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45回 深山觅良葯

作者:卧龙生

毒手葯王目睹两人离开石洞,奔行到洞口处,站了片刻,重又退回原地。

萧翎穴道被点,身子难以转动,也瞧不出毒手葯王搞什么鬼,但想此人用毒之能,天下第一规律运动,运动就是位移,提出“动物是机器”的论断。重 ,怕他对中州二贾暗施手脚,忍不住问道:“葯王可是对我两位兄弟,暗中下了毒手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你萧翎言出如山,当得君子之称,但你那两位兄弟,却叫老夫不敢领教。”

萧翎道:“因此,你暗中对他们下了毒手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这倒没有,不过老夫在那石洞口处,布下了剧毒,如若他们再要进入此洞之中来搅闹,身中剧毒,那就怪不得老夫了。”

萧翎叹息一声,道:“葯王既是要救令爱一命,也不用拖延时刻了,不如点了令爱穴道,尽快换去她的坏血,葯王也好带着令爱找一处僻静所在,替她养息,以求早日复元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老夫着取血过快,只怕你性命难保!”

萧翎道:“纵然缓缓放血,在下也未必能活,既是我许出了诺言,生死也不放在心上了。”

毒手葯王叹道:“老夫行走江湖数十年,见过了不少雄才大略的英雄人物,但像你萧翎这等义肝侠胆的人,倒是少见的很。”

萧翎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葯王不用称赞在下了,我也不过是为势所迫,不得不尔。”

毒手葯王取得皮管,举起管上连带的空心钢针,道:“老夫

过去几年,一直在深山大泽之中,寻觅灵草奇珍,希望能寻得为小女疗病之葯,哪知奇葯难求,数年之功,竟未能得偿心愿,不得已才求诸其一人,唉!这也是情非得已的事了!”

萧翎缓缓闭上双目,道:“葯王放血吧!”

毒手葯王道:“可要老夫点了你的穴道?”

萧翎道:“如是葯王不相信在下的耐受之力,点了穴道也好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如是快速放血,老夫必得用内力催动你身上的行血,一面还得要推拿小女身上的穴道,钢针刺脉,痛苦虽然不大,但行血加速之后,心理上难免有一种死之将至的恐怖感觉,老夫之意;还是点了穴道的好。”

萧翎道:“我萧翎此刻有如待宰的羔羊,任凭你葯王处置,那也不用商量了。”

毒手葯王右手挥动,又点了萧翎两处穴道,道:“如是点了你的晕穴,你虽然不知痛苦,但却难免影响放血的速度,只好请萧兄忍耐一二了!”

萧翎哑穴被点,心中虽然听的明明白白,但却有口难言。

只觉左臂一痛,想是那空心钢针,已然刺入了经脉之中。

紧接着感觉到一只手掌,按在前胸之上,一股暗劲,攻入了内腑。

全身的行血,陡然加速,耳际隐隐可闻到一阵轻微的沙沙之声。

萧翎心中暗道:这一次大概是真的完了。

心念转动间,突感左臂一松,插入经脉中的血管似是被拔了出来,按在胸上的手掌也突然离开。

耳际间响起了毒手葯王的叹息之声,道:“孩子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一个柔若无力的女子娇脆之声,传了过来,道:“爹爹呀!

你不是要把女儿许配给萧翎吗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不错啊,既是那萧翎答应了娶你为妻,我儿受他之血,自是无愧于心了。”

那女子轻声叹道:“我不信爹爹的话,他英俊潇洒,如何会答应娶我这样丑怪之人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婉儿,你别忘了你爹爹是当代武林中第一神医,你是我唯一爱女,只要我儿看中的人,那人就得娶你。”

那女子道:“要得女儿相信,除非是那萧翎当面讲给我听。”

毒手葯王似乎是大感为难,沉吟良久,道:“好吧!不过,你先得答应为父的一个条件。”

那女子道:“什么条件?”

毒手葯王叹道:“如是那萧翎当你之面,说出了要娶你之言,你就得乖乖的听从为父的话,受他之血,唉!婉儿,你处处为人着想,为什么就不想为父的爱女之心呢?”

