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47回 三峡遇奇人

作者:卧龙生

这时,萧翎已闻得室中有一股强烈的腥臭之气,急退两步,出了石门。

但闻一阵轧轧之声,复室石门,又自行关了起来。

萧翎回手两掌,拍活了那女婢被点的穴道,问道:“那复室中,原为你们巫山石洞老人息居之处,此事只怕你还不知。”

那女婢长吁一口气,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呢?”

萧翎目光转到商八的脸上,道:“放了她。”

商八右手还托着另外一婢肘间关节,应声放开,道:“我家大哥宅心仁厚,素来不肯轻易伤人,他如想收拾两位姑娘,只不过是举手投足而已,但两位如是不肯答复他的问话,太过激怒于他,那就很难说了。”

二婢相互望了一眼,伏着身捡起宝剑,还入鞘中,四目转动,望望商八,又望望萧翎道:“两位究竟是哪一个年纪大了!”

原来,两婢被萧翎、商八分别托肘点穴之后,手中兵刃已同时落在地上。

商八目光扫掠了二婢一眼,道:“武林之中向以武功强弱排行,有什么奇怪了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两位姑娘如若不愿吃苦头,最好是别耍花招,如若顾左右而言他,那是自找麻烦了。”

二婢中一位年岁较长之人,冷冷说道:“咱们奉公子之命,只是为几位带路,如是要想问到题外之事,就算几位当真有胆子杀了我等,小婢亦是宁死不说。”

但闻毒手葯王冷冷地说道:“一个时辰的期限,转眼即届,如是延误了取葯的事,老夫决不放过二位。”

萧翎虽然满腹狐疑,也只好强自忍了下去,转身出了石室,道:“好,两位带我们去后山吧!”

两婢出了石室,回身带上石门,提起放在室外的纱灯,当先向前行去。

萧翎紧随在二婢身后,目光转动,只见两侧石壁上,很多石门,都贴着不得擅入的封条。

五年前,他已对这些石室,有着怀疑,此刻更是疑窦重重,但形势所迫,只好强自按下好奇和怀疑之心。

又转过两个弯子,耳际间已可闻飞瀑激泻之声。

左面一婢,突然加快脚步,伸手在一片山壁间轻轻一按,石壁开启,现出了一道石门,说道:“到了,石门之外,就是飞瀑。”

毒手葯王快行几步,抢在萧翎前面,抬头看去,只见一道巨瀑,由头上峰顶,激射而下,直落入深谷之中。

探首向下望去,峡谷千寻,一片幽暗,不知多深多高。

萧翎望了毒手葯王一眼,道:“那石菌就在这飞瀑笼罩的石壁之间,昔年在下由此失足跌落,自付必死,绝不料到途中抓到了一根突出的石笋,得以保得性命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石笋距这洞口,有多少距离?”

萧翎思索一阵,道:“这个,在下已经记不清楚了……”

毒手葯王接道:“大约估计呢?”

萧翎道:“至少在百丈左右,只长不短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咱们两人哪个下去?”

杜九冷冷接道:“自然是你毒手葯王下去了,我家大哥,带你到此,已算是尽到了心力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老夫和萧翎相约之言,是要取得灵葯为止。”

萧翎道:“葯王之意呢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如是让你一人下去,取得灵葯之后,你不肯再上来,老夫是白费心机了……”

商八笑道:“是啊!还是葯王下去的好。”

毒手葯王冷笑一声,接道:“如是老夫一人下去,你们斩断索绳,老夫岂不是要跌下万丈悬崖,摔一个粉身碎骨。”

杜九道:“咱们兄弟,一向是言而有信,如是无意失手,容或有得,岂有故断绳索之理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这防人之心不可无。”

商八道:“一个时辰,弹指即过,葯王如是想的太多,只怕是不够用了。”

杜九道:“过了时限,那青衣少年率领属下攻来,咱们只顾迎敌,那时就算想顾到葯王,只怕也是力难从心了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如是情势演变至此,只好让萧翎陪老夫葬身那千丈深谷中了!”

