“杨兄不能和他手掌相接,这和尚招术武功,看似平淡,实则各蓄玄妙……”

杨梦寰接道:“陶兄如何伤在他的手下。”

陶玉道:“我和他手掌相触之后,就为一种奇异暗劲所伤。”

杨梦寰道:“感受如何?”

陶玉道:“似有一股阴寒之气,由毛孔之中透入肌肤,伤了经脉。”

杨梦寰吃了一惊,暗道:这是什么武功,如此恶毒。

陶玉胸有成竹的喝退杨梦寰,自己接手出战,想不到,竟然落得身负重伤,心知三人之中,杨梦寰武功是最次的一个,自然是难有取胜之望了,一面缓步退下,一面挥手说道:“杨兄,去尽尽人事吧!”

言下之意,那无疑是说,我和赵姑娘都受了伤,你杨梦寰自然不是敌手了。

杨梦寰振起精神,缓缓说道:“陶兄,还望多多保重,只要伤势能不发作,咱们就不算输了。”

陶玉道:“只要杨兄能够胜人,就算在下和赵姑娘输了,也不要紧。”

杨梦寰道:“事已至此,在下就算明知非敌也得一战了。”陶玉望了智光一眼,仰天一声长叹,道:“想不到我陶玉竟然伤在一个番僧之手。”

智光大师冷冷说道:“两位也许凭仗深厚的内功,不让伤势发作,但那是饮鸩止渴,一旦伤势发作,那将增强数倍……”

重重咳了一声,接道:“如若两位肯听贫僧劝告,那就别再压制伤势,让它发作出来,对两位日后疗治方面,将是大有衽裨,贫僧言出衷诚,信不信由两位了。”

这时,杨梦寰已然提聚真气,准备出手,缓步越过陶玉,直逼智光身前。

他见陶王一和智光掌势相接,就身受重伤,对此,心中有了很大的警惕之心。是以,右手之中,仍然握着一把匕首。

智光大师神情镇静,望了杨梦寰一眼,冷冷说道:“阁下这等不畏伤亡的勇气,实叫贫僧敬佩的很。”

杨梦寰道:“大师小心了。”右手匕首一挥,点了过去。

智光闪身避开,双掌分由左右合击,从两侧攻来。

杨梦寰本可左手点他腕脉,右手的匕首横削拦截,迫他收回右掌,但他眼看陶玉和他一接掌势之后,立时受伤,决意不贪心求功,一吸真气,退后三尺、匕首挥动,闪起一片寒芒,分袭智光双手腕脉。

智光虽然有非常的武功,倒也不敢和匕首相触,收掌向后退去。

杨梦寰乘势追袭,右手伸缩,匕首闪起一片寒芒,分袭智光前胸三大要穴。

陶玉心中虽然视那杨梦寰有如眼中之钉,但此时也盼望他能获胜,强自运气,暗施传音之术说道:“杨兄,你如出其不意,把匕首当作暗器,突然间脱手飞出,伤他要害,紧接着以‘迎风击浪’的掌力,全力攻出,或可有取胜之望。”

杨梦寰的内功,比起赵小蝶等虽然差上一筹,但他处处谨慎小心,丝毫不肯大意,门户严谨,又处处避开和智光掌指相触,缠战甚久,仍是一个不胜不败之局。

智光大师,不知是有意或是无意,竟然也不施辣手,和那杨梦寰斗了数十个照面,仍然未分出胜负。

杨梦寰虽听得陶玉传言相告,但他不敢冒险,他心中明白,那掷出匕首之举,乃是孤注一掷的打法,万一一击不成,只有和他空手相搏,赵小蝶和陶玉都是伤在空手搏斗之中。

激斗之中,智光大师疾攻两掌,倒退数尺,冷冷喝道:“住手!”

杨梦寰收住匕首,道:“什么事?”

智光大师道:“此刻,你们已陷入了包围之中,眼下只有两条路,可以选择了。”

杨梦寰回头望去,果见窗外人影闪动,这跨院之中,已集聚甚多天竺僧侣。

陶玉冷冷说道:“那两条路?”

