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40回 群雄毕集

作者:卧龙生

那传来号角声,突然静止,但杨梦寰心中明白,这是大风暴前的一阵平静,心中忖道:智光把我等尽集于此厅之中,童师姊救出朱姑娘的计划,势非改变不可,就目下情势而言,救人并不太难,难的是三人伤势无法疗治。

这时,大厅外,天竺僧侣已然摆成了惊魂大阵。

但四面群豪,却是没有发动的警兆。

杨梦寰、陶玉,都以无比的耐心,等待着局势的变化。又是一日过去,天色逐渐的暗了下来。

大厅外,广阔的庭院中,突然亮起一片绿色的灯火。天约二更时分,突然间响起了一阵龙吟般长啸,划破了静夜,也打破了这沉寂局面。”

杨梦寰听得那长啸声,立时辨出是岳父李沧澜所发,不禁心中一动,忖道:如若岳父能和三路人马会合,选出高手,攻入山庄,或可一战,如是他单独率领川中四义等人,独自冲了进来,今夜一战,胜算就十分微小了。

只听一阵步履之声,智光带着两个灰衣僧侣,奔出大厅。

大厅上未点灯火,一片幽暗,但厅外绿焰闪闪,景物清晰可见。

只见智光带着两个灰衣僧侣,穿阵而过,消失不见。

杨梦寰低声道:“赵姑娘,此刻伤势如何?”

赵小蝶道:“葯力已消,身体早感不支、杨兄可否把瓶中葯物,再给我服用一粒。”

陶玉道:“在下亦有同感……”

杨梦寰道:“葯中有毒,难道两位不知道……”

赵小蝶道:“伤疼难忍,纵然是饮鸩止渴,也是非饮不可。”杨梦寰取出玉瓶,倒出两粒葯物,托在掌心。

赵小蝶和陶玉同时伸出手去,各自抢过一粒丹丸,吞了下去。

杨梦寰收起玉瓶,暗道:这毒丸果然厉害,这两人只不过服用一次,但却已似上瘾一般,奇怪的是这葯丸,也确有止疼的神效。

赵小蝶四下回顾了一眼,说道:“杨兄,智光大师出去了。”杨梦寰道:“出去了,目下赶来相助的武林高手,已经逼到了庄外……”

陶玉低声接道:“这大厅中还有多少天竺僧侣?”

杨梦寰道:“约略估计,不过十人左右。”

陶玉冷笑一声,不再言语。

赵小蝶心中一动,暗道:我把那一瓶毒水侵入他掌心之中,这久不见毒性发作,难道他已练成了“闭血神掌”不成,此人阴险恶毒,尤在智光之上,如有机会,非要先杀了他不可。

忖思之间,厅外已有了变化。

但见火光闪动,惊魂阵外,正东方位上,出现长衫白髯,手执龙头拐的李沧澜,身后并立着川中四丑。

在李沧澜右侧,并立着羽衣道冠的昆仑三子。

厅中黑暗,杨梦寰看几人虽很清楚,但几人却无法瞧到杨梦寰。

只见惊魂大阵外,火光连闪,正南方,正西方,同时亮起了几支火把。

正南方居中而立的玉箫仙子,左侧是三手罗刹彭秀苇,右侧是形貌古怪,一见难忘的百毒翁,身后是赵小蝶随身四婢,和十二花娥。

正西方,是以王寒湘为首,带着陶玉四灵化身,和数十位劲装佩带兵刃的大汉。

三方人马,团团将惊魂阵包围起来。

大厅后,啸声不绝,似已先动上手,但杨梦寰却无法瞧见,不知是那些人物。

高烧的火把,光焰熊熊,那充满着鬼诡气氛的惊魂阵,在熊熊火把的光焰下,大见暗淡,数十盏惨绿色的灯光,也大为减色,看上去若有若无。

智光带着两个灰衣僧侣,缓步进入阵中。

惊魂大阵,仍然是一片平静,数十个天竺僧侣,盘膝交错而坐。

李沧澜突然一摆手中龙头拐,道:“三位道兄,咱们领先杀进阵中如何?”

