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06回 勾心斗角

作者:卧龙生

原来南、西、北三面的火势都已漫布了囚五丈宽,油助火势,烈焰高达八尺,这等宽大的距离,实非一跃能过,除了奔向正东之外,很难脱出火势。

三面是火,但却空出了一面去路,想那东面的埋伏,定较这火势历害很多。

赵小蝶略一忖思,决心涉险,越火而过。她低声说道:“沈家姊姊对不住了,你如被火烧伤,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?”

几声有节奏的娇叱,隔着大火传了过来。

赵小蝶一闻那娇叱之声,立时辨出随来四婢已和人动上了手,而且对方武功高强,逼的四婢使用剑阵阻敌,赵小蝶心中疾快的打了两转,忖道:那定是陶玉了。当下一提真气,正待越火往援:突听一阵格格大笑之声传了过来。转脸望去,只见身着黄色及膝大褂,腕带金环的陶玉,站在那正东方火势缺口之中。

赵小蝶冷冷说道:“陶玉,你可是感觉到这点火势,能够把我困住么?”

她口中虽然呼出了陶玉之名,但心中却是无法断定这人是否是陶玉真身。

陶玉哈哈一笑,道:“赵姑娘,这火势也许困你不住,但这草地中却另有极利害的布置,我费时一月,在此地布下了火雷阵,原来准备对付那杨梦寰和朱若兰,想不到今天却用作对付你赵姑娘……”

他纵声大笑一阵,接道:“眼下有两条路,赵姑娘可以选择其一,一条是由我发动埋伏,使你和沈霞琳一并身死劫灰,第二条路是咱们携手合作,共图武林霸业,只要姑娘答允和我携手合作,依照我计划施为,我想在两年之内,即可使九大门派和天下豪雄,尽皆臣服,那时咱们划分南,北,各统一方,或是联手行令,指挥天下武林,哈哈,古往今来的大英雄、大豪杰,不知有多少人梦寐以求,统率武林,可惜的是千百年来,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达成所愿!”

赵小蝶看三面火势延展愈来愈宽,越渡的机会也是愈来愈少,心中忽然一动,暗道:这陶玉最善用诈,我何不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,骗他一骗。

她本是冰雪聪明之人,但因一直在人迹罕至的深山大泽之中长大,不解人间险恶,这几年来,她化名无情仙子,在江湖之上闯荡,对人与人之间的狡炸、险恶,以及用谋,大有长进,当下故作沉吟,反口问道:“咱们携手合作,共图武林霸业容易,但有道是双雄不两立,咱们之间如何相处,我不愿受你之命,只怕你也不愿受我令谕。”

陶王笑道:“你赵小蝶如是男人,我陶王也不会找你合作了,但你是女儿之身,情形就大不相同了。”

赵小蝶道:“为什么呢?”

陶玉笑道:“男女之间,日日相处,久而生情,武林霸业有成之日,不是我陶玉臣服你石榴裙下,就是你赵姑娘为我陶玉征服。”

赵小蝶心中暗骂一声,口里却盈盈一笑,道:“如是以人才貌而论,你陶玉实不在那杨梦寰之下。”轻移莲步直向陶玉行去。

这时,四周的火势更见猛烈,已快延烧到赵小蝶停身之。处。

火光下,只见她容色如花,美目流波,巧笑情兮,撩人情怀。

陶玉只瞧的呆了一呆,忖道:如以美媚娇艳而论,此女实不在朱若兰、沈霞琳等之下。

就在他念头一转之间,赵小蝶已欺近他身侧四五尺处。

陶玉陡然惊觉,急声喝道:“站住!”

赵小蝶美目一转,笑道:“你不是要和我携手合作么?怎的如此凶法。”她这几年来在江湖之上走动,把心中一腔怅惘愁怀,化作了千种风情,只闹的大江南北,神鬼不安,不知有多少年少书生,武林豪客为她的巧笑颠狂,为她的容色陶醉,她已学会了如何利用天赋的美貌。

陶玉脸色个整,左手一扬,打出一把金针。

火光中数十缕闪闪金芒,疾飞而至。

赵小蝶长袖一拂,暗劲山涌,挡开了飞来金针,冷冷说道:“陶玉,你这是何用心?”

陶玉道:“姑娘如再往前逼进一步,可别怪我陶玉下手毒辣了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姑娘答应的太快了,倒叫在下生出了怀疑之心。”

赵小蝶暗中运集功力,说道:“要如何你才能相信?”

