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05回 连施毒手

作者:卧龙生

陶玉笑道:“杨兄有兴,兄弟自是奉陪,但咱们数年相交,岂可毫无情义,兄弟得事先说明,以杨兄武功,如不和兄弟动手,还可支持上一十二个时辰,在这一夜中,你还有寻得名医,疗救毒伤的机会,”如是和兄弟动手,大概是难以撑过两个时辰了。”

杨梦寰道:“不劳陶兄关注。”左手一挥,劈出一掌。

他功力深厚,这一掌含愤劈出,非同小可,潜力汹涌,划空生啸。

陶玉右手一挥,轻描淡写的接下杨梦寰一掌,笑道:“杨兄不肯听兄弟良言相劝,毒性提前发作,可别怪兄弟事先未曾说明。”

邓开宇眼看那等凶猛的掌势,竟被陶玉轻轻一掌化解开去,心中大为吃惊。暗道:此人武功当真是高不可测,如是为害江湖,这一代武林同道,必将惨遭浩劫。

忖思之间,杨梦寰已和陶玉展开了一场触目惊心的恶战。

这时,两人相距甚近,掌指伸缩间,即可遍及对方要害大穴。

只见两人的攻守之势,无不各极变化之妙,常常是毫厘之差,就得当场殒命。

邓开宇虽然是武林世家,见过了无数的高手相搏,但像今日这等惊险之战、也还是初次见到,只看的目瞪口呆、恶斗中,突闻得一声冷笑、闷哼,两条恶搏缠斗在一起的人影,突然各退两步,霍的分开。

转目望去,只见而人相对而立,各自闭着双目,似都在运气调息。

邓开宇低声说道:“柳兄,杨大侠受了伤。”大迈一步,直向杨梦寰身侧欺去。

突听一声娇叱道:“回来!”一股暗劲掠身而过,排荡潜力,震的衣袂飘动,如是再向前多跨一步,必为这一股潜力击中,那就是不死也得重伤了。

转脸望去,只见赵小蝶面如寒霜,当门而立,不禁一呆,道,“杨大侠受了伤……”

赵小蝶冷冷接道:“就算他受了伤,你能救得了么?”

邓开宇道:“这个,这个……”

赵小蝶大迈一步,人已欺到杨梦寰的身边,冷冷说道:

“陶玉,你如想逃得活命,那就说出解葯何在?”

陶玉缓缓睁开微闭的双目,望了赵小蝶一眼,道:“原来是你?”

赵小蝶怒道:“我问你化血神针的解葯何在,你是听到没有?”

陶玉道:“听到了”赵小蝶道:“那就快说出来。”

阳玉道:“天山百毒翁是何等狠毒之人,岂肯轻易把解葯给人!”

赵小蝶冷冷说道:“这几年,我已大长见识,你如想谎言骗我,那可是自寻死路!”

陶玉长长吸一白气,笑道:“你当真要帮那杨梦寰么?”

赵小蝶道:“不论我帮不帮他,但也得先解了他化血之毒才说!”

陶玉格格一笑,道:“解他化血之毒,谈何容易!”

赵小蝶神色肃然的说道:“我也刺你一针,如是没有解葯,你就陪他死去!”

陶玉道:“今昔形势早已不同,姑娘武功虽高,但也未必能使我陶玉就缚。”

赵小蝶道:“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。”长袖一甩,横向陶玉拂去。

那长袖虽是柔软之物,但经赵小蝶贯注了内劲之后,力道甚是惊人,长袖未到,暗劲先至。

陶玉右掌疾挥,横里拍出一掌,一阻赵小蝶拂来长袖,人却疾快一闪退去。

赵小蝶只觉他推出一掌的力道,来势甚强,竟然把拂去的衣袖挡住,心中暗道:他的武功果是大有进境,我倒不可轻敌。

心中念转,人却欺身攻上,双袖连环击出,一招紧过一迢,两支长袖有如两件兵刃,挥舞之间,呼呼风生。

陶玉被卷在双袖之中,左封右挡,拳掌并施,门户封闭的十分紧严,虽然全采守势,倒也是有惊无险。

这赵小蝶在柳远和邓开宇的心目中,一向视作充满着神秘的美人,但却未料到绝代红粉,竟是有着如此高强的武功,眼看她挥舞双袖的猛恶攻势,玄奇招术,心中暗叫了两声惭愧。

陶玉和杨梦寰力拼的疲累未复,如何还能挡得赵小蝶这全力的猛攻,接下了三十招后,人已觉出不妙。

赵小蝶猛攻三十余招,仍未能胜得陶玉,心中亦是大为震骇,忖道:我们武功路数,都是得自“归元秘笈”上记载之学,如是他逐字逐句,都记的十分纯熟,这一战,不知要打上多久,才能分个胜败出来。