一阳子、玉灵子、慧真子,齐齐应了一声,拔出长剑,准备冲入阵中。

却闻玉萧仙子叫道;“诸位前辈且慢。”

李沧澜放下手中龙头拐,缓缓说道:“姑娘还有何高见?”玉萧仙子道:“贱妾闻得这惊魂大阵,十分恶毒,还望诸位慎重一些,最好能和王寒湘取得协议,分由三路出手。”

李沧澜略一沉吟,道:“姑娘和他说吧。”

玉萧仙子想到数年之前,王寒湘尚在李沧澜手下,自是不便和他搭汕,当下说道:“王坛主。”

坛主之称,乃昔年王寒湘在天龙帮中的身份,玉萧仙子此刻呼叫出来,王寒湘知道是呼叫自己,只好应道:“玉萧姑娘,有何见教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天龙帮第二代帮主陶王,也困在阵中么?”王寒湘道:“敝帮主如若未困在阵中,在下也不会赶来此地了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最低限度,咱们人未救出之前,应该暂时摒弃嫌怨,合力对敌。”

王寒湘道:“姑娘有何见教,尽管请说!”

玉萧仙子道:“咱们三方各派四位高手,冲入阵中,先行一试这番僧的奇阵变化,不知王坛主的意下如何?”

王寒湘淡淡一笑,道:“在下有一个条件,姑娘如能答允,在下即允合作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什么条件?”

王寒湘道;“咱们此番合力对付天竺僧侣,各有所期,但心中旧嫌,并未消除,在下之意,挫败了天竺僧侣之后,彼此能暂维和平,如若要清算旧债,也该约日再作了断。”

玉萧仙子沉吟了一阵,道:“阁下作得了主么?”

王寒湘心中暗作盘算道:四路人马,三路都为了杨梦寰和朱若兰而来,彼此实力悬殊,如若动起手来,自然是我们吃亏了。纵然陶王在此,亦无不应之理,当下说道:“在下既然说出口来,自然作得主意了。”

王萧仙子道:“好!我也代姑娘作一次主意。”

王寒湘道:“彼此一言为定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怕的是阁下无能为多变的陶玉作主。”

王寒湘道:“姑娘放心,在下自信能劝服我家帮主……”

语声微顿,又道:“姑娘既然慨允了在下之求,在下亦不用藏秘了。”突然举手一招。

只见八个黑衣劲装大汉,一涌而出,在王寒湘的前面,一排而立,各自取出一个连珠匣弩。

玉萧仙子暗暗忖道:这人想的果然周到,就算这惊魂大阵,变化万千,但亦是血肉之躯的人布设而成,这样近的距离,在一阵连珠匣弩之下,定然会有很大的伤亡,此人能预谋及此,果有人所难及之处。

八个黑衣大汉,动作奇怪,右手一场,弩箭已如狂风骤雨一般,疾射而出。

就在那黑衣大汉射出连珠匣弩的同时,智光大师大声呼喝数言。

他说的天竺语言,群豪知他是告诉群僧拒敌之法,却不知他说些什么。

但见那排坐的天竺群僧,突然探手入怀,摸出一面铜钹。

群僧应变虽快,但仍是晚了一步,那八张匣弩,已然连珠箭出。

人墙箭雨,立时十余人中了弩箭。

但这一阵工夫,群僧已然舞动铜钹,一片金光闪动,响起了一阵卜卜之声,后发弩箭,尽都为那铜钹击落。

每个匣弩之中,只有十支弩箭,也不过一眨眼间,匣中之箭均已射完。

八个黑衣大汉,射完弩箭之后,立刻向后退去。

玉萧仙子凝目看去,只见十余僧侣,身中弩箭,奇怪的是,竟然不知疼痛,穿插游走,若无其事。

一个人不论武功如何高强,也无法练到受伤不疼之境,但这些僧侣,却个个能忍受痛苦。

李沧澜望了昆仑三子一眼,只见昆仑三子,也是一脸茫然之色,显然亦是不解其中奥秘。

玉萧仙子突然一振玉萧,高声说道:“王坛主,你心中害怕了么?”

王寒湘眼看天竺僧侣不畏痛苦,心中实是有些害怕,但闻玉萧仙子直言相询,自是不便承认,当下说道:“害怕什么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王坛主既是不怕,那是最好不过,我想改变一下计划。”

王寒湘道:“什么计划?”

玉萧仙子道:“先由咱们两人进入阵中,试试天竺僧侣武功如何?”

王寒湘伸手取出招扇,道:“有何不可。”

玉萧仙子道:“好!”