智光道:“一条是死亡,一条是随贫僧同往天竺一行。”

陶玉目光投注到木榻上的朱若兰,缓缓说道:“大师带在下等同往天竺,不知是何用心。”

智光哈哈一笑,道:“中土文物鼎盛,风和日暖,景物美雅,使人留连忘返,但贫憎此来中上,所带人手不多,还不足和中土武林人物为敌。……”

陶玉冷然说道:“这和在下有何关连?”

赵小蝶心中暗道:这陶玉不但阴沉险恶,而且还十分怕死,听他这番言中之意,似是要出卖我和兰姊姊了。

赵小蝶江湖历练大增,心中虽有所感,但却隐忍不发。

但闻智光接道:“贫憎身为天竺国师,在天竺国中,富贵已列极品,属下养有甚多中上人物,朝朝暮暮,听他们谈论中土之事,但百闻不如一见,此番中土之行所见,尤胜闻名甚多,因此,贫僧已动了重入中上之心,两位乃中上武林道中顶尖的人物,如是被囚于天竺国中,对贫僧征服中土武林之举,必然大有助益。”

陶玉冷笑一声,道:“中上武林道中,人才济济,和尚的狂想,只怕是永难实现。”

智光道:“贫僧看诸位也未见有何高明之处。”

陶玉不再多言,缓缓退到一侧。

杨梦寰回顾了赵小蝶一眼,心中暗道:此刻陶玉和赵小蝶都已身受重伤,大局如何?系于我一人之身,纵然此战胜算极徽,那也不能不尽人事了。

正待出手,突闻陶玉轻轻说道:“杨兄,不用打了。”

杨梦寰道:“为什么?”

陶主道:“智光阴谋早定,诱咱们来此,用意不过再试试咱们武功而已,其实胜负之分,已不重要,杨兄纵然胜得了他,他亦不会践行承诺之言。”

智光冷然一哂,道:“贫憎如若再不救醒朱姑娘,只怕她永远难再醒了,……”抱起朱若兰,向外行去。

行到门口之处,突然又停了下来,回头说道:“三位好好想想,贫僧在天黑之前,再来问问三位心意。”言罢,口头而去。

智光去后,室中只有杨梦寰、赵小蝶,和陶玉三人。

赵小蝶目注陶玉,冷笑一声,道:“你想害兰姊姊,却不料把自己也陪了进去,是么?”

陶玉缓缓说道:“姑娘此刻抱怨在下又有何用?”

赵小蝶道:“说几句气愤之言,那总是应该的吧!”

陶王道:“此刻此情,不是气愤之时,要紧的是如何逃脱此难。”

赵小蝶道:“那要请教高见了。”

陶玉瞧了杨梦寰一眼,缓缓说道:“咱们三人之中,只有杨梦寰未曾受伤。”

赵小蝶道:“你可是心有未甘。”

陶玉道:“就目下情势算计,咱们逃脱的机会不大,唯一有逃命机会的人,就是杨梦寰了。”

赵小蝶道:“嗯!你可是准备让他也脱逃不了。”

陶玉道:“那倒不是……”

赵小蝶道:“那你的用心何在?”

陶玉道:“咱们助他逃走。”

赵小蝶道:“如何助法?”

陶玉道:“咱们诈降智光,然后找机会再助杨兄逃走。”

赵小蝶眨动着一对圆圆的眼睛,道:“难得你有些好心。”陶玉叹息一声道:“咱们被他带到天竺之后,活命的机会甚微,今后武林大事,全要靠杨兄主持了,因此,咱们两人,都要把本身所知所学,全都转授杨兄。……”

赵小蝶奇道:“你这话是真是假?”

陶玉道:“在下已经三思,自然是句句出自肺腑了。”

赵小蝶道:“那很好,咱们都不许藏私。”

陶玉点点头,道:“时间不多,决定了就要立刻行动?”

赵小蝶道:“不要慌。”

陶玉道:“姑娘究竟是女流之辈,作起事来,未免是……”

赵小蝶道:“那‘归元秘笈’上,所记武功甚多,如若咱们不能依序相告,他如何能够记得下如此之多?”

陶玉道:“姑娘先传授于他吧!”

杨梦寰要待推辞,却为赵小蝶示意阻止。

陶玉冷冷说道:“我陶玉一生之中,并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9回 阴毒武功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