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22回 沿途遭袭击

作者:卧龙生

金兰自听得那声音之后,始终未抬头望过来人一眼,那声音太熟悉了,不用抬头,已知道来人是谁了。

但闻一个冷漠。沙哑的声音说道:“你站起来,本座的来去,岂是你能查觉。”

金兰缓缓抬起头来,只见沈木风高大驼背的身子,就停在身前尺许之处,双目中神光闪烁,嘴角间却带着一分淡淡的笑意。

遥闻马嘶之声传来,几匹健马,风驰电掣一般奔了过来。

沈木风两手一伸,托起萧翎的身躯放人了车中,说道:“快些驰车赶路,但不用太快,让那些快马追来。”

说话间,人已进入了篷车之中,金兰一语不发,登上马车,抖动缰绳,马车疾向前面奔去。

篷车奔行在大道上,荡起了两道滚滚的尘烟。

马蹄声得得可闻,似是那急来的快马,已然追到了篷车后面。

突然间,响起了一声惨叫,混入了辘辘的轮声之中,金兰不用回头张望,已知是沈木风出手伤了那追近马车的人,听那惨叫之声凄厉短促,那人纵然不立刻死亡,恐也难保得活命。她暗暗叹息一声,忖道:那些人对百花山庄,已然恨入刺骨,对三爷的误会,已然够深了,大庄主隐身车中,施放暗器伤了这些紧迫不舍的武林人物,这笔帐,岂不是都记到了萧三爷的身上,日后萧翎纵有苏秦之舌,也是难以解说的清楚,这手段当真是毒辣的很,如若萧三爷被武林各大门派,联手迫得天下无立足之处,只有投效百花山庄一途,甘心受他之命……

她愈想愈觉不错,不禁由心底泛升起一股怒火,当下扬鞭催马,篷车速度突然加快,疾如流星般,飞驰在官道上。

只听车帘内传出沈木风沙哑,冷漠的声音,道:“金兰,走慢一点。”

金兰心中虽然将沈木风恨入刺骨,但她一见沈木风或是听得了沈木风的声音,心中蕴藏着的反抗意识,便立时消失。

是以,听得沈木风呼喝之声,竟是不能自禁,一收缰绳,马车果然缓了下来。

但闻得蹄声,紧逼车后,紧随着又是一声惊心动魄的惨叫传来。

金兰心中一阵跳动,忖道:萧三爷的头上,又记下了一笔血债。

马车继续奔走在官道上,不时由车后传过来惊心的惨叫。

金兰暗暗的数算那惨叫声,共有九次之多,九笔血的仇恨,记到了萧翎的身上。

突然篷车中传出沈木风的声音,道:“停车。”

金兰一收缰绳,马车骤然停了下来。

车帘起处,走出来沈木风那高大微驼的身躯,举起巨灵般的手掌,轻轻在金兰肩上扳了一下,笑着说道:“兰儿,萧三爷待你好吗?”

他脸上带着祥和的微笑,这极难一见的笑容,留给了金兰难以忘去的印象,她记得被那沈木风夺去童贞的一夜,也见过他这般平和的笑容。

金兰对那平和的笑容,有着深恶痛绝的感觉,缓缓垂下头去,说道:“萧三爷人间麒麟,哪里会看上奴婢,纵有好感,也只是对奴婢们一点怜惜而已。”

沈木风道:“他指名要带你和玉兰,岂能说全无好感,只要你好好的侍候三爷,日后我定当成全你们。”

金兰道,“奴妾残花败柳,怎敢出此妄想。”

沈木道:“日久情生,你终日和他厮守在一起,日久天长,自然会获他喜爱……”语声微微一顿。笑容尽敛,声音也变的十分严厉,接道:“萧三爷醒来之后,不许告诉他刚才的事,也不许提我来过此处……”

金兰吃工一惊,急道:“你可是在三爷身上下了毒……”

沈木风淡然一笑,道:“你可是很喜欢萧三爷吗?”

金兰道:“三爷对待奴婢们和蔼亲切……”

沈木风脸色一沉,接道:“只要你能完成我交付给你的事情,日后我定会要萧三爷收你为妾,如是你胆敢背叛于我,那滋味如何,不用我说,量你心中有数……”

他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此刻,三爷已遍地仇踪,不用我在他身上下毒,他已难应付那追索血债的武林人物,今后他只有重回百花山庄一途,个中利害得失,一目了然,你好好的想想吧,我要走了。”

金兰紧接说道:“大庄主请留驾片刻,奴婢还有请示之言。”

沈木风道:“什么事?”

