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18回:龙争虎斗

作者:卧龙生

且说萧翎回到兰花精舍,那金兰、玉兰早已迎候室外,捧送茶水,侍候的无微不至。

萧翎伸手从怀中取出三奇真诀,和衣倒在床上,心中暗暗付道:听那金花夫人口气,似是早已成竹在胸,无为道长对我有保护之情不见森林;或过分夸大某一方面而忽视其他方面。 ,云阳子对我有救命之恩,我岂能坐视不管吗?怎生得想个法子,通知他们一声,也好要他们早作准备……

玉兰捧着一个瓷碗走了进来,一碗桂花白木耳百合汤,仍在冒着热气,她向萧翎恭声道:“三爷,请您吃碗桂花木耳百合汤。”

萧翎心绪紊乱,本待拒绝,但见玉兰捧碗而立,神情间无限关怀,不忍再拒绝,取过银匙舀了一口吃下,道:“很好吃。”

玉兰道:“但得适合爷的口味,妾婢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但见软帘启动,金兰捧着银盘进来,笑道:“爷的头发乱了,我替你梳梳头。”

萧翎想到岳云姑替自己梳头的事,轻轻叹息一声,默然不语。

金兰打开了萧翎头发,用梳子梳理。

玉兰却从萧翎手中取过银匙,舀汤送入他的口中。

一碗桂花木耳百合汤吃完,金兰也替萧翎梳好了头。

萧翎突然想起了唐三姑来,一日夜未见过她了,忍不住问道:“那位唐姑娘可来找过我吗?”

玉兰呆了一呆,手中瓷碗,几乎跌在地上,望着萧翎答不出

话。

萧翎暗暗想道:她们这般怕我,想是我对她们太凶恶了,以后该对她们好些才是,当下微微一笑,道,“用不着害怕,我以后再不对你们发脾气了。”

玉兰道:“妾婢们得三爷提携,摆脱苦海,终生为奴为婢,任凭三爷打骂,也是心甘意愿,但望三爷答应我等执鞭随镫,不要在大庄主面前辞了妾婢们,我们姊妹已感激不尽了。”

萧翎道:“好吧!我只要留在百花山庄一日,就要你们随我身侧就是。”

玉兰愁眉一展,道:“多谢三爷,如若三爷离庄时,能把妾婢们带在身侧,那就更好不过了。”

萧翎笑道:“我在江湖上走动,带着你们两个姑娘,岂不是要被人笑话。”

玉兰道:“如若三爷不喜女妆,妾婢们可改扮作小厮书童,也是一样。”

萧翎道:“好吧……”

玉兰接道:“三爷答应了,我给你磕头啦。”

真的屈膝拜了下去。

萧翎心中一动,暗道:我对她们从来少假词色,但她们却对我这般迁就,我答应留她们在我身侧,带她们随我在江湖上走动,竟能使她们这般的欣喜若狂……

忽然想到望花楼上,婢女荷花断臂一事,心中若有所悟,缓缓伸出手去,扶起玉兰,道:“你们放心吧!我答应了,绝不欺骗你们。”

玉兰忍着眼泪,笑道:“妾婢姊妹们,当尽心尽力的侍候三爷。”

萧翎笑道:“不用谈这些事了,那位唐姑娘来过没有?”

玉兰眼睛一眨,滚下来成行泪水,望着金兰,默然不语。

金兰轻轻叹一口气,低声说道:“玉兰妹妹不敢言,那位唐姑娘,已经被大庄主下令关人石牢中了。”

萧翎吃了一惊,叫道:“为什么?她不是二庄主特地请来的客人吗……”

金兰骇的娇躯一颤,急急说道,“三爷,小声点好么!”

萧翎镇定了一下心神,道,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玉兰道:“爷和金兰姊姊谈吧!我去把风。”放下瓷碗,一闪而出,身法干净利落,轻功竟是不弱。

金兰道:“详细的情形,小婢亦不知道,好像和爷有关!”

萧翎脸色一变,道:“和我有关,这非得问问不可了。”霍然站起,举步慾行。

金兰大急,横身拦住了萧翎,道:“三爷,你要去问哪一个?”