付思之间,忽听陶玉大喝一声,展开反击,右手一挥间,点出了“天罡指”力,紧随着劈出一掌。

赵小蝶想不到他会突然反击,被迫的向后退开一步。

就这一刹那间,陶玉已闪到一丈开外,跃入了一座高大的神像后面。

赵小蝶回目一顾邓开宇和柳远,回手一指点了杨梦寰两处穴道,道:“快扶他退回室中休息。”

邓开宇、柳远应了一声,一齐奔了过来,抱起杨梦寰退回室中。

就在陶玉隐入神像后面的同时,那化身之一的黄衫少年,也隐人了神像之中。

赵小蝶冷笑一声,说道:“陶玉,你跑不了,惹得我动了怒火,非把你烧死在大殿之中不可。”

一角神像后传出陶玉的声音,道:“你想放火么?”

赵小蝶道:“怎么,你可是认为我不敢么?”

陶玉道:“姑娘自然是敢,不过葬身在你大火之下的,只怕不是在下,而是那杨梦寰和沈霞琳。”

赵小蝶暗中忖道:这话不错,杨梦寰所中之毒,已经发作,沈霞琳关节初续,还未完全复元,行动甚是不便,他如真是放起一把火来,自已势难兼顾,这两人的危险,实是大过陶玉。

心中念转,人却暗中一提真气,陡向陶玉发话之处扑了过去。

这大殿前后门窗大都是关闭起来,虽是白昼,殿中亦甚黑暗,那狰狞的鬼怪神像,在暗淡的光线之中,更增恐怖。

赵小蝶飞身一跃,直向一座执叉马面的神像上撞去。

她虽然武功绝世,但终是女孩子家,眼看直向一座狰狞神像上撞去,心中发生凛骇,右手一挥拍了出去。

一股暗劲直撞过去只听轰然一声,那座马面神像吃赵小蝶发出的内家真力击中,打的半身粉碎,尘土木屑漫天横飞。

弥漫的尘烟中,突然涌出一股强猛的力道,直向赵小蝶身前撞来。

赵小蝶内功精深,反应灵敏异常,力道尚未近身,已然惊觉,右手一推反击过去。

两股激荡的潜力一接,激旋成风,隆隆大震声中,撞倒了一座神像。

只听陶玉格格一笑,道:“难得你一位姑娘家,练成如此雄浑的内力。”

笑声在弥漫烟尘中,飞向另一个殿角。

赵小蝶脚尖一点实地,身子又陡然飞了起来,尾随着陶玉的笑声迫去,口中冷冷说道:“陶玉,今日咱们非得分个胜负出来不可。”说话声中,又拍出一掌。

那陶玉似是不愿和赵小蝶硬拼掌力,竟然没有回手还击。

赵小蝶这一掌推出的内力,又击在一座神像上,轰然大震中,那神像又被击的粉碎,大殿烟尘也更见浓烈。

她虽然耳日锐敏,但殿中的黑暗,再加上弥漫的烟尘,已使她有些视界不清,那神像被毁的隆隆大震声,掩去陶玉行动时的衣袂风声。

陶玉和他那化身之一,竟不知隐子何处。

赵小蝶定定心,暗自忖道:我这般一味的蛮发掌力,岂不是正好给他遁身隐避的好机会。

她本是冰雪般聪明之人,略一付思,立时改变了主意,忖道:这殿中门户关闭,只有后面一条出路,我在那出路之处等他,如著他启动门窗,必有光线透入,那就可以看到他了。

只听殿后传过来童淑贞的声音,道:“赵姑娘,那陶玉鬼计多端,心狠手辣,你千万要小心一些,别上了他的当。”

赵小蝶道:“多谢姊姊指点。”话说完,人却疾快的闪入一座神像后面。

果然,就在她身躯闪离的同时,一蓬银芒,夹在那漫飞尘烟中打了过来。

赵小蝶暗中骂道:人人都说陶玉为人毒辣,今日看来果是不错,此人武功又如此高强;留在世上,有害无益,他暗算于我,我何不将计就计,骗他现身。当下重又跃回原地,故作中了暗器之状,落足甚重的向后退了两步,暗中却凝聚真气,蓄势以待。

