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36回 起死回生

作者:卧龙生

凤竹回身行了几步,重又转了回来,道:“这铁筒和黑盒中放的何物,不知可否见告?”

司马乾道:“雕虫小技,不登大雅之堂,而且此物中原极是少见,就算在下告诉姑娘,只怕你也是不尽了然。”

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此刻时间正好,姑娘快些去吧!在下等也不能坐待成功,届时将为姑娘略效微劳。”

凤竹道:“为我效什么劳?”

司马乾道:“我等当迎接姑娘,只要姑娘能够逃入花树林中,纵有追兵,也是不足为惧。”

凤竹淡淡一笑,缓步出室而去。

萧翎眼看凤竹步出室外,消失不见,忍不住低声说道:“司马兄,你瞧她可肯照计划行事吗?”

司马乾道:“我瞧她定肯依计行事。”

马文飞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司马乾道:“据在下观察所得,那风竹决不是夭寿之相,因此料定她今夜无事。”

萧翎道: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微微一顿接道:“咱们既然答应了接应她,不可失信。”

司马乾笑道:“那是当然,咱们三人分两个去接迎人,一个守家。”

马文飞微微一笑,道:“请恕兄弟多口,司马兄可否说明一下,铁筒黑盒之中,究竟放的是什么东西?”

司马乾道:“此物乃兄弟在东海珊瑚岛习艺之时,取得的两种奇怪之物,那沈木风毒辣阴狠,竟图放蛊,兄弟拼着两件奇物受损,也要让他受点困扰,闹的心神不安。”

马文飞道:“司马兄讲了半天,还未说明盒中之物。”

司马乾笑道:“盒中是几只罕见的飞天蜈蚣,铁筒中却是一条奇毒的小蛇,如若说明了,那丫头是绝不敢送去的。”

萧翎怔了一怔,道:“区区一条毒蛇,和几只蜈蚣,岂能扰乱那望花楼吗?”

司马乾道。“这两物极不相容,如若遇上,不是相互恶斗,就是分头乱窜,那条小蛇,虽然长仅数寸,但行动敏捷,奇毒无比,如被咬中,非我配制的解葯,难以解毒,几只带翅蜈蚣,飞行虽难及远,但却十分灵快,飞行时且带一种嗡嗡的响声,就算不能伤得望花楼中之人,亦可扰乱他们的耳目心神,说不定还可造成那沈木风和金花夫人之间的误会,使那沈木风误认金花夫人在望花楼上放蛊。”

马文飞道:“不错,兄弟亦曾听闻过,成形之蛊,有如蛇。”

司马乾笑道:“这不过是兄弟的如意算盘,收效如何,那还很难预料……”

微微一顿,道:“咱们也该去接应那丫头了。”

马文飞道:“沈木风为人何等精明,想那花树阵中定有埋伏。”

司马乾道:“何止埋伏,整个的百花山庄,就是一座五行奇阵,每一座院落和花树林,又自成一座小阵,环环相接,连锁成一座大阵,这沈木风实算得一个奇人,不过,这些阵图变化,却无法困得了兄弟。”

萧翎道:“据在下所知,那丛丛花树林中,都派有守护之人,此刻,群豪毕至,想那防守必更加严密了。”

司马乾笑道:“咱们擒得两个守护之人,换上他们的衣服,行动时,岂不更方便了吗?”

萧翎道:“不论此行是如何的冒险,但既然答应了那丫头,决然是不能失信。”

他回顾了马文飞一眼,又道:“总瓢把子和司马尼去吧,在下留在家中守候。”

这时,马文飞早已对萧翎暗生敬佩,微微一笑,道:“我瞧还是你去一趟吧!”