萧翎道:“我去问二庄主。”

金兰道:“问了又能怎样?二庄主也难做主放她出来。”

萧翎道,“那我去找大庄主。”

金兰摇摇头,道:“大庄主既然下令把她关人石牢,自然也不会答应再放她出来,问明白也没有用。”

萧翎道:“这么说来,我就不能管了?”

金兰道:“不管最好。”

萧翎道:“不成,这件事我非得管管不可,无缘无故,函邀别人而来,为什么却又要把人家关入石牢?”

金兰道:“三爷,你可知道,咱们这百花山庄中,从无一人敢违抗大庄主的令谕……”她突然压低了声音,接道:“你虽得大庄主垂青,但也不可件犯于他。”

萧翎微微一皱眉头,道:“我知道啦,多谢你的指点,但此事情理有亏,我必得问个明白。”

金兰道:“你不怕……”

萧翎接道:“怕什么?我不信大庄主就一点不讲道理!”

金兰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妾蝉自幼在百花山庄之中长大,耳闻目睹了无数惊心动魄的惨事,三爷一定要问大庄主,妾婢也不敢强劝,但望三爷多多留心……”

萧翎道:“我不怕,你不必为我担心!”

金兰黯然泪下,轻声说道:“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,爷要小心了。”

萧翎沉吟一阵,道:“我一步走错,陷入泥淖……”

突然人影一闪,玉兰疾跃而入,道:“金花夫人来了。”

萧翎急急收起三奇真诀,刚刚藏好,室外已传进来金花夫人娇脆的笑声,道:“小兄弟在家吗?”

萧翎正待答话,那金花夫人已一阵风般冲了进来,目光四顾,打量了金兰、玉兰一眼,道:“这两位姑娘不错吧!小兄弟艳福不浅。”

二婢齐齐躬身一礼,道:“夫人说笑了,奴婢等如何担当得起。”

金花夫人道:“谁和你们说笑了,我是由衷的赞美你们。”

二婢知她是百花山庄中的贵宾,哪里敢和她顶嘴,奉上一杯香茗后,悄然退出。

萧翎起身说道:“男女有别,这卧室中谈话不便,咱们到外面厅里坐吧!”

金花夫人笑道:“男女有别,那两个丫头就可以在你的卧室中停留吗?我瞧这地方不错,就在这里谈谈吧。”

萧翎无可奈何他说道:“夫人莅临,有何见教?”

金花夫人道:“你对我这做姊姊的这般客气,不觉着有些见外吗?”

萧翎一时之间,想不出如何回答,只好沉吟不语。

金花夫人微微一笑,道:“兄弟,姊姊明日约斗终南二侠,

你是知道的了。”

萧翎,点点头,道:“适才听夫人之言……”

金花夫人接道:“夫人是别人叫的。”

萧翎道:“那我要如何称呼你呢?”

金花夫人道:“我叫你兄弟,你该叫我什么?”

萧翎不愿叫她姊姊,灵机一动,道:“可是要我明晨为你助阵吗?”

金花夫人咯咯一笑,道:“用不着了,姊姊自信还能对付得了终南二侠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又道:“但战阵之间,难免有失手伤亡之虑,听你那大哥和宇文寒涛之言,终南二侠个个身负绝技,尤其老大葛天仪一柄风火扇,更是暗藏绝毒暗器,变化神鬼莫测,姊姊也不得不准备一下。”

萧翎道:“不知有什么需在下效劳之处?”

金花夫人道:“效劳倒不用,委托你代我收存一件珍贵之物。”

萧翎道:“什么珍贵之物?”

金花夫人道:“玉仙子的画像。”

萧翎呆了一呆,道:“这个……”

金花夫人道:“不用这个那个了,这玉仙子的画像,由沈木风亲口之中说出,为我一人所有,明日一战,我如不幸战死,这画像就送给你了。”

萧翎暗道:她为什么不把画像交给那沈木风保管,却要交我代她收存?

只听金花夫人接道:“不瞒你说,你那两位义兄和宇文寒涛,都不是可以信任的人,我瞧来瞧去,只有你可靠一点!”

萧翎道,“那倒未必。”

金花夫人笑道:“你纵然不肯还我,也不要紧……”探手入

怀,摸出玉仙子画像,道:“小兄弟,你打开瞧瞧,看看画像是真是假。”

萧翎道:“自然不会是假的了,不用瞧啦。”

金花夫人道,“那你就好好的收存起来吧!明晨恶战过后,我如不死,再来取回画像。”

萧翎道:“既是如此,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金花夫人四下打量一眼,突然低声说道:“那个小婢,可是沈木风给你的吗?”

