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38回:轮转阵前血雨飞

作者:卧龙生

如若那劲装少年剑势突由右面攻出,司马乾整个半身要穴,将尽暴露在对方的剑势之下,纵然不能伤在剑下,亦将被迫的手忙脚乱,尽失先机。

哪知,对方的剑路,竟是被他料中,果然从左面攻来。

司马乾心中大喜,右手金轮迎面一招“飞钹撞钟”击向前胸。

那劲装少年一提真气,陡然向后退出两步,避开了司马乾金轮一击。

哪知司马乾右手一松,手中金轮突然脱手飞出,急如流星,一闪而至。

这飞轮之技,乃司马乾金轮招数中的一绝,那劲装少年骤不及防,被金轮击中了前胸,闷哼一声,吐出一口鲜血,一交跌倒在地上。

全场中的英雄,无不暗暗赞叹司马乾飞轮之技的凌厉。

只见沈木风缓缓站起身子,高大微驼的身躯,直对司马乾走了过来。

萧翎吃了一惊,暗道:这沈木风的武功奇高,举手投足之间就要伤人,只怕司马乾受不了他的一击!

凝目望去只见沈木风伏下身子,仔细的查看了一下假萧翎的伤势,突然举手一招。

但见两个青衣劲装少年,抬着一个软榻,急步奔了过来,抬起那假冒萧翎的少年急急而去。

全场中人的目光,一齐投注在沈木风的身上,想他心痛萧翎之死,必将对那司马乾出手施袭。

哪知完全出了群豪的意料之外,两个抬软榻的青衣少年抬走了假萧翎,沈木风竟然也自行转回席上。

忽听一声朗朗大笑,震撼敞厅,道:“想不到大名鼎鼎的萧翎,竟然是如此的无用,经不起别人一击,这江湖上的传言,当真是不能相信。”

马文飞转眼望去,只见那说话之人,一身玄色长衫,又细又高,脸色淡黄,说完,又是一阵哈哈大笑。

马文飞心中暗道:此人不知是何许人物,看来亦不像中原道上同道。

沈木风缓缓把目光投注到那发话之人的身上,冷笑一声道:

“兄台何人?”

那人扬了扬倒垂的八字眉,冷笑一声,道:“兄弟无名小卒,这姓名不说也罢。”

沈木风果是有着过人的气度,望了那人一眼之后,竟又忍了下去,目光缓缓扫掠了敞厅一眼,放声说道:“在下这位兄弟,虽然重伤在别人手下,但那只怪他学艺不精,纵死无怨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我百花山庄今日请的都是我沈某人的朋友,却不料有很多自恃豪强的武林同道,明赖暗混的进入我百花山庄,而且来和我沈木风为难,这一来兄弟就算度量再大些,也是难以忍受。”

他目光扫过全场,无一人接口说话。

沈木风淡淡一笑,续道:“退一步讲,我沈某人承诸位看得起,肯以赏光驾临,纵然是明赖暗混而入,但兄弟也不愿追究,只要能够安分守己,混顿酒菜,在下还招待得起,但如想恃强生事,却是叫人难容,因此,兄弟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,但不知诸位是否同意?”

萧翎心中暗道:这人阴险毒辣,不知又想出了什么稀奇古怪的办法来。

只见人群中有人叫道:“大庄主有何高见,我等洗耳恭听。”

沈木风淡淡一笑,道:“这办法简单的很,我只要试验一下,诸位是要和我沈某人为友呢?还是为敌……”突然提高了声音,道:“如是愿和沈某为友,劳请站起来走向我沈某人身后另一座篷席中去,那里自有好酒好菜招待朋友,如是不愿和沈某为友,但亦不愿为敌,劳请移向左面席位……”‘他声音又转低沉的接道:“如是要和我沈某为敌,那就走向右面席位。诸位都是江湖成名人物,自不会鱼目混珠,实敌虚友。”

沈木风话完落座,大厅中鸦雀无声,良久之后,突然黑白二老当先起立,直向沈木风身后而去。

这两人带头行动,群豪纷纷相随,片刻之间,大厅中云集群豪,倒有一大半起身而行,直奔沈木风身后行去,隐入一层布幔之后不见。

右面席位上的群豪,大都站起,行到左面席位上。

萧翎心中一动,暗道:这方法看似平淡,实则毒辣无比.利用武林人物那信用二字,先把敌、我和中间人物,分个清楚,再行集中全力,对付敌人,然后再设法对付中间人物,这是各个击破的办法。

