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37回:望花楼中耍阴谋

作者:卧龙生

萧翎心头大感奇怪,暗道:看样子倒不像背叛我们而去,但她该知自己处境的险恶,又何苦这般冒险呢?

忖思之间,那凤竹已进入花树阵中,消失不见。

萧翎暗暗忖道:这丫头不知打的什么主意!

凝神望去,只见花树林中人影闪动,四下乱走,而且服色各异,有长袍马褂,有疾服劲装,也有不少人佩着兵刃,登时心头一宽,暗道:中午英雄大会即届,三山五岳的英雄好汉,恐已到齐,这些人大都豪放不羁,要他们遵守规矩,实是一件不大容易的事,沈木风决不致在群豪注视之下,对付凤竹。

萧翎隐在门后,站了一刻工夫之久,忽见凤竹手中捧着一个木盘,匆匆由花树林中走了出来。

这一次,她的动作很快,几乎是放腿而奔,眨眼之间,已到了室门口处。

萧翎轻轻一闪,退后五步。

他轻功佳妙.举动之间,不闻一点声息。

风竹一颗心一直在担心着有人追赶,回手掩上室门,猛一抬头,才发觉萧翎站在四尺开外,当下点头一笑,低声说道:“马兄醒了很久吗?”

萧翎道:“不久,姑娘离开此室时,在下也未醒来。”

凤竹道:“小婢这条命,本已死去,多亏诸位又把我救了回来。”

萧翎心中暗道:如若说出毒手葯王相救之事,她心中定然不安,不如不说的好,当下说道:“姑娘为传送那毒物而伤,我等如若救治不活,那才是一桩大憾之事。”目光一转,只见那木盘上放着四样冷肴,和一盘馒头。

凤竹望了木盘上菜肴一眼,低声说道:“据小婢所知,今午的英雄大宴之上,沈木风已然预定七种方案,暗害与会群豪,小婢身份低微,只知道其中一略,是在暗中下毒……”

她回头向室外望了一阵,接道:“沈木风一位好友,已代他配制好了无色无味的慢性毒葯,据闻那葯粉纵然吞下许多,中毒之人,也不会发觉,直到七日之后,毒性才会逐渐发作!”

萧翎道:“那毒葯可是要下在酒肴中吗?”

凤竹道:“如何下法,下在何处,小婢未曾听过,不敢断言,但想来不外酒菜之中,是以小婢先行偷一些菜肴,诸位先饱餐一顿,午时不要用那酒饭,也许可免中毒之苦。”

马文飞、司马乾已然在两人谈话之中运功完毕,司马乾当先而起道:“姑娘怎知这偷来的食物之中无毒呢?”

凤竹道:“这个小婢不知,但凭猜想,他们决不致在此时下毒。”

马文飞道:“兄弟此刻已感饥饿,如是这盘食物之中尚未下毒,倒可用来充饥。”

凤竹缓缓放下木盘道:“小婢身经死亡一劫之后,心中对死亡之惧,已是大为减弱,对那沈大庄主亦不似先前那般害怕。”

萧翎失声说道:“那金兰、玉兰,也是这般……”心中已然警觉,赶忙住口不言。

凤竹急急说道:“怎么?马兄识得金兰、玉兰两位大姊姊吗?”

萧翎心中暗道:目下情势,我如就此打住不言,势将惹她生疑。既然说了,就索性说下去吧!轻径咳了一声,道:“不错,两位姑娘和在下常在一起。”

凤竹道:“两位姑娘离开了百花山庄之后,仍然是婢女的身份吗?”

萧翎暗道;要糟,再一说,只怕全盘抖搂,她见我仆从身份,那金兰、玉兰如是常常和我相处,自然是丫头了……

马文飞似是已瞧出萧翎的为难之情,接口说道:“两位姑娘虽然自谦为婢,但咱们却把她们当作妹妹一般看待。”

凤竹道:“两位姑娘可曾参与今日的英雄大会?”

萧翎急急接道:“她们不会来了。”

凤竹道:“可惜呀!可惜!”

马文飞奇道:“可惜什么?”

凤竹道:“两位姑娘,在我们百花山庄的丫头群中,武功最好,声望最高,我们一百余人,个个都对她俩敬重有加,如是两位姑娘能来,必可得到甚多方便……”

萧翎心中暗道:想不到金兰、玉兰还有这么大的用处。

只听凤竹接道:“两位姑娘如若振臂一呼,百花山庄中一百余位婢女丫头,将会有一半跟她们走哩!”

