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48回 齐力却强敌

作者:卧龙生

这日,中午时分,萧翎背着双手,站在甲板上,正在浏览江上景物,见毒手葯王缓步由舱中行了出来,道:“明日太阳下山后,小女就可以离开此船,也正好七日期限届满。”

萧翎道:“如是令爱病势未愈,多留上三两日也不要紧。”这些日子中,毒手葯王本已和萧翎等,消去了甚多敌意,彼此间情势大为好转。

毒手葯王道:“不用了,小女此刻绝脉已通,病势渐愈,老夫将带她选一处清静所在住下,尽我之力,借助葯物,助长她的成就,我要打破武功规限,短短三年,把她造就成当今武林一位出类拔萃的人物。”

萧翎道:“但愿葯王能如心愿,在下拭目以待……”

谈话之间,突见两艘快艇,疾驶而来。

毒手葯王急急道:“这两艘快舟有些不对,萧大侠多多小心了。”

萧翎凝目望去,只见每一艘快舟上,各自坐着两人。

一人掌舵运橹,另一个却站在船头上,站在船头两人四道目光,盯注在大船之上瞧着。

但见两艘快舟绕着大船,转了一周,突然又掉头而去。

萧翎瞧出情形有些不对,心中暗道:六天之中,幸无事故,难道要在这最后的一日,出些事情不成,此地已近归州,那两只快舟,可能是百花山庄中的眼线……”

忖思之间,瞥见两艘快舟,重又折了回来。

商八、杜九,都已发觉快舟去而复返的情势,觉出有异,一齐行到萧翎身侧,道:“这两艘快舟,来路有些不对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如是为着我们而来,老夫倒是希望他们早些动手……”

萧翎奇道:“为什么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因为两个时辰之后,老夫得相助小女,最后一次打通脉穴,无暇相助几位。”

话刚说完,小舟已然驶近了大船。

只见第一艘快舟上站的一位黑衣大汉,突然纵身一跃,飞上大船甲板之上。

萧翎心中忖道:青天白日,朗朗乾坤,这人的胆子,倒是很大。

只见那大汉一双锐利的目光,缓缓由萧翎脸上扫过,道:“诸位将船停此,时间不短了吧!”

杜九道:“阁下何人?说话怎的没有一点礼数。”

那人冷笑一声,道:“我在问话,阁下却是答非所问。”杜九道:“咱一向不愿答人所问。”

那大汉冷然一笑,道:“只怕今日要破例了。”

杜九道:“未必见得。”

那大汉冷冷说道:“阁下何人?口气如此托大。”

杜九怒道:“你再罗罗嗦嗦,我就把你赶下船去。”

那大汉道:“何不试试?”

杜九突然向前欺进一步,正待出手,陡闻萧翎喝道:“不可造次。”杜九一吸真气,向前数进的身子,又重回原位。

萧翎望了那大汉一眼,道:“阁下到此,有何见教,还望明言。”

那大汉上下打量了萧翎一眼,只见儒雅秀俊中,另有一股英挺之气,倒也不敢轻视,一拱手,道:“请教大名?”

萧翎略一犹豫,道:“兄弟萧翎。”

那大汉任了一怔,道:“久仰大名,今日幸会。”

萧翎道:“还未请教朋友?”

那大汉道:“区区之名不见经传,说出来,只怕萧大侠也不知道。”

商八心中暗道:这小子滑头的很,骗得大哥说出了姓名,自己却是不肯报名,当下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黑夜点灯,打铃听声,朋友这一手就不够漂亮了。”

那大汉目光移注到商八脸上,道:“阁下何人?”

商八道:“中州二贾的老大商八,金字招牌,公道买卖,老不欺,少不哄,阁下也该报个名儿上来吧!”

那大汉道:“嘿!大老板,久闻中州二贾,做生意一帆风顺,聚敛之广,富可敌国……”

杜九冷冷接道:“咱们问你姓名?你如是耳朵有毛病,换一个会听话的活人上来。”

那大汉目光又转到杜九脸上,问道:“朋友说话这样难听,想来定然是那中州二贾中的二老板杜九了。”

杜九道:“不错,正是区区在下。”

那大汉道:“二老板手中的一支铁笔,和一只护手银圈,久已是扬名于世,但还不及阁下的讨债本领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阁下听闻之事,倒是很广,你可知老夫是谁吗?”

