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49回 四海君主

作者:卧龙生

那五彩巨舟因为体积过大,看上去行动甚慢,其实速度甚快,片刻工夫,已到了四五丈外,只见两艘快舟,迅速的向两侧分让开去,空出位置。

商八打量了那五彩巨舟一眼,暗道:好大的船啊!

只听船舱中又传出时青的声音,道:“那巨船上,共有五根桅杆,分挂五色风帆,此刻有几桅上,挂了风帆?”

商八见只有一根白色桅杆,上挂着白色的风帆,当下说道:“只挂着一张白色风帆。”

时青道:“那还好。”

只听那五彩巨舟上,又传出两声号角,紧接着,钟鼓齐鸣。杜九冷冷地骂道:“好小子,装模作样的,好像当真的做了君主一般。”

萧翎道:“这人用四海君主作他之名号,气魄倒是很大。”只见那五彩巨舟,舱门开启,四个黄衣佩剑的童子,缓步而出。

在四个黄衣童子之后,紧随着一位身着八卦道施,手执拂尘的道人。

萧翎心中暗道:看这人的装束,恐怕不是四海君主本人。忖思之间,那道人已然走向了船头。四个黄衣佩剑童子,分列两侧。

萧翎仔细打量了那道人一眼,只见他脸长如马,留着三绺长须,身着道袍,绣着彩色八卦,那形貌和他的穿着,看上去大不相同。

只见他一挥手中拂尘,目注萧翎等人说道:“诸位中,哪一个能够做主的,请出来和贫道答话。”

商八望了萧翎一眼,萧翎却回目瞧了毒手葯王一眼。

毒手葯王低声说道:“这道人一脸姦猾之像,萧大侠为人君子,只怕口舌之上,不是他的敌手,不如请商兄,先去对付一阵再说。”

萧翎道;“好,那就有劳商兄弟了。”

商八微微一笑,缓步而出,拱手说道:“道长有何见教?”那道长双目中神光闪动,打量了商八一眼,道:“阁下如何称呼?”

商八道:“兄弟姓商,经商之商也。”

那道人道:“台甫呢?”

“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的八。”

那道长道:“原来是中州二贾中的老大,贫道失敬了。”商八道:“不要紧,咱们兄弟,一向讲究的买卖赔赚,对礼数倒是不太在乎。”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道长问完了我商某人的名号,在下也该领教一下道长的法号才是。”

那道长道:“贫道深居大山,从未进入江湖,说出来,只怕商大侠也不知道,不说也罢。”

商八道:“道长既是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,方外之人,不知何以竟会入江湖中来。”

那道长道:“君主相邀,盛情难却,说不得,只好下山助他一臂了。”

商八双手一抱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那道长左手立掌当胸,还了一礼,说道:“贫道入得江湖之后,就闻得中州二贾的大名,一向焦不离孟,秤不离锤,商八在此,想那杜兄亦在了?”

杜九冷冷说道:“杜某在此,道长有何见教?”

那道长目光移注到杜九脸上,道:“贫道久仰大名。”

杜九冷冰冰地说道:“客气,客气。”

那道人淡然一笑,目光移转到萧翎脸上,道:“这位施主,如何称呼?”

毒手葯王低声说道:“这人姦滑的很,想先把咱们底细摸清楚,自己不通名报号,对咱们却一个个的追问,不要理他。”

萧翎心中暗道:这话倒也有理,当下说道:“区区无名小卒。”

那道长一皱眉头,目光又转到毒手葯王身上,道:“阁下形貌,贫道似是听人说过,定然是大大有名的人物。”

毒手葯王冷笑一声道:“道长言重了。”顿时住口不言。那道人轻轻咳了一声,又道:“施主如何称呼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道长的法号怎么叫?”

那道长双目中神光暴射,冷电一般直逼毒手葯王的脸上,道:“贫道逍遥子,施主上姓大名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老夫乃是专医疑难病症的郎中。”

逍遥子道:“是一位大夫了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只是运气不佳,一向是葯到病除。”

商八哈哈一笑,道:“道长有什么话,还是和我商某人谈谈吧!咱们做生意的,为人总是比较和气一些。”

逍遥子倒是一位城府极深沉的人,虽然受尽了毒手葯王的冷嘲热讽,但竟是忍了下去,未见发作,淡然一笑,道:“贫道奉君主之命,和商兄商量一件事情。”

商八道:“做买卖吗?兄弟是此道老手,一向只赚不赔,你开价过来吧!”

