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25回:绝技论英雄

作者:卧龙生

在这等近身相搏之中,沉重、长大的亮银棍,已然失去制敌作用,萧翎松去手中兵刃,反有手脚灵活之感,右腕一挫,避开扇势,左掌疾快拍出一掌。

马文飞右臂仍有着麻木之感,运剑不便,单以左掌折扇和萧翎抢攻。

萧翎一掌拍出,领动了连环闪电掌法,一招快过一招,连环七掌,已把马文飞的折扇逼住,再也施展不开。

场中观战三人,大都是马文飞的属下,他们一向只看到马文飞决斗强敌取胜的神气,心目中已把这位总瓢把子敬若天人,从未见过他和萧翎搏斗的这般吃力。

萧翎以连环快速的掌法,控制了局势之后,攻势更见凌厉,马文飞手中空有着长剑、折扇,却无法施展得开。

马文飞虽目中涌现一片杀机,暗中旋动折扇柄处的机簧。

但他究是成名武林的人物,一方霸主之才,施展暗算,心中又有些惭愧之感,矛盾难决,竟然无法下手。

正自犹豫之间,萧翎突然一收掌势,飘逸五丈,说道:“总瓢把子武功高强,咱们再斗上百来招,只怕也是难分胜败,机会难得,咱们等一会再打吧!”

返身一纵,直向那茅屋奔去,马文飞暗暗叫了一声:惭愧!

虽是萧翎说的客气,但他自己心中明白,以萧翎那愈打愈快的连环掌法,绝难再挡十招。

抬头看去;只见那茅屋之前,人影闪动,刀光如雪,打的激烈无比。

钱大娘一条拐杖,有如水中游龙一般,纵送横击,独挡了七八个人的围攻。

但仍有着囚个人,绕过了钱大娘,向那茅屋中奔去。

萧翎看得心中大急,一提真气,全力向前奔去。

迅快得有如流矢,像一道轻烟般,从那钱大娘身侧掠过,随手一挥发出了修罗指力,点倒了一个大汉。

钱大娘骇然一震,暗道:好快速的手法。

精神一振,拐杖连环三招,击伤了一个敌人。

围攻钱大娘的七八个武林高手,眼见那萧翎轻描淡写,回手一击,便伤了同伴,不由得心中震动不已,斗志大减。

钱大娘雌威大发、拐杖招术一紧,迫的围攻群豪连连倒退。

萧翎以绝世无伦的快速身法,冲近了茅舍,大声喝道:“站住,强入者死。”

四个大汉早已逼近茅舍,但却被金兰连发的暗器所阻。

四人略一怔神;萧翎已疾奔而到。

四个大汉,两个施用单刀,一个施用软鞭,另一个施用一把虎叉,听得萧翎大喝一声,突然一齐停了下来。

回头望去,只见萧翎抱剑而立,星目中神光闪动,扫掠了四人一眼,冷冷道:“在下不愿伤人,并非是不敢伤人,如若诸位硬要向茅屋中闯,莫怪在下手下狠毒了!”

那施软鞭的大汉怒声喝道:“你是什么人,出言如此狂傲!”

萧翎冷冷地接道:“在下萧翎,诸位有什么事,尽管找我萧翎说话,如是诸位擅自入那茅舍,那是自寻死亡。”

施软鞭的大汉,似是四人中的首脑,厉声喝道:“有这等事,在下倒是有些不信。”

萧翎道:“你如不信,何妨一试!”

那施用软鞭的大汉,右手一挥,低声对两个施用单刀的大汉说道:“贵昆仲一齐出手对付这等万恶之徒,不用讲什么武林规矩江湖道义。”

两个用刀大汉应了一声,一字排开,拦住了萧翎的去路。

那施用软鞭的大汉,回顾了那用虎叉的大汉一眼,道:“咱们闯入茅舍。”

萧翎剑眉耸动,俊目放光,怒声喝道:“如若诸位不听在下警告之言,那可是自讨苦吃。”

这四人适才精神集中在对付金兰发出的暗器之上,听得萧翎的呼喝之言,等回过头来,未见到萧翎奔来时的快速身法,如是几人瞧清楚了,必将相信萧翎警告之言。

但见那手执虎叉的大汉,抖动着手中的虎叉,一阵呛呛乱响,疾向那茅舍冲了过去。

萧翎怒叱一声,一振手中长剑,白芒闪动,连人带剑,疾向前面冲去。

两个手执单刀的大汉,眼看萧翎人剑合一的威猛来势,不禁一呆,心中念头还未转完,萧翎已由两人身前疾冲而过。

两人但觉白光二闪,剑气扑面生寒,手中单刀还未递出,萧翎人已冲到。

但见那手执虎叉大汉冲近茅舍的身子陡然飞了起来,摔出去四五丈远。

凝目望去,只见萧翎手执长剑,挡在茅舍门口,冷冷说道:

“哪一位有胆子,再过来试上一试?”

