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39回:群豪正义抗敌

作者:卧龙生

太阳沉下西山,落日余晖,幻起了一片晚霞。

萧翎默算时间,不知不觉间,已在这石堡中度过了两个时辰。

奇怪的是,在这段时间内,竟然不见敌踪出现,生似沈木风已经忘去了石堡中还有敌人。

转眼望群豪,脸色大都恢复正常,显然经过这一阵长时间的调息之后,群豪都已渐渐恢复体能。

酒僧半戒首先醒了过来,启开双目,四下打量了一眼,然后低声问道:“那些黑衣武士,可曾攻过石堡?”

萧翎摇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

紧接着饭丐沈铁锅、司马乾,相继醒来。

马文飞扯下一片衣襟,把几处创伤包了起来。

萧翎低声问道:“马总瓢把子伤势如何?”

马文飞笑道:“内力已复大部,外伤都是皮肉小伤,不足碍事。”

言下之意,是说已有了再战之能。

司马乾捡起地上金轮,笑道:“当真是阵惨烈绝伦的恶战。”

酒僧取过身后的酒葫芦,摇了几摇,已是空无一滴,叹道:

“酒和尚没有了酒,那是叫化子丢了碗,没有要的啦。”

饭丐敲敲身前的铁锅,道:“可惜难为无米之炊。”

要知这几人在敞厅中,担心那酒菜之中有毒,不敢食用,再经这一番恶战之后,人人都已觉饥饿难忍。

这时泰山二虎人也清醒过来,但因两人伤势较重,失血过多,神智虽然清醒,人却仍然不能挣动。

凤竹低声对马文飞道:“马爷,请那孙老前辈退回来调息一下,在一时半刻之中,沈木风决不会再遣人手攻这石堡。”

萧翎起身说道:“我去替他回来。”

凤竹道:“不用了,小婢有要事奉告诸位。”

马文飞正起身去请过孙不邪,孙不邪已大步行了过来,道:

“姑娘找老叫化来,不知有何话说?”

凤竹服过一粒葯物之后,精神大见好转,支撑着挣扎起来,道:“小婢有几句重要之言,尚望诸位能够牢记心头……”

她喘了两口大气,接道:“沈木风可能会施展火攻,把咱们活活烧死!亦可能施放毒物,把咱们毒死!或是紧紧围困,把咱们活活饿毙!”

她一连说了几条死路,只听得群豪个个脸色肃穆,默然不言。

凤竹凄凉一笑,接道:“不论如何,咱们务须今夜突围而去,不是小婢长他人的志气,咱们能够有三人活着离此,那已是难能可贵了。”

萧翎一皱眉头,道:“那倒未必见得。”

凤竹道:“唉!小婢说的是句句实话,诸位信与不信,小婢不能相强,但我仍然要尽我所知,告诉诸位,突围之后,直向正东,因为正东临山,只要能够进入山中,那就算逃得了一半的性命……”

她长长叹息一声,接道:“据小婢所知,每日三更,沈木风必有半个时辰以上的坐息,这是最好一段突围时机,小婢自知已然难有生望,追随诸位,徒增拖累……”

顿了一顿,又道:“沈木风不知用什么方法,教出了八大血影化身,人人武功奇高,那些化身身着红衣,诸位遇上时,要多

多小心一些,唉!小婢身份低下,能够知道的机密,只此而已,诸位要多多保重,小婢要先走一步了。”

突然举起右掌,直向天灵要穴击了下去。

那孙不邪久走江湖,见闻广博,一听那凤竹的口气,已知她有自尽之心,早已暗中留神,是以,凤竹抬起右手,孙不邪已抢先一步点出了一指。

凤竹右掌还未触及天灵穴,孙不邪指力已到,凤竹抬起的右手,软软垂了下来。

孙不邪面色肃穆地说道:“凤姑娘,你为何寻死?”

凤竹道:“小婢武功不济,活着也是难以帮得上诸位的忙,反而拖累诸位,倒不如一死了之!”

孙不邪冷冷说道:“当真是如此吗?”

凤竹道:“小婢用心,确实如此。”

孙不邪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老叫化也相信你不会故意骗我,但你寻死的用心,却复杂的很,你害怕被那沈木风生擒之后,要身受百花山庄中惨厉的规戒处分,伯受那份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的活罪,因此,你就想以死逃避,是吗?”