那知狡烩的陶玉,竟然是不肯上当,发出一把毒针之后,竟是再无消息。

赵小蝶凝聚目力,向那毒针击去搜寻,仍是找不出半点征象,不禁心头懊恼,忖道:这座大殿不过数丈方圆,难道就当真找他不着么。

一股怒火真上心头,暗中祷告道:这陶玉为大太坏,今日如不杀他,此后江湖之上不知要被他闹成什么样子,纵然毁坏诸位神灵形像,那也是情非得已,事后我自当再塑金身,以赎今日冒犯之罪。

她毕竟是女儿之身,虽然有绝世武功,但眼看这一座座狰狞神像,毁在她的手中,心中不自觉生出了一种不安和畏惧之感。

祝祷已毕,暗中运起大般若玄功。

这是“归元秘笈”中最深奥的一种内功,乃佛门般若禅功和道家的玄门罡气,取长截短的合修大成,兼具了佛道两家之长。

这位容色绝世姑娘,突然发了狠心,要以大般若玄功,毁去这座阎罗殿。

正当她暗运功力之际,突闻咔嚓一声,一扇木窗,突然裂开,透入了大片日光。

紧跟着一条人影,穿窗而出。

日光下看的清楚,那人黄衫金环,正是陶玉。

赵小蝶已动杀心,来不及多作思索,一提气,娇躯疾如闪电,穿出窗外。抬头看去,只见那黄衫人已到三丈外的屋面上。

赵小蝶怒声喝道:“陶玉,我不信你能逃出我的手下。”疾追而去。

她轻功卓绝,这一全力施展,日光下有如一缕轻云淡烟。

那黄衫人身形虽快,如何能和赵小蝶绝世轻功相比,片刻工夫已被赵小蝶追个首尾相接,探手一掌拍了过去,正击茬那人右后肩上,蓬的一声摔倒地上。

赵小蝶冷笑一声,道:“哼!我不信你能逃出我的手去!”挥手抓起那黄衣人,正待逼供,心中突然一动,高声喝道:

“不好,我上了他的当啦!”回头向大殿中奔去。

原来她抓起那黄衣人时,心中突然警觉道:陶玉武功十分高强,怎么这样轻轻易易的就被我上掌击倒?

心念一转,立时想到了陶玉那随行的化身,赶忙又返向大殿中奔去。

那破开的窗门,依然如旧,赵小蝶一提真气,身子又凌空而起,穿窗而入。

就这片刻工夫,大殿之中已然有了大变。赵小蝶抬目一望,只见陶玉背靠在一根木柱上,指手划脚,指使殿中之人。

杨梦寰和沈霞琳都站在大殿之中,童淑贞扶着沈霞琳,满脸激怒之色,但却迟迟不敢出手。

显然,这些人都已被陶玉镇服。

赵小蝶冷笑一声,道:“你想的方法虽好,可惜怪你那位化身武功太弱,如是稍微再高强一些,也许可把我骗得更远一点,那就可以畅所慾为了。”

陶玉虽然明知赵小蝶回来。但却是未回顾一下,哈哈一笑,道:“时间已经够了,姑娘如若不怕伤着大殿中人,尽管出手就是。”

赵小蝶星目流动,缓缓由杨梦寰、柳远等脸上掠过,心中暗道:这些人武功纵然非他之敌,但也不该束手就缚才是,那杨梦寰身受重伤,不去说他,柳远和邓开宇怎的这样没有骨气……。

忽听童淑贞高声说道:“咱们都中了他的暗算,无能和他动手。”

赵小蝶吃了一惊,道:“什么暗算?”

童淑贞道:“不知他用了什么毒物,使咱们不知不党中都中了毒。”

赵小蝶道:“有这等事?”

陶玉道:“不错,赵姑娘可是有点不信么?”

赵小蝶略一沉吟,道:“我明白了,那归元秘笈中记载有一段用毒之法,想必被他学去了。”

陶玉道:“那不过是约略提到,并无详细记载,在下这隔物传毒之法,来自当今第一用毒高手。”

赵小蝶冷冷接道:“你不过是凭仗由那‘归元秘笈’上学来的武功,但那归元秘笈字字句句都在我记忆之中,我要把他录记下千本、百本流传武林,使人人都可学得上面武功,天下武林后起之秀都是你的劲敌,那时你就不用神气了。”

陶玉呆了一呆,道:“我不信你肯把千百年来累积的武功奥秘,公诸于世人。”

赵小蝶道:“像你这样的人,武功愈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5回 连施毒手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