这快如闪电的惊人一击,使得在场中人个个心生寒意。

转头望见,只见那手执虎叉的大汉,侧身卧在地上,双目圆睁,张着嘴巴,但却讲不出一句话来。

原来他被萧翎一脚踢中穴道,身子飞摔了出去,身不能动,口不能言。

只听一个沉重的声音说道:“你们不是他一人之敌,快退下来!”

那手执软鞭的大汉,听到那说话声音,已知来人是谁,垂首说道:“属下等替总瓢把子丢人,愿领责罚。”

来人正是那豫、鄂、湘、赣四省总瓢把子马文飞,只见他急行两步,一脚踢在那施用虎叉的大汉身上,说道:“不是你们不行,而是人家武功太高了。”

但见那施用虎又的大汉,打了两个翻滚,突然挺身而起,伸手抓起虎叉,猛向萧翎扑去。

马文飞大声喝道:“回来!”

那大汉应声倒跃而退,望着马文飞,满脸不服之色,道:

“总瓢把子,何以唤回我不许出手?”

马文飞一皱眉头,道:“你们四个人合起来,都打不过人家,你一个人岂不是白白的送命吗?”

那使虎叉的大汉道:“刚才属下未曾防到,被他踢了一脚,那如何算得落败。”

原来此人有着三分运气,只被萧翎一脚踢中穴道,翻了两个跟斗,但总觉那不是由一刀一枪的被打败,心中大不服气。

马文飞脸色微变,道:“还不快退下去。”

那大汉虽然不服萧翎,但对马文飞却是十分畏惧,急急退了下去。

那马文飞回目一掠身后恶斗之局,钱大娘似已控制全局,攻多守少,心中暗暗忖道:看来今日之战,已难单凭我马文飞和几个随行属下出手,能够胜得此阵了……

心念转动间,突然探手入怀,摸出一个流星火炮,右手一抖,投向高空。

只听砰的一声,流星火炮在空中爆裂出一团火花。

萧翎冷冷说道:“马文飞,你可是在招请帮手么?”

马文飞脸上一热,道,“不错,今日来此之人,原非马某一人,只因在下敬重那钱老前辈的为人,曾经力劝群豪,等候片刻,先让在下和钱老前辈谈谈,如是钱老前辈给在下一个薄面,那是最好不过。否则……”

萧翎接道:“可惜她未给你总瓢把子面子。”

马文飞道:“在下既是无能说服那钱老前辈,只有据实相告今日来此群豪,以作公决,是战是和,也非我马某能作决定。”

萧翎冷笑一声,道:“为着我萧某一人,居然劳动中原群豪,和马总瓢把子的大驾,当真是抱歉的很!”

马文飞脸上赤红,轻轻咳了一声道:“今日之战,非是江湖上一般名利之争,事关武林劫运、自非个人的颜面、胜负,可以影响大局。”

萧翎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马兄倒不失磊落胸怀,英雄气度,咱们适才之战,你并没有败,不用如此谦逊……”

马文飞道:“也许是三庄主手下留情,马某虽未败在当场,但在下实已自知如是再打下去,马某必败无疑……”

他轻轻叹息一声,又道:“在下久闻萧兄的大名了!亦曾快马追寻,两日夜兼程三千里,但却缘悭一面,始终未能见得萧兄,想不到初次一见,竟成生死对头。”

萧翎突然觉着这马文飞有着异于常人的气度,心中暗暗生出了敬佩之感,摇头叹息一声,说道:“马兄追的那位萧翎,恐非在下……”

马文飞怔了一怔,道:“这世间有几个萧翎?”

