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30回 双贾缠斗金蛇

作者:卧龙生

商八拨了一阵算盘珠子,脸上泛起一种奇异的神色,回顾了那依窗而立的金兰一眼,突然一抖金算盘,口中发出一声低啸。

只听两声汪汪大叫,破空而来,两只卷毛大黑犬跃过竹篱,奔向商八身侧。

这两只大黑犬,高可及人,虽然狗形,隐隐中却如虎象,站在商八身后,四只巨目炯炯发光,不停的扫视四周。

一阵风张萍一直在等待着商八的答复,究竟是要如何一个合作之法,哪知商八好像忘了适才之言,凝神而立,似是在等待什么?

只听砰的一声,两扇关闭的篱门,被人一脚踢开。

一群装束诡异的人物,缓步走了进来。

当先两个身躯瘦高,全身黑衣的大汉,目光一掠中州二贾,冷冷说道:“果然又是你们,当真是冤家路窄。”

那商八看了两个大汉一眼,亦认出了两人身份,哈哈一笑,道:“原来是左兄、方兄,开道二鬼既然驾到,想来贵帮生亦就要到了吧!”

这两人正是那神风帮主坛前开道二鬼,铁判左飞和冤魂方横。

在两人身后,紧随着一个身着黑色道袍,胸前绣了一只金色小蛇,头挽道髻,枯瘦黑脸的怪人。

那怪人虽然瘦小,但双目炯炯,两道眼神,灼灼逼人。

那胸绣金蛇的道人身后,又随四个黑衣大汉,每人背上都背一把鬼头刀。

只听铁判左飞冷笑一声,道:“敝帮主是何等身份,岂是轻易可以见到的吗?”

那胸绣金蛇的黑袍道人冷冷接道:“本座乃神风帮主坛下金蛇令主,有话只管对我说,本令主自会酌情决定,或转告本帮主,或径行决定。”

商八笑道:“听你的口气,好像在神风帮中身份不低?”

铁判在飞道:“本帮主坛下三大令生,各有权责。”

商八笑道:“原来如此,在下倒是失敬了。”

金蛇令主冷冷笑道;“五年之前,你虽和本帮中有过一次冲突,那时本令主适有要事,未随帮主驾前,那次梁子,想你尚未忘去吧?”

商八呵呵一笑,道:“咱们生意人向来是只讲利害,从不记恩仇,别说五年前了,就是三个月前的事,如果和咱们兄弟利害消失,在下也是一样记不起来。”

金蛇令主冷笑一声,道:“但本帮主却是念念不忘你们中州二贾那次捣乱之事,记恨至今难忘,今日既叫本座碰上,自是不会再轻易放过两位。”

杜九冷哼一声,道:“不放又待怎样?”

金蛇令主道:“有劳两位随同本座一行。”

商八笑道:“开过来价钱听听,在下兄弟一向不愿做亏本生意。”

金蛇合主月光一转,望了身后四个黑衣人一眼,道:“给我拿下。”

四个黑衣人应了一声,刷的一声,抽出了背上的鬼头刀,分由四个方向包围上来。

冷面铁笔杜九双肩一晃,迅快无比的抢了一个方位,和商八保持了九尺距离,铁笔护胸,冷冷地说道:“兵刃无眼,动起手来,不死必伤,四位如果不怕死,尽管上来。”

这是一个恰当无比的距离,使四个黑衣大汉,无法组成合围之势,但中州双贾,却能收前后合攻之效。

只见那四个黑衣大汉突然一分,两人一组,分向中州二贾围攻过去。

一阵风张萍长剑一领,收了剑阵准备退下观战,却不料他那举剑一挥,却引起了金蛇令主的怀疑,冷笑一声,沉有喝道:“不要让他们四剑合壁。”

原来这金蛇令主,见识广博,一眼间,已瞧出江南四公子,会一种合搏剑阵,凡是合搏之术,必然大具威力,金蛇令主眼看一阵风张萍挥动长剑只道他要变剑势,传谕先发制人。

开道二鬼铁判左飞,冤魂方横,昔年曾吃过中州二贾之亏,心知二人武功高强,有些畏惧,幸好那金蛇令主也未下令让两人出手,对付中州二贾,但两人对江南四公子,却是未入在眼中,应声而出,分向四人攻去。

