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17回:各逞其能

作者:卧龙生

两只快舟,一来一迎间,疾快的接触一起,金花夫人微转舵盘,两只小舟擦身而过,各自打了一个旋身,慢了下来。

云阳子仰脸望望天色道:“有劳几位久候了。”他见天色不过正午时分,那自是不用为晚来致歉。

金花夫人冷笑一声,道:“你晚来一刻时光,贵掌门就多一分死亡之险。”

这时,双方小舟,相距不过两三尺的距离,舟上全无隐蔽,一目可见全舟景物。

萧翎转眼望去,只见对方小舟之上,也是四人,除了云阳子站在船头上,还有个二十七八岁的劲装少年,面目英俊,气宇轩昂,腰中横束着一条白色的英雄带,排插着七柄小剑,背上插着一柄长剑,红色剑穗,随风飘拂,萧翎凝目想了一刻,忽然忆起此人正是五年前在无为道长丹室之中见到的展叶青。

除了这两人之外,船后舵盘旁侧,一前一后的坐着两个人。

较前一人,短须绕颊,根根如戟,环目方脸,相貌十分威猛,穿着一身深灰色的劲装。

较后一人,胸垂花白长髯,儒中蓝衫,白净面皮,看去十分斯文。

宇文寒涛微微一皱眉头,继而哈哈大笑,道:“幸会,幸会,终南二侠竟然也赶来参与了这场盛会。”

此人心地阴毒,惟恐金花夫人和周兆龙不认识终南二侠,先行出言叫出终南二侠之名,好让金花夫人和周兆龙知道来了劲敌,早作准备。

那儒中蓝衫,一派斯文的老者,轻拂胸前长髯,淡淡一笑,道:“兄弟和无为道长数十年交往,情谊深重,自不能坐机不管。”

那短须绕颊的大汉,却冷笑一声,道:“宇文寒涛,无为道长对待你十分仁厚,你却人面兽心,暗中施放毒物,伤害于他!”

宇文寒涛脸色泛起一片愧色,垂下头去。

金花夫人冷冷接道:“今午之约,诸位是交换葯物呢?还是想借这机会,动手拼搏一阵?”

云阳子说道:“今午之约,自然是以交换夫人的葯物为主。”

金花夫人已放开舵盘,缓步走到船头之上,道:“道长那本三奇真诀,和玉仙子的画像,可曾带来了吗?”

云阳子道:“三奇真诀,和玉仙子的画像,都在贫道身上,夫人的葯物呢?”

金花夫道:“葯物自然是随身所带,但必得道长先行交出三奇真诀和那玉仙子的画像,让我瞧瞧是真是假,然后再交付葯物。”

云阳子微微一沉吟,道:“夫人不觉着此举有欠公平吗?”

金花夫人冷笑一声,道:“你如若是不想易换,那就算了,咱们用不着多费chún舌……”回头一挥玉手,道:“咱门走!”

展叶青刷的一声,长剑出鞘;喝道:“站住!”

金花夫人当下脸色一沉,冷峻他说道:“就凭你那几招把式?”

展叶青正待反chún相讥,却被云阳子摇手喝止,道:“夫人如是想先看那玉仙子的画像,和三奇真诀,倒也非难事。”伸手入怀,摸出付白绢,抖将开来,高高举起,道:“夫人先请观赏玉仙子的画像。”

阳光照耀之下,凝目望去,只见一个绝世无伦的美女,依附在白绢之上,罗衣轻飘,面带微笑,直似要乘风而去。

这哪里是一幅画像,简直是一活生生的玉人。

金花夫人素以美貌自负,但和那彩笔传神的画像一比,却自觉

一无是处。

宇文寒涛、周兆龙己看得目瞪口呆,两眼发直,连萧翎也看得油然而生倾慕,暗暗叫几声神仙姐姐。

展叶青别过脸去,目光不敢落在画像之上。

高举着画像的云阳子,一脸虔诚之色。

那坐在舵盘下的老者,重重的咳了一声,道:“够了,收起来吧!”

云阳子迅快的收起画像,藏入怀中,道:“诸位看清楚了?”

宇文寒涛道:“画圣时天道之名,果非虚传,这玉仙子的画像,实算得天下第一奇宝。”

周兆龙道:“秀色可餐,古人诚不我欺,这幅画像,当使得天下美人自惭形秽……”

金花夫人冷哼一声,接道:“不论她如何的传神、动人,还不是一幅像,岂能和真人相比!”

