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50回 施巧计脱重围

作者:卧龙生

逍遥子道:“天涯何等辽阔,只要你不说出他居住之地,纵然有人知道他还活在世上,也是无法找得到他。”

孙不邪道:“道长一定要问吗?”

逍遥子道:“如是孙兄实不愿说,贫道也是无法勉强。”孙不邪道:“如果老叫化说了出来,道长不要害怕。”

逍遥子道:“如是当今武林之世,有人能够使贫道害怕,你孙兄也是其中之一。”

孙不邪道:“庄山贝,道长可曾听到过吗?”

逍遥子呆了一呆,半晌之后才缓缓说道:“除了庄山贝外,也无人能够教出这等徒弟。”

萧翎暗中查看,发觉那逍遥子听得师父之名,心中若有畏惧,不禁心中一动,暗道:难道这牛鼻子老道,当真的认识我师父不成……只听孙不邪冷冷说道:“道长可是相信了吗?”

逍遥子道:“相信了,那就有劳孙兄代贫道劝劝这位萧施主了。”

孙不邪道:“老叫化效劳不难,但有几件事,先得道长答应。”

逍遥子道:“什么事?”

孙不邪道:“老叫化劝说萧翎之时,是动以私情,陈以利害,道长最好不要派人暗中偷听。”

逍遥子道:“以诸位的耳目而言,就算是贫道派人偷听,只怕也是无法瞒得过诸位。”

孙不邪道:“我虽是他师长之友,但他记忆模糊,早已不认识老叫化了,因此,必须有个较长的时间才行。”

逍遥子道:“不知孙兄要多长时间?”

孙不邪道:“一日的时光,不能算长吧?”

逍遥子道:“就依孙兄之见,不知是否还有什么条件?”

孙不邪道:“待之以礼,就你们五彩巨舟中最美丽的女婢,选上两个,替我们送上一桌酒菜。”

逍遥子笑道:“此事容易。”

孙不邪道:“最后一件,替我选择一个幽静的舱位,我们要饮酒谈心。”

逍遥子道:“此乃理所当然之事。”回头对两个押送孙不邪的仗剑童子说道:“带四位贵客,到迎宾舱中去。”

两个仗剑童子应了一声,望着孙不邪和萧翎等说道:“走吧!”

逍遥子道:“四位佳宾,很可能和我同在君主座下效劳,你们要小心伺候了。”

两个童子果然不敢再对四人无礼,欠身说道:“我等为四位带路。”当先向前行去。

孙不邪等紧随在两个童子之后,行入了一座布置幽雅的舱室之中。

两个青衣童子还剑入鞘,抱拳对四人一礼,道:“四位请坐,小的等告辞了。”

孙不邪淡然一笑,道:“两位不怕老叫化逃走吗?”

两个青衣童子不敢答话,却把手中牛筋带出舱外。

孙不邪哈哈一笑道:“怎么,你们两个这等对待老叫化,如果老叫化归依了,四海君主必要好好的惩治你们一番。”

两个青衣童子已然行出舱外,高声说道:“小的们职责攸关,还望你老不要见怪才好。”

孙不邪道:“你们两个可要牵着牛筋,守在舱外吗?”

只听一个青衣童子说道:“我等把牛筋拴在舱外的铁柱之上,你老尽管放心,道爷交代了下来,小的等决然不敢偷听。”

但闻脚步声逐渐远去,两个青衣童子,似已联袂而去。

孙不邪附在舱壁间,仔细听了一阵,回过头来,肃然说道:“萧大侠,老叫化劝你几句话。”

萧翎道:“晚辈洗耳恭听。”

孙不邪道:“老叫化年登古稀,目睹耳闻,见过了不少英雄人才,但却无一人能有你这一身成就,绝代奇才,再加上旷世奇遇,培养出你老弟这一株武林奇葩,更难得的是你那侠心铁胆的英雄性格,今后三十年武林大局,道长魔消,全系在你的身上,老叫化为天下武林同道请命,无论如何你不能死。”

萧翎吁了一口气,道:“老前辈过奖晚辈了。”

孙不邪哈哈一笑,道:“老叫化一生之中,从未说过一句违心之言……”

萧翎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这金锁刑具,虽然不易挣断,但尚非重大之事,被困舟上,四面洪流滚滚,咱们全不会水中工夫,纵然能够闯出他们拦截,也是难逃死亡之运。”

孙不邪道:“正因如此,老叫化才毛遂自荐,托词为令师之友,希望能劝得老弟为武林珍重。”

萧翎道:“老前辈有何良策,但请吩咐,晚辈是无不遵从。”孙不邪道:“如问良策,老叫化此刻也是一筹莫展,我要劝老弟的是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”

商八道:“眼下唯一的救急之策,就是设法诈降,才能徐图脱身。”

孙不邪道:“那四海君主为人看似暴急,实则深藏不露,使人难测高深,逍遥子老谋深算,险诈无比,咱们诈降之计,只怕早已在他预料之中,也许他早已想好了对付之策。”

杜九冷冷说道:“照老前辈这么说来,咱们是死路一条了。”孙不邪道:“老叫化倒有一策,只不知萧大侠肯是不肯。”萧翎道:“老前辈有何良策,只管说。”

孙不邪笑道:“老叫化这办法就叫作拖死狗,咱们也不用答应他,但也不用拒绝他,给他慢慢的拖下去……”

商八道:“要拖到几时为止呢?”