一阵风张萍原想带领三位兄弟,袖手旁观,先让中州双贾和这些人打个精疲力竭,坐收渔利,却不料那金蛇令主,自作聪明的传下令谕,要先发制人,阻止他们四剑合壁。

这一来自是惹恼了江南四公子,张萍长剑斜里刺出,一挡左飞,王剑、李波、赵光,也立时回绕而上。

刹那间,寒芒流转剑气漫天,把二人困入了一片剑光之中。

江南四公子急快的剑势,有如狂风骤雨,迫得开道二鬼无法腾手取出兵刃。

金蛇令主礁的一皱眉头,他万没料到,开道二鬼一出手就被对方剑阵所困,迫得险象环生。

四个手执鬼头刀的大汉,也和中州二贾动上了手,剑光绪影,激战甚烈。

金蛇令主一掠目下形势,已知今日之战,于己大是不利,那中州双贾虽是以二对四但却攻多守少,抢去了先机。

衡度形势,开道二鬼的处境更是险恶,生死只不过悬于顷刻之间,金蛇令主不得不先解两人之危,当下一探腰间,取出金蛇鞭,大喝一声,蛇鞭一抖,直向四公子剑阵冲去。

一阵风张萍长剑斜里挑剑,一撩金鞭,人却疾向旁侧让开两步。

江南四公子费了数年之功,创出这合搏剑阵,四人早已习练了千百遍,适才和杜九恶斗一阵之后,剑阵变化已然更见灵活,张萍向后一退,王剑、李波、赵光已然了解到他的用心,三人齐向后退了一步,剑阵扩展,立时连金蛇令主,也圈入了剑势之中。

但这一缓的工夫,左飞、方模却借机取出了兵刃。

左飞是两只短小的狼牙棒,方横却是一对丧门杖。

金蛇令主冷笑一声,道:“本座倒是要见识一下你们这合搏剑阵,有什么出奇之处。”

口中说话,手中金蛇鞭,却连出四招,分攻江南四公子每人一招。

他这金蛇鞭,打制的十分精巧,看上去有如一条活蛇一般,手握蛇尾,而以蛇头攻敌,蛇口开合之间,红信伸缩,瞧上去十分恐怖。

江南四公子怕他金蛇口中,藏有暗器,不敢挥剑封架,齐齐向后退避。

这一来剑阵在无形之中散去。

金蛇令主哈哈一笑,道:“四位的合搏剑阵,不过如此而已。”

张萍冷笑一声,手中长剑忽然一紧。

这剑阵既然以他为主,共余三人自然都要和他配合,张萍剑势已快,三人随之转动迅急,剑阵也逐渐缩小。

金蛇令主眼见四周剑光山源,迫了过来,心中吃了一惊,金蛇鞭疾转如轮,分挡四人的创势。

左飞、方横狼牙棒、丧门杖,齐齐攻出,配合着金蛇鞭,把江南四公子逐渐缩小的剑阵挡住。

江南四公子表面上占了优势,但心中却是震骇不已,只觉那金蛇令生手中蛇鞭的招术,泥奇难测,常常把握刹那时机,由剑阵空隙中攻入一招,迫使剑阵变化受阻。

这是一场双方都感到吃力异常的恶战,谁也不敢稍存大意之心。

激战之中,突然听得一声惨叫,围攻冷面铁笔杜九的两个黑衣大汉,一个受了重伤,吃杜九铁笔扎伤右肩,鲜血迸流,兵刃脱手。

单余下一人和社九缠斗,立时被社九的银圈、铁笔迫得手忙脚乱,险象环生。

金蛇令主料不到,对手武功竟是如此高强,眼看属下受伤,无能救援,心中大是焦急。

只听商八哈哈大笑三声,传了过来,道:“躺下去。”

那两个围攻他的黑衣大汉,当真是听话的很,丢了手中兵刃,翻身栽倒。

原来商人和两人缠斗一阵之后,心中已握胜算,绝招连出,笑喝中点了两人穴道。

杜九冷冷喝道:“你也躺下去吧!”银圈封开鬼头刀,飞起一脚,踢中了那大汉左膝,砰声大震中,倒飞出七八尺,摔了一个大马爬,伏地不动。

商八一摇手中金算盘,闪起了一片宝光,笑道:“四位,可要兄弟相助?”