那大汉凝目打量了毒手葯王一眼,道:“朋友虽然干枯瘦小,但却是大有名望的人物……”

毒手葯王接道:“老夫也不用你来颁赞,你是说不出老夫姓名了……”

那大汉借毒手葯王说话的机会,却低声对萧翎说道:“诸位如肯相助在下,救我一命,在下必有厚报。”

这几句话说的声音虽然低微,但因距离甚近,萧翎和中州二贾,都听得清清楚楚。这意外的变化,不但是萧翎有些茫然之感,就是久走江湖,见多识广的中州二贾,也是一样的瞠目结舌,半晌答不出话来。

那大汉不闻萧翎答话,又转脸望着中州二贾,道:“两位如肯相助在下,在下愿意出极高的代价,予以报偿。”

商八不自觉接口说道:“什么价钱?”

那大汉道:“画圣时天道的一幅亲笔画。”

商八道:“价钱很好,咱们接下去了……”话说出口,忽然警觉到不对,转脸望着萧翎,尴尬一笑,道:“唉!小弟已决定不再做生意了,但遇了买卖,总是情难自禁。”

萧翎心中暗道:你已经答应了,再问我,岂不是多此一举吗?口中却说道:“事已至此,问问他什么事吧?”

另一艘快舟站着的大汉,似是已瞧出情势不对,纵身一跃,飞登上船,冷冷地说道:“咱们也该走了!”

右手一伸,疾向那当先跃上大舟的大汉抓了过去。

商八一皱眉头,喝道:“住手!”

那当先跃上大船的汉子,一闪避开,未曾还手,人却向中州二贾身边奔了过去。

商八横跨两步,放过那当先跃上大船的大汉,挡住那后来之人,道:“光天化日之下,你竟敢出手伤人……”

那大汉怒道:“谁要你多管闲事了。”呼的一掌劈了过来。

商八挥掌硬接一招,道:“阁下可是当真的想打上一架吗?”那后来大汉和商八对了一掌,已知遇上劲敌,转身一跃,下船而去。

商八望着那大汉的背影,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奇怪呀!这一笔未免是赚的太容易了?”

那大汉突然举手在脸上一抹,脱下了一个人皮面具,露出了本来面目。

只见他浓眉大眼,方脸海口,年约五十上下。

毒手葯王上下打量了那大汉一眼,道:“阁下又要破财了。”那大汉奇道:“哪里不对了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看你面色,似已中毒很深,难道连一笔医葯费用,也不肯花吗?”

那大汉愣了一下,道:“你怎么知道,我中了毒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老夫如是没有这点眼光,也不用在江湖上走动了。”

那大汉道:“阁下究是何人?咱们素昧平生,何能在一眼间,瞧出我中了毒。”

萧翎道:“他叫毒手葯王,当今武林中第一名医。”

那大汉抱拳一揖,道:“原来是葯王,在下失敬了。”

毒手葯王淡然一笑,道:“你看老夫这等模样,哪里像是有名的大夫。”

言罢,突然一个转身疾跃,隐入船舱之中不见。

商八微微一笑,道:“生意,咱们是已经接下来了,但阁下究是何人?也该说个清楚才是。”

那大汉轻轻叹息道:“在下时青……”

突闻萧翎大喝一声,寒光一闪,当的一声,击落了一枚长箭。只听一个宏亮的声音,赞道:“好快的拔剑手法。”

商八抬头看去,只见四艘快舟,疾驶而来,每艘快舟船头上,站着四个劲装大汉,两人手执兵刃,两人执着强弓。

萧翎高声说道:“两位兄弟,快些带他进入舱中……”

话还未完,已闻得弓弦声动,四支长箭,尽被击落。

商八一撩长衫,摸出金算盘,随手摇动,宝光闪动中,一阵阵哗哗乱响,击落两支近身长箭。

杜九也从怀中摸出了铁笔银圈,心中暗自盘算道:必得设法,登上他们小舟,才能伤他们……哪知小舟相距大船三丈左右时,竟是不再逼近。

有首一只快舟上,响起一个洪亮的声音,道:“住手!”

