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26回:侥幸脱虎穴

作者:卧龙生

萧翎道:“我双手各拒一方。”

红衣女道:“七幻步妙用无穷,我如若幻起三个幻影攻你呢?”

萧翎道:“双掌之外,我还可以踢出一脚。”

红衣女道:“如是我幻起四条人影攻你?”

萧翎道:“我可以双手双足并用。”

红衣女道:“如是我能幻起五条人影……”

萧翎道:“武功一道,并非说来轻松,在下料姑娘也难幻现四条以上化身。”红衣女叹道:“我不能,但我爹爹却能,他可以幻出五个化身。”

萧翎道:“旁门左道,不足为奇,纵然能幻起七个化身,又该如何。”

红衣女道:“这只是一种奇幻的步法,进退之间,都有一定路数,练得纯熟,再加上快速的转动,就可以幻出化身,你自己不懂也就罢了,竟敢信口开河的诬为旁门左道,如若让我爹爹听到,准会把你碎尸万段!”

萧翎冷笑一声,道:“令尊那七幻步纵然高明,但也未必就能把我萧某人碎尸万段。”

红衣女怒道:“你可是不信我爹爹强过你吗?那就先试试我的手段。”欺身急攻而上。

萧翎挥掌一封,还了一掌。

人展开了一场抢制先机的快攻,掌指变化,各极迅辣。

萧翎一连和她抢攻了二十余招,竟然未占得丝毫便宜,这才知道对方不仅只会那扰人耳目的“七幻步”,而是有真功实学。

这一阵互抢先机的快攻,竟未退后一步,让避一招。

那红衣女亦为萧翎的武功,暗生倾倒,忖道:这人口气很大,一身傲气,但却不是吹牛,确实有一点真实本领。

突听一个沉重的声音传了过来,道:“冰儿,你们是在比试武功,还是在真的打架?”

红衣女收掌疾退,回身笑道:“我和玉兄弟在探讨武学。”

萧翎抬头看去,只见北天尊者和钱大娘并肩而立,望着自己和红衣女出神,显然,他并未被那红衣女言语瞒过,神情间流现出满怀疑虑。

钱大娘似是亦瞧出两人不似探讨武学,脸上神色变化忽惊忽怒,莫可捉摸。

她素知那北天尊者为人,一翻脸全不念故旧之情,出手就要杀人。

只听那红衣女娇笑道:“玉兄弟原是深藏不露,如非我迫你出手,现在我只怕还不知你具有此等身手。”

谈笑之中,走近萧翎,牵着他的右手,奔回房中。

北天尊者望着两人的背影,缓缓说道:“令孙的武功是何人传授?”

钱大娘道:“除了家传的武学之外,他受到几位老前辈的指教,学的十分庞杂,老身亦曾为此数说过他,要他不可务多,应该选择几种武功,专心练习,或许有些成就。”

北天尊者道:“据老夫观察,令孙的武功,不但受过高人指点,而且已然升堂入室,老夫虽然未能窥得全貌,但自信不会走眼。”

钱大娘心中暗暗震惊,口中笑道:“尊者看他有些成就,那真是钱门之喜了。”

北天尊者语气冷漠他说道:“因此,老夫可以断言,他一身所学绝非你能调教出来。”

钱大娘道:“老身退出江湖,隐居田园,全为此子,再加上他爷爷生前几位故友,都很欣赏他的才气,经常莅入寒舍,指点他的武功,有时三日而去,有时数月才走,老身知他们都无恶意,是以,也没有干涉他们……”

北天尊者道:“原来如此,那是无怪令孙的手法指掌,和你们钱家武功路数,全然不同的了。”

钱大娘道:“那些人只肯传他武功,却无人肯答应收他为徒。”

北天尊者道:“那是他们自知一己之能,难为他师。”

钱大娘道:“那是尊者过奖他了,老身的看法,可能和辈份有关,和老身往来之人,大都是和他爷爷同辈,如若收他为徒,岂不是乱了称呼。”

北天尊者道:“武林无长幼,尊者为高,老夫之见,和大娘不同,那些不肯收令孙为徒之人,都有自知之明,老夫看他适才和小女动手相搏时的数招,掌法的佳妙,变化的快速,招招都可以称得上绝技二字……”

钱大娘笑着接道:“你不过只看到他数招手法,如何可作这等评断?”