张萍冷笑一声,道:“不敢有劳。”剑势一紧,攻势更见凌厉。

他眼看中州二贾连伤四人,自己四兄弟,却连三人也未能胜得,心中大感羞急,剑势一紧,冒险进招,刷的一剑,刺向金蛇令生。

金蛇令主心有穷骛,想着那四个受伤属下,却不料张萍冒险攻来一剑,待生警觉,剑势已然刺到。匆忙之间疾向分侧一闪。

张萍好不容易找到这个机会,哪肯让他躲过,右腕一沉,剑锋划破了金蛇令主右臂,衣袖破裂,鲜血汩汩而出。

金蛇令主冷哼一声,右腕微挫,蛇鞭收回,重又攻了出去,点向张萍。

张萍心下得意,哈哈笑道:“有道是擒贼先擒王;先把这金蛇令主伤了,二位也不用和那四个大汉恶战了。”

言下之意,无疑是说,你们中州二贾,虽然伤了四人,但都是无关紧要的无名小卒,自然是轻而易举,这金蛇令主才是几人中武功最强的高手。

商八急声说道:“快封蛇鞭。”

张萍道:“不劳费心。”挥剑一封,向上架去。

剑锋一和那金鞭相触,那金鞭突然一折,点向张萍的顶门。

这一着大出意外,张萍惊骇之下,急急向左一偏。

金蛇鞭头已点中了张萍的右臂。

王剑、李波双创倒攻而至,急袭金蛇令主的两肋。

左飞、方横兵刃齐出,挡开了两人剑势。

江南四公子,眼看张萍受伤,心中大急,抢救心切,自乱了剑阵章法。

金蛇令主突然向前一伏身子,避开了赵光由身侧削来的剑势,金蛇鞭反腕抖出,点向赵光小腹。

赵光长剑向下一压,横向蛇鞭封去。

哪知金蛇鞭一和赵光的长剑接触,立时折转击去,赵光慾待闪避,已自不及,左跨间吃蛇头点中。

王剑、李波双剑急出,分由两侧攻来。

寒江月赵光大声叫道:“两位兄长小心,他手中的兵刃会转弯!”

金蛇令主冷笑一声,忽然向后退了三步,避开两侧合击的剑势。

王剑、李波双剑一收,蓄势待敌不再向前追袭。

原来那金蛇令主后退三步,正对着一阵风张萍,在四人之中,张萍武功最好,只要他挥剑一击,金蛇令主必然回身御敌,那时两人再攻他后背,使他首尾不能兼顾,如若他向后退去,两人亦正好分由两侧夹击。

只见张萍举起手中长剑,还未劈出,突然一松右手,长剑脱手而落。

金蛇令主冷笑一声,左手一探,抓向张萍左腕。

张萍大声叫道。“小心他金蛇鞭上有毒……”眼看金蛇令主伸手抓了过来,却是无力让避。

突然间宝光一闪,扶风而至,击向金蛇令主左手。

金蛇令主左腕一挫,收回蛇鞭,但又迅快的点了出来。

杜九铁笔银圈一齐挥动,和开道二鬼打在一起。

王剑奔向张萍,急急问道:“伤得很重吗?”

张萍道:“伤势虽然不重,但毒性却很剧烈,我一条右臂已然完全麻木,无法举动了。”

李波扶住了赵光,说道:“四弟快些运气闭住穴道,别让毒气侵入了内腑。”

商八一面和那金蛇令主动手,一面留神张萍伤势,看他右臂软软垂下,似是毒性很重,不禁心下震骇,暗道:他这金蛇鞭上,淬有剧毒,我和他缠斗下去,只怕是难免吃亏,神风帮中之人,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倒不如先下手为强了!

心念一转,突然一震手中金算盘,登时宝光流动,耀眼生花,漫天珠光,疾飞而出,齐向金蛇令主飞撞过去。

原来商八手中金算盘中那珠宝穿成的算子,可兼作暗器施用。

那金蛇令生虽然武功高强,但在这等近距离内,也是无法闪避。

但觉宝光耀目,身上数处要穴被商八那珠宝穿成的算子击中,一仰身子,倒栽下去。

那开道二鬼眼看同来之人,非伤即死,不禁气馁,心中惊慌,手里兵刃一缓,被杜九看出空隙,银圈封开狼牙律,铁笔乘势一招,点向左飞肩头。

左飞一缩肩,避开了一笔,却不料社九乘势飞出一脚,踢中了左飞膝盖。

铁判左飞闷哼一声,一交跌摔出六七尺外。

商八肩头一晃,快如闪电般击出一掌,打在冤魂方模的后背。

只见方横打了两个踉跄,一交跌倒。

商八伏身捡起地上的珠宝算子,他这算子,个个光芒耀目,极易看到,竟然连一颗也未遗失。

这时,张萍、赵光的毒性已然发作,伤口处血色一片紫黑。

王剑仗剑一跃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0回 双贾缠斗金蛇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