那女子道:“你先解开他的穴道,让他说给我听听再说。”

毒手葯王无可奈何的解开了萧翎的哑穴,暗中却施展传音之术,道:“萧兄,有道是杀人杀死,救人救活,送佛送上西天,你既然答应救助小女,那就请帮忙到底了。”

萧翎缓缓睁开双目,望了毒手葯王一眼,只见他满脸乞求之色,不禁暗自一叹,重又闭上双目。

但闻那女子说道:“萧翎,我爹爹说你要娶我为妻,定然是骗我的了。”

萧翎又睁开双目,只见毒手葯王满头汗水,不停的滚了下来,心中甚是不忍,当下说道:“你爹爹没有骗你……”

那女子笑道:“你答应娶我为妻,可知道我的姓名吗?”

萧翎略一沉吟,道:“你可是叫婉儿?”

那女子道:“爹爹骗我,为了救我性命,要我受你之血,你为什么也要骗我呢?那婉儿乃我爹爹叫我的小名,我真正名字叫南宫

玉。”

萧翎道:“南宫玉,唉!令尊说过了,只是在下一时间未想起来。”

南宫玉道:“爹爹啊!请你再解开他双臂和身上穴道,要他坐起来和我谈话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他已经当面告诉你了,不用再谈了,我儿早些受血要紧。”

南宫玉道:“爹爹,你还记得一件往事吗?”

毒手葯王笑道:“什么事?”

南宫玉笑道:“我不记得那时我几岁,但却记得爹爹赞我说,婉儿啊!你生的聪明绝伦,爹爹心中的事,从来瞒你不过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是啊!毒手葯王的女儿,自然是人所难及了。”

南宫玉道:“爹爹既是知道骗不过你的女儿,为什么处处要骗我呢?”

毒手葯王呆了一呆,半晌答不出话。

南宫玉接道:“爹爹一心一意要救女儿,如是你的女儿死了,你就会死去这条心了!”

毒手葯王叹道:“就算是爹爹骗了你,那也是一片爱你之心。”

南宫玉道:“爹爹如若真的疼爱女儿,你就解开萧翎的穴道,我告诉你一个解救我的法子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我儿智慧过人,为父的相信得过。”右掌连挥,解开了萧翎被点的穴道。

萧翎缓缓坐了起来,只见南宫玉手中正抓着皮管,背倚在石壁之上,瘦削的脸上,带着一丝微微的笑意。

毒手葯王道:“为父的已解开他的穴道,我儿有何自救之法,快些说吧!”

南宫玉转动一下眼睛,望了萧翎的双腿一眼,道:“他双腿穴道未解,是吗?”

毒手葯王哈哈一笑道:“婉儿,这些年来,你很少有此刻这般清醒过。”挥手又拍活萧翎双腿上的穴道。

南宫玉道:“爹爹医道精深,天下无出其右,可是当真吗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自然当真了。”

南宫玉道:“女儿有一事不明,请问爹爹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什么事?”

南宫玉道:“萧翎身上之血,为何能救女儿之命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简单得很,因为他食用过一种奇葯,体内之血,与人不同。”

南宫玉道:“这就是了,他并非是天生的奇血,可救女儿,既然如此,爹爹为什么不问他食用了何物,生长何处?”

毒手葯王一掌拍在脑袋上道:“不错,不错,为父的当真急昏了。”目光转注到萧翎身上,道:“小女的话,萧兄都已听到了?”

萧翎道:“听到了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如是萧兄肯据实说出,食用的是何物,萧兄就不用放血也可救小女的性命了。”

萧翎凝目思索了片刻,道:“那是一种生长在悬崖上的奇草,色呈灰白,形如撑伞……”

毒手葯王道:“那是千年石菌了,正是小女病体需要之物,不知生在何处?”

萧翎道:“长江沿岸,三峡之间,那地方在下无法说出名字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你可曾记得那地方?”

萧翎道:“隐隐约约,或可寻得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那就有劳萧兄带老夫一行如何?”

