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雨燕归来》

第07回 大骗局

作者:卧龙生

突然间,传来一阵马蹄之声,划破荒野的静寂。

杨梦怀寰转头望去,只见数十丈外的官道上,两匹快马急如电掣的疾驰而过,带起来一片滚滚尘烟。

两匹快马,急奔过后不久,又是四匹快马急急奔过。

这些人,似都是有着火急的事情,每人放辔疾驰,大有拼着跑死健马之意。

杨梦寰心中突然一动,暗道:看来江湖上已荡起了涟漪,杀劫的序幕已然展开,不知是什么人,竟然这等沉不住气?

他虽然没有接受天下武林送他的天下第一侠的荣誉,但他的一举一动,都对整个江湖道有着很大的影响。

这由天下武林同道奉赠的荣誉,也似是一道无形的枷锁,锁住了他,使他在不知不觉中,关心到武林的形势,他以拒抗陶玉为己任,又何尝不是这无形的力量驱使。

突听身后传来一声欢呼,道:“在这里了!”

杨梦寰回头望去,只见邓开宇、柳远、童淑贞鱼贯奔了过来。

那邓开宇当先而行,一面高声叫道:“杨大侠,找的我们好苦。”

杨梦寰站起身子,微笑说道:“几位都服了解葯么?”

邓开宇道:“那赵姑娘赐赠了在下等解葯之后,脸色很不愉快,一直迫使在下等离开。”

杨梦寰毫无惊奇之容,淡淡一笑,道:“她已经很客气了。”

邓开宇道:“怎么?此事可已在杨大侠预料之中?”

杨梦寰道:“比我想的好多了。”

童淑贞望了躺在草地上的沈霞琳一限,道:“沈师妹受伤了?”

杨梦寰道:“没有,但她很困倦,能这样好好的睡上一阵,对她应该很有帮助。”

邓开宇道:“在下等离开那赵姑娘之后,沿途遇上了不少武林中人。”

杨梦寰道:“他们的举动,可都是很慌急么?”

邓开宇道:“怎么?你已经见过他们了?”杨梦寰道,“我看过很多快马驰过。”

邓开宇道:“杨大侠可知道这些快马驰往何处去么?”

杨梦寰道:“不知道。”

邓开宇道:“兄弟遏上一位相识的人,一问之下,才知道他们是找杨大侠。”

杨梦寰道:“找我?”

邓开宇道:“不错,兄弟虽然只问了一起,但那些人奔行的方向如一,推想起来,大都是找杨大侠了。”

杨梦寰道:“你可曾告诉他们,我已不在水月山庄了。”

邓开宇道:“这个兄弟未见杨大侠之前,不敢擅自作主,”

柳远接口说道:“童姑娘说杨大侠和夫人必在左近,不会远去,因此我等就在附近找寻,总算找到了杨大侠。”

童淑贞道:“师弟可知他们找你为何么?”

杨梦寰道,“这人小弟还不大了解,但推想起来,必为那陶玉的事。”

邓开宇道:“杨大侠虚怀若谷,不肯以武林盟主自居,但据兄弟所知,天下武林都已把杨大侠当作武主盟首看待,是以江湖上一旦发生了重大事故,大都要派遣快马捷足,奔赴水月山庄,向你杨大侠请示机宜。”

童淑贞道:“就算如此,那也不该快马如梭,络绎不绝,用这样多人去请他一人?”

邓开宇微微一笑,道:“这就是江湖中人的私心运用,各怀机算,谁也不肯落人后……”

童淑贞道:“合力御敌,理该彼此同心才是,为什么还要各怀心机,尔虞我诈,何况这不过是请我师弟出山而已,捷足先登,又有什么不同?”

邓开宇道:“骤听起来,此事却是无甚重要,但个中实有重大的不同之处。”

柳远道:“邓兄可否说个道理出来,使我等一开茅塞。”

邓开宇道:“此事简单得很,因为杨大侠乃此时武林公认的盟主领袖,虽然他谦辞不就那盟主之位,但整个武林中,却是人人存有此心,此刻江湖上纷乱已起,杨大侠势必被拥出主持大局,如若有一门一派把杨大侠敦请出山,天下各方群雄,势必都将登门就教,这一派,如是在武林中毫无地位,亦将因而声名大噪,若是大门大派,也可增些光彩。”

童淑贞道:“原来这其间还有这些道理。”