金兰道:“玉兰姐姐,和那唐三姑服下的化骨毒丹,时限已然将届,大庄主就慈悲慈悲,赐给她们二粒延缓毒性发作的解葯吧!”

沈木风道:“如果我给了她两人解葯,三庄主清醒之后,质问此事,你拿何言答对……”

金兰道:“这个奴婢……”

沈木风接道:“此事我已有了安排,不用你多费心了,上车赶路去吧!”

金兰哪里还敢多口,纵身跃上马车,挥动长鞭,马车疾向前面驰去。

一口气奔行七八里路,才收缰停了下来,但她仍是有些放心不下,回头看去,沈木风早已是不见踪影,才启开车帘,进入车中。

只见萧翎仰卧车中,紧闭双目,伤口处人有葯物,流血已止。

金兰缓缓伸出手去,施展推宫过穴手法。

在萧翎身上推拿一阵,果然找出了几处被点的穴道。

那沈木风故意要金兰解开萧翎的穴道,是以下手甚轻,推拿片刻,萧翎的穴道已解。

但闻萧翎轻轻叹息一声,缓缓睁开双民望了金兰一眼,又望望伤口处敷的葯物,说道:“是你替我敷的葯吗?”

金兰只好点头应道:“妾婢看三爷流血不止,擅自作主替三爷敷了葯物。”

萧翎挺身坐了起来,道:“谢谢你啦……”

回顾了唐三姑和玉兰一眼,道:“唉!如若不是她们两人服有化骨毒丹,咱们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冲出重围,也用不着伤那些人了。”

金兰道:“三爷不用多想了,好好的养息一下吧!”

萧翎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重大之事,急急问道,“我不支晕倒之后,那些人就没有追赶咱们吗?”

金兰道:“妾婢抱三爷上了马车,立时狂奔赶路,是不是有人追来,妾婢就不清楚了。”

她心中有鬼,说话时粉颈低垂,一直不敢抬头。

萧翎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这就是了,唉!他们心怀怨恨而来,激怒虽是难免,但那等咄咄逼人,不问皂白的神态,实叫人有些难以忍耐。”

金兰道:“三爷也不用生气,江湖上原就是个是非圈子,置身此中,难免要被恩怨牵缠。”

萧翎道:“话虽如此,但他们也该问个明白才是。”

金兰道:“他们满腔仇恨而来,已是很难自制,再见到证物,自然理性早失,不问皂白了。”

萧翎道:“这话不错,细细的想上一想,也是难怪他们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又道:“大庄主把这些和人结仇的铁证,当作礼物放在马车之中,岂不是存心陷害我吗?好叫我有口也无法分辩清楚,这办法当真是毒辣的很。”

金兰轻轻的叹了口气,慾言又止。

萧翎仰脸望着车篷,自言自语地接道,“我萧翎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百花山庄的事,他们为什么要这样陷害我呢……”

金兰黯然接道:“三爷虽然武功高强,但也不能和天下武林人物为敌,该想一个法子,解说一下才好。”

萧翎道:“铁案如山,证物齐全,要我如何一个解说法呢?”

金兰道:“那位枯木大师,颇能了解三爷处境,三爷最好能和他商议商议。”

萧翎道:“我有两位兄弟,可惜不在此地,这两人声望地位,都足以担当此事。”

金兰道:“三爷恕妾婢多口,不知你那两位兄弟是何许人物?”

萧翎道:“中州双贾……”

金兰失声惊叫道:“中州双贾,亦似听人说过……”

萧翎道:“这两人武功高强,而且阅历丰富,江湖上宵小诡谋,都无法逃出两人的法眼,只可惜两人不在此地。”

金兰沉吟了一阵,道:“三爷有着这样两个帮手,应该早些寻着他们才对。”

萧翎道:“如何一个寻法呢?天涯辽阔,人海茫茫,事先又未有约好……”

金兰接道:“不知三爷和那中州双贾可有约定的暗记吗?”