萧翎略一沉吟,道:“好!不过在下要事先把话说明……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老夫洗耳恭听。”

萧翎道:“那石菌生在一处上不着天,下不见地的峭壁之间,而且已被在下无意中食用了大半,余下多少,在下已茫然……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不要紧,只要那时没有全部被你吃完,那就行了。”

萧翎道:“那地方千峰重叠,生长石菌的峭壁,究竟在何处,在下也是无法一下指出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难道你就记不得一点特征吗?”

萧翎道:“那峭壁上,有着一条倒垂而下的瀑布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有此特征,那就行了。”

萧翎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在下能够记起的只有这些,由那千山重峰中,要找出那面峭臂,恐非是短短时日中能够如愿,令爱的身体……”

话到此处顿口不言。

毒手葯王道:“老夫以绝世医术,还可让她支撑一个月,如是一个月内,仍然找不到那生长千年石菌的峭壁,只有借用阁下之血,救小女性命了。”

南宫玉突然接口说道:“不要紧,别说一个月,就算两个月我也相信能够支撑得过。”

毒手葯王奇道:“孩子,这玩笑之言,你如何可以随口胡言,为父的医道,世无伦比,查你脉象,已快到油尽灯干之势,如非为父的身有灵丹,和银针过穴之术,只怕连十日也难活得,一月之期,为父的已然是尽我心力了……”

他不让女儿开口,长长吁一口气接道:“萧大侠至诚君子,一诺之允,决不轻变,如果我儿许出两月限期之诺,为父的实无把握,能让我儿多活一月!”

南宫玉微微一笑,道:“爹爹少算了一桩支撑女儿生命的力量。”

毒手葯王奇道:“少算了什么?”

南宫玉道:“女儿求生的潜力。”

毒手葯王沉思了一阵,道:“我儿为何会动了强烈的求生之意?”

南宫玉一双失去神采的眼神,突然转注到萧翎的脸上,道:“为了不让爹爹放他身上之血。”

毒手葯王略一沉吟,哈哈大笑道:“为父的明白了。”

一抹羞红泛上南官玉瘦削的双颊,缓缓把娇躯偎入了毒手葯王的怀中,闭上双目。

毒手葯王望着萧翎说道:“萧大侠,小女的话,你都听到了?”

萧翎道:“都听到了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那很好,小女自愿许下两个月之期,我虽是她爹爹,但也不便更改她许下之言,两个月之内,老夫决不取你身上之血,但如超过两月,仍然寻不到那千年石菌,那也是天意取你萧翎之血了。”

萧翎道:“如是令爱支撑不过两月……”

毒手葯王道:“那是她命中注定要死,我这做父亲的也是无可奈何了……”

突然间双目神光一闪,接道:“你可知小女为什么要许两个月的诺言吗?”

萧翎道:“令爱心地善良,不忍加害他人……”

毒手葯王厉声接道:“因为早已自知无法活过两月时光。”

萧翎呆了一呆,道:“这个在下就想不明白了。”

毒手葯王一句一字地说道:“小女对阁下情有所钟,宁甘自毙,不忍加害于你。”

萧翎道:“这个,这个……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不用这个那个了,小女虽有舍命相救你萧翎之心,但我毒手葯王却没有这等宽宏大量。”

萧翎道:“葯王之见呢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如是在一月之内,找不到那生长石菌的悬崖,小女是非死不可,但她有言在先,纵然是至死无救,我也不能取你身

上之血,如是小女死去,那千年石菌自是不用找了,老夫就把你和小女葬在一起,免得她一人长眠在那深山大泽之中,孤独无依!”

萧翎只听得心中一凉,道:“葯王之意,可是要在下陪葬吗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正是此意,阁下心意如何?”

萧翎淡然一笑,道:“葯王想的很好,只是在下却未必答应,要我带你去找那千年石菌,势必要先解开我的穴道不可,在下只允放血救人,并没有答应殉身陪葬,葯王想要在下殉葬,只有一个办法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什么办法?”

萧翎道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45回 深山觅良葯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