司马乾亦知萧翎身负绝技,也不管萧翎答不答应,就接口说道:“那就偏劳总瓢把子守家了。”

马文飞道:“两位要小心一些,如是能够避免冲突,那是最好不过。”

司马乾微微一笑,道:“有劳关怀。”当先向外行去。

萧翎紧随身后,离开了翠竹轩。

司马乾低声说道:“兄台请跟在小弟身后。”

竟然进入那花树林中,穿越而过。

萧翎紧随身后而行,只见那司马乾,左一转,右一弯,行走速度甚快,颇有轻车熟路之感。

片刻工夫,已到了望花接边。

两人穿越几片树林,竟是未遇上拦路之人。

只见那高耸云霄的望花楼上,数处灯光未熄,显然还有人未曾安歇。

司马乾打量了四周形势一眼,低声说道:“如若在下估计的不错,那丫头该走咱们这个方向回来才是……”

话未说完,瞥见一条人影,由望花楼中走了出来,直对两人隐身林中行来。

萧翎道:“不知是不是那丫头,安然而出。”

司马乾道:“我想她不会有何失闪。”

只见那人行的甚慢,步履从容,毫无惊慌之意。

望花楼上的灯光,突然熄去两层,只余最高的一层上,仍有灯光透出。

萧翎心知那是沈木风的注宿之处,这样深夜尚不安歇,想必是为着今宵的失败,正在研商对策。

瞧着那耸立在夜色中的高楼,想起了被囚的父母,不禁一阵黯然。

司马乾已暗中运集了功力,蓄势戒备,目注着那逐渐行近的人影。

适才,宴席上一场激烈的搏斗,已使他感觉到这百花山庄中人,纵然是奴婢之辈,都有着非常的武功,的确是不可轻视。

只见那人影愈行愈近,逐渐的接近了两人停身之处。

司马乾凝神望去,来人果是凤竹,轻轻一扯萧翎的衣角,暗施传音之术,说道:“果然是那丫头,平安的出来了。”

萧翎从黯然的感伤中清醒过来,望了来人一眼,心中突然动了怀疑。

暗道:“那望花楼下,层层都有着森严戒备,这丫头只不过一个女婢身份,何以能自由进出,毫无警兆……”

但见风竹缓步进入了花树林中,直向翠竹轩中行去。

司马乾低声说道:“这丫头神色有点奇怪,咱们跟着她瞧瞧。”

这时,那望花楼上最顶层的灯火,也突然熄去,整个百花山庄,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。

两人急随凤竹,直入翠竹轩。

只见凤竹轻挥玉手,一推虚掩的房门,缓步走了进去。

司马乾突然一提气,如影随行,紧追在凤竹身后而入。

马文飞正坐厅中等候,瞥见凤竹推门而入,立时站了起来,还未不及开口,那司马乾已如影随形一般,跨入房中,急急说道:“马兄小心,这丫头神色有些不对……”

马文飞是何等人物,纵然司马乾不打招呼,他已有所警惕,暗中运气戒备。

只见凤竹脸色一片铁青,行到一张木椅前面,木然坐了下去,双目中流露出无限痛苦,凄凉一笑,道:“小婢……”她似是极力忍耐着不肯开口说话,说出两个字,似已不支,一仰头,靠在椅背上,气绝而逝!

马文飞右手一探;疾向凤竹肩上抓去,口中急急喝道:“凤姑娘……”

司马乾右臂一拂,一股潜力涌出,挡开了马文飞的掌势,急急说道:“不可造次!”

马文飞亦似有了警觉,霍然向后退了两步,凝注着那倚在椅背上的尸体。

只见身体逐渐硬直起来,分明是死去无疑。

司马乾摇摇头,自责的说道:“我害了她!”

萧翎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在下早该出言阻住才是……”突然住口不语,凝神听去。

司马乾一皱眉头,低声说道:“对方既是无所不用其极,咱们也不用手下留情了。”

话刚说完,室门外已俏生生的站着一个身着白衣,胸绣金花的美艳妇人。

司马乾右手一挥,正待劈出,却被萧翎拦住。

只见那妇人一脸肃穆之色,瞪着一双星目,两道森冷、锐利的目光,缓缓由三人脸上掠过,道:“你们办的好事!”

这时,司马乾和马文飞都已瞧出这人,正是那施放蛊毒的金花夫人,不禁又加了几分戒备之心。

司马乾回顾了凤竹的尸体一眼,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芳驾可是金花夫人吗?”

金花夫人冷漠地说道:“不错,你是什么人?”

司马乾道;“东海神卜司马乾。”

金花夫人道:“没听说过……”目光转到马文飞的脸上,道:“你的姓名?”

马文飞一耸双眉道:“冯文飞。”

金花夫人道:“嗯!豫、鄂、湘、赣四省的总瓢把子。”

马文飞道:“浪得虚名,夫人见笑。”

金花夫人缓缓地把目光投注到萧翎睑上,凝注了良久,缓缓说道:“你的名字?”

