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42回 恶敌拼斗魔鬼

作者:卧龙生

只听啪的一声爆响,那射入高空的长箭、突然间爆出一片白烟。

马文飞沉声说道:“百花山庄之人,最是讲究群战,诸位不用客气,尽管施下毒手,伤他们一个是一个了。”

步天星点头道:“知道了,马兄请入山后休息,此地的事,不敢再劳费心。”

马文飞道:“兄弟藏在壁间岩石之后瞧瞧,决不出手就是。”

步天星道:“既是如此,请随兄弟来吧!”举手在头顶之上,打了一个圆圈。

挡在路中的群豪,突然齐齐移动身躯,分别藏入了两侧山壁岩后草丛之中。

萧翎商八紧随在马文飞身后,在步天星带领之下,直奔右面山壁间的一座大岩之后。

那大岩前后左右,都是草丛,掩蔽隐秘,居高临下,视界广阔。

几人也不过是刚刚藏好身子,就瞥见四匹快马,鱼贯而来。

马文飞低声说道:“他们已经绕过咱们第一道阻拦埋伏……”

步天星接道:“那就先伤他们几个,给他们点颜色瞧瞧!”

他提高声音,接道:“唐兄,那马上之人,都是百花山庄的武士,唐兄手下不用留情。”

萧翎默查情势,那步天星似是这些人中主持大局的领导人物……忖思间,突闻弓箭响动,最先一骑快马上的武士,突然惨叫

一声,由马上直摔下来!

萧翎直看得暗暗赞道:唐元奇神箭之名,果不虚传,这等遥远的距离,实非一般弩箭能及,但唐元奇强弓长箭,却能一箭中的。

但闻弓弦之声,不绝于耳,数支长箭,破空而去。

那奔行而来的马上之人,已似有了警觉,立时散布开去,再向前奔来。

虽是他们及时应变,仍是晚了一步,又有一个大汉,被长箭射中翻下马来。

余下的两骑快马,并没有为同伴的坠马受伤,受到了吓阻,仍然是纵马直奔过来。

步天星低声对马文飞道:“马兄请在此地观战,兄弟要出手阻敌了。”

马文飞道:“步兄尽管请便。”

步天星微微一笑,纵身而下,一跃丈余,直向那入口处奔了过去。

这时,在草丛两侧,岩石之后埋伏的群豪,相继现身拦在路中。

只见那南派太极门的掌门人石奉先,当先出手,短剑一挥,径向右边一人攻去,他出手奇快,剑芒一闪而至。

马上人是一位全身青衣的大汉,只见他一带马头,避开了石奉先的一击,人却借机拔出了背后的雁翎刀。

石奉先一招落空,第二剑连续攻出。那青衣大汉,武功竟是不弱,手中一把雁翎刀,施得呼呼生风和石奉先打在一起。

石奉先连攻数剑,仍是保持了一个不分胜败之局,不禁心中大急,挥动手中剑势,节节退去。

只听邓坤低声说道:“咱们南派太极门的武功,讲究的以静制动,掌门人如若心躁气浮,那可是犯了咱们这一门武功之忌。”