凤竹道:“这个,这个……”

孙不邪接道:“也许你心中还未想到此处,但这种意识、念头,却早已深植于你的心中了?”

凤竹黯然叹道:“老前辈这么一提,小婢倒真的有了这种感觉……”

突见人影一闪,一个黑衣武士,疾快的跃入了石堡。

孙不邪右手疾挥,拍出一股潜力,先把那石堡大门封住,沉声说道:“不要杀死了,捉活的。”说着话,人已跃回到石堡门口,守住了门户。

这时,酒僧、饭丐和马文飞等,尽都醒了过来,室中实力强大,自是不用自己出手了。

马文飞停身之处,和那黑衣武士较近,折扇一张,削了过去。

那黑衣武士疾发一掌,挡开了马文飞手中扇势,人却趁机跃避开去,低声说道:“马兄……”

马文飞微微一怔,折扇收回,低声说道:“阁下什么人?”

那黑衣武士道:“兄弟向飞。”

马文飞道:“你是向兄?兄弟多有得罪了。”

向飞道:“兄弟冒险冲入这石堡中来,是要和马兄相约一件要事。”

马文飞道:“这些人都和我等志同相合,向兄有何高见,尽管请说不妨。”

向飞低声说道:“兄弟和中州二贾,在金兰、玉兰相助之下,已约好了动手的时间,特地赶来通知马总瓢把子一声。”

萧翎接口说道:“诸位混在何处,怎的竟瞧不出一点痕迹?”

向飞道:“如是你能瞧得出,那沈木风亦可瞧得出来了!”

凤竹精神突然一振,道:“怎么?金兰、玉兰两位姊姊,也来了吗?”

向飞望了凤竹一眼,道:“来了。”

凤竹道:“现在何处?”

向飞道:“和老偷儿一块混迹在黑衣武士群中。”

萧翎道:“那位小叫化,和中州二贾呢?”

向飞道:“都在那里……”

突听孙不邪一声大喝,紧接着响起了两声闷哼,想必是又有两个逼近石堡的黑衣武士,被他掌力震伤。

马文飞道:“不要伤了自己人。”

向飞道:“不要紧,老偷儿没有消息传出之前,他们决不会轻举妄动。”

马文飞一皱眉头,道:“你还要出去吗?”

向飞摇摇头道:“不行,我如出去,不是被杀,就得装伤,使他们对我怀疑之心,减少一些。”

马文飞道:“向兄如肯留此,那是最好不过,亦可增加了我等不少实力。”

向飞道:“不是肯不肯,老偷儿如想多活两年,那是非留此不可。”

向飞伸手从怀中摸出一张图来,摊在地上,道:“这里有一张详尽的图,而且标明了去路,和他们伏桩较多之处。”

群豪齐齐转过头来,望着那幅详图。

只见那幅图上,完全以写景的方式画成,以望花楼为中心,扩及四周,有很多地方,都是群豪见过之处。

向飞指着望花楼后,一片花丛环绕的黑色房屋,道:“根据玉兰探得的消息,两位老人家就囚禁于此。”

萧翎只觉心头一阵跳动,但却强自忍下,没有出声,心中暗暗忖道:看来如非那金兰玉兰同来,只怕很难探得这四人所在了。

但闻向飞接道:“在这座黑房的四周,守卫十分森严,其实这张写景的图画上,所画之处,都是这百花山庄的心脏要害,无处不是戒备森严。”

这时,石堡中人,除了马文飞、向飞和萧翎之外,大都不知萧翎父母被囚于百花山庄的事,大家都听得茫然不知所云。

酒僧半戒突然插口说道:“你们在研讨什么事?”

向飞抬头瞧了酒僧一眼,道:“怎么?你还不知道吗?”

酒僧道:“没有人对我和尚说,我自然是不知道了。”

马文飞想到此事关系重大,此刻是人人求生的当儿,急于冲出百花山庄,岂肯再冒万死之险,冲入庄中要地,必得先行说明,去与不去,由各人自行选择才是。

但一时间,又觉无从说起。

正自沉吟当儿,萧翎自己起身说道:“在下父母,被那百花山庄的庄主沈木风掳了来,囚于那望花楼后黑屋之中……”目光一掠马文飞,接道:“承蒙马总瓢把子和向兄仗义赐助,混入这百花山庄中来,相助在下救助双亲脱险,诸位原均和此事无关,等我等救人之时,诸位可借机冲出百花山庄就是。”

饭丐沈铁锅道:“阁下究竟是谁?”

