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05回 妙手回春

作者:卧龙生

萧翎凝神注视,不禁打了一个冷颤,只觉一股寒意,由心底直泛上来。

只见两个细高的黑衣人,高举着两盏垂苏气死风灯开路,两盏灯火之后,是四个身躯魁梧的大汉,凛冽的寒风中获、效果和事实。把理论、概念看作是行动的工具,是人在 ,赤着双臂,抬着一个面目狰狞、体格高大的怪状神像,疾奔而来。

在那神像之后,紧随四个全身黑衣,身佩彩带的人。

深夜、荒山、星月下,凛冽寒风雪光中,出现了这一群装束诡奇的人物,也带来了一阵阴森。恐怖之气。

岳小钗感觉到萧翎全身都在颤抖,低声说道:“兄弟,不要怕!”

萧翎只觉一股淡淡的幽香,扑入鼻中,不禁抬头望去。

只见岳小钗神定气闲,毫无畏惧之意,不禁心中一动,暗道:姊姊乃女流之辈,尚毫无惧意,我萧翎堂堂男子,怎生这般胆小。当下一挺胸,昂首而立。

中州双贾常年在江湖之上走动,虽已早闻神风帮主之名,但却未见过其人。这股新近崛起武林的势力,扩展迅速,充满着神秘。

冷面铁笔杜九轻轻吁一口气,低声说道:“老大,这些人抬了座狰狞的神像,不知是何用心?”金算盘商八施展传音入密之术,答道:“单是闻神风帮三个字,也不难想到那主事之人,极善故弄玄虚,见怪不怪,咱们等着瞧吧!看他们究竟耍出些什么花样。”

只见那两个高举气死风灯的瘦高黑衣人,陡然停下了脚步,双手高高举起。

四个高大赤臂人,缓缓放下了抬着的狰狞神像,排列在那神像两侧。

商八借着灯火,打量那座神像,放在地上,仍有着七八尺高,头如巴斗,脸似蓝靛,高鼻阔口,却微闭着两只眼睛,嘴角处,两根撩牙,伸出有七八寸长,前面两只手,合掌当胸,后面两只手,高高举起,一手执着令牌,一手执着长剑。

以中州双贾的见识之广,亦是认不出,这是座什么神像。

只见那四个身佩彩带的黑衣人,绕到神像前面,恭恭敬敬一个长揖,霍然转过身来,其中一人大步对中州双贾行去。

商八凝目看去,只见那黑衣人身佩彩带之上,写着四个字:“坛前护法”。

那人侧目望了中州双贾一眼,直对岳小钗行了过去。

冷面铁笔杜九身子一横,拦住了去路,冷冷喝道:“站住。”

那黑衣人突然一伸右臂,右掌一翻,硬接一击。

两掌接实,如击败革,砰的一声,各自震得向后退了一步。

杜九吃了一惊,暗道:此人好雄浑的掌力。

那黑衣人亦是微微一愕,停下了脚步,口齿启动,冷冷地吐出一句话,道:“什么人?”

杜九天生一付冷冰冰的神色,说话口气,冷漠异常,纵然是天下最温柔的言语,从他口中说将出来,亦有着冷水浇头之感,但这黑衣人的口气,冰冷之感,尤过杜九。

金算盘商八哈哈十笑,接口说道:“咱们兄弟中州双贾,金字招牌,代客买卖,关外皮货,南疆珠宝,一应俱全,无所不包,一言为定,向不二价。朋友如想买点什么,尽管开口就是。”一番嬉笑言谈之中,大包大揽,示出身份。

那黑衣人似是已听过中州双贾之名,目光转动,打量了商八,杜九两眼,冷冷说道:“本帮帮主驾前的开道二将,就是伤在两位的手中了?”

杜九道:“小买卖,不值一提。”

黑衣人突然把两道冷森的目光,投注到岳小钗身上,道:“那位姑娘可是姓岳?”