萧翎道:“葯王不用多误时间,有何高见,还请直截了当的说出来吧!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你我两人,不论何人单独下去,都不妥当,最好是一同下去。”

杜九道:“咱们备带的这条丝绳,也许无力同时系得两人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这事简单的很。”

杜九道:“请求良策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先要萧翎下去,寻得那突出的石笋之后,再拉动丝绳,再由老夫下去,岂不是只须负担一人的力道。”

商八气得仰脸打个哈哈,道:“上来之时,反道行之,葯王先上,在下的大哥,等葯王上来之后,再系他上来,是吗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不错,除此之外,两位还有何高见?”

杜九道:“如若咱们想算计你,不论后下先上,还是先下后上。

都是一样的机会!”

萧翎轻轻的叹息一声,道:“此时何时,此地何地,葯王还要在此用心机,那也未免是太过多虑的了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道:“杜兄弟取过丝绳,我先下去吧!”

杜九脸色一片肃然,冷冷地望了毒手葯王两眼,缓缓由身上摸出一盘大针粗细的丝绳。

这盘丝绳,原是周顺船上补网之用的丝线,杜九把它合成细绳,带了一盘,此绳虽细,但甚坚牢,用来系负普通的人,或难负荷,但如用来系负萧翎和毒手葯王等武林高手,如无意外,那是卓卓有余了。

萧翎抓住丝绳一端,系在腰间,大步向洞外行去。

金算盘商八突然叫道:“大哥且慢!”

萧翎回头一叹,道:“我答应了替他取葯,不用再和他争执了。”

商八道:“这两位姑娘,守在洞口,有些不妥。”大步行到二女身侧,接道:“两位请解下身上兵刃如何?”

二婢似是自知武功难以和人抗拒,竟然依言取下兵刃。

商八接过长剑,道:“还要委屈两位姑娘一会儿,我得点了你们的穴道。”

话出口,右手已运指如风,点了左面一婢穴道。

右面一婢方待出手反抗,毒手葯王指风已到,点了那女婢晕穴。

萧翎星目中神光如电,扫掠了商八和毒手葯王一眼,道:“葯王也不用下去了,你们已点了二婢穴道,只怕将激起此地主人的怒火,说不定要有一场恶战,葯王留在此地助我两位兄弟拒敌,在下如取得千年石菌,就抖动丝绳,你们再系我上来。”

毒手葯王忽然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萧兄,多多保重……”

目光一掠中州二贾,接道:“两位好好的照顾你们大哥,老夫去守这石道转弯所在,以阻此地主人施袭。”

杜九冷冷说道:“想不到毒手葯王,也有天良发现之时。”

毒手葯王慾言又止,转身而去。

杜九道:“大哥不用涉险,小弟愿代大哥……”

萧翎摇手接道:“不用了。”行至洞口,贴壁而下;施展壁虎功,向下游去。

杜九双手握着丝绳,蹲在洞中,小心翼翼的放着手中丝索。

萧翎刚刚游下两丈,突闻毒手葯于大喝之声,传了过来,道:

“时限未到,阁下何以不肯守信?”

萧翎运气行功,双掌贴在石壁上,高声说道;“杜兄弟,快放索绳。”

商八摸出怀中金算盘,低声对杜九说道:“兄弟不要分心,好好的照顾大哥,我去帮那毒手葯王拒敌!”言罢,转身奔去。

杜九心情紧张,连商八的话也未回答,探首向下瞧看。

怒瀑激射,蒙蒙水丝如雾,加上夜色黝暗,目难及远,社九用足目力,也无法瞧得萧翎。

但觉手中索绳下坠之力,逐渐加快,显然萧翎已冒险向下滑落。

只觉手中丝索,愈放愈长,估计已在一百余丈,手中丝索,已然将尽,不禁心中大急,暗道:如是丝索的长度不够,那可是大伤脑筋的事!

