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15回:神功震双贾

作者:卧龙生

杜九逐渐的加快行速,行了顿饭工夫,到了一处孤立的茅舍前面。

茅舍的木门紧闭,室中不见灯光。

杜九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大哥在吗?”

木门呀然而开,一个竹笠鱼装的白髯老人,当门而立。

杜九晃燃火折子,点起了烛火,道:“大哥,从今以后,咱们用不着掩饰本来的面目了,萧翎他没有死去……”

突然张嘴吐出了一口血,摔倒在地上。

白髯老人两道冷电一般的目光,投注在萧翎的身上,道:

“你真是五年前落江的萧翎吗?”

萧翎应道:“正是在下。”

白髯老人突然举手在脸上一抹,白髯尽落,露出一张团团的圆脸,道:“可是你打伤了他?”

这张圆脸,留给了萧翎很深的记忆,正是那金算盘商八。

萧翎道:“适才在江畔,在下和他对了一掌。”

商八脸上泛现起困惑之色,道:“只一掌你就震伤了他?”

萧翎道,“他伤势本来不重,只因他太逞强好胜,不肯及时运气调息,又经过这一阵奔走,血气难平,故而吐出一口血来。”

商八伏下身子,扶起杜九,接道:“救人要紧,咱们等一会再谈。”

萧翎倚门而立,道:“既然见着了,我也不怕你逃走。”

商八仔细在杜九身上查看了一阵,推活杜九的脉穴,摸出一

粒丹葯,送入杜九口中,低声说道:“二弟,你运气先调息一下,我和这位萧兄谈谈……”

萧翎冷冷接道:“道不同不相为谋,我瞧咱们也不用谈了,我记得五年前,我曾说过不杀你们,快些告诉我那岳姊姊现在何处?”

商八微微一笑,道:“萧兄的武功,诚然不错,但如说能杀了我们兄弟,却也未必!”

萧翎剑眉耸动,俊目放光,冷冷的扫掠商八一眼,道:“这些事,倒也不用争执,我只问你我那岳姊姊的下落。”

商八摇摇头,道:“不知道,自从你落江之后,咱们兄弟失信于那岳小钗,也无颜回去见她,屈指算来,五年有余,没有见过她了!”

萧翎眉字间泛现出一片忧郁,冷然说道:“如若我那岳姊姊,有了三长两短,两位纵然被我斩作肉酱,也难消我心头之恨。”语音微微一顿,接道:“我那岳姊姊是被你们囚禁起来的,这话没有冤枉两位吧?”

商八道:“不错,岳姑娘确是我带她安居在一处安全所在,可是我们兄弟答应了把萧兄带去见她,交换那禁宫之钥,不幸你落江失踪,咱们兄弟在左近十里江面上寻找甚久,但却一直未能找到萧兄,中州双贾能在江湖之上立足,受到武林中朋友器重,就是因为一生中从未失信于人,既是找不到你萧翎的下落,那等于砸了我中州双贾的招牌,自是壮士无颜去见那岳小钗了……”

萧翎急急接道:“她在什么地方,快带我去见她!”

商八摇头说道:“岳姑娘的秘密居所,咱们只留有半年的食用之物,我们兄弟找不到萧相公,无颜回去见她,但却不能让她活活饿毙,因此,在萧兄落江五个月后,咱们兄弟易容改装,悄然潜返,给她送去些食用之物……”

萧翎接道:“这么说来,两位还是有点人心了。”

金算盘商八轻轻咳了一声,接道:“但当咱们兄弟回到那处秘居,岳姑娘早已自断铁栅而去,行踪不明,咱们兄弟化装寻访数年,足迹遍及大江南北,仍是找不出她的下落。”

萧翎冷笑一声,道:“未找到我岳姊姊之前,两位不能算脱干系,有劳两位随我一行……”

商八道:“到哪里去?”

萧翎道:“百花山庄,咱们以三年为限,三年之内,如若找到了我岳姊姊,自是释放两位……”

杜九突然一睁双目,失惊道:“百花山庄!”

萧翎道:“不错,这也值得大惊小怪么……”语音微顿,接道:“如是三年之内,还找不到我那岳姊姊,我就杀了两位。”

杜九功力深厚,又得灵丹之力相助,经过这一阵调息,早已复元,一跃而起,道:“在下适才因是轻敌,被你一掌震伤,岂能心服。”

萧翎道:“那你是还想试试了?”