逍遥子道:“敝君主此次出道江湖,很想有一番作为,因此,不惜四顾道观,请贫道出山。”

商八打个哈哈道:“昔年刘玄德,也不过三顾茅庐,道长却要四次相请,才肯出山……”

逍遥子接道:“贫道虽不以诸葛孔明自居,但也不愿让古人专美于前。”

商八道:“道长才高八斗,学富五车,但却未必能做只赚不赔的买卖,还是开价过来吧!”

逍遥子实有过人的度量,对商八的讥讽,竟是若无其事,微微一笑道:“英雄傲骨,贫道对生具傲气的英雄人物,一向是敬重的很。”

商八心中暗道:这人气量如此之大,实非好与人物。

只听逍遥子朗朗接道:“三日之前,敝君主行径此地,想不到竟引起了百花山庄沈大庄主的不愉,快舟载来了高手,限令敝君主两个时辰之内,登岸拜庄……”

此事乃萧翎等人心中慾知之事,一个个凝神倾听。

逍遥子目光缓缓由商八、萧翎等人脸上掠过,接道:“贫道虽然好言奉劝,彼此都是武林同道,江湖朋友,何苦为一些小节小礼,闹出不欢之局,但沈木风盛气凌人,不但不肯听贫道相劝,反而把贫道教训了一顿,因而激怒了敝君主,引起了一场恶战。”

商八心中暗道:勿怪那些鱼舟看到这些快舟之后,急急闪避开去,原来,三日前这里已打过一场水战。

心中念转,口里却问道:“定然因道长指挥有方,打了一次大大的胜仗。”

逍遥子道:“那沈大庄主不善水战,半日恶斗,船沉人伤,百花山庄中近百高手,尽沉江心,逐波而去,沈大庄主在几个随护高手舍命保卫之下,孤舟一叶破围而去……”

毒手葯王和沈木风,交情深厚,听得心中骇然,忍不住插口问道:“他受伤了吗?”

逍遥子淡淡一笑,道:“那沈大庄主的武功,贫道十分佩服,虽然受伤,但仍连续击沉了我们四艘飞鱼快舟,伤我十二名高手后登岸回庄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哪一个伤了他?”

逍遥子先是一怔,继而淡然一笑,道:“混战之中,彼此各使手段,何人伤了那沈大庄主,贫道也无法说出,不过,那沈大庄主看得起贫道,曾和贫道交手三十合……”

毒手葯王道:“我不信你能凭借武功,胜过那沈木风。”

逍遥子道:“不错,贫道没有胜他,但三十合交手之中,贫道也未输他一招。”

商八吃了一惊,暗道:如是他讲的实言,此人武功,倒是惊人的很,当今之世中武林高手,能够接得沈木风三十招者,只怕是聊聊无几。

但见逍遥子目注毒手葯王说道:“阁下如此关心那沈大庄主,想是非亲即故了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你如真能接得那沈木风三十招,而未输一招,那是足可当得武林高手之称……”

逍遥子淡淡一笑,道:“如是那沈木风未曾惨败,敝君主和贫道早已被他逐离此地了。”

萧翎心中暗道:这话倒是不错。

毒手葯王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这么说来,你们是大获全胜了?”逍遥子笑道:“至低限度前日一场水战,那沈木风没有占得便宜,如果是那沈木风胜了,也不会让我等再停留在这归州江面上……”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沈木风复出江湖的事已然哄动了整个武林,你们中州二贾,想是早已知道了。”

此人讲话,曲转盘折,以那商八在江湖上的见闻阅历,竟也无法猜出他心中之意,商八忙问道:“不错,咱们兄弟早知道了。”

逍遥子道:“因此,敝君主也决心放弃那清闲的隐居生活,出道江湖。”

商八道:“贵君主为那沈木风出道江湖震动所激,毅然出道,这第一战,自然是要和那百花山庄别别苗头了。”

逍遥子笑道:“正是如此,因此,敝君主决定出道江湖时,就下令所属驶来归州江面。”