那纷纷射向大船的弓箭,突然停了下来。

萧翎低声对商八、杜九说道:“他们已布成三面可发弓箭的阵势,我们不宜在船头上和他们对抗,快些进入舱中,再想对付他们的办法。”

杜九道:“这些人不知是何来历,能在江面之上,片刻间,聚积这么多梭形快艇和弓箭手来,显然不是一般过路的武林人物,而是有组织的水上大盗……”

只听最右首快舟上的大汉喝道:“船上哪位执事?”

萧翎道:“有何见教?”

那大汉道:“阁下可已看清今日形势了吗?”

萧翎目光转动,四顾了一眼,道:“看清楚了,诸位不过是想凭仗几个弓箭手,三面放箭施袭,那也吓不倒人。”

那大汉冷冷说道:“如若我等箭上燃起火来,射向阁下船上,情势该当如何?”

萧翎怔了一怔,暗道:这一招果是利害,如若他们当真射来烧火之箭,倒是一桩一棘手的事。

这时,那时青已在商八和杜九护卫之下,退入舱中,商八守在舱门之处,准备接应萧翎。

只听那大汉说道:“好!阁下想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先让你见识一下也好……”

回头对身侧一个弓箭手道:“你让他们见识一下。”

那执弓大汉应了一声,伸手从箭袋中取出一支特制的箭来。

一个手执长矛的大汉,伸手从怀中摸出了火折子,一晃而燃,点起箭头,那执弓的立时架箭开弓,嗤的一箭,射了过来。

那箭不知是何物制成,破空而来,火势不熄。

萧翎长剑一挥,啪的一声,那火箭击落在水中。

只见那箭上燃烧之力甚强,浮在水中,燃烧了甚久时光,才行熄去。

萧翎心中暗道:果然利害!

但闻大汉说道:“看阁下拔剑之快,出手之准,定然是武林中大有名望的人物,但如我手下八张强弓并发,分由三面,连续不绝的射向大船,阁下纵然有快剑,奇招,只怕也无法尽行击落射向那大船的火箭,只要阁下大船上,中上三五只,那就别再存扑灭之想,片刻间,可使一座巨舟,化为灰烬。”

萧翎虽然聪明机智,但人家说的句句实言,一时之间,倒也无言驳斥。

商八低声说道:“咱们处境虽险,但也不能输了气势,如若毒手葯王肯一齐出手,咱们四人各自对付一艘快舟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,分向四艘快舟扑去,那最右一艘船首上发话之人,似是指挥这四艘快舟的首脑,其人武功,定然也较高强,由大哥对付他,小弟等和毒手葯王,分别对付另外三艘快舟。”

他说的声音很低,江涛澎湃,那四艘快舟,又相距在三丈开外,虽然商八口齿启动,却不知他说的什么。

萧翎低声说道:“他们特制的长箭,燃烧之力甚强,只要被他射中一支,此船就有被焚之危。”

商八道:“情势如此,只好叫那周顺吩咐伙计们,备水抢救。”萧翎道:“他们不会武功,岂不要有伤亡。”

商八道:“就算有上几个伤亡,那也是顾不得这许多了。”

萧翎道:“就依你之见,你去和那毒手葯王商讨一下,看他是否另有高见。”

商八道:“那毒手葯王,对你敬重异常,由你说出,他决然不会推辞,对付这些来人的事,交给兄弟。”

萧翎略一沉吟,道:“好吧!”转身向舱中行去。

商八收好金算盘,大步行了过来,对右手快舟一拱手,道:“朋友,如何称呼?”

那人答非所问地冷冷说道:“你们两位,究竟哪一个是管事的人?”

商八笑道:“那是我们大哥,自然由他做主了。”

那大汉冷笑一声,道:“阁下既非首脑,还是换你家龙头大哥谈吧!”

商八笑道:“话不是这么说,他既被尊为龙头大哥,自是不肯轻易承诺,由兄弟和阁下谈谈,那是最好不过,朋友先请开出价来,咱们也好还钱,如是开价不昂,咱们自是可以答应。”

那大汉冷笑道:“第一条,先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48回 齐力却强敌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