他心想紧拉丝索,又怕这细索之力,无法负担萧翎向下滑落的体重,万一丝索断去,那可是终身大憾的事……

正自担心之间,忽觉手中丝索一松,似是萧翎身子突然停了下来。

正待出口喝问,身后飘来毒手葯王的怒喝,和兵刃交击之声。

杜九江湖经验丰富,一听那喝声和兵刃撞击的声音,竟然是远近不同,显然是有人已越过了毒手葯王的防守,和商八动上了手。

回头望去,只见商八手中的金算盘,宝光流动,弥漫石道,显是

正在和人恶斗,怕惊动了自己,苦战不言。

这时,杜九心情的紧张,尤甚和劲敌作生死之搏,头上的汗水,滚滚而下。

突闻一声闷哼传来。

社九凭借江湖经验,知道是有人受了重伤。

他不敢回头瞧看,只怕受伤的是商八,搅乱了自己原已不堪负担的紧张心神。

他唯一的期望,是手中紧握的丝绳,快些传上萧翎取得千年石菌的消息。

但那萧翎却如投海沙石,久久不见动静。

杜九久久不见萧翎的动静,轻轻叹息一声,暗自伸手,由怀中摸出一支铁笔,准备出手。这时,突觉手中的丝绳,一阵摇动。

杜九心中大喜,立即双手拉紧丝绳,全力向上收拔。

萧翎似是已知道遇上了劲敌,手足并用,帮助那杜九向上收绳索的速度。

这时,身后的兵刃交击声,更是响亮,想是搏斗凶恶,商八不支,边战边退。

杜九尽管心中猜想万种,但他却始终不敢回头看上一眼。

但闻一声“杜兄弟!”

随着那喝叫声,手中的绳索猛然一松。

杜九心中一喜,道:“大哥上来了吗?”

萧翎道:“上来了!”

原来杜九外面冰冷,内心热情,心知商八正在恶斗,不敢回头看商八一眼,萧翎身处险境,也不敢看着萧翎。

直待他听到了萧翎的声音,才突然抬起头来,目光由萧翎脸上掠过,一抱拳,道:“大哥无恙。”翻手一跃,手中铁笔已随手点出,同时,左手探入怀中,摸出了一只银白色的护手圈。

他翻身出手,看也未看,但手中铁笔,却指向来人的前胸,只见

一柄铁尺,横里伸过,封开了杜九击出的铁笔。

但闻砰的一声.宝光闪闪,传了过来,当的一声,架开一柄急袭而至的单刀。

杜九护手图横里一转,一阵乒乓之声,挡开了数件连环袭来的兵刃。

这时杜九才有暇,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敌势。

二婢放在地上的灯笼,仍然燃着,看的甚是清晰。

只见四个全身蓝衣的少年,分握着单刀、宝剑、铁尺、链子枪。

四种不同的兵刃,各以兵刃特性,分以不同武功攻来,其间又加以适当的配合,故而,以那商八武功之高,也是抵不住四人的攻势。

耳际间,只听商八说道:“老二,独挡一阵,我要抽时间裹下伤势。”

杜九右手铁笔,左手银圈,突然一紧,尽数把招数接了过来。

商八停下身子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大哥取到了千年石菌吗?”

萧翎道:“取到了。”

商八右手一挥,嚓的一声,撕开了一片衣襟,自己包上了左臂伤势。

萧翎一面运气调息,一面低声问道:“你伤的很重吗?”

商八道:“左臂上一点皮肉之伤,倒是左腿伤较为重些。”

萧翎目光一转,果然见到商八左腿上鲜血淋漓,而且还在不停的涌出,不禁叹息一声道:“腿上如何?”

商八道:“大哥放心,还未伤到筋骨。”

两人说话之间,突闻一声闷哼传来。

商八胜也未转的道:“杜兄弟受了伤,那使用链子枪的,打的最是刁恶,变化万端,莫可预测。”

萧翎凝目望去,果见杜九左腿之上,鲜血涌出,受伤似是很重。

萧翎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杜兄弟,向后撤退,愚兄为你拒敌。”

喝声未绝,长剑已自出鞘。

杜九知他武功高强,疾快的向后退了两步,撕下一片衣襟,包扎伤势。

萧翎右手一振,手中长剑呼的一声,直卷而上,寒芒电掣,遍开了四般兵刃。

四个蓝衣少年,四种兵刃,配合得佳妙无比,挡开单刀,铁尺紧随而到,尤以那链子枪,有如灵蛇钻穴,水银泻地,常常紧随那攻来的长剑,抵隙而入。

萧翎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47回 三峡遇奇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