周兆龙偶然的神志,突然一清,道:“夫人说的不错。”

云阳子又从怀中摸出一本绢册,道:“这本三奇真诀,想来也不致使四位失望。”揭开黄色的绢皮,高高举起。

金花夫人等的目光,是何等敏锐,纵然在深夜之中,亦能见物,那绢册上字虽不大,但在几人的目光中,却是清晰可见。

这几人都有着精博的武功,看得数行,已瞧出上面所记,果然是极深奥、绝世的武学。

金花夫人秀眉耸动,似想跃过小舟抢夺,但却被宇文寒涛施展“传音入密”之术阻止,说道:“夫人不可造次,那终南双侠,在武林久负盛名、是两个极难缠的人物,力搏起来,咱们纵然不致落败,只怕也难以抢得三奇真诀,和那玉仙子的画像,何不以假葯换回二物再说。”

只见云阳子双手一合,收了绢册,道:“诸位已然过目了三奇真诀和玉仙子的画像,当知贫道所言不虚。”

金花夫人探手入怀,摸出一个玉瓶递了过去,道:“这瓶中有三粒丹丸,专解金虻之毒,每隔两个时辰,服用一粒,三粒服完,毒伤可愈。你把那玉仙子的画像,和三奇真诀一齐递来,咱们一手交葯,一手交货。”

云阳子淡淡一笑,道:“夫人,这交易未免是不公平吧?”

金花夫人温道:“一手交画,一手交葯,哪还不公平?”

云阳子道:“三奇真诀和玉仙子的画像,夫人已然看过,那是货真价实,毫无虚假的了,但夫人瓶中的葯物,如何能让贫道相信不是伪葯。”

金花夫人道:“要如何你才能够相信?”

云阳子道:“敝师兄现在五里外一座茅舍之中,劳驾夫人同往一行,只要葯物确能救活贫道师兄,贫道立刻奉书献画……”

宇文寒涛哈哈一笑,接道:“道兄之话,未免是有欠思考,咱们相约在江心之中,以真诀和玉仙子画像,易葯换物,而且规定双方只许四人参与,不得多带一人,这规定是道兄所订,此刻,不但要我等到江岸上去、而且还要等令师兄醒来之后,才能算数,此等之言,从道兄口中说出,前后不足半日,但是却自相矛盾,不知道兄如何自圆其说?”

云阳子道:“宇文先生能够想出一个办法,证明金花夫人手中玉瓶内的葯物,确是专解金虻巨毒的丹丸,贫道就立刻奉过书画。”

宇文寒涛呆了一呆,道:“这个,这个……”

云阳子似已瞧出,这四人之中,以金花夫人为首,合掌欠身说道:“贫道既出示玉仙子的画像和三奇真诀,确系诚心以二物换葯,贫道以武当派数百年来的信誉担保,绝不会有诡计,引诱夫人等入伏。”

萧翎突然接口说道:“道长之言,甚是公平,我们应该如此。”

金花夫人柳眉儿扬了一扬,娇声说道:“小兄弟,你说什么?”

萧翎道:“彼此之间,相对为敌,那是难怪人家不能相信咱们

了。”

金花夫人笑道:“小兄弟的意思,是咱们应该真的救活那无为道长了?”

萧翎道:“那是当然,一诺千金,岂可使诈。”

金花夫人咯咯一笑,道:“好吧!就依小兄弟之见。”

玉手一挥,接道:“道长带路。”

云阳子望了萧翎一眼,掉转小舟,直向江畔驰去。

周兆龙划动小舟,紧追云阳子小舟而行,一面低声对萧翎说道:“三弟,咱们此来,只是听命金花夫人行事,且不可擅作主张。”

萧翎本待反驳、却又咽了下去,道:“二哥责备的是,小弟以后不再多言。”

金花夫人回眸一笑,道:“不妨事,你有什么尽管说出来,说错了也不要紧。”

两艘快舟,疾驰在滚滚的江流中,不大工夫,已靠江岸。

云阳子一跃登岸,回首肃客,合掌说道:“有劳夫人跋涉。”

金花夫人笑道:“就算那无为道长在龙潭虎穴中养息,我也是一样的敢去。”

展叶青冷哼一声,道:“好大的口气。”

金花夫人秋波一转,道:“你如是不信,何妨试试?”