邓开宇道:“这就是武林中人,纷纷赶往水月山庄的用心了”

童淑贞道:“唉!他们想不到赶到水月山庄之后,看到的只是空阔的庄院。”

杨梦寰叹息一声,道:“武林同道这般推崇我杨某人、只怕我杨某人要使他们大失所望了。”

邓开宇道:“独木难支大厦,杨大侠一个人武功再高,也难于对付那陶玉。”

杨梦寰神情肃穆,目光缓缓由邓开宇脸上扫过,道:“在下已和那陶玉交过一次手了。”

邓开宇神色聚张的问道:“杨大侠定然胜过了那陶玉。”

杨梦寰道:“他招数比我精奇,我内力胜他一筹,交手的结果,两败俱伤,只不过他伤的比我更重一些。”

邓开宇道:“在下冒昧赶往水月山庄,原为那多情仙子的事,那多情仙子的事已然了解,陶玉却重出江湖,我想那天下群雄奔水月山庄一事,定然是为了陶玉重出江湖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请恕兄弟用的私心,恭请杨大侠到我们邓家堡一行,再由家父出面,用你杨大侠的名义、邀请天下群雄,聚会我们邓家堡中,共商对策,不知杨大侠意下如何?”

杨梦寰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目下纷争已起,就是兄弟不愿插手,也是难以逃避了。”

邓开宇道:“杨大侠答应了?”

杨梦寰道:“邓兄如此宠邀,兄弟是恭敬不如从命,不过,必待内人醒来之后,才能上路。”

童淑贞心中一惊,急急蹲下身子,无限关心的问道:“沈师妹怎么了?”

杨梦寰微微一笑,道,“没有事,她这几日来,太过疲劳,一直未得片刻休息,此刻倦极熟睡,这一觉不知要睡到几时才醒。”

童淑贞道:“唉!沈师妹心地纯洁,有如天使、但她一生中所受到的折磨痛苦,却是无计其数,师兄这般疼爱于她,也算是上天有眼了……”

她的话显然是没有说完,但修然住口,缓步行向丈余外一丛深草旁边,盘膝坐了下去。

杨梦寰心知她感怀际遇,无限神伤,被陶玉始乱终弃,又被逐出了昆仑门墙,身受之苦,际遇之惨,可算是人间一等苦命人,设身代想,亦不禁黯然。

邓开宇轻轻一扯柳远衣袖,两人悄无声息的退出一丈开外,静坐等侯。

直待落日将沉,天近黄昏之时,沈霞琳才由熟睡中醒了过来。

她舒了一下双臂,睁开了惺松睡眼、哎哟一声惊叫道:“这样晚了!”

杨梦寰笑道:“你快睡了一整天,很多人都在等你。”

沈霞琳星目转动,四下打量一阵,果见邓开宇,童淑贞等都在望她微笑,心中大感不安,微带羞意的道:“你怎么不叫我呢?”

邓开宇急急道:“我们等待不久,夫人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杨梦寰笑道:“那陶玉已得归元秘笈上乘武功,虽是受伤不轻,但疗息也必很快,咱们亦该早些动身才是。”

邓开宇心中暗道:固所愿也,不敢请耳。口中却说道:“杨大侠和夫人恐已一天未食,咱们先找一处饭庄,吃点酒饭。在下再去买上几匹好马,明晨动身不迟。”

杨梦寰道:“买马倒是不必了。”

邓开宇打量了囚周一眼,道:“西北方十里外,有一处小镇,镇虽不大,但饭庄客栈,却是样样都全,咱们走快一些,日落之前或可赶到。”

杨梦寰道:“那就有劳邓兄带路了。”

几人放开脚步,直奔西北而行。

果然,日落之前,几人赶到了一处小镇之上。

这处小镇,只不过四五百户人家,但却是商贾必经之路,平日里行人不多,只不过三五家饭庄、客栈,但此刻家家饭庄、客栈都是挤满了武林中人。

这些江湖豪客,用起钱来、有如流水一般,毫无吝惜之感,使这座清静的小镇,顿然热闹起来。

凡是邻近这些饭庄、客栈的人家、都把自己养的鸡鸭,杀了买与这些饭庄。

邓开宇和杨梦寰等走完了小镇中四五家饭庄、客栈、才找到一处靠壁角桌位坐了下来。

这时,太阳已落,夜幕低垂,小饭店中四张方桌都满了人,杨梦寰等走入店中,也未引起别人注意。

这店中之人大都是武林人物,疾服劲装,佩带着兵刃。

只听一个粗嗓门的大汉说:“我就不信,那归元秘笈会重现江湖之上。”

只听另一个桌于上响起了一个细声细气的声音,道:“老兄既是不信,不知赶来这荒凉的小镇之上,为的什么?”

