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14回:落花流水空留恨

作者:卧龙生

庄门外早已排列了数十个劲装大汉,每人佩带兵刃,牵马肃立,眼看两人行来,齐齐躬身相迎。

周兆龙举手一招,五个分着红,黄、蓝、白、黑的大汉,迎了上来,抱拳作礼世界离不开人的意识,科学知识作为对世界的经验事实的总 ,神态间极是恭谨,周兆龙笑对萧翎说道:

“不论一个人武功如何精深,亦必得有人相助,红花绿叶,相得益彰,这五人分着五色衣服的可知性,认为从个别观念到抽象观念的发展不是从现象到 ,那是代表五行,每组五人,合共五五二十五人,都是大哥选出的资质绝佳之人,苦心训练而成的勇士,从未在江湖上出现过,三弟加盟百花山庄,大哥欢喜异常,不瞒兄弟你说,为兄的记忆之中,还从未见过大哥那等欢愉之情,特地把这二十五人,交由三弟统领,以三弟的神勇,加上这二十五人相助,扬名武林,立威江湖,实如折枝反掌之易……”

萧翎还未及答话,那周兆龙又接口说道:“还有一事,小兄还未告诉三弟,咱们这百花山庄中,不论男女孔子春秋末期思想家,儒学创始人。学说以“仁”为核 ,都会武功,一向被武林视作泰山北斗的少林寺,自诩寺中僧侣,无一不会武功,但咱们这百花山庄,却不让它专美归前,金兰、玉兰聪慧过人,秀出伦群,在诸婢中,武功最好,大哥已下令拨为三弟随身侍婢,二婢武功上的成就,三弟或已看出,不去说它,而且二婢还极善心机,日后追随左右,当可代三弟运筹、献策,分担忧苦……”

突闻蹄声得得,一骑健马,飞奔而来。

马背上驮伏着一个黑衣人,直向几人停身之处冲来。

周兆龙右手一摆,道:“看看他断气没有。”

那红衣大汉应声转身,迎着快马奔去,左手一探,抓住马组,用力一带,那急奔健马,打了一个旋身,停了下来,右手一把抓起那黑衣人头骨,抱起一看,道:“禀告二庄主,这人断气多时了!”

周兆龙道:“伤在何处?”

那红衣人答道:“眉心之上,一剑致命。”

周兆龙道:“放他回庄,咱们上马赶路。”

那红衣人应了一声,放开缰绳,那健马驮着黑衣人的身躯,向庄中奔去。

萧翎目光一转,眼看二十五雄,都上了马,忍不住说道:

“二哥,咱们只不过是到江畔找人,能否找着还难预料,带着这样多人同去,如临大敌一般,岂不要人耻笑咱们胆小怕事,倚多为胜。”

周兆龙道:“那咱们少带几个。”转身对身侧五个分着五色衣服的大汉,道:“你们既是五组中的首脑,就由你们五个去吧!”

五人齐齐应了一声,举手向后一挥,其余之人,转身退了回庄去。

周兆龙道:“三弟上马吧!那人又伤了咱们庄中一人,想必还在近处。”

萧翎一跃上马,道:“二哥请。”

周兆龙道:“咱们并骑而驰。”

双骑齐齐放辔,健马奔行如飞,片刻时间,已出去了七八里路。

周兆龙突然一收马缰,道:“三弟,等一下。”

萧翎疾收辔缰,快马人立而起,打了一个急转,才停了下来,道:“二哥有何见教?”

周兆龙道:“那边有咱们派出的暗桩迎来,或有要事禀告。”

萧翎抬头看去,只见一个头戴竹笠、身披蓑衣的渔人,大步行了过来。

那渔人行近了两人的勒马停身之处,低声说道:“来人在三柳弯。”匆匆行了过去,似是甚怕被人瞧出他的身份。

那人头上的竹笠,低压眉际,萧翎只看到他留着山羊胡子,竟未看清楚他的面貌。

周兆龙把马一带,低声说道,“咱们到三柳弯去。”

七骑马奔行在黄土小径上,又行数里,已无路径,放眼看一片碎石、淤泥,耳际间响起了澎湃的江涛。

马匹踏着淤泥,浆水溅飞。

周兆龙伸手遥指着遥远一丛树影,道:“那就是三柳弯了,这是一片荒凉的江岸,不知那人何以会来此地?”

