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27回:骨肉思重情何堪

作者:卧龙生

这时明月中天,已是三更过后时分。

唐三姑环顾了四周的景物一眼,长长叹息一声,道:“咱们冲出群豪的重重包围不难,只怕无能逃过沈大庄主的阴谋布置。”

萧翎仰天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如若他们逼得我无路可走,不顾一切兄弟情义,我萧翎亦不甘束手就缚。”

金兰幽幽一叹,慾言又止。

唐三姑又打量四周一眼,说道:“你不知那沈木风的毒辣,我曾听祖母谈过他的往事,连我祖母那等目空四海的人物,提起沈水风,都不禁为之惊服……”

萧翎肃然接道:“我不怕他,我所顾虑的不过是一番结盟情义,一旦我们情尽义绝,我萧翎必将为武林除害……”

忽听几声深长的叹息,由丈余暗影处传了过来。

月光下飞跃着几条灰白色的人影,去如惊鸿,眨眼不见。

这意外的变故,使萧翎呆在当地,想起要追时,对方人迹已杳。

唐三姑道:“看来好像是几个和尚。”

金兰造:“我曾听那宇文寒涛说过,少林寺有八个武功奇高的和尚,专管江湖上不平之事,号称八大金刚……”

萧翎点头接道:“除了少林高僧之外,只怕也很少有那样快速的身法高手。”

金兰道:“他们隐身在暗处,存有拦击我们之心,想是听得了三爷一番肺腑感慨之言,知道了三爷的为人,才改变了心意,急急而去。”

唐三姑道:“我只怕他们不是少林寺中僧人,而是沈木风派来的人。”

金兰造:“据小婢所知,百花山庄中人,不会穿着月白僧袍,只要姑娘看清楚那几人确实穿着月白僧施,那就不会是百花山庄中的人了!”

萧翎仰脸望望天色,道:“咱们得快些赶路。”放腿向前奔去。这四人都有着一身轻功,弃车步行之后,行踪实难追查,沿途之上再未遇上拦劫之人。

萧翎伸手指着一所矗立在湖边的白墙,笑道:“那就是我的家了,唉!我离家之时,才不过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,那时的身体十分瘦弱,此刻长大了许多,身体也强壮了,只怕爹娘也不会认识我了。”

金兰看他脸上泛现出一片洋洋喜气,双目隐隐蕴含泪光,想是心中苦乐交集,百感丛生。

萧翎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,行到门前。

只见篱门紧闭,树木青翠,一片寂然。

萧翎停在门前,轻轻咳了一声,挥手弹一弹身上的灰尘,高声叫道。“萧福在吗?”

他一连呼叫数声,却不闻响应之言。

一缕不祥的预感,陡然间泛上了心头,脸上那苦乐交集之情,陡然间变的一片严肃。

金兰、玉兰、唐三姑,都察觉到有些不对,六道眼睛一齐投注到萧翎身上。

只见他脸色铁青,呆呆的望着篱门出神,却不敢推开那紧闭的篱门。

玉兰缓步行到了萧翎身侧,说道:“三爷,你可曾将家中地址,告诉过大庄主吗?”

萧翎摇摇头叹息一声,道:“没有。”

突飞起一脚,踢开了篱门。

只见院中花树,修剪得十分整齐,庭院中打扫的十分干净,毫无异征可寻。

他心中的紧张,微微一松,大步向后堂行去。

厅堂的一切布设,井然有序,有些布设,还在他脑际中留下清晰的印象。

唯一可疑的是前庭到后院,未遇见一个人影。

萧翎只觉心中一股闷气,难以遏止,忍不住大声喝道:“有人在吗,看看谁回来了!”

但闻回声盈耳,不闻相应之声。

此时此情不但萧翎觉到事情不对,就是金兰、玉兰和唐三姑,也觉得事出非常。

五年前岳云姑被杀的往事,陡然间回集心头,这恐怖的往事,使萧翎心头凛栗,脸色如土,呆呆地站了一会,陡然奔向父亲书房。

书室双门虚掩,萧翎一冲而入,只见书架上,列书依然,十分整齐,案上仍然展开着一卷古书,想是那萧大人离开书室不久,只是去的十分慌匆,连开卷亦未合上。

一张素笺,压在砚下,素笺一角,微微飘动。

萧翎急忙奔了过去,取过素筹,只见上面写着几行草书,道:自弟去后,小兄忽得急报,昔年几个仇人,结伙寻小兄,慾报昔年之仇,深恐累吾弟父母,特遣急足,迎接双亲于百花山庄,吾弟见字,速返百花山庄,父子兄弟,亦可早日团聚一堂。

下面署名沈木风。

萧翎瞧完素笺,呆在当地,半晌作声不得。

唐三姑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萧兄,素签上写的什么?”

