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33回 葯王强索血

作者:卧龙生

这座大坟,年代十分久远,坟上生满了半人高的青草。商八绕着坟墓,走了一周,果然觉得草丛下面,有不少新土,心中一动,分开草丛,仔细瞧去。

黯淡星光之下,只见一座两尺见方洞穴,掩蔽在草丛之中。

想那毒手葯王,定然认为此地十分隐秘,决然是不会有人找来,竟然连那洞穴亦未掩盖。

凝神听去,里面传出来隐约语声。

那毒手葯王乃武林中久有盛誉之人,商八不敢大意,悄然退回,让玉兰、金兰带着虎獒,躲在远处等候,却低声对杜九说道:“老二,那毒手葯王,武功非同小可,大哥又落在他的手中,咱们投鼠忌器,难以全力施展,切不可莽撞出手。”

杜九道:“小弟听命行事就是。”

商八带社九轻步行到那大坟前面,右耳贴在土穴洞口处凝神听去。

只听墓中传出萧翎的声音,道:“你既有葯王之称,在医道、葯物之上,自是有过人之能,为什么不想寻求灵葯,疗治令爱的病势呢?”

一个苍沉黯然的声音接道:“这些年来,老夫踪迹遍及了大江南北,名山胜水,可惜都无法寻得救治小女的灵葯,也未见一个合于小女体质的人,只有你小兄弟,实是最好不过的人,但望你能把身上之血,赐于小女,老夫是感同身受。”

萧翎长长叹息一声,道:“我已被你擒住,生死还不是听你摆布,你为何还要这般求我?”

那苍沉的声音接道:“小女心地善良,她如醒来之后,知道是我通你输血,决计不肯接受,那时,老夫也无能迫她强受了。”

萧翎道:“你求我之意,可是要我告诉她,是我自愿输血救她吗?”

那苍沉声音道:“正是如此,萧大侠仁心侠骨,反正你已经死定了,何不做点好事,救活老夫小女呢?”

商八听来心头泛起一股凉意。忖道:这生死大事还可以商量的吗?

萧翎长长叹息一声,道:“舍身为人,原是一件大大的好事,只是此时此刻,在下还不愿死。”

突见火光一闪,墓穴中亮起了灯光。

商八凝神望去,只见那棺材上面,铺着一张红毡,毡上躺着一个少女,棺旁的砖土,早已挖去,四壁还蒙垂一片红色的慢布,显然,毒手葯王经营这容身之地,费了不少工夫。

萧翎和毒手葯王,紧傍那棺木而坐,但却离洞口甚远,影子由灯光反照过来,商八只要看那两个人影,就可了然两人的举动。

但闻毒手葯王叹道:“你现在已经是死定了,已不是愿与不愿的事,老夫当以葯物助你,减少你的痛苦,让你死的安详一些就是。”

萧翎道:“我有几桩心愿未完,死也难以瞑目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什么心愿?你只管说出好了,救得小女性命之后,老夫一定替你完成。”

萧翎长叹一声,道:“说了也是无用,不说也罢,你动手吧!”

商八心中突然一跳,暗道:那毒手葯王傍身之处,在墓内一处死角,纵然想暗中施展,也是无法下手,看将起来,非得设法进入这墓中不可了。

他足智多谋,为人谨慎,心中虽然紧张,却是急而不乱,相度了一下形势,打算好拒挡毒手葯王之策,突然一吸气,那便便大腹疾快的收缩起来,身子一沉,直坠而下。

左手挥动金算盘,宝光闪闪,护住了身子,右手却一把抓住了那躺在棺材上的少女。

毒手葯王万没想到,在这等荒凉之地,竟然会有人找了上来,待他警觉到发掌御敌时,那棺木上的少女,已然落在了商八的手中,不禁心头一凉,斗志全消,缓缓放下手掌,说道:“快放开她,她全身虚弱,奄奄一息,如何还能够受人惊骇。”

商八看自己估计不错,毒手葯王果然把这位重疾垂死的女儿,视若宝贝,不禁胆气一壮,哈哈一笑,道:“在下自有分寸,如若你不胡乱出手,在下决不会伤到令爱就是。”

毒手葯王英雄气短,叹息一声,道:“老夫和你们中州双贾素无嫌怨,你们这般和我作对,破坏我疗救小女之事,是何用心?”

