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43回 舍身救母

作者:卧龙生

杜九背着萧大人,玉兰背着萧夫人,商八和向飞开道,萧翎和司马乾断后,一行人,绕入了一处山谷之中。

行约三十里,到了一处四无人迹的山谷之中。向飞停下身子,拱手对萧翎说道:“沈木风经营百花山庄十余年,方圆百里之内,恐怕都有百花山庄的眼线……”

萧翎接道:“向兄之意,咱们可是要在这山谷之中,找一个存身之处吗?”

向飞道:“不错,只有在这等大泽幽谷之中,或可避开沈木风的眼线。”

萧翎道:“家母身体不适,只怕要用葯物,深山幽谷中,虽然隐秘.只怕采购葯物不便。”

向飞笑道:“这个不用萧兄发愁,采购葯物的事,者偷儿担当就是。”

商八笑道:“向兄不但是妙手空空之技,独步天下,易容之术,也是人所难及!量那百花山庄的眼线,无法认得出他。”

这时,玉兰、杜九,已然选择了一片柔软的草地,放下了萧氏夫妇,解活两人被点制的穴道。

萧翎用泉水洗去了脸上葯物,恢复了本来面目,守在双亲身侧。

过了片刻,萧大人长长吁一口气醒了过来。

萧翎急急拜伏地上,。道:“不孝儿萧翎,叩见爹爹。”

萧大人双目盯注萧翎,瞧了良久,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你

当真是翎儿吗?”

萧翎黯然说道:“正是孩儿。”

萧大人叹道:“你变的太多了,昔年你体弱多病,如今却是这般健壮……”

微微一笑,接道:“仔细瞧过,面貌轮廓依稀还辨得出。”

萧翎垂下泪来,说道:“孩儿不孝,连累爹娘受苦,实叫孩儿心下难安。”

萧大人目光流动,扫掠了身侧的江湖豪侠,恢复了昔日的和蔼笑容,道:“宦海凶险,尤过江湖,爹爹身经了无数风浪,这点惊骇苦难,算得什么?”

只听玉兰低声道:“相公快来,老夫人有些不对。”

萧翎脸色陡然大变,一长腰,飞跃而起,呼的一声,掠过向飞、司马乾,直落到母亲身侧。

屈下一膝,扶住母亲,急得大声叫道:“娘啊!娘啊……”

他心中焦急如焚,泪水如泉夺眶而出。

商八轻轻一批司马乾,低声说道;“你会算命卜卦,但不知是否有医病之能?”

司马乾道:“兄弟不敢自吹自擂,医道方面,通而不精。”

商八道:“你先去劝住萧大哥之后,咱们再商量医病的事。”

司马乾点点头道:“这个兄弟知道。”举步行到萧翎身前向萧翎说道:“萧兄且不可乱了章法,兄弟观老夫人之相,福缘甚是深厚,决不会有何凶险,但请放心。”

萧翎回顾了司马乾一眼,道:“司马兄说的不错。”随手放下母亲,站起身子,拭去脸上泪痕,接道:“家母一直是晕迷不醒,哪位熟悉此地形势,有劳去请位大夫来。”

萧大人缓步行了过来,瞧了老妻一眼,长长叹息一声,道:

“翎儿,不用谎。”

萧翎躬身说道:“爹爹有何教训?”

萧大人道:“自你去后,你母亲日夜怀念,积忧成疾,为父的虽然从中解劝,但一直无法使她回复昔年的欢笑……”

萧翎道:“孩儿不孝,拖累母亲担忧,罪该万死。”

萧大人微微一笑,道:“是以,当那百花山庄中人,找上丹桂村时,为父的虽然瞧出破绽,觉出他们行径可疑,但你母亲却是信以为真,展露自你去后的初度笑容,为父不忍揭穿内情,只好照他们吩咐上道,唉!我们在百花山庄中,虽然未吃什么苦头,但那囚居幽室,昏暗不见天日的生活,却也是难过的很……”

萧翎道:“孩儿不能承欢膝下,反累爹娘,想来实叫孩儿惶愧慾死了!”

