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13回:义结金兰望花楼

作者:卧龙生

萧翎仔细看去,果然发觉高挑的红灯,都缓缓集中向望花楼。

这时,那望花楼上的灯光,早已熄去。

只听一阵娇嫩呼叫之声,传了过来,道:“萧爷……”

萧翎一皱眉头,大步出了花架,道:“玉兰吗?”

一阵急促的步履之声,传了过来,道:“正是小婢。”声落人到,玉兰、金兰联袂而至,一色绢帕包头,劲装佩剑。

金兰目光一掠唐三姑,道:“姑娘也在此地,那是最好不过。”

唐三姑道:“我刚到不久。”

玉兰微微一笑,道:“小婢等适才接得二庄主传来的口谕,问两位是否有兴致去看看热闹,如是有此兴致,奴婢们即刻带两位前往,如是没有兴致,两位请早些休息。”

这几句话,听在萧翎耳中还没有什么,但唐三姑却是听得暗暗惊心,二婢之言,分明是早已在暗中监视着两人的举动了。

萧翎看那高挑红灯,突然沉落下去,只余一盏,在夜暗风雨中移动,不禁动了好奇之心,道:“既是周二庄主相请,我等自是应该去瞧瞧才对。”

玉兰道:“萧爷既有兴致,奴婢等走前一步,替两位带路。”

萧翎道:“不要慌。”

飞步奔入卧室,取了随身带来之物,才随着二婢行去。

他暗中留心两人的身法,竟然十分快速矫健,心中暗自惊佩,道:想不到这百花山庄中的一个婢女也是身怀有上乘武功。

二人行速甚快,地势又熟,只见她们穿花绕树,片刻间,已到了望花楼下。

萧翎抬头望去,只见一个身躯魁梧的劲装大汉,手中高举着一盏红灯,周兆龙仍然是穿着一身华丽衣服,赤手空拳,但他身后却排列着一行怀抱利刃的劲装大汉。

但见玉兰脚步加快,两个飞跃,人己到周兆龙的身前,欠身说道:“萧爷和三姑娘大驾已到。”

周兆龙转身迎了过来,笑道:“有扰两位清兴,兄弟不安的很。”

萧翎道:“言重了,那犯庄之人哪里去了?”

周兆龙笑道:“已进了望花楼。”

萧翎道:“周兄,何以不拦住他们呢?”

周兆龙笑道:“他们指名要闯望花楼,如若不让他们试试,只怕他们死也难以瞑目。”口气平和,行若无事一般。

但见火光闪动,望花楼一十三层,同时亮起了明亮的灯光。

萧翎心头纳闷,暗道:哪有敌人想到哪里,就让他到哪里去,这倒是未闻未见之事。

周兆龙低声笑道:“怎么?萧兄和三姑是否想登楼去瞧瞧他们的搏斗?”

萧翎按不下好奇之心,说道:“如是可以的话,兄弟倒是想登楼见识一番。”

周兆龙笑道:“好吧!咱们就上楼去看看吧!”回顾身侧的玉兰、金兰一眼,说道:“你们回兰花精舍去吧!”

二婢躬身一礼,返身而去。

目光一转,扫掠了那些怀抱利刃的劲装大汉一眼,接道:

“你们守在楼下,如若那登楼之人,能够全身下楼,便送他们出庄,不许留难。”

萧翎只听得暗暗赞道:这周兆龙的气度,果然非常人能及。

只见周兆龙双手抱拳,微微一笑,道:“萧兄和三姑娘请。”

唐三姑正待谦辞,瞥见萧翎已大步进了望花楼,立时举步紧随萧翎身后而入。

周兆龙负起双手,走在最后。

萧翎凝目望去,只见那守护第一层楼的劲装人,面色苍白,靠在壁上,手中一柄锯齿刀,垂在地上,右臂间鲜血湿透了大半个衣袖,显是受了重伤。

周兆龙对那伤者淡淡一笑,道:“怎么?他们上了第二层吗?”言词间,既无慰问之意,亦无代他疗治伤势之心。

那大汉挣动了一下身躯,说道:“奴才无能,挡不住那来犯之敌……”

周兆龙接道:“不要紧。”

牵着萧翎、登上了第二层楼。

只见那守门之人,盘膝坐在地上,身前放着一把奇形外门兵刃万字梅花夺,双眼眼角和两个嘴角间,尚在滴着鲜血。

周兆龙微微一皱眉头,沉声问道:“来人呢?”

