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16回:暗箭伤人

作者:卧龙生

沈木风右手突然一拍,一缕潜力,激射而出,点向云阳子长剑之上。

云阳子手中长剑,将要点中那黑蜘蛛时,突觉长剑向下一沉,几乎脱手,不禁心头一震。

耳际间传来了沈木风冷冷的声音,道:“道长到敝庄来,是为救令师兄的性命呢?还是来展露武功来了?”

云阳子心中暗道:江湖上传说这血影子沈木风武功惊人,看来果是不错,单是这无声无息击来的暗劲,就非我能力所及,口中却冷冷说道:“沈大庄主这弹指震剑的功力,果然不凡。”

沈木风眼看那蛛丝愈扩愈大,由屋顶上蔓延而来,已然将近席筵之上,忍不住说道:“夫人快请设法制住这几只毒物,别让它们把整座房屋,都盘上毒网。”

金花夫人笑道:“这蜘蛛虽是绝毒之物,但它究竟非人,只要那位道长向后退开两步,那蜘蛛找不出施袭之人,自然停下,不再扩张毒网了。”

宇文寒涛哈哈一笑,道:“道长请退后两步如何?生死大事,犯不着和几个蜘蛛怄气。”

云阳子想到师兄命在旦夕,此来旨在讨葯,小不忍则乱大谋,虽受着宇文寒涛的讥刺,只好忍了下去,向后退了两步。

这时,室中所有之人,都把目力集中那黑蜘蛛上,几个蜘蛛荡游在云阳子停身之处,未找着施袭之人,就自动停了下来。

沈木风道,“夫人这毒蜘蛛,也使在下开了一次眼界,看来

倒还是有些通灵,酒席之上,有这几个毒物,大不雅观,不如把它们收起来吧。”

金花夫人笑道:“大庄主的眼光果是超人一等,这几个蜘蛛,不但毒绝千古,而且已有些通灵,如是把它毁去,那是太可惜了。”

沈木风心头一震,暗道:毒网已然蔓延半个房子,楼门亦被毒网封死,如是不能收起,咱们都将被困在这层楼上,最毒妇人心,莫要她借机,把我们也算计其中了。

他为人心机深沉,心中虽已动疑,但神色却是丝毫不露痕迹,微微一笑,道:“怎么?这毒蜘蛛无法收回了吗?”

金花夫人道:“办法倒有两个,但不知哪一种好。”

沈木风道:“夫人请把两个办法都说出来,也好让我们长些见闻。”

金花夫人道:“第一个办法,是让我的白线儿,把它们一齐吃掉,只是这一来,却白耗了我十余年的心血,而且这等异种毒蜘,求之不易,实在太可惜了。”

萧翎心中奇道:“什么是白线儿?”

金花夫人娇声笑道:“小兄弟想见识一下吗?”探手从怀中取出一个尺余长短、直径不足半寸的玉盒,接道:“在这里了。”

萧翎去接,金花夫人却一缩手,把玉盒收过去,笑道:“不是我小气不让你瞧,只是白线儿性情躁急,万一伤着了你,如何是好!”

沈木风接道:“第二个办法呢?”

金花夫人道:“解铃还需系铃人,既是这位道长惹恼了它们,还是请这位道长施舍点东西,喂喂它们。”

沈木风道:“什么东西?”

金花夫人笑道:“最好是一条手臂,如是这位道长舍不得的话,那就请斩下三恨手指……”

云阳子冷哼一声,道:“贫道如若不答应呢?”

金花夫人笑道:“那就只好用你的心肝喂它们了。”

她言词锐利、毒辣,这等渗酷之言,由她口中说出,却始终面带笑容,若无其事一般。

沈木风回顾了云阳子一眼,笑道:“云阳道兄远来是客,我沈木风力一庄之主,岂可这般对待佳宾,在下自有道理。”

举起双掌,互击一响。

一个绿衣美婢,应声走了过来。

沈木风神情冷肃他说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绿衣美婢道:“小婢荷花。”

沈木风道:“本庄主想向你借点东西,不知你肯不肯答应?”

荷花道:“庄主之命,奴婢怎敢推辞。”

沈木风道:“很好,很好,把你的左臂斩下来吧!”

荷花呆了一呆,道:“奴婢自奉命调到望花楼来,从没有半点错误……”

沈木风接道:“这个我知道……”目光一转,望着周兆龙道:

“二弟可带有匕首吗?”