玉萧一振,缓步向阵中行去。

这时,天竺僧侣,已然停止转动,手执铜钹,凝立不动。

玉萧仙子行入阵中,右手一抬,玉萧疾点而出。

—萧点出之后,那凝立不动的天竺僧侣,突然转动起来,疾快无比把玉萧仙子围了起来。

玉萧仙子展开快功,玉萧挥动,眨眼间连攻十八萧。

但闻叮叮咚咚之声,玉萧仙子攻出的一十八萧,尽被天竺僧侣手中的铜钹挡开。

就在玉萧仙子被困阵中的同时,王寒湘也同时进入阵中。

王寒湘还未来得及出手,四个天竺僧侣,已然分由四面攻到。

王寒湘招扇疾展,扫出一招,凌厉的扇风,迫开了四个僧侣,凝神待敌。

奇怪的是两人停下手后,四周天竺憎侣,也同时停手不攻。

玉萧仙子默查形势,这惊魂大阵,形势并无多大变化,只是从群僧分出四人,把冲入阵中之人围起,不禁胆气一壮,暗道:“我还道这惊魂大阵有什么千变万化的惊人之处,看来不过如此。”

但闻李沧澜长啸一声,说道:“老夫也要见识一下这惊魂大阵,有何出奇之处。”龙头拐杖,带起了一片啸风之声,冲入了阵中。

他天生神力,人所难及,两个僧侣手中铜钹,触到他的拐杖,立时破空飞去。

这时,王萧仙子和王寒湘,都未再出手,默察阵势的变化,李沧澜挟石破天惊的威势,冲入阵中,拐杖到处,天竺僧侣纷纷退避,两人同时心中一动,不约而同的一齐挥动手中兵刃,配合起李沧澜的攻势,准备一举间,破去这惊魂大阵。

那知,事情竟然大出意料之外,两人一动手,整个惊魂大阵,一齐发动,天竺僧侣交错轮转,分别把三人围入了阵中。

李沧澜排山倒海一般的拐势,立时受到了强大的阻力,群僧展开了迅速绝伦的反击,人影滚动,四面八方攻来,因为那阵势转动的迅速,每一个僧侣只能攻出一招,就闪避让开去。

数十个天竺僧侣,在佳妙的配合之下,轮流还攻,而且分成四路,同时由四个方向攻到。

这时,场中的情势,又有了剧烈的大变。

李沧澜凶猛的攻势,已被阻止,王寒湘、玉萧仙子,原想和李沧澜会合一起的用心,亦受到阻拦,在群僧轮转的攻势下,只余下招架之力。

李沧澜见识广博,隐隐感觉到这惊魂大阵的形势、变化,和少林寺中的罗汉阵,极为相同,登时恍然大悟,暗道:那“达摩”祖师,渡海东来,但在天竺国中,亦有传人,是以,这些和尚的武功,同出一源,只有年深月久,历传数十代,双方历代人物的才慧不同,才使出一源的武功,有了很大的变化。

少林寺的武功,正大中蕴藏着奇奥变化,气势磅磅,这天竺一脉武功,却流入了诡奇为主,再和瑜咖汇合,自成一种格局,和少林武功,似是已经有了很大的分别,但这惊魂大阵,倒还保有少林罗汉阵气势。

要知那少林寺罗汉阵,天下闻名,在中原武林道上扬名数百年,这惊魂大阵,既有那罗汉阵的气势,自是非同小可,如是再不小心,只怕要立刻伤在天竺僧侣手中。

心中念转,高声说道:“三位道兄,不可擅自入阵。”

李沧澜担心那昆仑三子,冲入阵中,也被困住,是以,先行出言阻止。

昆仑三子眼看那李沧澜冲入惊魂大阵之后;有如风卷残云一般,挡者披靡,这三人自持身份,不肯掠人之美,未曾出手,那知片刻之后,局势大变,惊魂大阵全面发动,李沧澜和王寒湘等,竟然被困在阵中,阵外看去,只见人影轮转,火炬下黄光闪动,冲入阵中的李沧澜等,己是人影难见。

玉灵子抽出长剑,床说道:“这阵势非同小可,咱们不可分开。”

并肩攻入阵中!

一阳子、慧真子齐齐抽出兵刃,正待联袂出手,却听得李沧澜呼叫之声。

玉灵子停下脚步,回顾了一阳子一眼,道:“师兄,那李老英雄不要咱们入阵,不知是何用心?”

一阳子略一沉吟,道:“他既出口喝止,必有用心,眼下未明内情,最好等候片刻。”

玉灵子道:“师兄说的是。”

昆仑三子,仗剑阵外,全神凝注阵势的变化。

玉萧仙子和王寒湘在步人阵中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40回 群雄毕集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