那人道:“奴才中了一掌,伤及内腑,被他们冲上去了。”

周兆龙道:“萧兄,咱们上三楼看看。”拉着萧翎,奔上三楼。

三楼上打斗痕迹尤新,那守楼的劲装大汉,抱着左臂,靠在一张木桌上。

周兆龙不再问那伤者,拉着萧翎直登四楼。

烛光照耀之下,只见那守楼大汉,仰卧在地板上,全身有四五处创伤,仍在流着鲜血。

一阵兵刃的交击之声,由五搂传了下来。

周兆龙道,“萧兄,来人正在五楼,咱们快些去看。”

萧翎看那躺在地上的守楼人,伤势甚重,而且鲜血仍然不停往外涌出,显是已经无能自行运气止血,如不及早设法相救,纵然伤势不碍,亦必将流尽身上之血而死,心中甚觉不忍,挣脱周兆龙握住的右手,说道:“这人伤的很重,咱们救救他吧。”

周兆龙微微一笑,也不阻止。

唐三姑抢先奔了过去,掏出金疮葯,敷在那大汉四处伤口之上。

萧翎右手连扬,点了他四处穴道。

那大汉微微一挺身子,道:“多谢援手。”

萧翎道:“一个时辰,最好是不要移动身子。”

但闻楼上兵刃的撞击之声,十分猛烈,显是恶战已到了紧要关头。

萧翎顾不得再和那大汉说话,翻身一跃,直奔五楼。

五楼上正展开着一场猛烈的恶战,剑花惜落,刀光如雪,裹起了两条人影。

靠在楼梯口处,站着一个胸垂花白长髯的老者,右手握着一个李公拐,另一个三旬左右的大汉,手中横着一柄长剑。

那老者神态沉着,望了周兆龙和萧翎等一眼,仍然不动声色,但那大汉却有些沉不住气,长剑一挥,挡住了三人。

周兆龙微微一笑,道:“兄台尽管放心,我等并无出手之意。”

那老者冷冷说道:“你倒有自知之明。”

萧翎走在最先,那大汉伸来长剑,剑尖直逼萧翎的胸前,不及半寸,萧翎心中极是厌恶,冷冷他说道:“拿开。”

左手一拂,暗蓄修罗指力,弹在剑身之上。

但闻铮的一声,那大汉手中长剑,突然脱手飞了出去,撞在墙壁上,那胸垂花白长髯的老者,脸色大变,望着萧翎,说道:

“兄台好惊人的一指禅功……”

萧翎道:“在下并非是用的一指禅功!”

那老者登时飞起满脸羞红,垂下头去、萧翎胸无城府,不知此言大伤了那老者的颜面。

在场之人,无一不看的暗暗惊心,他这随手弹指一拂,竟然能使对方紧握的兵刃,脱手飞出,除了少林的一指禅功外,世间还很少闻到此种惊人的指上功夫。

那握剑大汉,长剑被萧翎弹指一击,脱出手后,惊奇、惭愧,交集心头,呆在当地,说不出话,良久之后,才愕然一声长叹,退到那老者身侧。

只见那花白长髯的老名、一顿手中的李公拐,道:“住手!”声若突发的焦雷,震得人耳际嗡嗡乍响。

那交错的剑光刀影,乍然分开,现出两个人来。

一个二十上下,全身劲装的英俊少年,手中握着一柄长剑,另一个四旬左右的大汉,手中横着一柄厚背薄刃的鬼头刀。

那握剑少年欠身说道:“师父有何训教?”

那老者长叹一声,道:“百花山庄中藏龙卧虎,今生只怕已难报你爹爹的大仇了。”

那少年双目中滚下来两行热泪,道:“为人子者不能手刃亲仇,还有何颜立足人世。”长剑一扬,疾向颈上抹去。

那老者扬手一挥,一股暗劲冲了过去,正击在那少年右肘间的曲池穴,那少年但觉手肘一麻,长剑脱手落地,那老者冷笑一声,道:“好啊!你可想死给为师的看吗?”

那英俊少年一屈双膝,跪了下来,道:“弟子,弟子……天胆也不敢有此用心。”

那老者脸上泛现出悲愤之容,长叹一声,道:“孩子,捡起兵刃,咱们走!”

那少年不敢再出言顶撞,捡起长剑,退到那老者身侧。

萧翎只看的如坠在五里云雾之中,茫然不知所措。

只见那者者回过头去,对萧翎一抱拳,道:“请教兄台高名上姓?”