萧翎道:“两个……”

马文飞接道:“这倒是闻所未闻的事了,世界不乏同名同姓之人,但如说两位萧翎,都是身负绝技的武林高手,那倒是有些奇怪了。”

此人智慧过人,似是不信萧翎之言。

萧翎叹道:“不错,世间很难有这般巧事,但如有一人,假冒萧翎之名,那就不足为奇了。”

马文飞道:“是了,两位萧翎之中,有一人是冒名顶替的。”

萧翎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

马文飞道:“恕在下问一句不当之言,三庄主这萧翎之名,是真是假?”

萧翎道:“真假有何紧要……”

马文飞接道:“不然,人过留名,雁过留声,真假萧翎,既都是身负绝技的高手,恐都不会默默无闻的虚度此生,这百年之后的是非功过,岂能混淆不清。”

萧翎抬头一瞥,道:“马兄的帮手来了!”

马文飞头也不回他说道:“他们并非是帮我马某。”

萧翎道,“非是马兄助力,难道是来帮我萧翎的吗?”

马文飞道:“他们是来找那百花山庄的三庄主,如何是助我马某……”

他轻轻叹息一声,接道:“这些人事先并未有人邀约,一个个自动而来……”

萧翎接道:“我萧翎出道江湖不久,有什么大罪大恶,惹得这么多武林高手追杀于我?”

马文飞道:“萧兄气度不凡,确非为恶之相,只是因为你投效了百花山庄,所以才成为武林中的公敌。”

说话之间,数匹快马,已然疾冲而至。

钱大娘手中拐杖,急攻三招,荡开了围攻之人,飞身一跃,冲近茅屋。

马文飞也不拦阻,身子一闪,让开了去路。

钱大娘冲近萧翎,突然一挺身,收住急冲之势,和萧翎并肩而立,道:“来人过多,咱们并肩一起拒敌,免得顾此失彼。”

萧翎看那急奔而来的群豪,身份十分复杂,肥瘦高矮,不下数十人。

当先一人身高八尺,脸色赤红,手中提着一柄软索银锤,背上背弓,腰间插箭,神态威猛,气势慑人。

钱大娘低声说道:“那当先而来的红脸大汉,就是神箭镇乾坤唐元奇了,其人天生臂力惊人,不可和他硬拼劲力。”

萧翎点点头,道:“其人一派英雄气度……”

余音未绝,那唐元奇已然冲到。高声喝道:“哪一个是百花山庄的萧翎?”

萧翎一皱眉头,道:“在下便是,有何见教?”

唐元奇冷冷接道:“好,吃我一锤。”

右手一抖,手中的巨大银锤,直飞过去,点向萧翎前胸。

萧翎暗中运气,右手挺剑陡然点出,心中却暗暗忖道:此人长相,气度,威猛惊人,但不知内力如何?

只听钱大娘急声说道:“不可接他的银锤!”

手中拐杖一伸,点了过去。

她出言招呼,为时已晚,萧翎长剑已然点在了唐元奇的银锤之上。

只觉那点来银锤力道奇大,震得手臂一麻,但那银锤仍然被萧翎的剑势点开。

唐元奇怔了一怔,道:“好小子,可敢再接我一锤试试。”

手腕一振,银锤又点过来。

萧翎冷冷说道:“好!我就再接你一锤。”行气似珠,运劲若钢,力道直贯剑身,又向银锤上点了过去。

这次唐元奇又加了几成力道,来势较那第一锤猛了许多。

剑锤一触之下,立时分开,未发出一点声息,萧翎站立不动,银锤却被荡开。

唐元奇呆了一呆,道:“果然不错。”

钱大娘担心萧翎接不下唐元奇的锤势,伸出拐杖,准备随时救援,却不料萧翎连接两锤,竟是若无其事,暗暗赞道:这娃儿功力精深,似已到炉火纯青之境。她缓缓收回拐杖,退而观战。

银锤带起一阵呼啸风声,有如泰山压顶一般,当头劈落下来。

萧翎虽然心性高做,但见唐元奇这一锤来势的威猛,也不敢挥剑硬接,当下一提真气,不退反进,直向唐元奇怀中欺去。

唐元奇大喝一声,道:“好啊!可敢再接我一锤。”

抡动银锤,呼的一声,当头劈了下去。

这萧翎的轻功,得自天下轻功第一的柳仙子所传授,进攻之势,快速绝伦,身影一闪时,人已逼近唐元奇的身前,左掌一挥,劈向前胸,右手长剑却逼住唐元奇的击锤软索。

这等欺身抢攻,看上去,十分凶险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5回:绝技论英雄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