商八哈哈一笑,道:“那只怪葯王找错了人。”

毒手葯王奇道:“找错了什么人?”

商八道:“萧翎!你可知那萧翎是咱们中州二贾的什么人?”

毒手葯王怒道:“这萧翎明明是百花山庄中的三庄主,和你中州二贾何干?”

商八道:“不错啊!他是那百花山庄的三庄主,但也是中州二贾的龙头大哥!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你胡说八道,你中州双贾,个个都已到四十开外,这萧翎还不及弱冠,出道江湖不足一年……”

商八冷冷接道:“我们兄弟和萧大侠的结识,远在五年之前,这话你爱信不信。”

毒手葯王黯然说道:“你要什么条件?说吧!反正中州双贾一向是唯利是图……”

商八道:“不错,放了萧翎!”

毒手葯王道:“放了萧翎,有谁能代替他疗冶老夫女儿之病?”

商八道:“葯王医理精通,被誉为武林第一,想来必有良策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老夫苦等十年,才找到了这么一个人来,你如迫我放去,那无疑夺去了老夫爱女之命……”

商八冷冷说道:“令爱的性命是命,难道在下龙头大哥的性命,就不是命了吗?”

毒手葯王那干枯瘦小的身体,微微抖动,双目中暴射出狠毒的光芒,冷冷说道:“今日你们中州双贾破坏了老夫的事,以后,将会有千百个武林高手的生命,来补偿你们今日的错误。”

商八先是一怔,继而淡淡一笑,道:“以后的事,以后再说,在下和葯王谈的是眼下的事情,葯王如是不肯放那萧翎,令爱也就……”

毒手葯王厉声喝道:“你要以我女儿生死,要挟老夫吗?”

商八冷冷说道:“这不是要挟,而是千真万确的事,葯王可是看出在下不敢伤害令爱吗?”

毒手葯王双目中那种凌厉凶芒,瞬间变成了一片慈爱,望着那躺在棺盖上的少女,缓缓说道:“老夫放了萧翎就是。”右手挥动,拍活了萧翎受制的穴道。

萧翎缓缓站起身子,耸耸双肩,笑道:“在下是命不该死,葯王两度白费心机,不过在下对你这为父之爱,心中倒是敬慕的很。”

毒手葯王冷冷说道:“总有一天,我会再捉到你,用你身上之血,救我女儿之命。”

萧翎望望那躺在棺盖上的少女,叹道:“杀一人,救一人,岂是好生之德……”

毒手葯王接道:“能救我女儿之命,杀上干百人有何不可?”

萧翎道:“可是令爱温柔善良,想的却是和你不同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我要救她性命,纵然遭她误解怨恨,也是在所不惜。”

萧翎道:“可怜天下父母心,你生性恶毒、冷酷,但对待自己的女儿,却是慈恩深重,亲情如山,实也令人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难道天下除了我萧某身上的血,当真就无葯能救令爱之病吗?”

毒手葯王慾言双止,沉吟了一阵,接道:“世间或有灵葯,但老夫还未发现。”

萧翎暗中运气戒备,回头对商八说道:“你先出去吧!”

商八心知萧翎武功,要强过自己很多,当下并不谦辞,松开那少女手腕,一提气,穿洞而出。

毒手葯王动作快速无比,商八身子刚刚跃起,右手已递了出去,扣向萧翎左腕脉门。

萧翎早已有备,哪还容他得手,左掌一挥,反向毒手葯王抓来的掌势上面迎去。

毒手葯王屈起的五指一伸,变抓为掌,砰的硬接一掌。

彼此都觉着心头一震,这一掌力拼得半斤八两。

毒手葯王右掌和萧翎硬拼掌力的同时,左手已悄无声息的点了过来。

萧翎右肘一沉,反向毒手葯王的脉穴上撞去,迫的毒手葯王一挫腕,收回掌势。

就这一瞬工夫,萧翎已抢了先机,展开反击,掌指齐施,连攻六招。

这六招迅快如电,迫的毒手葯王连退两步,才把六招封挡开去,说道:“不要伤到了我的女儿。”

萧翎冷冷说道:“如不是看在令爱份上,今日我萧翎决不就此放手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老夫不是怕你。”

萧翎冷笑一声,道:“你已两度对我暗算,今后决不会再有第三次了。”突然一提气,穿出洞外。

商八、社九手中仗着兵刃,在洞外等候,眼看萧翎无恙而出,齐声说道:“大哥是否已伤了那毒手葯王?”