萧翎道:“在下萧翎。”

那老者先是微微一怔,继而说道:“原来是萧大侠,老朽今宵承蒙教训,终生感激,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回顾了身后两个弟子一眼,接道:“咱们走!”铁拐触地,当先行去。

那大汉、少年,脸上泛现出困惑、迷惆的神色,但见师父忿忿而去,只好紧随身后而行。

周兆龙一闪让开去路,抱拳一礼道:“三位慢走,兄弟不送了。”

那长髯老者冷冷说道:“如若老夫不死,三年内,定然重来。”

周兆龙笑道:“百花山庄日夜畅开大门,兄弟随时候教。”

那老者脸色一片惨然,目光移注到萧翎的脸上,道:“老朽已十年未履江湖一步,此番离山,已闻大名,想不到却在百花山庄幸会。”

萧翎一拱手道:“老兄台贵姓?”

那老者双目中寒芒一闪,道:“江湖无名小卒,说出来萧大侠也是不会知道。”

萧翎道:“在下初入江湖,的确是识人不多。”

那老者狂笑一声,道:“好一个识人不多。”

回身一跃,下楼而去。

三人去如飚风,眨眼间走的踪迹全无。

萧翎一皱眉头,道:“周兄,这三位是何等人物?”

周兆龙笑道:“江湖上尽多狂妄之徒,萧兄不用理他们,也就是了。”

唐三姑突然接道:“那老头子好像是传说中跛侠常大海……”

周兆龙冷冷瞪了唐三站一眼,道:“兄弟从未听过此人之名。”

唐三姑已然警觉,住口不言。

萧翎道:“跛侠常大海,这人既有侠名,那自然不会是坏人了。”

唐三姑想到和周兆龙相约之言,当下微微一笑,道:“我只听母亲提过此人之名,但是不是他,那就不清楚了。”

周兆龙道:“萧兄的大名,已然震动武林,这三人知难而退,算他们运气不错。”

萧翎道:“好说,好说……”

周兆龙道:“被这三人一扰,打搅了两位的安歇,此刻时光已是不早,萧兄和三姑娘也该早些休息了。”

当先带路,直把萧翎送回兰花精舍才告辞而去。

金兰、玉兰,早已恭候室中,屈下一膝,替萧翎脱下靴子,笑道:

“萧爷可想吃些夜点?”

萧翎一挥手,道:“不用了,你们去睡吧!”

金兰一笑而去,玉兰却在室内一张木椅上坐了下来。

萧翎又待催她去,玉兰已抢先说道:“萧爷尽管上榻休息,小婢守在这里等候使唤。”

萧翎两手乱摇道:“孤男寡女,长夜漫漫岂可同处一室,这不行,你快退出去,你坐在这里,我睡不着。”

玉兰缓缓站起身来,神色黯然,双目中流露出无限的忧苦,慾言又止的款步退了出去。

萧翎不愿再和她搭讪,虽然看出她神情有异,但也不愿多问,关上房门,登榻休息,心中暗暗地想道:这两个丫头似是有些不对,明日得告诉周兄,另行换两个来。念转意定,闭目睡去。

这一觉睡的十分香甜,醒来天已大亮,着衣起床,打开室门,金兰、玉兰晨妆早罢,相候室外。

二婢今天换着了一身银红短装,明艳照人,巧笑情兮,齐齐躬身,娇声说道:“萧爷早安。”

萧翎笑道:“不用了,你们这百花山庄好大的规矩。”

玉兰道:“婢子们如若侍候不好,要受二庄主的责打,但得萧爷快乐,小婢等是万死不辞。”

萧翎不愿和二婢纠缠,说道:“我要到室外走走,你们不用跟着我了。”举步出室。

但见花色绚烂,兰香扑鼻,心神为之一畅,漫步向花间走去。

昨夜阴云早散,东方天际,旭日初升,金黄色的阳光,照在露珠上,闪闪生辉,有如千万颗珍珠,散在五色缤纷的花叶上。

萧翎徘徊在花丛中,心神一清,脑际登时泛升起重重疑云。

他感觉,这座美丽的百花山庄,似是潜伏着无数的隐秘,笼罩着一层神秘的气氛。

那大庄主沈木风,口头上虽和周兆龙称兄道弟,但那周兆龙对他的敬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3回:义结金兰望花楼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