这时,右面席位上,只余下寥寥数人,除了马文飞、司马乾等一桌之人,还有一个孙不邪,和几个面目陌生的人。

最使萧翎不解的是,昨夜洗尘晚宴上,还和沈木风拼的你死我活的四川唐家掌门人,唐老太太,竟然也由右面席位上,移到了左面席位上去,这一夜之间变化,竟是如此之大。

马文飞暗数右面席位上之人,总共还不足十人之数,心中大是骇异,暗道:群豪济济一堂时,还不觉得什么,这等一分敌我,反而显得是这般人单势孤。

只听凤竹低声说道:“沈木风改了主意,想是因为那假冒萧翎之人的伤死,大出了他意料之外的缘故,把暗袭的做法,改作了速战速决。”

马文飞点头应道:“不错,首当其冲只怕是咱们这一桌。”

萧翎暗作盘算道:如是沈木风明目张胆的下令,向我们进攻过来,我这仆从的身份,是势难保存得住了……

马文飞等人正在商议如何应付沈木风的进攻,突听一阵虎啸龙吟般的大喝,道:“沈庄主,老要饭的一直就坐在左面,可是又不想和沈大庄主交朋友,不知该如何是好?”

萧翎凝目望去,发觉那说话之人,正是饭丐。

沈木风淡淡一笑,道:“如是想和我沈木风为敌,那就请到右面席位上坐。”

饭丐冷冷说道“当真是费事的很。”站了起来,直向右面席位上走去。

酒僧半戒,醉眼也斜的随着站了起来,说道:“好啊!饭丐、酒僧,我俩一向是焦不离孟,孟不离焦,你老要饭活腻了想找死,说不得我和尚也只好奉陪了。”

紧随饭丐之后,站起身来,行了过来。

两人挺胸抬头,大步行到右面席位之上,坐了下去。

虽只是酒僧、饭丐两个人,但给予马文飞等精神上的慰藉,却是很大,但见左面席位突然站起了七八个人,一语不发的走到了右面席位上来。

马文飞细看来人都是素不相识。

沈木风眉头微微耸扬,哈哈大笑,道:“还有要和我沈木风为敌之人吗?快请到右面席位上去。”

只听一人大声喝道:“生死有命,就算和沈木风交上朋友,也未必就有什么好处。”随着那大喝之声,又有两个五句左右大汉,走入右面席位之上。

这两人马文飞倒是识得,乃是泰山二虎宋氏兄弟。

沈木风目光一掠左面席位上的群豪,哈哈一笑,道:“就兄弟想来,这左面席位之上,恐怕还有想和兄弟为敌之人,那就请过右面如何?”

果然,左面席位上,又响起一声冷笑,道:“人家沈大庄主既是无意和咱们交友,咱们这等高攀岂不是比死了更为难过吗?”

只听一人应声道:“大哥说的不错,头可断,血可流,大不了一个死字,与其活着受辱,倒不如轰轰烈烈的死去,也显得有些英雄气概。”

语声甫落,又站起四条大汉,直向右面席位上行来。

萧翎心中暗道:眼下所有的人,大都相信如是和那沈木风为敌,十九是难以活命,但千古艰难唯一死,要他们明知必死,而仍有抗拒的豪气,眼下要想个什么办法,使他们心中了然,纵然和那沈木风为敌也未必死得了。

但见沈木风脸上一片肃穆之色,缓缓道:“还有吗?”

他一连喝问数声,左面席位再无行动之人。

萧翎暗中留神那紫袍老人的举动,但见他仍静坐不动,心中好生奇怪,暗道:他如是沈木风的朋友,就该行入沈木风身后另一座篷帐中才是,如是那沈木风的敌人那就该坐到右面席位上来,以他身份,难道竟也是不敌不友,坐观虎斗的人物不成。

但见沈木风拂髯一笑,回顾着右面群豪说道:“诸位要和我沈某为敌,不知可否能说出一些原因来?”

马文飞起身应道:“阁下积恶数十年,杀人无算,眼下之人,不是师门和你结仇,就是父母、朋友受你陷害,每人的仇恨,算起来都很深长。”

沈木风道:“就以马兄而言,不知为何和兄弟结仇?”

