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29回 喜见故人留书

作者:卧龙生

玉兰眼看萧翎做主放了三人,心中虽是不以为然,但却不敢出面阻拦,当下沉声说道:“如是有人查问我等行踪,三位最好是不要泄漏。”

那三人心中似是充满着激愤,也不答话,扬长而去。

萧翎望着三人消失的背影,长长叹息一声,道:“目下我有两个心愿了。”

玉兰道:“救出了老爷、夫人,你再去会会那位岳姑娘。”

萧翎道:“不错。”

玉兰道:“妾婢有一事,始终想它不通。”

萧翎道:“什么事?”

玉兰道:“自然是关于那岳姑娘。”

萧翎道:“岳姑娘怎么样?”

玉兰道:“怕相公听了生气。”

萧翎道:“不妨事,你说吧!”

玉兰道:“萧翎二字,近年中崛起江潮,很快就响彻了整个武林……”

萧翎接道:“你是说的那假冒我姓名的蓝玉棠?”

玉兰道:“不管真实姓名,蓝玉棠还是白玉棠,但江湖上知道的,却是萧翎之名,他武功高强,侠名远播,算得才貌双绝,那时,妾婢还在百花山庄中,已然久闻萧翎之名了……”

金兰突然插口道:“相公初到百花山庄之中,我们听到相公之名,亦曾误认是那位假的萧翎呢。”

玉兰偷偷瞧了萧翎一眼,接着说道:“沈木风未出江湖之前,那萧翎的崛起,可算得哄动武林一件大事,如若那位岳姑娘当真的要找萧翎,只怕也不是要找相公。”

萧翎仰脸望天,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当真的那么巧吗?”

玉兰笑道:“真假两萧郎,一个胜过一个,相公如是赶去赴约,也许一样能……”她本想说雀屏中选,话到口边,突觉太过放肆,赶忙住口不言。

但闻萧翎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为什么她要姓岳呢?难道世上当真有这样的巧合吗?”

金兰道:“怎么?相公可是认识一个岳姑娘吗?”

萧翎道:“正因如此,才使我满腹怀疑,无以自解。”

只听步履声响,那大汉捧着食用之物,走了过来,恭恭敬敬的向玉兰说道:“粗茶淡饭,只怕难合姑娘口味。”

玉兰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你这座茅舍,暂时借给我们用用如何?”

那大汉道:“在下这条性命,都是姑娘所救,姑娘叫小的死,小的亦是万万不敢推辞,何借这一所茅舍。”

玉兰道:“我们已给你带来了麻烦,快去收拾细软之物,早些去吧!”

那大汉愕然说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玉兰道:“我已脱离了百花山庄,但他们却苦苦追求不舍,我既到了此地,他们很可能随后就到,你既无能助我,还不如早些逃命去吧!”

那人似是对百花山庄有着无比的畏惧,当下说道:“小人想留在此地,帮姑娘共御强敌……”

玉兰急急挥手说道:“你留此与事无补,反而有害,快些收拾东西走吧!”

那大汉道:“恭敬不如从命。”匆匆奔入卧室,片刻之后,提着一个小包裹,对玉兰长揖一拜,急急而去。

金兰道:“这人很怕死。”

玉兰道:“不能怪他,他亲眼看到二庄主连续处决他六个伙伴,心中如何不害怕,他这一生一世,只要听到百花山庄四字,都将吓得亡魂离体!”

萧翎道:“舍外牛羊成群,你为何要他舍此基业而去?”

玉兰道:“三爷放了那三个人,必将泄露咱们行踪,别说百花山庄中人找上来了,便是那三人去而复返,也会要他的命。”

萧翎略一沉吟,道:“你说的有理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”

玉兰目光一掠桌上食物,说道:“金兰姊姊清陪相公留在此处,我去约那小要饭的,要他到此地来相见。”

萧翎道:“何不同行赴约?”

玉兰道:“大白天里,相公行动,太过惹人注目,在老爷。夫人未脱险之前,我们行踪愈是神秘愈妙。”

萧翎道:“方圆十里,尽都是百花山庄中的暗桩,你一人行动,岂不是危险更大?”

玉兰道:“不妨事,妾婢易容改装而行,他们就不会注意了!”起身而去。

片刻之后,只见一个满脸污灰、破履褴衫之人缓缓走了过来,笑道:“相公,您看看我可像那小要饭的?”