陶玉道:“姑娘如若真有合作之诚,那就先把沈霞琳劈死掌下。”

赵小蝶心头一震,暗道:我如劈死沈霞琳,杨梦寰会恨我一辈子,此人当真是毒辣的很,口中却微笑说道:“她虽未气绝,但却已距死亡不远了。”

陶玉格格大笑,道:“她还是好好的活着,如若不是为了想诱姑娘,在下倒也不忍这般折磨于她呢?”

赵小蝶道:“嗯!沈霞琳长的很娇艳,你既然不忍伤她,为什么却要我出手伤她?”

陶玉道:“沈霞琳虽然很美,但如和你赵姑娘比较起来,那是又逊上一筹了。”

赵小蝶默察情势,陶玉已悄然向后退出了三丈以上的距离,不论自己发难如何迅速,除非能够在一击之下把他震毙当场,实难脱出凶危,但陶玉此刻武功,无论如何也可挡得自己五十招……。

心中念转如轮,双手却解开了胸前绫结,托过沈霞琳,说道:“咱们今宵如若杀死沈霞琳和杨梦寰,必将引出朱若兰重出江湖,给他们报仇。”

陶玉道、“姑娘如肯和在下真心结盟,朱若兰有何可惧?”

赵小蝶道:“好!咱们就此一言为定。”左手托着沈霞琳的娇躯,右手一掌,拍在沈霞琳背心“命门穴”上。

火光下,只见沈霞琳身躯一阵颤动,口鼻间鲜血急涌而出。

陶玉纵声大笑。道:“打的好,打的好。”

赵小蝶强作欢颜,盈盈一笑,道:“你可要查查看她是否已经死么?”

陶玉道:“不用看了,你把那尸体抛入火中就是。”

赵小蝶吃了一惊,忖道:这如何能够行得……。

但一时之间又想不出应付陶玉之法,心中大感焦急,狡狯的陶玉虽然眼看沈霞琳口鼻出血,仍是有些不肯相信一般,强迫赵小蝶把沈霞琳投入火窟才肯信她之言。

赵小蝶眼看那三面火势,已然逼到七八尺外,势再难多加犹豫,口中大声说道:“沈姑娘,为了武林霸业,只好让你葬身火窟了。”双臂突然一振,将沈霞琳高高抛了起来。

陶玉格格大笑,道:“好!赵姑娘肯这般和在下诚心合作,那是最好不过,此刻火势已然逼近,咱们得快些离开此地。”

说话之间,大步行了过去。

赵小蝶望着沈霞琳那飞向火中的娇躯,缓缓伸出手去、说道:“我和那沈霞琳会有过一段情,今日无缘无故杀了她,心中总是不安,只怕她变了鬼,也不会饶我。”

陶玉道:“世上那有神鬼之说,赵姑娘不用害怕。”

赵小蝶道:“我全身都在发抖。”口中虽和陶玉说话,但却始终没有回头望过陶玉一眼。

火光映照下,只见赵小蝶那莹白如主的手掌,纤长的五指,果然在微微颤动。

陶玉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,握着赵小蝶的左手,说道:“咱们快些离开此地……”

突觉赵小蝶五指一翻,突然紧紧扣住了自己脉门,不禁大吃一惊,道:“赵姑娘,快放开我,那火势只要再向前烧近一尺,这地方就要爆炸……”

赵小蝶陡然回过头来,冷冷接道:“那你就陪我葬身此地吧!”

陶玉心神逐渐镇静了下来,道:“你杀了沈霞琳,又把她尸体投入火窟之中,纵然生擒了我,那杨梦寰也不会原谅你,赵小蝶道:“她应该回飞过来。”

语声甫落,瞥见沈霞琳的娇躯,悬空打了一个转,突然又飞了回来。

赵小蝶左臂疾伸,接住了沈霞琳的娇躯,冷笑一声,道:“陶玉,你该知道,在那‘归元秘笈’有一种回旋掌的练法。”

陶玉长叹一声,默然不语。

赵小蝶牵着陶玉,举步向外行去,一面低声说道,“陶玉,我得先告诉你,你如妄打逃走的主意,可别怪我心狠手辣了!”加快脚步,向外奔去。

陶玉腕脉被赵小蝶紧紧扣着,全身劲道一点也用不出来,只好任那赵小蝶牵着行走。

赵小蝶急急奔向停车之处,只见四个玄衣侍婢,各舞长剑,拒挡住两个陶玉化身和四个黑衣大汉的猛攻,四婢联手布成一座方阵,护着杨梦寰。

赵小蝶低声喝道:“陶玉,快叫他们退下去。”喝声中,右手五指暗中加力。

陶玉只觉腕脉上一阵剧疼,全身行血,返向内腑之中回集过去。

陶玉为形势所迫,只好高声喝道:“住手!”