北天尊者道:“如是他不具那等精博的身手,只怕早已被小女制服了。”

钱大娘道: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北天尊者不顾钱大娘未完之言,自行接了下去,道:“小女武功,已得老夫大部真传,所差者,不过火候而已,北海拳掌,素以凌厉见长,适才老夫目睹他们过招,小女似已全力施为……”

钱大娘接道:“令爱武功,强过小孙甚多。”

北天尊者道:“不然,以老夫所见而论,钱世兄招数稳健至极。

任小女攻势千变万化,他都能从容破解,这就使老夫不得不心生疑问。”

他缓缓回过头来,两道森寒的目光;凝注在钱大娘的身上,接道:“来人当真是钱世兄吗?”

钱大娘道:“世间哪还会有人冒充他人晚辈之理。”

北天尊者道:“老夫也和那钱世兄有过数面之缘,适才心中坦然,也就未作深思,如今想起来,那和老夫记忆中的钱玉,似有甚多不同之处。”

钱大娘道:“孩子们最多变,令爱如今也和老身记忆中大不相同了。”

北天尊者道:“不然,老夫略通星卜相人之学,钱世兄留在老夫记忆中,并不是他的形貌,而是他的骨格、气度……”

钱大娘道:“小孙见得尊者时,尚不足十岁,完全是一副孩子气,哪里能谈到什么气魄两字。”

北天尊者道:“但那与生俱来的骨格,却是不会变吧?”

钱大娘心中震动,暗道:此人武功惊人,想不到料事之能,竟也有如此能耐,只要能找出一点微未之疑,就苦苦追问不休。

忖思间,只听那北天尊者说道:“嫂夫人可否把钱世兄叫过来,让老夫再仔仔细细的瞧他一阵如何?”

钱大娘正待想一个婉言推托之法,却见萧翎和红衣女已缓步走了出来。

北天尊者不容钱大娘开口,抢先说道:“钱世兄,请到这边来,老夫有几句话,要问个明白。”

钱大娘暗里吃了一惊,但见北天尊者对自己十分留心,别说出言招呼了,就是暗中打个招呼,示意他说话小心一些,也是无法办到。

那红衣女轻轻一扯萧翎衣袖道:“我爹爹叫你了。”

萧翎道:“不知他有何见教?”放步向前行去。

红衣女两道目光,一直盯注在北天尊者脸上,人却紧随在萧翎身后而行,相距尚有七八尺时,那红衣女突然伸出手去,一扯萧翎衣服,低声说道:“你要小心了,我爹爹存心不良。”

萧翎怔了一怔,举步向前行去,在距那北天尊者还有四五步时,停了下来,抱拳一揖,道:“老前辈有何见教?”

北天尊者道:“你过来,老夫有话问你。”

萧翎想起那红衣女的警告,不禁动了怀疑,暗中一提真气,缓步向前行去。

钱大娘居然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玉儿……”

北天尊者冷笑一声,道:“嫂夫人不要多口……”

钱大娘对那北天尊者,似是十分敬畏,果然不敢多言。

北天尊者两道冷厉的目光,凝注在萧翎的脸上,打量了一阵,道,“小娃儿,你不是钱玉。”

萧翎正待答复,突见红影一闪,那红衣少女已挡在了萧翎身前,娇声说道:

“谁说他不是玉兄弟呢?”

北天尊者先是一怔,继而哈哈大笑,道:“不错啊!是老夫双目昏花,瞧错了人!”

目光一转,望着钱大娘道:“嫂夫人不用见怪,儿女们的真真假假,用不到咱们做长辈的费心。”

两人相视而笑,隐入大厅。

红衣女眼看两人隐入烟雾之中,才回头擦了一把冷汗,道:“好险啊!好险啊!”

萧翎茫然说道:“哪有什么危险?”

红衣女道:“人家救了你们老小两条命,你一点都不知道吗?”

萧翎道:“你是说令尊吗?”

红衣女道:“不错啊!如若你刚才答我爹爹问话,错上一句,此刻已经横尸厅外了。”

萧翎心中不服,忖道:我倒不信你爹爹出手一击,我便伤在他的手下,口里却缓缓应道:“在下早已有备了!”