萧翎哑然一笑,道:“扮装得很像。”

金兰道:“你要多加小心,不要露出破绽。”

玉兰道:“如在平时,我再改扮的像些,也难以避过百花山庄中的暗被耳目,但此刻,形势不同,天下英雄,云集于此,各色各形之人,无所不包,百花山在放任这些人在附近走动,迟迟不肯出手,不是另有阴谋,就是有所顾虑,此时此地,我这身装扮,足可鱼目混珠了。”

萧翎听她论事精辟,心中甚是佩服,暗道:这丫头才智过人,胆大心细,日后在江湖上,必有一番成就。

只见玉兰抱拳一礼,转身急奔而去,跃出竹篱,消失不见。

金兰目注玉兰去向,良久之后,才回头对萧翎道:“相公请静坐调息片刻,妾婢入厨,为你做些点心食用。”

萧翎道:“不用了,昔年我在那三圣谷中学艺时,常以瓜果果腹,这已经是很好了,此刻,这归州境内,到处都是武林高人,举炊难免要引起他们注意。”

金兰道:“妾婢从命,相公委屈了!”

萧翎匆匆吃过,金兰刚刚收拾好碗筷。

突闻呼的一声,篱门被人踢开。

金兰暗中探头一望,只见四个身着彩衣之八,鱼贯走了进来。

这四人在萧翎脑际,都留着深刻的印象,正是昔年在武当山上听禅阁中曾经见过的江南四公子。

五年不见,四人仍是那等自命风流的装束,一个个彩衣鲜艳、花枝招展。

萧翎略一打量四人,低声对金兰说道:“咱们快避开去。”双双闪入内室。

江南四公子大模大样的登堂入室,直进客厅,那当先而行之人,高声说道:“有人在吗?咱们兄弟腹中饥渴,快拿出一些食物和饮用的茶水。”

第二个不闻有人回答,立时怒声喝道:“这房中打扫甚是干净,不似无人居住模样,如是躲着不想出来,惹得咱们兄弟动了气,一把火烧你个寸草不留。”

躲在室中的金兰,微微一皱眉头,压低话声说道:“别让他真的烧了房子,妾婢还是先去应付他们一下。”

萧翎略一沉吟,道:“你要多加小心。”他在五年之前,和江南四公子匆匆见上一面,只觉四人不似好人,但四人品性如何,他却是不很清楚。

金兰点头说道:“妾婢自会小心。”缓步走了出来。

江南四公子,正待动手搜查,瞥见金兰缓步而出,不禁眼睛一亮。

那最后一人首先哈哈大笑,道:“好一位标致的姑娘!”

第二个朗朗接道:“深山育俊乌,茅屋出佳丽,古人诚不欺我。”

那当先一人接道:“不可唐突佳人……”

一抱拳,接道:“兄弟一阵风张萍。”

第二个接道:“在下五毒花王剑。”

第三个接道:“兄弟六月雪李波。”

最后一个躬身长揖,道:“在下寒江月赵光,适才言语多多开罪,还望姑娘恕罪。”

金兰不知这些人是故意装作,还是当真温文多礼,当下还了一礼,道:“四位请坐。”

五毒花王剑哈哈一笑,道:“这荒凉所在,只住姑娘一人,难道你不害怕?”

金兰道:“妾身和家兄同住于此。”

王剑道:“原来有令兄相陪。”

六月雪李波接道:“令兄可在吗?”

金兰道:“家兄赶集去了!”

寒江月赵光道:“这么说来,家中只有姑娘一人了?”

金兰已听出四人是有意在口齿上轻薄取笑,不禁心生怒意,冷冷说道:“家兄过午即可返家。”

一阵风张萍道:“不知姑娘有几位哥哥?”

金兰道:“一个。”

张萍笑道:“咱们如是把他杀了,收你作为义妹,岂不是成为四个了吗?”

金兰柳眉一耸,慾待发作,但却强自忍了下去,说道:“四位请在厅中稍坐,妾身去替诸位烧壶茶来。”转身向室外行去。

五毒花王剑突然一伸手臂,拦住金兰的去路,道:“咱们兄弟想喝一点酒,不知有没有?”