岳个钗道:“本姑娘正是岳小钗,有何见教……”

商八纵声大笑,打断了岳小钗未完之言,接道:“岳姑娘是咱们的主顾,什么事只管找咱们兄弟说话。”

那黑衣人冷笑一声,突然回身对那神像走去。

商八借机施展传音人密之术,道:“老二,今宵之局的凶险,是咱们兄弟生平未遇之事,这周围环伺的强敌,不去说它,单是那四个护法,就够咱们兄弟对付了,还有那四个赤臂大汉、个个雄武威猛,亦非好与之辈,酒僧饭丐和咱们道不相同,难与为谋,但形势所迫,咱们势又不能不借他两人助力,以度险关,这其间必得大讲讥巧。”

冷面铁笔杜九低声应道:“斗心眼的事情,小弟向是听命大哥。”

商八道:“据为兄的观察,那老叫化子此来,关心岳小钗似是尤过‘禁宫之钥’,但那醉和尚,心机深沉,智谋百出,必将让咱们先和神风帮斗个精疲力尽之后,他们好坐收渔人之利。如若咱们能够利用岳小钗的安危,用以激那老叫化子出手,饭丐、酒僧情同手足,只要老叫化子出手,不怕那醉和尚不卷入漩涡。”

杜九道:“小弟听命行事就是。”

商八道:“此事必须做的不着痕迹,以免落入了岳小钗的口实。”

杜九道:“小弟记下了……”微微一顿,又道:“适才小弟和那黑衣人对了一掌,觉出来人功力,似不在小弟之下,动手之时,大哥万勿大意轻心。”

商八微微一笑,道:“不劳贤弟费心。”

抬眼望去,只见那黑衣人已行到神像之前,屈下一膝,似在等待示下。

萧翎看的奇怪,低声问岳小钗道:“姊姊,那神像是活的还是死的?”

岳小钗不自觉间,已对萧翎生出了深深的惜爱,萧翎的幼弱,激发了岳小钗潜在的母爱之心,不但觉得萧翎的生死,必需得自己维护担当,就是他的寒热饥饱,也要得自己呵护关注。当下微微一笑,道:“泥塑木雕,自然是死的了。”

萧翎想到岳小钗昨天叱责之言,心中虽然仍有着甚多不解之处,但却是不敢再多追问。

凝神看去、只见那高大的神像后高举的左手,突然缓缓晃动着手中的令牌。

这等奇异之事,唬不住走江湖、见多识广的中州双贾,但却使少见多怪的萧翎大为震惊,心中疑虑重重,但又怕岳小钗生气,不敢多问。

那狰狞神像后背高举令牌的左手,晃动了一阵,自动停了下来,一缕清音传了出来。

中州双贾虽然武功高强,耳目灵敏,但那清音细小,相距数丈之遥,也听不出说的什么。

只见那单屈一膝跪在神像前的黑衣人,突然站了起来,回身一跃,纵到中州双贾的身前,身法快速至极。

冷面铁笔杜九双肩晃动,陡然间横行三尺,拦住了那坛前护法黑衣人的去路,冷冷说道:“咱们兄弟走南闯北,见过无数怪异之事,贵帮这点玄虚,也吓不退咱们兄弟,朋友究慾何为,不妨先开出价钱,小号也好盘算一下,看看是否能接受这笔生意。”

那黑衣人道:“本帮主已传下神符令谕,不究贵兄弟打伤本帮主驾前开道二将之罪,只要留下那姓岳的姑娘,两位就可全身而退。”

金算盘商八摇头大笑,道:“价钱大大,小号不做这笔买卖。”

那黑衣人冷冷笑道:“本帮主特示殊恩,贵兄弟如不领受,那是自寻死路了。”

商八笑道,“做买卖讲求赔赚,贵帮主如想要强买强卖,那是砸咱们中州双贾的招牌了。”

那黑衣人道,“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突然举手一挥,登时人影闪动,八个手执厚背鬼头刀的大汉,一拥而来,团团把中州双贾围了起来。

商八看那八个劲装大汉奔行而来的身法,迅快矫健,疾逾飘风,似是人人都有一身上乘的武功,不禁心头发毛,暗道:神风帮不知在何处,收罗了这么多高手。

他心头虽是暗生慎骇,但脸上却仍然带着笑容道:“做买卖,难免要遇上风险,贵帮如若一定要砸咱们兄弟的招牌,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。”

黑衣人冷冷说道,“你们中州双贾,自寻烦恼,怪不得人。”说话间,缓步向后退去。

金算盘突然一撩长衫,伸手摸出一把金芒灿烂、珠光耀目的算盘,随手一挥,一阵哗哗乱响,高声说道:“朋友留步。”

那黑衣人停下了后退身子,冷冷说道:“有何遗言?”