萧翎淡淡一笑,道:“马成……”

金花夫严肃的脸上,泛起了一缕笑容,道:“嗯!好兄弟,你该掐住鼻子说话,易容虽不绝佳,但尚可掩人之目,不留心很难看得出来,可是你的声音,却是一点未改。”说着,撩起白裙进了门。

萧翎道:“你怎知道我在此地?”

金花关人目光一转,望着那凤竹的尸体,道:“这丫头为我带路!”

萧翎道:“何以见得和我有关?”

金花夫人道:“别人也没有那样的胆子,敢役使这百花山庄一手调教出来的丫头,进入望花楼里去捣鬼。”

司马乾虽然已知萧翎的身份不低,但仍不知他的姓名,当下接道:“这丫头是我派去,和这位见台无关。”金花夫人右手缓缓从怀中拿出一条红色小蛇,递了过去,道:“就是这条小蛇吗?”左手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,道:“还有这盒中几条蜈蚣,我谯你还是收回去吧!”双腕一扬,毒蛇、盒子,一齐飞了过来。

司马乾一伸手,接住盒子,却是不敢伸手去接那毒蛇。

马文飞怕那毒蛇伤人,折扇一挥,击了过去。

金花夫人冷冷说道:“不用怕,那毒蛇早已死去。”

马文飞挥扇一击;何等快速,金花夫人话刚出口,马文飞折扇已然击中蛇身,腥血飞溅中,拦腰击作两段。

司马乾大慨是自愧役使毒物之能,和这金花夫人相差太远,接过盒子,一言不发。

萧翎望了金花夫人一眼,道;“你既能找来此地,想是别人也能找来了?”

金花夫人笑道:“我已在室外,布下毒蛛,如是有人追踪我来,那是自寻死路了!”

萧翎望了凤竹的尸体一眼,道:“你既然取去她携带的毒蛇,谅这丫头也是你伤的了?”

金花夫人摇摇头道:“我取下她手中毒物,但她不是死在我的手中!”

马文飞道:“什么人杀了她?”

金花夫人扬手一指司马乾道:“他该是第一凶手!”

司马乾怔了一怔,道:“我……”

金花夫人道:“不错,就是你,你把那绝毒的奇蛇,交给了她,却又不教制蛇手法,她被毒蛇咬中,毒发而死,岂不是死在了你的手中吗?”

司马乾道:“这么说来,在下确是算得凶手了!”

金花夫人道:“如若不是那守楼之人,攻她一招,她已放出毒蛇,也不会被蛇咬中了,那人应算是第二凶手。”

司马乾道:“应该还有第三凶手才对!”

金花夫人道:“不错,如若只是两个凶手,她不致死得这样安详了。”

马文飞道:“夫人语含玄机,不知可否说的更清楚一点。”

金花夫人道:“事情简单的很,这丫头武功不弱,但却不够机警,如若是她不还手,我也会设法救她,却不料她情急之下,竟然反手攻了一招,是无疑说明了她已生叛逆之心,这时,她手中毒蛇已然放出一半,回头一口,咬中了她的手腕,”

萧翎道:“她是中毒而死?”

金花夫人微微一笑,道:“这丫头被蛇咬中之后,竟然是变的出奇的沉着,想是已存了必死之心,我取下她手中毒蛇、蜈蚣,她就转身离开了望花楼,这时,那守楼之人,还要乘机出手,却被我出手拦住。”

她对马文飞、司马乾说话之时,语气冰冷,脸色冷漠,但和萧翎说话时,却是满脸春风,笑的一脸柳媚花娇。

马文飞望了司马乾一眼,道:“司马兄,凤姑娘只是中了蛇毒而死,司马兄可有解毒之葯?”

司马乾摇摇头,道:“我瞧她不只单纯的中了蛇毒。”

金花夫人道:“不错,她出了望花楼后,又被埋伏在楼外的高手,击中一掌,内伤、蛇毒,一齐发作,纵有灵丹妙葯,也是难以起死回生。”

萧翎道:“你既阻拦那守楼之人于前,为什么不肯再助她一臂之力,救她性命?”

金花夫人道:“那人隐在楼外暗影之中,突然跃出施击,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6回 起死回生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