萧翎道:“没有,那毒手葯王虽然恶毒、残忍,但他的女儿却是一个大大的好人。”

杜九仍是放不下心,低声说道:“你和那毒手葯王动手没有?”

萧翎道:“极快的交搏几招,未分胜败,但他怕伤了他的女儿,不再和我过招。”

杜九微微一笑,道:“这就是了。”他整日绷着一张面孔,说话语气也是冰冷异常,难得从他脸上见到笑容,笑来使人有着亲切之感。

商八低声说道:“那毒手葯王,全身是毒,被诩为当今武林中第一用毒高手,咱们不宜在此多留,快些走吧!”

杜九当先带路,会合了二婢,急急行去。

萧翎突然想起了一件事,停下脚步说道:“如若那毒手葯王把今宵经过之情,告诉了那沈木风,沈术风必将加派高手,看守家父母囚禁之处,咱们纵然混入百花山庄,只怕也将多费一番手脚。”

玉兰微微一笑,道:“此事相公但请放心,那毒手葯王追寻相公行踪,纯是出于私心,沈木风和他交情虽深,但以沈本风的性格而论,决不会允许那毒手葯王因一己私心,误了他的大事,以妾婢之见,毒手葯王决然不敢和沈术风谈起。”

萧翎道:“好像是所有的人,都很畏惧沈木风,是吗?”

玉兰道:“不错,沈木风为人阴沉、险恶,变脸无情,不只是他属下畏惧,就是他的朋友,相处一些时日之后,也会对他生出了很深的恐惧之心。”

玉兰顿了顿,又道:“那沈木风调教属下的手法,十分奇特,但因从来没人见过,事情就愈是神秘,他究竟用的什么手法,也使人无从预测,但小婢曾听过那沈木风一句豪语……”

萧翎也动了好奇之心,急急问道:“什么豪语?”

玉兰道:“他说五龙有成之日,就是他雄霸天下之时。”

商八见识广博,江湖上事,他可算无所不知,但这一次却是听得茫然不解,举手搔着头皮道:“何谓五龙?”

玉兰道:“详情小婢亦不知,也许是五个人,也许是五件奇物。”

商八道:“看来是人的成份,大于奇物。”

玉兰道:“不论它是人是物,但那五龙很利害,是决然不会错了。”

商八道:“自然不错。以后呢?”

玉兰道:“以后的事情如何,小婢就无从得知了,但那沈木风既然明火执仗,起来和天下武林对抗,想是那五龙已有所成了。”

商八道:“沈木风如不是有一点凭借,亦不会重出江湖之后,立时这般招摇。”

玉兰道:“小婢所知,已然说完,至于商爷如何打算,悉凭商爷决定了。”

商八道:“这个,在下也难作定,待和马文飞商量之后,才能决定。”

玉兰突然说道;“商爷和那马文飞相约决定,要相公扮成那马文飞的随行之人,混入百花山庄,但据小婢所知,那主人、仆从,进得百花山庄就被分开,各进另外一处所在了,彼此是互不知晓。”

商八道:“这个我早已想到,但咱们主要的目的,是混入百花山庄中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凡是受到邀请之人,都奉赠一块银牌,凭牌进庄,一牌两人,不论是何人随行,一面银牌,都不得再行增加人数……”

杜九突然说道:“一面银牌,限入两人,如若咱们再有两面银牌,那就全部可以大摇大摆的走进百花山庄了。”

商八道:“不错啊!可是哪里找银牌呢?眼下就是肯出他两万黄金一面,也是买它不到!”

社九道;“你和马文飞约的几时见面?”

商八道;“明日正午会面,下午入庄。”

杜九道:“太快了,如是时间充裕一些,咱们可以仿制那些银牌。”

商八道;“仿造?”

杜九道:“有何不可?咱们造上十面八面,分赠旁人应用,先把他百花山庄闹得一个神鬼不安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3回 葯王强索血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