马文飞和萧翎虽是同心合力,联手拒敌,但双方却是各作布置,谁也不知对方的安排。

但经过昨宵那一场洗尘晚宴之后,双方之间的一点戒心,虽已消除,但彼此的计划,事关重大,谁也不愿在此时此情中,讲出口来。

凤竹秀目一转,盯注到马文飞的脸上,道:“那金兰、玉兰现在何处?”

她一直认定了萧翎的仆从身份,难以参与机要,这些事自然不会知道。

马文飞先是一怔,继而淡淡一笑,道;“两位姑娘的藏身之地,目下还难以奉告,凤姑娘要多多原谅。”

他探手从怀中摸出象牙筷子,试探凤竹送来的食用之物,确实无毒,三人才分别食用。

半日时光,匆匆而过,转眼间已到正午。

这正是沈木风宴请天下英雄的时刻。

只听那望花楼上,铜钟三鸣,一个身着青衫的大汉,急奔而来,在门外四五尺处停了下来,抱拳说道:“马爷在吗?”

马文飞缓步行出室外,道:“有何见教?”

那表衫人道:,“小的奉命恭请豫、鄂、湘、赣四省总瓢把子马大爷……”

马文飞道:“在下便是。”

青衫人道:“百花厅上,早已设好了马爷的席位,小的奉命请马爷入席。”

马文飞一挥手道:“知道了。”

那青衫人一转身,急奔而去。

马文飞望了凤竹一眼,道:“姑娘和我等同去赴宴呢?还是要留在室中等候?”

凤竹突然盈盈拜倒,叩了一个头说道:“小婢承马爷的爱护,心中感激不尽。”

马文飞欠身还了半礼,道:“姑娘有话,请站起来说,这等大礼,在下实受不起。”

凤竹缓缓站起了身子,凄然接道:“小婢纵然是生不能追随马爷身侧,听候使唤,死亦当常伴马爷身侧……”

马文飞接道:“姑娘好好的何出此言?”

凤竹凄苦一笑,道:“小婢不论是随马爷赴会,或是留在室中,都已是难逃一死,但小婢能在死前摆脱了心灵之枷,死亦瞑目九泉了。”

马文飞道:“今日英雄大宴,结果如何,目下还难断言,姑娘这等畏怯之心,未免是多余的了。”

司马乾突然接口说道:“如若姑娘确有弃暗投明之心,还望能随我等同赴英雄大宴,死也死一个轰轰烈烈。”

萧翎道:“那金兰、玉兰两位姑娘,当初脱离百花山庄之时,亦和姑娘一般模样,畏首畏尾,以死为乐,但她们现在都还是好好的活着……”

凤竹长长叹息一声,接道:“诸位这般爱顾,小婢实是感激不尽。”

司马乾昂然说道:“姑娘本用害怕,大胆随我们赴会就是。”

凤竹一咬牙,道:“大不了一个死字,小婢已两世为人,死亦无憾了。”

司马乾笑道:“不妨事,姑娘不似早夭之相,在下可担保你有惊无险。”

只听一阵步履之声急奔而至,一个青衣大汉,奔到室门外面,高声说道:“大宴将开,恭请马总瓢把子入席。”

马文飞笑道:“咱们去吧!”当先向外行去。

司马乾道:“姑娘请随在马总瓢把子身后,在下随后保护。”

凤竹壮起胆子,紧随在马文飞身后而去,司马乾紧随凤竹身后,萧翎随后相护。

穿过了丛丛花树,到了一座广大的敞厅中。

四个斗大的金字,横在敞厅门上,写的是:“英雄大宴”。

这座敞厅,是临时搭盖而成,高约二丈,足足有七八大方圆大小,绿荫遮天,白绫幔顶,四十八根木柱,支起了这临时敞厅。

敞厅中,早已摆好了酒席,大部席江上,都坐了人。

一个胸缀红花的青衣女婢迎了上来,低声说道:“请教大名?”

马文飞道:“马文飞。”

那青衣女婢笑道:“豫、鄂、湘、赣总瓢把子马大爷……”目光转到了凤竹脸上,突然一呆,道:“风竹姊姊吗?”

凤竹道:“正是愚姊!”

那青衣少女奇道:“姊姊来此作甚?”