周兆龙躬身而起,从身上摸出一把匕首,恭恭敬敬的递了过去。

沈木风接过匕首,放在桌上,道:“你自己动手吧!”

萧翎只瞧得热血上腾,激动他说道:“大哥,无缘无故,如何要她自残肢体……”

沈木风伸出左手,轻轻拍了萧翎两下,接道:“三弟不用多管,难道当真要云阳道长自断一只手臂不成?”

荷花似是已自知难免,一咬牙,伸手去取桌上匕首,道:

“庄主之命,奴婢怎敢不遵。”

云阳子长剑一探,按在匕首之上,说道:“姑娘且慢,贫道有几句话说。”

沈木风道:“道长请说。”

云阳子道:“贫道惹出的事情,岂肯让一个无缘无故的女子担当,要贫道自断一臂,亦非难事,但先请庄主交出解葯。”

金花夫人笑道:“解葯虽有,但却不在沈大庄主那里。”

云阳子道:“那是在夫人你那里了?”

金花夫人道:“除我之外,世间恐怕已无第二个人有!”

云阳子道:“看起来,我掌门师兄,也是被你施放毒物算计的了?”

金花夫人道:“你如一定想知道,那就不妨告诉你了。”

云阳子道:“贫道洗耳以待。”

金花夫人道:“毒物是我所有,但却借宇文兄的手中放出。”

云阳子脸上神情,片刻间,连现数种变化,道:“夫人如肯相赠解葯,贫道愿自断一臂。”

金花夫人道:“此一事,彼一事,两件事岂可混为一谈。”

只听嚓的一声,红光迸冒,溅飞一片血珠,荷花一条左臂,已然齐肘而落。

原来云阳子和金花夫人谈话,荷花突然抽出匕首,自己斩了一条左臂。

萧翎两目中冷芒如电,凝注着金花夫人,道:“我还未听说过蜘蛛能吃人手臂。”右手疾伸而出,点了荷花左臂穴道,替她止了流血。

沈木风提起断臂,递给金花夫人,道:“这只手臂,不知是否可用?”

金花夫人接入手中,道:“自然是可以用了……”目光一转望着萧翎,道:“小兄弟不是想见识一下么,留心了。”

右手一挥,半截断臂直向蛛网中投了过去。

断臂沾在那蛛丝之上,前后一阵闪荡后,停了下来。

八只黑蜘蛛疾快的回奔过去,齐齐奔向那只断臂,动作之快,目不暇接,一刹那间,八只黑色的蜘蛛,竟然一齐叮在那断臂之上。

眼看着那浑圆雪白的小臂,缓缓的枯了下去,断臂中的存血,似已被八只黑蜘蛛吸完。

萧翎只看的脸色微变,长叹一声,道:“吸血的蜘蛛!”

金花夫人咯咯娇笑道:“不错,吸血的蜘蛛,这是毒绝天下的奇种蜘蛛,小兄弟,你今天是否算开了眼界?”

萧翎心中既是惊骇,又对金花夫人生出了无比的厌恶,暗暗付道:这女人的心肠当真是毒过蜂针蛇蝎……

沈木风素来是喜怒不形于色,但目睹这一幕蜘蛛吸血的奇事,亦不禁脸色微变,轻轻叹息一声,言道:“兄弟久闻金花夫人为苗疆第一位役施百毒的高手,今日算是有幸一睹了!”

金花夫人伸出雪白的玉手,理了理头上的长发,笑道:“好说,好说,沈大庄主夸奖了,妾身虽然僻居边陲,但却常和中原武林人物往来,久闻沈大庄主身负绝世武功,不知可否现露一二,让妾身也一广见闻?”