石奉先果然沉下气来,心气一平,剑势更见凌厉。

那青衣大汉几次想下马拒敌,但均为石奉先的剑势所迫,逼的无暇跃下马背。

就在石奉先出手的同时,形意门中查公诚,也随着出手,攻向那另一个大汉,这董公诚身经百战,对敌经验丰富,出手攻势,柔中蕴刚,正是形意门的武功特色。

激战十合,两个青衣大汉,已呈不支,石奉先首先得手,一剑刺中健马。

健马受创。长嘶一声,人立而起。

那青衣大汉挥手一刀“力屏南天”,封住门户,一跃而下。

石奉先哪还容他脱开身子,逼进一步,挥剑通住刀势,左掌一扬一拍。

这一掌击出的恰到好处,那大汉跃下马背,身子还未落着实地,石奉先掌势已到,砰的一声,正中那大汉左后背。

但闻那大汉闷哼一声,身不由己的向前栽去。

石奉先一剑刺出,由前胸直贯后背,紧接飞起一脚,踢开了大汉的尸体。

这当儿董公诚也施出形意门中的绝招“重浪叠波”,长剑幻起重重寒芒,生生把那大汉劈成两半。

这些人,都和那沈木风有着海般的深仇,对待百花山庄中人,恨入刺骨,剑下毫不留情。

就在两人剑毙敌手之时,来路上又飞一般的跃来六七条人影,在那人影之后,紧追着数十个黑衣武士。

前面奔逃之人,不断的发出暗器,阻拦那追赶的黑衣武士。

唐元奇握弓搭箭,连射三箭,伤了紧追群豪的三个黑衣武士。

就这一阵功夫,群豪已然奔近了山口通道。

萧翎隐在石后,凝神望去,只见那常大海、端木正,都成了

血人,三阳神弹防魁章,右手提着火龙棒,左臂上也是血透衣袖,看样子伤势不轻。

八手神龙端木正,仍然强自回身打出暗器,阻挡追兵。

那面目冷肃的青衣女,此刻也形态大变,长发散垂,满身是血。

另外一个二十岁左右的仗剑少年,腿上似受重伤,奔行起来有如跳跃一般。

司马乾和向飞断后拒敌,且战且走,保护几人。

单看这些与役之人,无不重伤的情形,不难想到恶战的剧烈。

步天星闪开去路,放过了常大海与端木正等,大喝一声,横身拦住了追兵。

四个紧迫而来的百花山庄武士,眼看群豪又是一道埋伏,心中亦是有点震骇,一齐停了下来。

步天星抬头看去,只见那些黑衣武士愈来愈多,片刻间已集了数十人,遥见尘土飞扬,仍有着不少的快马,奔了过来。

这时,唐元奇已收起弓箭,解下了腰中的软索亮银锤,蓄势待敌。石奉先、董公诚、邓坤等五人,一排横立,把一座丈余宽窄的入口,堵的十分严紧。

那些黑衣武士已然聚集了四五十人,各亮兵刃,奇怪的却是不肯立刻出手进攻,似是在等候着什么一般。

萧翎隐在大岩之后,眼看百花山庄这等声势,不禁暗暗一叹,忖道:看来这沈木风实在是一位非常人物,单是训练培养这些黑衣武士,如非有特殊办法,过人的才慧,只怕就无法办到。

萧翎和那些黑衣武士动手,其间固有武功高低之别,但大致说来,都可列人江湖中高手之列。

只见常大海和端木正,穿越过群豪防守线后,行不过两丈左右,突然齐齐倒栽地上!

原来这两人浴血苦战,身上数处重创,早已支撑不住,全凭着数十年修为的一口元气强行支撑,追兵受阻,赖以支持重伤之躯的

精神力量,随着一松,再也支撑不住,摔倒在地上。

商八低声叹道:“八手神龙端木正和破侠常大海,都算得江湖上声名卓著的第一流高手,想不到一战之下,竟受伤如此之重。”正待起身去把两人抱到隐蔽之地,忽见道旁草丛中,跃起两个劲装大汉,抱起两人,转入山后。

这时,山后坐息的酒僧、饭丐二人,精神、体力都已复元,眼看端木正重伤情形,不禁黯然,相顾一叹。

饭丐沈铁锅低声说道:“那萧翎受伤不轻,如若再要他出手,只怕要创口迸裂,此人经此一战,已然隐隐是对抗沈木风的领袖人物,为今后武林大业着想,咱们不能让他有何闪失。”

酒僧半戒挺身而起,接道:“不错,咱们得去劝他不可出手……”语声微微一顿,苦笑一声,又道:“那丐帮长老孙不邪,只怕亦受伤不轻,他为了不愿在群豪之前,显出重伤之征,悄然独去,唉!

但愿他藏身有术,别被百花山庄之人,发觉才好。”

这两个游戏风尘的豪客,一生之中,不知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,可算得身历百战,但显然,在百花山庄的一场恶战,使这两位豪气干云的江湖大侠,亦为之心寒胆惊。

沈铁锅回顾了玉兰等一眼,道:“有劳姑娘,好好照顾一下两人伤势。”言罢站起身子,和酒僧联袂而去。

这时,那山口处形势,又有了变化,百花山庄追到的黑衣武士,布成了一座方阵,但却仍列阵不攻,似是在等待着什么人。

萧翎回顾了马文飞一眼,道:“马兄,敌众我寡,不宜硬拼,要想个退敌之计才好。”