萧翎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沈木风光咱们到了我家,把我双亲接到百花山庄去了。”

金兰吃了一惊,道:“什么?大庄主已来过了吗?”

萧翎缓缓地把亲笺递了过去,道:“你们拿去瞧吧!”

金兰接过素笺,玉兰和唐三姑也一齐伸过头去,三人瞧过素笺,全都作声不得。

书房为一片沉痛、哀伤的气氛笼罩,不知过去了多少时间,金兰才长长叹息一声,道:“三爷,事已至此,急应善后,总该想些办法才是。”

萧翎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如若我父母有了毫发之伤,我要不血洗百花山庄,誓不为人。”

玉兰柔声说道:“三爷不用心急,戏妾之见,大庄主绝不会伤到老爷夫人,他这般作法,无非是希望三爷为百花山庄效忠罢了。”

萧翎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这手段太卑下了,还有什么兄弟之情,谈什么结盟之义。”

金兰道:“三爷请暂息胸中之怒,想一个法子应付才是。”

萧翎道:“除了赶回百花山庄,已别无选择之途了!”

唐三姑眼珠儿转了两转,道:“看室中纤尘不染,想是萧老伯父和伯母,去了不久,咱们如若兼程疾追,或可在途中拦下。”

萧翎精神一振道:“他们不知我家所在,我也从未和百花山庄中人谈起,他们必是跟踪咱们而至,只不过抢先咱们一步罢了,现在要追,还来得及。”

金兰造:“三爷不可妄动,听妾婢一言如何?”

萧翎道:“也许咱们能在数十里内,拦住救下我的父母。”

金兰满脸忧色地道:“三爷也未免太小觑大庄主了。”

萧翎本已要举步而行,听得金兰之言,不禁一怔,道:“为什么?”

金兰道:“如老三爷追上了老爷夫人、但却无法下手救回,又该如何是好,那时,双方脸已撕破,其结局又是如何?”

萧翎心中已然有些明白,黯然一叹,垂首不语。

唐三站道:“这也没有什么难处,咱们四人一齐出手,把那些护送之八剑剑诛绝,救回老爷和夫人就是。”

金兰道:“如是大庄主亲自护送,三姑娘该当如何?”

唐三姑道:“咱们助萧兄奋力一战。”

金兰道:“如是他们以老爷夫人的生死要挟咱们束手就戮,那将又当如何?”

唐三姑怔了一怔,道:“这个,这个……”

金兰道:“那时,只有束手听命,大庄主既爱三庄主的武功,又怕三庄主背弃于他,三爷不耻他的行径,在大庄主的心目里是心上刺、眼中钉,如不能收为己用,那就将杀之以除后患……”

玉兰轻轻叹息一声,接道:“三爷,金兰姊姊说的不错,大庄主用心在迫三爷早回百花山庄,绝不致使老爷和夫人受到伤害。”

萧翎望了金兰和玉兰一眼,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你们可有投奔之处?”

金兰道:“妾婢等自幼在百花山庄之中长大,纵有几家旧亲,也早已断了来往,何况谁家若收留了妾婢,那无疑是播种了杀身之祸。”

萧翎道:“天涯辽阔,海角绵长,何处不可以安身立命,你们找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往下来吧!等那百花山庄解体之后,你们就可无后顾之忧了。”

金兰凄凉地一笑道:“三爷呢?”

萧翎道:“我要回百花山庄,拜见双亲。”

玉兰幽幽地说道:“三爷带我们离开了百花山庄,现在老独自一人回去,势必要启动那大庄主的疑心。”

萧翎道:“就算是你们追随我重入虎口,也一样会使那枕木风启动疑窦,我一人对付他或可减少些后顾之忧。”

玉兰道:“如大庄主以老爷和夫人的生死,威迫三爷为百花山庄效命,三爷要怎么办?”