萧大人道:“你母亲连急带气,再加上思儿之心,在那囚居幽室之中,已经染病,再经一番惊骇,晕了过去,吾儿也不用惊慌,只等她醒来之后,见你之面,认出吾儿,先去了心中的忧苦,病势就算好了一半。”

萧翎道:“爹爹说的是。”

玉兰突然站起身来,欠身对萧翎说道:“归州城中,有一位名医,安婢意慾易容,混入城去把他请来……”

只见山腰间,一丛青草之中响起一声大笑,道:“不用了,天下名医,敢说无人能及老夫,这区区病势,老夫自信有着妙手回春之能,一针可使她当场醒转。”

群豪抬头望去,只见数丈外的大岩上,站着一个干枯瘦小的黑衣人,正是那毒手葯王!

群豪都为萧夫人的晕迷担忧,耳目失去了灵敏,均不知毒手葯王几时到了此地!

商八冷笑一声,道:“你既然来了,就别想再回去啦。”说话之间,一施眼色,和杜九联袂而起,抢到左侧,挡住退路。

毒手葯王哈哈一笑,道:“老夫如若害怕有来无去,也不会追踪

你们到此。”

说话声中,飘身而下。

萧翎急行两步,挡在父亲前面,冷冷说道:“今日你若妄生恶念,必叫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毒手葯王双目深注在萧翎脸上,道:“你就是那假扮的马成,在百花山庄中,老夫已识破你的身份了。”

萧翎道:“那时,你如泄露给沈木风,也许我等还不易这般闯出百花山庄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不错;如若沈木风知道是你,必将倾尽百花山庄全力取你性命。”

萧翎冷笑一声,道:“可惜的是时机不再,沈木风错过杀我的机会了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老夫不肯泄露你的身份,并非存什么慈悲心肠,而是想留下你的性命,借你之血,救我女儿之命!”

萧翎道:“咱们没有这份交情,听在下奉劝,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好了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老夫只此一女,不达目的,终不罢休。”

萧翎一皱眉头,道:“以你此刻处境而言,这话未免说的太过狂妄了!”

毒手葯王仰天一阵大笑,道:“武林之中,哪一个不知道我毒手葯王,狂妄自负,还用得着你来说吗?”

向飞突然接口说道:“萧兄,咱们行踪已然为他发现,唯一的办法,就是杀之灭口,不用和他多作口舌之争了!”

萧翎一挥手,道:“向兄且慢出手!”目光转注到毒手葯王脸上,道:“你凭什么要取我萧翎身上之血,救你女儿之命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老夫医术,天下无出其右,武功也不后人,哪一样都够取你身上之血的条件。”

萧翎淡淡一笑,道:“我如不给你一个机会,你是死也难以瞑目

了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老夫自信总有一天逼你自愿放出身上之血,救我女儿之命!”

萧翎脸色微变,道:“令爱为人,明辨是非,善良自重,但却有着这样一个残忍自私的父亲,实是站污了她的清白……”语声微微一顿,道:“你自信武功高强,足可降服我萧翎,在下就给你一个机会,咱们单打独斗,各凭武功,一决胜负,如是你胜得了我,在下就束手就缚,任你取去身上之血,救你女儿,如是你败在我萧翎手下,那将又该如何?”

毒手葯王冷笑一声,道:“老夫行事,不择手段,我行我素,笑骂由人,更不愿轻言许诺,从不和人打赌,如是我今日胜你不了,来日方长,老夫总归要想出一个制服你的法子。”

这等自甘轻贱之言,从他口中说出,竟是婉转自如,毫无愧作之感。

萧翎呆了一呆,道:“以你毒手葯王在武林中的身份地位,竟然说出此等之言,实在使我萧翎惊讶的很。”

毒手葯王目光转动,扫掠了躺在草丛中的萧夫人一眼,掉转话题,道:“令堂病势不轻,如不早些疗治,只怕救治不易。”

萧翎道:“你可是想治好我母亲病势,挟恩迫我萧翎,施血救你女儿?”

毒手葯王笑道:“要是能够如此,老夫何乐不为。”

司马乾接道:“萧夫人这点病势,还不用有劳大驾。”取出怀中金环,挡在萧夫人的身前。

毒手葯王环顾了四周群豪一眼,道:“你可是当真想和我赌上一阵吗?”