马文飞低声叹道:“除了丐帮和少林寺弟子众多,或可和这百花山庄抗拒之外,只怕武林中其他门派,都无能和百花山庄中的众多人手抗拒。”

言下之意,对这阻敌之战,似已无制胜信心。

萧翎回想百花山庄中那半日夜的激战,实是凶险异常,激烈绝

伦,如非那孙不邪出手,众豪只怕早已伤亡于百花山庄之中了,这一战实难怪与战之人,个个寒心,当下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如是马兄能设法和各大门派联合一起……”

马文飞摇头接道:“九大门派,渊源流长,门户之见甚深,兄弟在江湖上行动,不过数年,九大门派中,决不会把兄齐放在眼中。”

说话之间,忽见两条人影,由山后大道上转了过来。

萧翎目光锐利,看来人疾服劲装,身佩长剑,正是武当门下的展叶青。

走在展叶青右侧一个短须统颊,环目方脸,神态威猛的大汉,正是那终南二侠中的老二邓一雷。

马文飞目光一转,低声说道:“萧兄,瞧到那短须统颊的大汉了吗?”

萧翎道:“那人就是鼎鼎大名的终南二侠之一的邓一雷。”

马文飞道:“那和邓一雷走在一起的年轻人,又是何许人物?”

萧翎道:“武当无为道长最小的一位师弟,展叶青。”

马文飞道:“原来是展大侠,兄弟到是久闻其名了。”

萧翎道:“这两人到此,可能为咱们助拳而来。”

马文飞道:“据传言说,武当曾和百花山庄中结过梁子。”

萧翎道:“不错。”

马文飞道:“不论他们是否为助拳而来,兄弟得下去迎接他们一下。”

萧翎道:“理当如此。”马文飞站起身子,大步迎了下去,抱拳一礼,道:“邓二侠,别来无恙,还识得在下马文飞吗?”

邓一雷欠身还了一礼,道:“马兄深入百花山庄之事,目下传扬于江湖之上,这份豪壮的胆气,实叫在下佩服的很。”

马文飞道:“说来惭愧的很……”

邓一雷哈哈一笑,接道:“别人不知百花山庄的利害,兄弟却是知道得清楚的很,马兄能够平平安安的走出百花山庄,不论胆识、武功,实都有过人之处。”

马文飞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兄弟等能够平安的离开了百花山庄,实是得两位……”

邓一雷哈哈笑道:“不论马兄用什么方法,但能离开那百花山庄,已是大不容易的事了……”

目光一转,望着展叶青道:“这位乃是武当掌门人无为道长的师弟,展叶青……”

马文飞抱拳作礼,接道:“在下久闻展兄大名,今日有幸一晤。”

展叶青欠身道:“久闻马尼大名,领导豫、鄂、湘、赣四省武林同道,才能过人,兄弟是心慕已久了。”

马文飞道:“好说,好说。”

但同身后传来一声长啸,打断了马文飞未完之言。

转目望去,只见那云集在山口处的黑衣武士,个个肃然而立,分别立在两侧。

三匹健马,缓缓由中间走了过来,直逼到步天星身前。

马文飞看清楚来人之后,不禁失声叫道:“沈木风。”

邓一雷急急接道:“我等助拳,应该先挡其锋锐才是。”说完话,大步向前奔了过去。

展叶青低声说道:“马兄进入百花山庄的豪举,已然震动了武林,我那师兄和少林门下几位大师,即将赶到助拳,马兄不要挫低了豪壮之气。”

说罢,也不待马文飞回答,紧随邓一雷身后而去。

马文飞镇定了一下心神,暗道:既然武当少林,都是冲着我前来助战,我岂可置之不理。

心念一转,大步向前行去。

这时,展叶青、邓一雷已然加入了步天星等一列,群豪拔出兵刃,挡在路中。

马文飞急步赶入群豪队中,抬头望去,只见沈木风那高大微驼

的身子,端坐在一匹全身雪白的健马之上,双目中神光冷峻,扫掠了群豪一眼,说道:“那老叫化子孙不邪哪里去了?”

在场中人,大都未参与百花山庄恶战,个个瞠目不知如何回答。

马文飞冷笑一声,道:“孙老前辈吗?已然有事他往,沈庄主有什么话,对在下说也是一样。”目光扫向沈木风的身后,只见一黑一白两个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42回 恶敌拼斗魔鬼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