凤竹苦笑一下道:“我跟随马大爷同来赴宴。”

那青衣女子眉宇间,泛现出一片茫然之色,慾言又止,转身带路而行。

萧翎目光转动.却不见中州双贾,和金兰等何在,想是几人早已改扮,掩去了本来面目。

那青衣女子带着马文飞一直行到左首第二个席位上,低声说道:“这就是马爷的席位了。”

马文飞迈步入席,道:“多谢姑娘。”

青衣女欠身一礼,退了下去。

司马乾、萧翎等分别入了座位,只有凤竹犹豫不决,想入座,似又不敢落座。

马文飞低声说道:“姑娘不用害怕,快请落座。”

风竹一闭眼睛,坐了下去,低声说道:“小婢有一事恳求三位。”

马文飞道:“什么事?”

凤竹道:“如是小婢被沈大庄主发觉,诸位千万不能让他把我生擒了去,唉!那时,小婢恐怕连自裁之能,都将失去,还望三位助我一臂之力!”

司马乾道:“助你寻死?”

凤竹道:“嗯!助我死去,免得被活捉之后,受庄中规戒惩治!”

突然间,敞厅中,起了一阵騒动,打断了凤竹未完之言。

抬头看去,只见沈木风儒巾长衫,当先而入,不住对两侧群豪,颔首作礼。

驼背并没有影响到沈木风的气度,龙行虎步,神态威重。

周兆龙紧随沈木风的身后,不住的抱拳作礼,朗朗大笑,连道:“诸位赏光,蓬革生辉。”

金花夫人、毒手葯王,依序紧随在周兆龙的身后,最后的却是一个面目俊俏,外罩披篷,内着劲装,背上插剑的少年。

萧翎心中暗道:这个人,想必就是那假冒我名的萧翎了。

只见沈木风行到了主席之上,当先落座,金花夫人等才随着一一落座。

只见他端起面前酒杯,高举手中,说道:“群贤毕至,蓬荜生辉,诸位肯给我沈某人面子,兄弟是十分感激,请尽此杯。”言罢一饮而尽。

厅中群豪,虽都端起了酒杯,但是真正喝下去的,却是少之又少,大都是举到口边,做个样子,有很多干脆举起酒杯就放下,连样子也不肯做。

要知那沈木风早已是凶名卓著,不论黑白两道,一提起血影子沈木风的名字,无不头疼万分,退避三舍。

沈木风目光一掠群豪,满堂佳宾,也不过三五人真正的饮去了杯中之酒,不禁微微一笑,道:“诸位请放心的吃喝,在诸位酒未到三巡,菜未过五味之前,我沈木风决不会在酒菜之中下毒就是。”

言下之意,那是三巡酒过,菜上五味之后就要在酒中下毒了。

只听一个沉重的声音说道;“沈兄之意,可是说咱们对这佳酿、美肴,只能浅尝数口,适可而止,不可尽兴大吃一顿?”

萧翎转脸望去,只见那人紫袍白髯,生像威猛,手中端着酒杯。

沈木风淡淡一笑,道:“那要看和我沈某人为友为敌了!”

紫袍白髯老者道:“我已二十年未入江湖,这次受你之邀而来,那可算给足你的面子了……”

沈木风道:“好说,好说,颜兄有何指教,兄弟是洗耳恭听。”

萧翎心中一动,暗道:这沈木风自傲自大,口气之中,从未对过别人这般客气,这紫袍白髯姓颜的人,得他如此尊称,定非平常人物。

只听那紫袍人道:“这酒菜之中,如是下了毒葯,难道也能为敌为友的吗?”

沈木风笑道:“颜兄的用心,可是要兄弟当着天下群豪之面,说出心中的计谋、策略吗?”

紫袍人道:“沈兄做事,向来防患未然,就算揭开酒菜中下毒之秘,那也不足以为害今日大局。”

沈木风哈哈一笑,道:“颜兄知我甚深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如是和我沈某为友,自是不该计较这酒菜之中是否有毒,他也该相信我沈某人能代为疗治,中毒又有何妨?”

紫袍人道:“如是为敌呢?”

沈木风道:“当今江湖之上,用毒之人,数不胜数,如是我沈某人的敌人,早该防备才是。”

紫袍人道:“此刻酒肴之中,可已下毒?”

沈木风笑道:“颜兄放心,此刻酒肴之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7回:望花楼中耍阴谋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