云阳子厉声叱道:“师弟不许多口……”

回首对金花夫人笑道:“夫人说笑了。”

这位玄门高人,一心以掌门师兄的安危为重,处处忍气吞声,耐受着冷嘲热讽。

终南二侠大部分保持着缄默,很少开口。

这是处荒凉的江岸,极目不见渔舟人家。

云阳子当先带路,提气疾走,穿越过一片杂林,到了一座破落的茅舍前面。

云阳子停下脚步,道:“敝师兄就在茅舍中养息,夫人请进。”闪

身让到一侧。

金花夫人也不客气、一低头,当先进入屋内。

云阳子横跨一步,挡住了宇文寒涛,紧随金花夫人入屋。

这是一座荒凉的茅屋,屋外生满了乱草,但室内却已扫得十分干净,一张竹床之上,铺着厚厚的褥子,卧着一个长髯黑袍的道长,紧闭着双目,似是已睡熟过去。

两个佩剑的道童,分立榻旁,神情间一片沉痛。

萧翎眼看到奄奄一息的无为道长,陡然间想起了五年前的往事,那时,如非无为道长全力相护,只怕自己早已为宇文寒涛、江南四公子等擒去,大丈夫受人点滴之恩,当该涌泉以报,我萧翎岂能眼看着无为道长死去,不予救治……

一念动心,主意暗定,准备倾尽所能,暗中相救无为道长。

他出道虽仅短短月余,却遇到了武林中最厉害的凶人,眼看到他们的阴沉、狡诈,不觉间大长见识。

这短短的月余时光,抵得上他数年江湖阅历,暗中打了王意,但外形上却是丝毫不露神色。

云阳子挡在竹榻之前,说道:“这就是贫道掌门师兄,已然晕过去两日未醒,全要仗夫人灵丹相救了!”

金花夫人缓缓从怀中摸出玉瓶,倒出一粒白色的丹丸,道:“你让他先服下这粒丹丸。”

云阳子留心观察,果然发现玉瓶的颜色不同,暗暗提高警觉,忖道:这金花夫人如此阴沉狡诈,这只玉瓶的葯物,也不知是真是假,缓缓伸手接过丹九,道:“夫人,这葯物没有错吗?”

金花夫人冷漠他说道:“你如不相信我,那就别让他吃了!”

云阳子淡淡一笑,道:“贫道实有几句话,如鲠在喉,不吐不快……”

金花夫接道:“你说吧!”

云阳子道:“夫人这疗毒丹丸,并非是施舍给我们,而是贫道以

价值连城的奇书,和一幅名画所换得……”

金花夫人道:“这个我早就知道了。”

云阳子道:“夫人适才在江中小舟之上,也曾取出一个玉瓶,和此刻玉瓶的颜色不同,怎能使贫道不生怀疑之心?”

萧翎暗暗赞道:这云阳子名满天下,果非幸至,除了武功之外,心思竟也是这般缜密。

周兆龙却听得暗暗骂道:这牛鼻子老道,当真是难缠的很。

金花夫人又缓缓从怀中摸出两个玉瓶,一齐放在竹榻旁侧的一条木凳上,说道:“我能够役使百毒伤人,但解毒之葯,就这三种,这三种之内,自然是有一种可解那金虻之毒,你如不信任我,那就自己选一瓶用吧。”

云阳子望了三个玉瓶一眼,微微一笑,道:“如若贫道也备有一册假的三奇真诀,和玉仙子的画像,让夫人凭运气,自行选它一幅,不知夫人意下如何?”

金花夫人暗道:这牛鼻子老道胡吹大气,我且逼他拿出两幅出来瞧瞧,当下道:“如若当真有此准备,妾身倒是想见识一下。”

云阳子望了宇文寒涛一眼,道:“阴谋暗算只能使用一次,贫道当不致再蹈覆辙。”探手入怀,果然摸出了两本黄绢封皮,大小一般,厚薄相等的绢册,和两卷羊皮封包的图画,接道:“夫人可要从这一真一假的书册、画绢中,凭运气选上一幅吗?”

金花夫人仔细瞧了两本绢册,和两幅画卷一眼,只见形状相同,竟是难分真假,一时间哑口无言。

萧翎突然一侧身,大步行了过来。

展叶青只道他要出手抢夺,肩头微晃,闪身而上,挡在书画前面。

但见萧翎拿起三只玉瓶,道:“请问夫人,这三只玉瓶中,哪一瓶中的丹丸,可解金虻之毒?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7回:各逞其能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