萧翎抬头看去,果然不错,这是一片异常荒凉的地方,除了碎石、淤泥之外,数里内不见人迹。

三株老柳,并排而生,矗立在江畔,老柳下放着一张木桌,桌前放着一个香炉,炉中的烟气袅袅升起,随风飘散,阵阵香气,扑进鼻中。

木桌上摆着酒菜,还微微冒着热气,显然是这酒菜摆上的时间不久。

萧翎道,“不知在祭奠什么人……”

目光一抬,瞥见那并生的三株老柳,正中一株上,挂着一方雕花的精致木牌,上面写着:亡弟萧翎灵位。

下款写道:断魂人奉立。

萧翎只瞧得心头大震,暗道:这世间不知究竟有多少萧翎,一个已然名重天下,我好好站在这里,又有人在这老柳之下,奠祭萧翎的灵位。

周兆龙回头望了萧翎一眼,道:“三弟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原来,萧翎虽和沈木风、周兆龙结拜兄弟,但却未把自己身世际遇,告诉两人,周兆龙虽然是才思敏锐,城府深沉之人,一时间,也是想不明白,不禁脱口一问,但话一出口,立时警觉。

萧翎茫然说道:“我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,取下那灵位瞧瞧。”

周兆龙一伸手,拦住了萧翎,道:“三弟不可造次,江湖险诈,不可不防。”

萧翎道:“怎么?难道那灵位之后,还藏有什么暗器不成?”

周兆龙道:“这个小兄很难断言,但小心一些,总是没错。”

一跃下马,缓步行到那老柳之下,抬头看了一阵,低声对萧翎说道:“兄弟,那人挂这灵位,只用白线系上,显然是还要来取的……”

萧翎接道:“咱们大队人马一来,只怕是把他吓跑了。”

周兆龙凝目沉思了一阵,突然一跃而起,去取那挂的灵位,只听一声清叱传来,道:“不许动。”寒芒一闪。电射而来。

周兆龙跃起取那灵位之时,早已有了戒备,闻得那清叱之声,立时一沉真气,身子疾沉而下,右手挥处,一片绿光飞起,击落那射来寒芒。

转头望去,只见一个眉目清秀,十五六岁的青衣童子,双目中暴射出森寒的冷芒,手中长剑已然出鞘,凝注几人,神态倨傲,毫无畏惧之意。

那五个分着各色衣服的大汉,迅快的移魂身躯,布成了合围之势,兵刃出手,已成剑拔弩张之局,只要同兆龙一声令下,立时将一齐出手。

萧翎目注那高挂的灵位,耳听着滔滔江流,数年前的往事,忽然间回集心头,他想到自己被商八掌风震落江中的往事……陡然大声喝道:“二哥,请不要动手。”喝声中—跃而起,随手抓下那高挂的木牌。

但闻青衣童子怒声喝道:“不要动那灵位。”右手扬处,三点寒芒,一齐飞来,紧接着飞身急扑而上,长剑在日光下闪起朵朵剑花。

萧翎心中有备,左掌疾翻,劈出了一掌,右手已取下灵位,跃飞出一丈开外。

其实,不等他动手,周兆龙已代他挡住了那青衣童子的攻势,右手翠玉尺飞旋,连击脆响中,震飞了那青衣童子三支飞鱼刺,但他未料那青衣童子打出暗器之后,人也跟踪扑上,要待跃起拦住,已自不及,但萧翎翻手劈出一掌的内劲,却及时而至。

那青衣童子,接了萧翎一掌,人被震的落着实地。

萧翎取下灵牌,只见灵牌后面后面写道:成化十一年二月二日,萧翎在此落江,中州双贾留书。

这几个字写的歪歪斜斜,但却深深陷入树中二分多深,一望之下,立可辨出是用惊人的指力,刻在上面。

萧翎心中默算时间,那正和自己落江时间相合。

他落江一事,虽是记得清楚,但却不知在何处落江,目睹中州双贾的留书,心中再无怀疑,这人分明是来奠祭自己了,但不知那断魂人是谁?

这时,那青衣童子又仗剑冲上,却被周兆龙挥动翠玉尺截住,那青衣童子剑招十分辛辣,着着攻向周兆龙的致命所在,两人交手几招,已然是凶险百出。

萧翎大声喝道:“二哥请停手,小弟有话问他。”

周兆龙心中正自惊异那青衣童子小小年纪,剑招如此辛辣,听得萧翎呼喝之声,立时闪身让开。

那青衣童子长剑护胸,飞身一跃,人已到了萧翎身前,怒声说道:“决把灵牌还我!”