红衣女道:“我未料到爹爹见你面就动杀机,忘记告诉你我爹爹已练成了一种绝世神功,名叫‘阴风摄魂掌’。”

萧翎心中暗道:只听这名字,就可知是一种阴毒的武功了。

红衣女看他既无惊奇之感,亦无诧愕之意,不禁心中有气,暗道:总有一天,我要你尝尝那“阴风摄魂掌”的味道。

口中却接着说道:“那摄魂掌已经是威力奇大,出掌搜魂,被击中不死必伤,我父亲除了练成摄魂掌外,又加上自己的寒阴气功,所以,易名为‘阴风摄魂掌’……”

她突然轻轻叹息一声,接道:“我爹爹和你谈话时,已暗中运起‘阴风摄魂掌’的功力,只要回答他相询之言,一分心神的刹那,我爹爹即将借机暗中发出‘阴风摄魂掌’置你于死地。”

萧翎心中暗道:我就不信那“阴风摄魂掌”能够一击致人于死地……心有所思,不觉间形诸神色。

那红衣女似已看出了萧翎心意,摇摇头叹息一声,道:“你可是不信我的话吗?”

萧翎道:“在下不是不信,只是有些奇怪。”

红衣女道:“奇怪什么?”

萧翎道:“姑娘刚刚知道在下不是钱玉时,激愤之容,形诸神色,似乎要立刻把在下处死,才得称心,不知何故,见得令尊之后,却又激愤尽消,化敌为友,反而保护起在下来。”

红衣女嗤的一笑,道:“女人心,海底针,这忽喜忽怒之情,连我自己都捉摸不定,你自然是摸不透了……”

她突然一整脸色,庄严他说道:“你告诉我那萧翎之名,不会再是假的了吧?”

萧翎道:“干真万确。”

红衣女道:“你可知道我的姓名吗?”

萧翎摇摇头道:“还未请教公主。”

红衣女道:“那你现在可以请教了!”

萧翎无可奈何的一抱拳,道:“请教姑娘上姓!”

红衣女欠身施了一礼,答道:“不敢,不敢,贱妾复姓百里。”

萧翎心中暗忖:好啊!当真是要我问一句,她才肯答一句,只好接着问道:

“姑娘的芳名?”

红衣女道:“有劳相公下问,贱妾单名一个冰字。”

萧翎道:“百里冰,好冷的一个名字。”

百里冰嫣然一笑、道:“我虽很少涉足中原,但却常读中原诗书,那贱妾二字,也不知用的当是不当?”

萧翎道:“用的很好。”

百里冰微微一笑,道:“如若我日后冒充中原儿女,定是行得通了?”

萧翎道:“姑娘讲话字正腔圆,举止神态,无不神似中原儿女,哪里还用得着冒充。”

百里冰笑道:“那是因为家母是中原人氏,我自幼禀承母教,喜爱中原事物。”

萧翎仰脸望望天色,道:“在下要告辞了!”

百里冰忽然垂下头去,幽幽地问道:“你虽然是冒充钱玉而来,但我却一直无法改变……”

萧翎道:“那不要紧,在下承姑娘数番相救之情,心中感激不尽,此后定当帮助姑娘访查那钱玉下落,转达姑娘对他的怀念之情,要他不分昼夜,赶往冰宫去见姑娘。”

百里冰抬起头来,目光中满是幽怨,望了萧翎一眼,慾言又止,伸手由头上拔下来一根雕琢精致的玉簪,说道:“萧兄请收下此簪。”

萧翎呆了一呆,道:“姑娘之意……”

百里冰接道:“日后萧兄若见着我那钱兄弟之时,请把玉簪交付于他,要他持此簪赶往北海冰宫见我。”

萧翎接过玉簪,说道:“姑娘但请放心,万一在下寻不到钱玉,定当把玉簪壁还公主。”

百里冰答非所问地接道:“我那玉簪乃是天山千年寒玉制成,可测百毒,你带在身上,也许不无小助。”

萧翎抱拳一礼,道:“在下就此别过了。”转身向厅中走去。

忽听百里冰低声喝道:“站住,你要到哪里去?”

萧翎道:“我要去接那钱婆婆。”

百里冰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你不用去了,家父已然对你生出怀疑,去了恐难免要生事故!”

萧翎沉思了一阵,坚决地道:“在下亦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6回:侥幸脱虎穴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