杜九道:“当然奉陪。”

萧翎目光一转,道:“室中狭小,咱们到外面较量。”

商八一伸左臂,拦住了杜九,道:“且慢,纵然要打,也得把话先说清楚。”

萧翎道:“什么话,快说!”

商八道:“你认识那血影子沈木风?”

萧翎略一沉吟,道:“那是我的结盟大哥!”

商八道:“他为什么不收你为徒?”

萧翎怒道:“这些事,你也要管。”

商八道:“你从那血影子沈木风学艺,武功自是了得,五年时间,不算太长……”他顿了一顿,又道:“纵然他细心相授,你天资聪慧,尽得他的真传,但真力内功方面,却未必就强过咱们兄弟,一对一的搏斗,你可以巧补拙,以血影子传你的诡奇招术,可打成一个半斤八两的平分秋色之局,你或可有取胜的机会,但如我们兄弟二人联手,你却是必败无疑之局……”

冷面铁笔杜九冷冷接道:“就算那血影子沈木风亲自到来,也难在百招内,胜得中州二贾。”

萧翎听得心中一动,暗道:听这两人口气,对我那结盟大哥沈木风,似是甚多畏惧,看来大哥的名头,果然是威震江湖,非同小可。

金算盘商八不容萧翎开口,又抢先接道:“你估量一下目下之局,在下是句句出自挚诚。”

萧翎道:“我从何人习武,不用两位多管,如若我存下了杀害两位之心,适才长江岸畔,那杜九早已横尸溅血了!”

杜九口虽不言,心中却是暗暗的想到:这话不错,如若他在岸畔出手多攻我几招,我在重伤之下,绝对抵拒不住,势必非伤在江畔不可……

萧翎道:“两位既然说不出我岳姊姊的下落,只有委屈同往百花山庄一行了!”

商八道:“如是我们兄弟不走呢?”

萧翎道:“由不得你两位做主。”

商八笑道:“好大的口气,中州双贾做了数十年的生意,好不容易创出的金字招牌,毁于一旦,害得咱们易容改装,在江湖上混了五年,这宗买卖,已然大亏血本,你还来讨债不成。”

萧翎道:“对本对利,找不到我岳姊姊,贵兄弟两条命抵她一条。”

商八道:“做生意讲究本钱,你这娃儿凭什么?”

一萧翎道:“就凭我这一双掌。”

商八笑道:“那很好,我们兄弟是当得奉陪。”

萧翎道:“这室中狭小,动手时有碍手脚。”

商八道:“北行三四里,有一座荒凉的破庙,咱们到那里去

如何?”

萧翎道:“事不宜迟,要走就得立刻动身。”

商八一跃而出,道:“兄弟带路。”

三个人影联袂而起,疾向正北方奔了过去。

果然,行约四里左右,有一座残破的大庙,商八带路,跃入庙中,直奔大殿后一座阴森的大院里。

这座后院,足足两亩大小,荒草及膝,四周长满了高大的槐树,只有中间三四丈见方处,长草已被铲去,露出一片黄土地。

商八伸手指着近东一排厢房,道:“在那排厢房中放有二口空棺材,如若我们兄弟伤亡在你的手中,那就有劳代为收了我们兄弟尸体,埋人这一片黄土地中。”

萧翎微微一怔,道:“如是兄弟战死,也要劳请两位代办一事。”

商八道:“但得力能所及,无不从命。”

萧翎道:“日后两位如能再见到我岳姊姊时,别告诉她我战死此地的事!”

杜九接道:“不行,中州双贾素不说谎。”

萧翎心知中州双贾的武功高强,如若二人一齐出手,实难有制胜把握,淡淡一笑,道:“有我遗言相托,自是算不得说谎。”

商八道:“好,咱们就此一言为定。”

萧翎道:“两位是一齐上呢,还是一个一个的动手?”

商八回顾了杜九一眼,道:“在下先单独领教,如若是你当真能把我打败,我们兄弟再联合出手如何?”