萧翎道:“她们都是百花山庄中人,一向在这兰花精舍之中待客。”

金花夫人嗯了一声,打断了萧翎之言,接道:“可是你却加盟这百花山庄不久。”

萧翎吃了一惊,暗道:这金花夫人当真是不可轻视,百花山庄规戒森严,想来无人告诉她,口中却反问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金花夫人道:“我从两件事情上推断出来。”

萧翎心中大奇道,“哪两件事?”

金花夫人道,“第一件事,是你的武功路数上看去,我虽然未见过沈木风的武功,但已从那周兆龙和贵庄中的属下瞧出,武功路数似出一源,但你却大不相同……”

萧翎道:“我们兄弟并非同出一师,武功上自是大有差别的了。”

金花夫人笑道:“还有一件事,你就无法狡辩了。”

萧翎道:“什么事?”

金花夫人道:“物以类聚,以那沈木风的阴沉,周兆龙的狡诈,但你却是不够阴沉,也说不上狡诈,和他们全然不同,如你是久在百花山庄,本性难移,沈木风纵然不杀你,亦必早在你身上敝下手脚,以便控制于你。”

萧翎只听得心头一寒,默然不言。

金花夫人突然咯咯一笑,道:“但请放心,此刻正值用人之际,沈木风纵然已动了杀你之心,暂时也不会下手……”她突然压低了声音,道:“但你要留心那两个小婢……”

萧翎道:“他为什么要杀我?”

金花夫人道:“今日在那茅舍之中,你明里为百花山庄,暗中相助那云阳子,救了无为道长性命,这件事我能瞧得出来,宇文寒涛和周兆龙岂有瞧不出来之理,自然这做姊姊的也替你担了大部责任,把那真的解葯给了无为道长。”

萧翎心头大震,但表面上却极力的保持着镇定从容,说道:

“在武林中走动,信义当先,人家既然以真本真画,给咱们交换解葯,咱们岂可以伪葯给人,沈大哥纵然是知道,也未必就会怪我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又道:“至于要我留心二婢,那更使在下不解,难道二婢还敢谋算于我不成?”

金花夫人笑道:“你一片天真,对人对事,毫无戒备,在江湖之上走动,未免是太可怕了。二婢固然是不敢害你,但令兄位木风难道也不敢害你吗?”

突然停口,侧耳听了一阵,疾快的一个翻身,跃出室外,又缓步走了回来,接道:“如若我的推断不错,这两个丫头,必然极尽温柔体贴,撒娇卖乖以博取你的信任宠爱,使你对她们丝毫不生怀疑之心……”

萧翎暗暗忖道:这话倒是不错,这两个丫头确实如此。

但闻金花夫人继续说道:“沈木风把两个深得你宠信的内姦,放在你的身侧,如是想动手谋算于你,你自是防不胜防,姊姊役使百毒,但亦有用毒的能手,如若有一天,沈木风发觉你桀骜难驯,或是发觉你为人大过端正,难以和他们同流合污,随时可以命二婢在你的茶、饭之中下上缓性毒葯,解葯由他控制,迫你就范,听他之命,为他所用……”

萧翎想到沈木风喝令那侍女荷花自断手臂的残酷,心中油生寒意,暗道:这话倒也不错,如若那沈木风觉着我不和他们合流时,以他为人,极可不顾结义之情,在我身上下毒。

只听金花夫人接着道:“那时,你悔之已迟,姊姊言出由衷,小兄弟你可要三思,最好能够和二婢疏远……”

突然伸手,由头上拔下一支玉替,接道:“小兄弟,这支玉簪,乃天山特产的寒玉,带在身上,不但可避瘴气,且可试出百毒,吃饭用茶,先用这簪试试,如若茶、饭之中有毒,这玉簪立时变成紫黑之色……”

萧翎道:“这等珍贵之物,在下如何能……”

金花夫人笑道:“此事关系你的生命安危,我这做姊姊的岂能不关心么,快些收起来吧!”

萧翎缓缓伸出手去接过玉簪,道:“却之不恭,受之有愧,夫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8回:龙争虎斗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