此人心机阴沉,诡计多端,萧翎向他挑战时,他顾左右而言他,此刻却又自动提了出来。

萧翎心中暗道:这人心狠手辣,对百花山庄帮助甚大,如能借此机会,把他铲除,也算为武林做了一件大大的好事,虽然有些对不住他的女儿,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……

念转志决,淡淡说道:“不论你划出什么道子,在下都愿奉陪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老夫为人,最不喜受限制,如若你一定想和我比试一阵,咱们最好是不受江湖上诸般规矩束缚,暗器,用毒,无所不包,不计手段,胜者为高。”

萧翎道:“很好,你能先作说明,足见阁下还有点英雄气度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过奖,过奖。”

神偷向飞突然接口说道:“还有一件事,葯王忘记说出来了!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什么事?”

向飞道:“群打群攻,以众胜寡。”

毒手葯王哈哈一笑,道:“老夫既不受武林规戒束缚,你们自然也不用受限制了。”

司马乾一扬手中金环,道:“好!在下先来领教。”

忽听玉兰尖声叫道:“老夫人!”蹲下去抱起了萧夫人。

萧翎转目望去,只见母亲手足颤动,一脸汗水,紧闭着双目,似是正在忍受无比的痛苦,不禁肝胆碎裂,眼泪夺眶而出。

毒手葯王哈哈大笑,道:“手足抽动,中风之征,如再延误时刻,纵遇当世名医,救了她的生命,一也将全身瘫痪,落得个残废之身。”

几句话,字字如刀似剑,刺入萧翎的心中。

他举手拭去了颊上泪痕,缓缓说道:“老前辈可有疗治之能吗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葯到病除,妙手回春。”

萧翎抱拳一揖,道:“那就有劳老前辈大施妙手了!”

毒手葯王葯笑道:“治病的事,简单的很,只是老夫这代价过高,只怕你付它不起!”

金算盘商八突然接口说道:“只要你开出价来,古玩、玉器、名画、珠宝,随你吩咐,姓商的照价奉付,决不拖欠。”

毒手葯王冷冷说道:“不,名画、古物,非我所好,金银珠宝,在我毒手葯王眼中,视若草芥粪土不如。”

商八道:“那要什么?”

毒手葯王目光凝注到萧翎身上,道:“要他身上之血,救我女儿之命。”

群豪齐齐一呆,不知如何接口。

毒手葯王冷笑一声,道:“老夫索价虽高,但决不强人所难,肯不肯请老夫疗病,悉听尊便。”

一直站在旁侧静观变化的萧大人,突然接口说道:“翎儿,你母亲已近半百,行将就木,死亦不算夭寿,吾儿正值有为之年,身担大任,岂可轻生,不用救她了。”

萧翎突然一撩衣襟,跪到父亲面前,道:“爹爹请恕孩儿有违严命,慈母育儿,恩泽是何等广大,孩儿万死亦不足上报母恩万一,岂可不救。”

四周群豪只觉兹事体大,个个呆着木鸡,不敢妄插一语。

萧大人默然良久,道:“你起来吧!你这一番孝心,为父也不便多言,凭儿自作主意吧!”

萧翎叩拜而起,目光转注到毒手葯王脸上,道:“我答应施救你女儿之命……”

毒手葯王微微一笑,道:“这是你自己承诺之言,并非是老夫相逼。”

萧翎冷冷说道:“我萧翎一口既允,决无反悔,你可是有些不信吗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老夫信得过你。”

举步直向萧夫人停身之处行去,口中冷冷地喝道:“闪开去!”

原来,向飞和司马乾并肩而立,挡在萧夫人的身前,准备联手挡他,但此刻形势大变,只好依言闪避开去。

毒手葯王走到萧夫人的身侧,约略一看萧夫人的脸色,纵声笑道:“你们见识一下当今第一神医的手段如何。”

站在萧夫人身侧的玉兰,突然冷冷说道:“你医道通神,但用毒的手段,也是人所难及,小婢曾听沈木风讲过,葯王有借物传毒之能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不错,老夫确有此能,但还不至于用来伤一个毫无抗拒之能的老妇人。”

玉兰道:“也许老人家的病,并非你形诸口舌那般严重,你却故意的把它说得厉害异常,以此要挟萧公子,舍血救你女儿之命。”

毒手葯王已从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43回 舍身救母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