萧翎精神一振,道:“有啊,不是你提起来,我倒是忘去了。”

金兰道:“那就好了,三爷沿途留下暗记,指示行踪,要那中州双贾赶来相会就是。”

萧翎脸上的欢愉之色,突然消去,叹道:“如是两人不从此地经过,留下暗记,也是枉然了。”

金兰道:“只要中州双贾门下弟子能够看到,定然可转告两人。”

萧翎道:“可惜两人没有弟子。”

金兰道:“事已至此,三爷也不用太过忧苦,中州双贾名头甚大,纵然没有弟子,亦必在江湖上布有眼线,能够识别暗记。”

萧翎道:“好吧,不论那中州双贾能否瞧到暗记追来,此事总算聊胜于无,你驰车赶路时.当心一些,凡是岔道路口,就停下车来,告诉我留下暗记就是。”

金兰应了一声,不敢回过头来,只因她心中矛盾异常,不知是否该把沈木风到此之事,告诉萧翎,生恐萧翎瞧出了自己的心中有事,不敢和萧翎相对而视。

马车奔行的大道上,辘辘轮声,荡起了两道滚滚烟尘。

金兰强自打起精神,留神着四下景物,只见大道岔处,马车正行在一座十字路口,赶忙收缰停下马车,说道:“三爷,这一处十字路口,似是行人必经之道,请三爷下车来留下暗记。”

萧翎昔年被困那绝崖峭壁之下,生食了数千颗千年石菌,使他先天柔弱的体质,大为增强,虽然失血甚多,但经过在车上一阵调息之后,竟然大部复元,一掀车帘,跃了出去。

金兰呆了一呆,道:“三爷,你……你的伤势全好了吗?”

萧翎似也未料到,自己的伤势复原的那么神速,先是一怔、继而淡淡一笑,道:“我好了,你的伤势轻些了吗?”

他和金兰经过一番合力御敌的恶战之后,不知不觉间生出一份关怀情义。

金兰喜上眉梢,嘴角间泛升起一缕宽慰的笑意,道:“多谢三爷挂怀,妾婢伤势轻多了。”

萧翎道:“那很好,你要好好的调息伤势,我要传你几招剑式,日后和人动手时,就不致轻易受伤了。”

金兰嫣然一笑道:“奴婢死不足借,但望三爷要好好保重。”

萧翎道:“前程茫茫,日后仗凭之处正多。”

直身行去,在岔道口处,留下了暗记。

金兰口虽未言,双目却不住的四面张望,生恐此时有人追到,又将难免一场溅血惨局。

萧翎划好暗记,幸喜还无人追到。

萧翎登上马车,还未坐好,金兰已扬鞭抖缰疾驰而去。

萧翎骤不及防,身子斜斜倒了下去,刚好憧入了玉兰的怀中。

只见玉兰娇躯微微侧了一下,口中高呼一声:“好疼啊!”

萧翎吃了一惊,挺身坐起,暗道:看来那化骨毒丹,不但可使人慢慢中毒死去,更可怕的还是服用人立刻失去了武功,以玉兰武功而言,我这无意的撞她一下,绝然不致失声呼疼……

忖思之间,忽听玉兰尖叫一声,满车滚动起来。

萧翎心头大震,凝目望去,只见玉兰全身肌肉,都似在开始收缩,声声尖叫,刺耳惊心。

奔行的乌车,陡然停了下来,软帘启动,金兰一跃而入,看玉兰满车滚动的神态,登时花容失色,黯然流泪。

萧翎惊震的心神,逐渐平复下来,右手疾伸,连点了玉兰三处穴道。

玉兰那惊心动魄的尖叫声,停了下来,滚动的身躯,也暂时静止不动,但脸上痛苦的神情,却是更见凄厉。

萧翎轻轻叹息一声,道,“好厉害的化骨毒丹。”

金兰回目望了唐三姑一眼,只见她端然而坐,神情十分平静,毫无毒性的痛苦,心中大为奇怪,说道:“两人都服了化骨毒丹,怎的只有玉兰姊姊一人发作,这唐三姑却没有事情。”

萧翎凝目思索片刻,道:“是啦!如以葯性计算,两人都还未到发作的时间,只是全身受不得一点撞击伤害,略受损伤,立时将促使葯性提前发作,我刚才无意中撞了玉兰,才引她毒性早发。”

金兰泪如泉涌,缓缓伸手,摸出一方白绢,拂拭着玉兰脸上的汗水。

原来那玉兰虽彼萧翎点了数处大穴,口不能言,身不能动,但缩筋之苦,并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2回 沿途遭袭击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