她虽然是苗疆之人,但言词文雅,声音清脆,有中原儿女的气度。

沈木风暗暗忖道:她逼我现露武功,不知是何用心,这女人娇媚迷人,全身带满了无数奇奇怪怪的毒物,虽然还不知她真正的武功如何,但心机的深沉,已然可见端倪,倒是不得不防她一着。

心念警惕暗生,口中却是微笑说道:“兄弟一点微未之技,只怕有污夫人的双目,好在来日方长,总有让夫人看到之时,此刻此情,高宾远来,兄弟如不藏拙,恐难脱炫露之嫌。”

金花夫人淡淡一笑,道:“沈大庄主说的不错,咱们谈论正事要紧。”

那荷花虽被萧翎点了穴道,止了流血,但断臂之疼,岂能易

受,只疼得脸色惨白,冷汗直流,但她深知百花山庄的规矩,一向森严,故仍强自咬牙忍受,静立不动,一声不出。

沈木风回顾了荷花一眼,道:“你可以退下去休息一下了。”

荷花躬身说道:“多谢大庄主的恩典。”

回过身子,缓步而去。

她虽然极力保持平静,和走路姿势的端正,但伤疼刺心,疼得她娇躯微微颤动,身躯摇摆不定。

云阳子望着她踉跄的步履,不禁心头黯然。

八只奇毒的蜘蛛,吸完荷花臂上存血,立时静止不动。

沈木风回顾云阳子一眼,笑道:“武当派在江湖地位崇高。

道长在武当一门,身份仅次于掌门无为道长,无为道长派道兄大驾亲临敝庄,想是定能全权做主了?”

云阳子道:“贫道奉敝掌门的令谕而来,只限于谈论易换解葯之事,不及其他。”

沈木风道:“如是令师兄不幸逝去,武当一派掌门之位,自是舍道兄莫属了?”

云阳子道:“各门各派,都有它们的规矩,掌门之位如何传接,似和别人无涉。”

沈木风淡淡一笑,道:“如是在下相助道兄一臂,接掌武当门户,荣任掌门之位,不知道兄意下如何?”

云阳子严肃他说道:“木门中人才鼎盛,敝掌门纵然是当真的毒发而死,也轮不到贫道接掌门户,此事不劳费心了。”

沈木风看名位利禄都难诱使云阳于投靠百花山庄,不禁脸色一变,道:“好!那咱们就谈谈令师兄的生死之事。”

云阳子道:“这才是贫道此来最首要的大事,也是唯一的一件事情。”

沈木风望了金花夫人一眼,道:“这位道兄性格高做,不屑和咱们论事,夫人,你和他谈谈解葯的事吧!”

金花夫人笑道:“但凭沈大庄主裁决,妾身是无不遵命。”

沈木风道:“夫人言重了……”目光又转到云阳子身上,道:

“不知道长要以何物,易换解救令师兄的解葯?”

云阳子道:“如是普通之物,想来庄主也不会答应……”

沈木风哈哈大笑,道:“无为道长是何等身份之人,自非普通之物,可以换回性命。”

云阳子道:“一本三奇真诀价值如何?”

沈木风呆了一呆,道:“三奇真诀在你们武当门中?”

云阳子肃然说道:“此物虽在武当门中,但据敝师兄说,上面记载的武功,和本门法统不合,奇则奇矣,但太过偏激,失之于惨,故而本门中人,没有一个学过。”

沈木风道:“无为道兄一向固执成性,又深信贵派武学,师法正宗,故不愿旁支混杂其中,想来定是不错……”

云阳子道:“贫道只问其价值如何。”

沈木风道:“三奇真诀虽然可列武林之宝,但如和贵掌门性命相较,仍显得有些份量不够。”

云阳子沉吟了良久,道:“再加上一幅玉仙子的画像如何?”

沈木风双目一瞪,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他耳目何等灵敏,云阳子说话的声音很大,满室中人,个个闻听得十分清楚,那沈木风岂有听不清楚之理,但他仍是忍不住失声一问。

云阳子道:“玉仙子的画像。”

沈木风缓缓移动一下身子,道:“但不知是否真迹?”

云阳子道:“那玉仙子的画像,天下只有一幅,那自然是不会错了!”

金花夫人突然插口问道:“玉仙子是何等人物,区区一幅画像,有什么稀奇之处?”

沈木风道:“夫人不知,那玉仙子的画像,乃中原武林中盛

传的一件奇物,据说那画像出于百年前画圣时天道之手,彩笔传神,栩栩如生,那时天道生具怪僻,不愿把绝世画笔,传留人间,逝世之前,把他所有的画,全用火焚去,只有一幅半画,留在人间……”

萧翎听得大为神往,忍不住问道:“何谓一幅半画?”

沈木风笑道:“因那时天道焚画之时,只留下玉仙子一幅画像未毁,这是留传于世唯一完整的一幅画笔;至于半幅画,据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6回:暗箭伤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