两个化身回头望了陶玉一眼,急急喝令四个黑衣人停下手来。

赵小蝶附在陶玉耳际,笑道:“要他们快退回去,我给你留着面子,不让你的属下看出来。”

陶玉重重咳了一声,说道:“此地没有你们的事了,都先回去吧!”

两个化身相互望了一眼,带着四个黑衣大汉急急离去。

大火燎原,浓烟蔽天,声势触目惊心。

赵小蝶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你自己瞧瞧你造的孽,好好的一片葱绿原野,被你这一把火烧成枯灰,如是这火势延烧到那杂木林中,只怕要烧上几日夜之久。”

陶玉冷冷说道:“姑娘这些年来,长了不少的江湖阅历,在下既被擒住,倒希望早知结果如何?”

赵小蝶转眼望去,只见杨梦寰闭着双目,盘膝而坐、头上汗水滚滚,显然正在忍受着无比的痛苦,不禁心酸,想起昔年替他疗伤之时,赤体相对之事,心头怦然跳动,自从那日之后,一缕柔情,竟然不知不觉的系牵在杨梦寰身上。当时。因年纪幼小,还觉不出什么,但随着年龄的增长,关爱之情,与日俱增。

她化名无情仙子,游荡江湖,希望能藉以排除满怀情愁,那知阅人愈多,愈觉杨梦寰的君子风怀,可敬可爱,作茧自缚,越陷越深,此刻见他运气抗毒,心中又怜又痛,缓缓放下了沈霞琳,冷冷说道:“陶玉,你是想死想活?”

陶玉道:“想死怎样?想活如何?”

赵小蝶道:“你如想死,我就施展剪脉手法,震断你全身几处主要经脉,让你先承受半年恬罪然后再死。”

陶玉吃了一惊,暗道:这剪脉手法的惨酷,尤甚过分筋错骨,她如真要用这等手段对我、这个活罪,可是受的大了……

只听赵小蝶接道:“你若是不想受那剪脉之苦,那就快些拿出化血神针的解葯,和童淑贞等解毒葯物,我就放你归去。”

陶玉心中原很畏惧,但听完几句话后,胆子却突然一壮,冷笑一声,道,“捉虎容易放虎难,你如是放了我陶玉,日后我再也不会上你这个当了。”

赵小蝶道:“你虽然鬼计多端,可是我一点也不怕你。”

陶玉道:“我如果给你的是假葯,你又如何知道?”

赵小蝶道:“我看他们服下葯物,伤势好了之后才放你。”

陶王暗暗叹息一声,想到这番心机又是白费,不禁心头惘然,但性命要紧,势又不能不答应,只好说道:“好!咱们就此一言为定,只怕我交出解葯,你又改变心意,不肯放我,我岂不是又上了你一次当?”

赵小蝶道:“我说出之言,向无不算,说过放你,决然不会食言。”

陶玉冷冷说道:“我已经被你骗过一次了,岂肯再被你欺骗?”

赵小蝶颦起了秀盾,道:“你要如何才能相信?”

陶玉望了杨梦寰一眼,道:“我要那杨梦寰讲一句话。”

赵小蝶道:“他正在运气调息,那里有工夫和你说话。”

陶玉看出他对杨梦寰关心极切,借爱之情,溢于言表,哈哈一笑,道:“如是那杨梦寰不肯说话,在下只有拼着忍受剪脉之苦了。”

赵小蝶暗惊道:如是他真的不肯拿出解葯,要和那杨梦寰同归于尽,这倒使我为难了。

两个心中都有着畏惧,但是谁也不愿先行屈服,彼此沉默相对,都有着措词为难之感。

沉默延续了一盏茶工夫之久,赵小蝶突然举起手来,道:“我先震断你几处脉经之后,再设法搜寻解葯。”

陶玉道:“可惜解葯并未藏在我身上。”

突听杨梦寰长吁一口气,睁开了双目,望了赵小蝶和陶玉一眼,脸上泛起了一缕笑容,道“赵姑娘,你终于擒住了陶玉,快些杀了他吧!”

赵小蝶道:“杀了他轻而易举,可是你……”

杨梦寰笑道:“不用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6回 勾心斗角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