萧翎目中神光闪了两闪,黯然垂下头去,道:“纵然受江湖唾骂,那也情非得已。”

金兰缓步走到萧翎身前,柔声说道:“武林中有一句俗语说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大庄主不会放任妾蝉们逃亡天涯,必将追杀而后快,但如妾婢们重回百花山庄,在三爷翼护之下,或可苟延残喘,多活上几年岁月……”

玉兰接道:“如是三爷独回百花山庄,必将使大庄主加深了戒备之心,如是带着妾婢们同运,可使他松懈不少戒心。”

金兰道:“妾婢们生死早不足借,三爷不用为我们担心事了。”

萧翎凝目沉思了片刻,回顾唐三姑一眼,道:“唐姑娘家世煊赫,料想那沈木风不敢找上门去,姑娘自是不用再回百花山庄去了。”

唐三姑道:“如若萧兄要我相伴……”

萧翎急急说道:“不用了,姑娘还是早回四川的好。”

唐三姑道:“好吧!我回去见得祖母之后,定当求她老人家出手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萧翎苦笑一下,道:“只怕令祖母也难有能助我……”

话音微微一顿,接道:“三位请在客厅稍候片刻,我要到家母房中瞧瞧。”

玉兰道:“三爷请便。”

萧翎缓步走回母亲房中,但见被褥折叠的十分整齐,一个全身青衣的女子,端坐在床上,紧闭着双目。

萧翎仔细瞧了一阵,隐隐辨识出正是伺候母亲的女婢,五年不见,她已经长大成人。

伸手一探,鼻息仍存,心知是被人点了穴道,赶忙解开她被点穴道。

那青衣女子,长长吁了一口气,睁开双目,打量了萧翎一阵,充满着惊惧地说道:“你是谁?”

萧翎道:“我是少爷,老爷和夫人哪里去了?”

那女子打量了萧翎一阵,道:“我认识少爷,他身体虚弱,不像你这般魁伟。”

萧翎心中焦急,也懒得和她多说,当下接道:“我是萧翎,老爷和夫人可是被人劫走了吗?”

那青衣女婢虽仍有些不信,但因心中害怕,忙据实道:“一位中年妇人,劫走了夫人,两个大汉架走了老爷。”

萧翎突然一跺脚,怒道:“好啊!竟敢动强。”

那青衣女子吓的双腿一软,噗的一交,跌摔在地上。

萧翎伸手扶她起来,说道:“不要害怕,好好守在家中,在老爷夫人未返家之前,这个家暂时由你管理。”转身步出卧室,行入客厅。

金兰道:“夫人可曾留下什么?”

萧翎摇摇头,坚决地道:“咱们走吧!”

金兰玉兰知他心急如焚,恨不得插翅飞回百花山庄,立时束装就道。

长碧湖水色依然,满湖芦苇又生出了嫩绿的青芽,触景思人,不禁想起岳云姑逝于枯井的情景,五年前,他曾和岳小钗悄然离家,五年后重归故居,竟然未能作片刻停留。

他仰脸长长吁了一口气,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我明白了,好狠毒的用心啊!”

金兰和玉兰相互望了一眼,心中暗自震动,忖道:莫要把他急坏了!

二婢虽是担心,但却不敢多问。

唐三姑问道:“你明白什么了?”

萧翎道:“他们要我带了很多物证还乡,却又暗中传出消息,遍告江湖,说是百花山庄三庄主,带人南逃,使无数江湖豪杰在途中拦劫于我,那些结仇聚恨的证物,集我一身,使我仇踪遍地,立足无处,孤身一剑,无所凭依,只有投靠百花山庄一途,出于他意外的是我忍受无数的羞辱,不肯妄伤一人,计谋难售,便恼羞成怒,又劫走了我的父母,好迫我重返百花山庄,为他们效命。”

金兰道:“大庄主一向是算无遗策,纵然三爷一路上杀回故居,只怕老爷和夫人,也是要被掳回百花山庄。”

萧翎证了一怔,道:“不错,我想的又是太纯良了!”

突然加快脚步,向前奔去。

他心急如焚,一路赶奔,金兰、玉兰和唐三姑,只好陪着他兼程赶路。

这时,到了湖北境内。

唐三姑孤身入川,萧翎带着金兰、玉兰奔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7回:骨肉思重情何堪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