萧翎看他急怒之情,溢于言表之间,这灵牌对他似是十分重要,微微一笑,道:“灵牌还你不难,但你得回答我几件事情。”

青衣童子道:“那要看你问的什么。”

萧翎道:“这灵牌之上,写的萧翎,你可认识他吗?”

青衣童子摇头说道:“不认识。”

萧翎道:“你既不认识他,为什么要祭奠他的灵牌?”

青衣童子道:“又不是我要祭奠他。”

萧翎道:“不是你,是哪一个?”

青衣童子道:“是我们相公。”

萧翎道:“他现在何处?”

青衣童子怒道:“你这人问起话来有完没完?快把灵牌还我。”

左手电疾伸出,来夺灵牌。

萧翎肩头微晃,人已后退三步。

那青衣童子一把没有抓着灵牌,右手长剑却突然刺了过来,剑势奇快,一闪而至。

萧翎料不到他出剑如此之快,几乎被他刺中,当下一提丹田真气,横跨三尺,急急避开一剑。

只听周兆龙道:“三弟小心,此人剑招奇辣,甚难对付。”

那青衣童子已然在他说话工夫中,刺出了四剑。

萧翎闪开四剑后,一跃而退,笑道:“不用打啦,我还你灵牌。”

那青衣童子闪电般四剑,一气呵成,对方竟能在闪动剑光中脱身而出,心中亦是暗暗震骇,忖道:他们人数众多,个个武功似是都很高强,大是不好对付,听得萧翎说要还灵牌,立时停手不攻,道:

“拿来,哼!你们要是不肯还我,事情就不能算完,我接受一顿责打,非得杀了你们不可……”

萧翎伸手递过灵牌,笑道:“这灵牌又不是什么珍贵之物,有什么好抢的!”

周兆龙却冷笑一声,道:“好大的口气。”

青衣童子接过灵牌,心中气愤顿消,微微一笑,道:“你们把灵牌还我,那自又当别论,等会我家相公回来,我不给他讲就是。”言词之间,对主人充满恭敬和信心。

萧翎回头对周兆龙道:“二哥,此事甚多可疑之处,小弟想多问他几句。”

周兆龙对这青衣童子的辛辣剑招,也动了好奇和怀疑,甚想查明对方的来历和底细,当下说道:“三弟尽管请问。”

萧翎回目望去,只见那青衣童子,竟然抱着灵牌,转身而去,不禁心头大急,厉声喝道:“小兄弟快站着,我有话问你。”

他不叫还好,这一叫,那青衣童子突然放腿疾奔而去,眨眼间已出去四五丈远。

萧翎怒喝一声:“你跑得了吗?”拔步飞追。

周兆龙紧随萧翎身后追去。

五个随行大汉,也紧紧追了上去。

那青衣童子轻功奇佳,矫健如飞,疾逾飘风,萧翎追出百丈,只不过赶上二三尺远,周兆龙还可勉强赶上,那五个随行大汉,已被甩后了两丈多远。

只见那童子沿江而奔,行约四五里,突然跃上了一艘停泊在岸边的小舟,双手拖起铁锚。

船舱中人影一闪,又跃出一个青衣童子,竹篙一点江岸,小船立时向江心冲去。

这时,萧翎距那青衣童子,还有两丈多远,他拖锚动作虽快,总要延误一些时间,小船划动,萧翎已到了岸畔,纵身一跃,直向那小舟上飞去。

那撑篙的青衣童子一挥竹篙,一招“横扫千军”击了过来。

萧翎身子疾沉,竹篙掠顶扫过,左手疾快的伸了出去,顺势抓住了竹篙,沉身,出手、抓篙,在一刹那间完成,动作快的使人看不清楚。

那执篙童子突然振腕一掷,手中竹篙,斜向江里飞去。

周兆龙大声叫道:“三弟快退回来,他们绝跑不了。”

萧翎抓住竹篙,借势换一口气,原想借这竹篙之力,跃上小船,却未料到,那青衣童子突然投掷出手,身子吃那竹篙一带,斜向一侧,小舟却破浪突向江心,这一去一来间,又拉长了不少距离。

萧翎虽然身负着三位奇人传授的绝技,但他毫无临敌经验,应变不够灵活,直待那竹篙将要落水,才一振右臂,把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4回:落花流水空留恨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