商八心中忖道:这牛鼻子老道讲话转来转去,不知是用心何在,目光转动,只见正南方又有八艘校形快舟,破浪而来,不禁心头一动,暗道:“是啦,这牛鼻子老道借着说话机会故意拖延时间,好使他们从容布置。”心念转动,突然纵声大笑起来。

这逍遥子果然是阴沉无比,商八纵声而笑,他竟似恍如不闻,神情平静地站在那五色巨舟之上。

金算盘商八心中忖道:这牛鼻子果然是沉得住气,竟是连问也不问我一声,当下冷哼一声,道:“道长好恶毒的阴谋啊……”

逍遥子微微一笑,道:“商兄言重了,贫道哪里不对,还望多多指教。”

商八道:“道长后援已到,布署已成,难道还要装糊涂吗?”

逍遥子回顾了那八艘急驶而来的快舟一眼,笑道:“敝君主十分好客,对你们中州二贾,更是大生敬慕,如若你们中州二贾肯赏贫道一个薄面,请登彩舟一叙。”

商八回头看了萧翎一眼,低声说道:“咱们已被重重包围,如其在咱们乘坐之舟上,和他们决战,还不如登上他们五彩巨舟之上,和他们一分胜负的好。”

毒手葯王一皱眉头,道:“小女大病初愈,只怕是不宜登上彩舟……”

杜九冷冷接道:“如若当真打了起来,此番只怕是和适才不同,在下看法,咱们都得落入江中,逐波喂鱼,留在此船之上,还不如登上彩舟生机大些。”

他言语之间虽然有讥讽毒手葯王之意,但说的确也是实言。

毒手葯王轻轻咳了一声,低声说道:“只要老夫能行近那道人一丈之内,就可对他施毒。”

只听那逍遥子高声说道:“三日之前,那沈木风亲率快舟、巨帆,不下十余艘,但一战之后,尽遭沉没,沈木风仅以身免,诸位如是不信,贫道只好让它重演一次三日前的旧事,让诸位见识一下了。”

萧翎想到干辛万苦,迭经险阻,才救了那南宫玉的性命,目下敌势强大,船陷重围,如是真的动起手来,此舟必将为敌毁去,南宫玉亦必沉江而亡,想到她几番相救的情义,和那颗善良之心,不禁激起了豪侠之性,转脸对商八说道:“兄弟,只要他们先放南宫父女,和那姓时之人,不论什么条件,咱们都答应下来。”

商八一皱眉道:“大哥……”

萧翎一挥手道:“不要说了,照我的话做吧!”

商八回顾了毒手葯王一眼,道:“咱们家大哥对你毒手葯王,可算得仁至义尽了。”

毒手葯王突然一闭双目,道:“老夫当牢记不忘,日后必有一报。”

杜九冷冷接道:“你这老儿一生中不知做了多少坏事,却偏巧会遇上我家大哥慈悲仁德,当真是便宜你了。”

以毒手葯王的性格,连受中州二贾的指斥,定然是怒不可遏,但他竟忍了下去。

原来他心中明白,此刻一和那四海君主船队冲突,不论武功如何高强之人,只要不会水中工夫,也是难免沉江淹死,想到萧翎的豪侠之气,舍命相救的仁德,心中火气顿消,任那中州二贾出言责骂,竟自忍了下去。

商八转过脸去,望着逍遥子一挥手,道:“道长也不用转弯抹角了,究竟是何用心,还望早些明白说出,也好让我们兄弟商量决定。”

逍遥子淡淡一笑,道:“敝君主爱才如渴,以你们中州二贾这等人才,正是敝君主梦寐以求的英雄人物……”

商八哈哈一笑,道:“道长是想把咱们收归于四海君主之旗下了。”

逍遥子道:“正是此意。”

商八道:“中州二贾桀骜不驯,不知道长听过没有?”

逍遥子道:“英雄人才,大都如此,贫道早已想到了。”

商八心中暗道:他早已想到了,那是说,他早已想好了制服我们的法子了……抬头望望那五彩巨舟,笑道:“咱们兄弟,虽然生性高傲一些,但对强过咱们兄弟的人,却是一向敬重,道长如是自信有着让咱们敬佩的办法,我们兄弟倒也希望会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49回 四海君主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