那粗嗓门大汉说道:“混帐,老子高兴看热闹;你小子管得着。”

邻桌之上,突然站起了一个全身灰色劲装,面目姣好之人,仍是细声细气的说道:“出口伤人,可是活的不耐烦了?”

那粗嗓门大汉一掌拍在木桌上,桌上的酒壶,菜盘全都给震的飞了起来,唏哩哗啦,摔了一地,怒声喝道:“咱们倒要瞧瞧那个龟孙子活的不耐烦。”猛然大跨一步,挥手就向那灰衣人抓了过去。

那灰衣人武功不弱,身子微徽一闪,避开了一掌,右手顺势一招“巧打金铃”反向那粗嗓门大汉右肩击去。

那大汉料不到对方出手如此快迅,一念轻敌,落于下风,吃那灰衣人一掌击中右肩,斜里撞出了两三步,才拿住了桩。

双方桌位都坐有五六个人,这两人一动上手、双方友好也都纷纷站起身来,有的干脆拉出兵刃,大有立刻火拼之势。

杨梦寰想到数年之前,那“归元秘笈”在江湖上引起的风波,想不到数年之后,仍然有这多武林人物为那“归元秘笈”所惑,千里迢迢赶到这座小镇上来展开了一场火拼,不禁黯然一叹。

邓开宇突然站了起来,低声说道:“杨大侠既然不愿看他们火拼撕杀,兄弟去劝他们双方罢手息争就是。”大步行了过去。

这时,那粗嗓门大汉已然和那灰衣人打了起来,双方拳来足往打的十分激烈。

双方友好,都在全神贯注的看着这场恶战,大概都觉得己方将胜,是以都还没有出手相助。

邓开宇舌绽春雷。大喝一声:“住手!”

两个恶斗之人似是被他震耳的吼声震住,果然停下手来。

全室中数十道目光一齐投注过去,看着邓开宇。邓开字大步行向那两人之间,高声说道:“四海皆兄弟,天涯若比邻,两位为了一句闲言,就动手相搏,岂不是有失江湖间的义气。”

双方之人,本来是个个余怒未息,大有把满腔怒火迁向邓开宇发作之势,但却被邓开宇几句话说的个个怒消火息。

杨梦寰暗暗赞道:“气宇轩昂,生性豪放,实是天生的领袖之才,如着其人武功能脐身为当世中一流高手,成为武林中的领袖人物,或可免去武林中不少无渭纷争。”

此念一生,不觉间动了传技授艺之心。

只见邓开宇双手抱拳,接道:“纵然有些口舌之争,也不致动手相搏,咱们武林中人素为人所垢病,骂咱们江湖草莽,动不动就拔刀拼命,两位只不过为了一点口舌,难道就不能互相忍让一些么?”

那大汉突然一抱拳说道:“兄台贵姓?”

邓开宇道:“在下邓开宇。”

那大汉道:“原来是邓少堡主,在下闻名很久了。”

邓开宇道:“好说,好说。”

那灰衣人突然长长叹息一声,道:“邓少堡主纵然劝得我等这番冲突,但也无法劝得即将临头的一场惊人厮杀,唉!这一场纷乱的杀劫,真不知有多少人要死在这场恶战之中。”

邓开宇道:“满街武林人物,可都是为此而来么?”

那灰衣人道:“大概是吧!至少应该是大部分人为此市来。”

那大汉突然接口说道:“邓少堡主千里迢迢奔来,难道不是为这件事么?”

邓开宇道:“兄弟和几个朋友路过此地,遇上两位兄台动手,像这等荒僻所在,还会有什么震动武林大事不成。”

那灰衣人道:“邓少堡主当真不知道么?”

邓开宇道:“自然是当真不知。”

那灰衣人叹道:“兄弟也是闻风而来,沿途之上限见无数武林同道涌来,心中更是深信不疑了。”

邓开宇听得莫名所以,忍不住问道:“究竟是什么事啊?”

灰衣人道:“江湖上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7回 大骗局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风雨燕归来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