萧翎道:“兄弟萧翎。”

此言一出,饭丐、酒僧等,无不震惊,齐齐把目光投注萧翎的脸上。

酒僧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你是哪一个萧翎,唉!这世间又有几个萧翎呢?我和尚已经见过两个萧翎了,但还有一个久闻其名,未曾晤面的萧翎。”

萧翎道:“在下是真正的萧翎。”

马文飞接道:“这事情说来话长,这位萧兄,才是真正的萧翎,而且也曾一度是百花山庄的三庄主……”当下就把其所知的经过之情,仔细的说了一遍。

饭丐望了萧翎一眼,道:“果是土里难藏夜明珠,你可还记得和老叫化初次见面的往事吗?”

萧翎道:“自然记得了。”

饭丐道:“那岳姑娘现在何处?”

萧翎道:“这个在下亦是不知。”

饭丐抬头望着马文飞道:“总瓢把子,救人的事,老要饭的也有一份。”

酒僧哈哈一笑,道:“事已至此,酒和尚也只好算一份了。”

司马乾一拱手,道:“萧兄,兄弟自负神卜,这次却未算出你萧兄是身怀绝技的高人,就是说罚也该罚我参加。”

萧翎抱拳一揖,道:“诸位盛情,兄弟感激不尽。”

泰山二虎道:“我兄弟伤势虽未全愈,但亦愿竭尽绵薄,略

为助力。”

萧翎正待起身相谢,那凤竹突然站了起来,道:“三爷大人不见小人怪,恕小婢有眼无珠,不识三爷的大驾。”

萧翎欠身说道:“不敢当,凤姑娘,自此之后,咱们是彼此相重,情同兄妹。”

凤竹道:“小婢如何敢存这等放肆之心。”

只听孙不邪长长吁了一口气,道:“马总瓢把子,把者叫化也算上一份吧!”

萧翎亲看到他的武功,此人如肯相助,那可是难得的很,当下又抱拳道:“多谢老前辈。”

马文飞料不到满室英雄,竟然是全都肯出手相助,增强了不少实力,当下说道:“诸位仗义勇为,兄弟这里再代萧兄谢过。”一个罗圈揖,接道:“我们在未入百花山庄之前,已经拟定好了救人之策,决定今夜中二更左右动手……”

伸手探入怀中,摸出一方白绢,道:“诸位如若有白色绢帕,那就取出缠在左臂之上,以资行动时鉴别……”回目望了向飞,眼,道:“向兄有话说吗?”

向飞微微一笑,道:“诸位腹中,想必早感饥饿,老偷儿致送诸位一点食用之物。”

他不提起,也还罢了,这一提,全室群豪无不感觉饿肠辘辘,连那孙不邪和萧翎,也有着饥饿难忍之感。

向飞伸手从怀中取出一个白色布袋,从袋中取出一包白纸封包之物,分送群豪,人手一包,另个又每人送了一条白色绢带,用作勒臂鉴别之用。

马文飞打开白纸封包,立时有一股扑鼻的肉香袭来,笑道:

“牛肉粉。”

向飞道:“老偷儿这牛肉粉,是由百花山庄外面带来,区区微量,只能使诸位暂时一充饥肠。说着话,探手取出一包,先行服下。

群豪食过一包牛内粉后,精神大见好转。

马文飞悄然把室中群豪,编作了救人、拒敌两队,当先闭目调息。

天色渐入夜暗,石堡外风吹花树,响起了一阵阵呼啸之声。

孙不邪探出头去,望着夜色,只见天空浓云掩遮,不见星凡四周寂然,不见敌踪,亦无灯火。

这是个月黑风高之夜!

神偷向飞估计时刻,已是初更过后,突然挺身而起,道:

“咱们该动身了。”

群豪进过了食用之物,又经过一阵调息,一个个精神大振。

泰山二虎,虽然受伤不轻,但经此调息之后,体力已复,把伤处紧紧包扎起来,也准备出手迎敌。

孙不邪眼看群豪全部站起,微微一笑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9回:群豪正义抗敌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