商八笑道:“一回生,两回熟,咱们打了一次交道,兄弟还未请教贵姓。”

黑衣人道:“神风帮主随驾坛前护法,招魂手常明。”

冷面铁笔杜九接道:“这笔欠债、咱们兄弟记下了。”

招魂手常明冷笑道:“只怕两位今宵已难生离此地了。”

商八手握金算盘,目光一转,星月下,只见八个环伺四周的劲装大汉手中厚背鬼头刀上,泛起一片蓝汪汪的颜色,立时低声说道:“老二亮兵刃,他们刀上有毒。”

杜九应声探手人怀,摸出一个银光闪闪的圆圈,和一支铁笔。

商八手中算盘一挥,笑道:“诸位是一齐上呢?还是一个一个的来?”

他手中算盘乃纯金打成,盘上的珠子,却是用明珠所串,挥展之间,珠光宝气,耀眼生辉。

杜九右手铁笔一击左手银圈,当的一声脆响,高声说道:“我瞧诸位最好一齐上来。”

八个劲装大汉,分站了八卦之位,缓缓向前逼进,不徐不疾,脸上一片冷肃,不发一言。

萧翎望了望杜九左手银圈,回头低声问何坤,道:“何叔叔,那杜九手中的白圈圈,也能作打架之用吗?”

何坤道:“那是一种奇怪的外门兵刃,名叫护手圈,能用这等兵刃的人,必得身负上乘武功,才能以小制大,发挥妙用。”

萧翎似懂非懂的啊了一声,双目又投向场中。

这时,商八身后两只黑毛巨大,突然仆下身子,作势慾扑。

那八个手执鬼头刀的劲装大汉,已然迫近到两人六八尺外,但却一齐停了下来,不再逼近。

商八运用目力,遥向酒僧、饭丐望去,只见两人并肩盘膝而坐,对眼下的情势发展,视著无睹、心中暗暗发急,忖道:神风帮声势浩大。这两人今日如当真的袖手不管,只怕今日之局,是凶多吉少。

只见那站在两丈开外的招魂手常明,突然提气一声长啸。

八个执刀的劲装大汉闻得啸声,陡然齐齐攻上,刹那间,寒芒展布,囚面八方攻了上来。

商八一挥手中金算盘,宝光四射中一阵金铁交鸣,封开了四柄鬼头刀。

杜九左手护手圈,右手铁笔,齐齐抡动,封开另外四柄单刀,正待挥笔反击,八个劲装大汉,却突然齐齐跃退。

商八看强敌进退有序,各攻一刀后,自行跃退,分明是一种奇门阵势,刚才一招,不过存心试敌,阵势尚未发动,心中更是惊骇,这神风帮的盛名,果不虚传。一面默查敌阵变化,一面施展传音入密之术,对杜九说道:“老二,强敌布的是一种奇门阵势,刚才一刀,不过是测验咱们功力,阵势的变化,尚未发动,看他们站立的方位,暗含八卦,且不可恃强硬闯,待为兄的查看出破阵的方法,再一鼓而进,击溃敌阵,保存下真力,准备对付那神风帮主。”

冷面铁笔杜九,微一点头,代表了回答。

两方成了一种僵持的局面,过了一盏热茶工夫之后,仍无动手迹象。

杜九等的大感不耐,左脚一抬,欺进了一步,右手铁笔一招“风凰点头”,疾向巽位攻去。

他铁笔出手,阵势迅快的起了变化,刀随人转,分由四方八面攻了上去。

杜九左手护手圈,右手铁笔,同时展开了迅快的招数,圈守笔攻,凌厉的攻势中,门户却又守的十分谨严。

金算盘商八原想在查看出敌人的阵势变化后,一击成功,但经杜九这一扰,局势大变,对方攻势一经发动,立时如江河堤溃一般,汹涌而来,似是个个都忘去生死之事。

大变的形势,迫得金算盘不得不挥动兵刃,出手拒挡。

岳小钗冷眼旁观,看中州双贾和强敌搏斗之情,心中暗暗想道:中州双贾之名,果非虚传,这八名强敌,攻势猛恶,非同小可,而且身法之中,还似是暗含着奇奥的变化,中州双贾竟然能硬凭武功,听风辨声,挡住了八名强敌的猛攻。

忖思之间,双方已恶斗了十几个照面,八个手执鬼头刀的大汉,攻势更见灵活,八刀结合成一片刀山,分由八方迫压而上。

中州双贾登时被这弥漫的刀光包围了起来,远远看去,但见一片白光翻滚,不见中州双贾的人影。

萧翎长长吁了一口气,暗道:完啦,看来今宵那胖子和瘦子是死定了。

突然间月隐光消,天色更加黑暗起来,萧翎抬头望去,只见一片浓云,飞驰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5回 妙手回春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