马文飞道:“是为了师门仇恨。”

沈木风微微一笑,道:“马兄如要替师门报仇,沈木风总要

叫你有一个报仇的机会,怕的是马兄无能为令师报仇,反将赔上一条性命。”

马文飞道:“不劳你沈大庄主担心。”

沈木风目光一转,望着左面席位上的群豪,冷笑道:“诸位虽不肯折节和我沈某下交,但能不和我沈术风为敌,我沈某人仍是照样感激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既然是彼此之间,已叫明了,互相为敌,那就是说,彼此势同水火,决难两立……”

只听酒僧半戒高声接道:“沈大庄主,也不用讲这些大道理了,和尚时限已到,有些等得不耐烦了,还是请沈大庄主早些超度我和尚到西方极乐世界吧!”

他终日里带着七分醉意,讲起话来,口没遮拦,别人只道他是讲的醉话,其实此人心细如发,早已留神到沈木风在借说话时机,分散群豪心神,准备暗中施展手脚。

只听饭丐冷笑一声,接道:“沈大庄主也不用口是心非,只说冠冕堂皇的话了,还是堂堂的划下道儿,大家一刀一枪的比个生死出来。”

沈木风道:“两位好像是心中很急?”

饭丐冷冷应道:“沈大庄主诡计多端,咱们是不得不防。”

沈木风道:“好!诸位远来是客,如何比试,还望诸位出题,文比武打,拳掌兵刃,只要诸位说得出口,我沈某一定奉陪。”

半晌不讲话的孙不邪,突然接口说道:“老叫化倒有个主意。”

沈木风道:“领教高见。”

孙不邪道:“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,你沈大庄主这番邀请我等参与贵庄英雄大会……”

沈木风淡淡一笑,接道:“据我的记忆,似乎未邀你老叫化子。”

孙不邪咳了一声,笑道:“不论你是否邀了老叫化,老叫化却是拿着你们百花山庄的请客银牌,走进来的。”

沈木风道:“孙兄神通广大,兄弟是佩服的很。”

孙不邪哈哈一笑,道:“沈大庄主这过奖之言,如确是出自衷诚,老叫化倒是十分爱听……”

目光一掠右首席位上的群豪,只不过寥寥十几个人,微微一笑,接道:“彼此之间的人手,相差十分悬殊,可说是一场势不均,力不敌的搏斗,你沈大庄主如若是自负英雄人物,咱们就订下三阵决胜负的东道。”

沈木风摇头笑道:“打赌的事,兄弟是素不愿为,孙兄之请,实是歉难照办。”

孙不邪哈哈一笑,道:“你沈大庄主之意,可是以多为胜吗?”

沈木风笑道:“纵然是本庄中人确有此心,兄弟也不允许。”

孙不邪冷冷说道:“沈大庄主嘴里英雄,骨子里作何打算,叫人难猜难测,既是咱们划出的道子不算,那也不用问咱们了,你沈木风自作主意就是!”

沈木风虽受讥嘲,但却是面不红,耳不赤,若无其事,淡然一笑,道:“兄弟之意,是力求公平,与会英雄不下数百人,如若只以区区三阵,判定胜负,那未免太过草率,也不知要埋没多少人材,兄弟之意,你们有几个人,咱们就比试几阵,生死勿论。”

孙不邪心知他想借这一战,全歼为敌之人,纵然是不能如愿,至少可剪除大半,一时间甚难答复,沉吟不语。

要知这孙不邪不但在丐帮中是一位硕果仅存的长老,就整个江湖而言,亦可当德高望重,功强辈尊之称,只是目下群豪,都非丐帮中的人物,身份庞杂,来自四面八方,肯否听他之言,还难预料,是以并不敢擅作主意。

沈木风目光转动,接道:“连同孙兄在内,贵方共有一十五人,咱们就以十五阵分决胜负如何?”

孙不邪扫视了群豪一眼,道:“这个老叫化也是难作主意。”

只听泰山二虎叫道:“咱们公推孙老前辈主持大局。”

群豪齐声相应。

孙不邪哈哈一笑,道:“老叫化是恭敬不如从命了……”

目光转注到沈木风的身上,道:“贵方人多,这等打法,亦非公平之论。”

沈木风道:“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8回:轮转阵前血雨飞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