萧翎豪气飞扬他说道:“如若是我萧翎怕你们中州二贾联手合击,也不敢奉陪来此了。”

商八道:“那就请出手吧!我们人多,先让你三招。”

萧翎道:“且慢,还有一事,必得先说清楚。”

商八道:“在下洗耳恭听。”

萧翎道:“贵兄弟为了一世英名,此刻已有了拼命一战的决心,但兄弟此际却无杀害两位之意,如若我侥幸胜了两位,还得两位答允留下有用的性命,帮我寻找我那岳姊姊!”

商八哈哈大笑道:“看起来,萧兄这胜我兄弟之心,倒是坚强的很……”语声微顿,肃然道:“我兄弟如若当真是同败在你手下,那就终身听命于你,如果我兄弟胜了呢,也得你答允一事。”

萧翎道:“什么事?”

商八道:“寻得你岳姊姊之后,你得帮我们讨来‘禁宫之钥’!”

萧翎道:“好吧!小心了。”

呼的一掌,劈了过去。

商八身躯横里一闪,一式脱袍让位避开一掌,只觉一股劲急的掌风,从身侧飞过,飘起衣袂,不禁吃了一惊,暗道:好小子,掌力果然不弱。

萧翎一击不中,跟着欺身而进,双手左右合击,拍了过来。

这一击却是无声无息,劲力蓄蕴掌心不发。

商八一式移形换位,身子滴溜溜一个大转身,又避开了一掌。

但觉人影一闪,萧翎双掌如影随形般,紧接而到,这次却是擒拿手法,五指搭向了商八右腕。

商八心头大骇,暗道:好快的手法,急施了招风回弱柳,脚尖微微一用力,身子飘飘而起,避开一击。

他虽然避开了三招,但人却退后一丈多远。

萧翎停手不攻,冷然说道:“这一次,你该还手了。”

商八道:“不劳费心。”身子向前一探,右拳迎胸击了过来,拳势将要接近萧翎时,突然一张五指化作神龙探爪,抓向萧翎肩头。

萧翎一塌肩,入立原位不动,右掌却疾然而起,食中二指急急划出,拂向肩头。

商八骇然而退,失手叫道:“兰花拂穴手!”

萧翎道:“不错啊!贵兄弟当真是见过世面。”

左手一探,五指平屈半伸,拂向肩头。

商八哪里还敢大意,右手一招惊涛裂岸,呼的一掌,劈了出来,强猛的内劲,山涌而至。

萧翎已打的性起,右手一挥,接了一掌,左手斜里拂出食、中、无名三指,半屈轻弹,点向商八左肩缺盆、堂门、中府三穴。

这一招兰香四射乃十二兰花拂穴手中一记绝招,金算盘商八,虽是久经大敌之人,也不禁有些应变不及之感,何况他右手已和萧翎硬拼上了掌力,闪避之间,更是困难。

匆忙中一吸真气,左肩疾沉,塌落五寸。

他应变虽已够快,仍是晚了一步,中府穴上,已被萧翎弹出的指力拂中。

冷面铁笔杜九,眼看商八已吃了亏,如不及时解救,三两招中,即将落败,冷冷喝了一声:“接我一掌。”

中州二贾,正好和萧翎相反,越打越是心惊,杜九首先为萧翎快速掌法所惑,右手斜里推出一招闭门推且,去封萧翎掌势,却不料萧翎左掌穿隙而入,拍向前胸。

杜九门户洞开,这一掌眼看招架不及,只好向后退避。

却不料萧翎拍向前胸的掌势,陡然收回,左掌一翻,拂穴手掠着右臂而过。

杜九只觉臂膀一麻,一条右臂劲道顿失,

商八大惊之下,突然拍出一掌百鸟朝凤,幻起无数掌影,当头罩下。

萧翎毫无对敌经验,眼看对方掌势幻起罩下,心头微慌,身躯一转,准备避开,左手却施一招满天星斗,封架攻势。

就这稍一犹豫,已然慢了一步,商八的掌势,已然拍中右肩肩头。

萧翎得庄山贝传授乾清气功,护身罡气,已有小成,商八一掌击中,立时有一股反震之力,弹了回来,心头更是惊骇,失声叫道:“护身罡气!”

萧翎受创之下,左手一招点出,修罗指力激射而至,点中了商八天池大穴。

金算盘商八身躯摇了两摇,一交跌倒。

杜九大吃一惊,急急叫道:“大哥……”扑了过去。

他右手受伤,难以运劲,左手一探,抓起了商八的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5回:神功震双贾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