金兰略一沉吟,道:“让我去找找看。”

王剑手臂一缩,手指却顺势摸向金兰的粉脸。

金兰自幼在险恶的环境中长大,学会了忍耐,心中虽是羞忿难耐,但仍是忍了下去。

王剑哈哈一笑道:“老大,这般标致的姑娘,这一身细皮白肉,我不信她是在这茅舍中长大的。”

六月雪李波道:“不错,牧人村夫,纵然是有钱,也不会替她裁制绫罗衣裤。”

寒江月赵光突然一晃双肩,欺身而上,探手一把,抓向金兰后背。

金兰头也未回,一挫柳腰,凌空而起,飞出室外。

赵光笑道:“好快的身法,这叫不打自招。”

飞身出去,一招“金龙探爪”,抓向金兰右脱。

在这等形势之下,金兰纵然再想隐藏武功,亦是有所不能,右手“拦江截斗”,反击过去。

赵光笑道:“瞧不出你还有这般矫健的身手。”双手连环攻出。

金兰挥手还击,展开了一场恶战。

寒江月赵光施展擒拿手法,连攻了十几招,竟然全为金兰封架开去,这才知道是遇上了劲敌。

六月雪李波飞身一跃,抢出室外,道:“为兄助你一臂。”侧身递出一掌。

金兰封拒那赵光一人掌势,尚可应付,但加上了一个李波,形势顿然改变,大有应接不暇之势。

萧翎隐身内室,眼看金兰已难再支持下去,再不出面,金兰纵不受伤,亦将被人生擒,正待飞身而出,突听茅舍外传来一声冷笑,说道:“两个堂堂的男子汉欺侮一个女孩子,也不怕人笑话。”随着喝声,飞入一个个子瘦高,毡帽压顶,蓝色长衫的人。

那人身法奇快,话落口,人已飞身到金兰的身侧,疾攻一掌,挡开了赵光。

李波、赵光齐齐停下手来,回目一顾来人,冷冷说道: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中州二贾!商八、杜九一向是焦不离盂,秤不离锤,你来了,那商八想必就在左近了。”

这来人,正是中州二贾中的冷面铁笔杜九,只听他冷冰冰地说道:“对付你江南四公子,社老二一个人已经够了。”

一阵风张萍接造:“咱们兄弟和中州二贾向无怨恨,杜兄伸手管我们兄弟之事,倒还是有些侠气。”

萧翎暗暗忖道:这中州二贾,虽处处以生意为重,唯利是图,但遇到节骨眼上,倒还是有些侠气。

一阵风张萍淡淡一笑,又遭:“你们中州二贾爱财,咱们兄弟喜色,各有所好,谁也谈不上什么高风亮节,侠骨义肠……”

冷面铁笔社九冷然接道:“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,咱们兄弟一向是凭具才能,收人酬报,从来求强取别人毫厘,和你们江南四公子,岂可同日而语。”

张萍道:“如此说来,你们中州二贸,算是大仁大义的英雄了。”

杜九道:“咱们兄弟至少不算盗匪。”

五毒花注目四顾,不见商八同来,沉声对张萍说道:“老大,他既是有意找咱们麻烦而来,岂是好言好语可解,正好一试咱们兄弟年来苦练的合搏剑阵。”

张萍还未及答话,杜九已抢先说道:“好极,好极,在下能首先领教江南四公子新练绝技,当真是荣莫大焉,四位就请出手。”

一阵风张萍乃是江南四公子之首,在四人之中,也是较为持重的一个,这中州双贾一向同行同出,杜九所到之处,必有商八,此刻虽只有杜九一人,却终是放心不下,是以迟迟不肯出手。

江南四公子,五年前受挫于武当山后,使四人狂傲之性大为消减,自觉武功和当世第一流高手比将起来,实是不如人,四人一向在江湖之上游荡,章台走马,柳巷赏花,一掷千金,毫不吝惜,四公子因而得名。但那次挫败之后,四人居然发狠练起武功,研创出一种合搏强敌的剑阵,匆匆五年,剑阵已有大成,这才重出江湖。

四人再出江湖,就听得几件震动人心的消息,一是武林中崛起一个光芒四射少年侠客萧翎,二是息隐多年的血影子沈木风重出江湖,三是那萧翎竞投入了百花山庄,和沈木风联成一气。

这个传说宣扬于江湖之上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9回 喜见故人留书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