孙不邪道:“这个老叫化就不敢说了,就目下情势而论,那四海君主,确有着争雄江湖的野心,一心一意想把咱们几个网罗旗下,为他所用,因此,才百般对咱们容忍,一时之间,他们还不会当真把咱们给杀死。”

两个美婢托着酒菜进入舱中,含笑摆好,躬身往舱外退去。孙不邪道:“二位来照顾我等,怎可就此退去?”

那左侧一个女婢,娇媚一笑,应道:“你老可是要小婢们陪饮几杯?”

孙不邪道:“那倒不用了,老叫化只想一面饮酒,一面瞧着两位。”

二婢相应望了一眼,齐齐对孙不邪行了过去,分站两侧。

左面一婢伸出纤纤玉指,替四人斟满酒杯,笑道:“酒助豪兴,四位爷,先请吃一杯如何?”

孙不邪伸手取过面前的酒杯,笑道:“老叫化年纪最大,理该先干,他们最好慢一点,那也算敬老尊贤了。”一仰脸,喝了一个杯底朝天。

左侧那妖娆女婢,很快的又替他斟满了一杯酒。

孙不邪一面阻拦萧翎和中州二贾,不让他们食用酒肴,自己却是连连干杯,大吃大喝起来。

他一连吃下了七八杯酒,每盘佳肴也都吃了三筷以上,才放下筷子笑道:“两位可以去了,老叫化吃上几杯酒后,最是见不得人家大姑娘和小媳妇,两位姑娘,还是回避一下的好。”

二婢倒是听话的很,欠身一礼,齐齐退出舱去,随手带上了舱门。

孙不邪眼看二婢远去,才微微一笑,道:“三位可以放心食用了,这酒菜之中,确未下毒。”

原来他装疯作傻的留下二婢,只是想试酒菜之中,是否有毒。

商八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此等之事,理应由我等效劳才是,怎敢叫老前辈以身试毒。”

孙不邪哈哈一笑,道:“老叫化老朽了,两位适当壮年,还望两位善助萧翎,为我武林同道尽上一分心力。”

商八道:“老前辈尽管放心,咱们这次如若能够脱险,只要江湖大义所在,就算是赔钱买卖,也不计较就是。”

孙不邪收起嬉笑之容,肃然说道:“老叫化被他们用牛筋穿过琵琶骨,逃出的机会,是万万没有了……”

萧翎接道:“他们可曾废了老前辈的武功?”

孙不邪道:“他们想迫老叫化投效卖命,自然是不会废去我的武功了。”

萧翎道:“如是能够弄断穿在老前辈胯间和双肩上的牛筋,老前辈就可以恢复自由,尽复神功了。”

孙不邪道:“习武之人,这四处如被牛筋穿过,武功虽然未失,也是形同废人了。”

萧翎突然站起身子,道:“老前辈估计一下,他们在一个时辰之内,是否会有人来。”

孙不邪道:“一个时辰之内,也许无人会来,不过他们定会在暗中监视咱们。”

萧翎道:“除了这舱门之外,不知四周舱壁是否还设有机关?”

孙不邪道:“自然有了,但咱们不解内情,只怕找不出来。”萧翎敲破一只酒杯,道:“先替老前辈断去双肩双胯的牛筋,再想拒敌之策。”

孙不邪摇摇头道:“不论成败,咱们都无法逃出,何苦冒险?”

萧翎道:“晚辈已经想过了,咱们只要在五彩巨舟上,和他们对抗,量那四海君主,不忍把这艘巨舟沉入江中。”

孙不邪道:“办法虽然不错,只是有些冒险……”

萧翎道:“老前辈不用犹豫了,晚辈相信老前辈神功尽复之后,晚辈等身上虽有刑具,也可和他们抗拒几日。”

不容孙不邪再答话,用敲破瓷杯的尖刃,在牛筋上划割了起来。

他内功深厚,腕力千斤,瓷杯边刃,又极锋利,不过半个时辰左右,已把穿在孙不邪双肩双胯的四条牛筋,尽行割断。

这时,商八防守舱门处,杜九两道锐利的目光,不停在四面舱壁间搜望!

在几人预料之中,这一番过程中,必有惊险,哪知竟是出人意外的顺利。

孙不邪穿在身上的牛筋断去之后,不禁黯然一叹,长吁一口气,恍有隔世之感。

萧翎低声说道:“老前辈请运气试试,武功是否已失?”

孙不邪道:“老叫化已经运气试过了。”

萧翎道:“老前辈的武功……”

孙不邪道:“他们原准备用我,故未伤我穴脉,唉!老叫化原想救你,想不到你倒先救了我老叫化子。”

商八微微一笑,道:“那逍遥子百密一疏,收了咱们身上兵刃,却料不到大哥腕力强劲,已到了飞花伤人,摘叶取敌之境。”

萧翎摇摇头道:“如若没有这瓷杯的锋刃相助,我也是无能为力……”谈话之间,突然一阵步履声传了过来。

孙不邪低声说道:“老叫化身上牛筋已除,那已是无法放得过他们了。”

这时,来人已到舱门口处轻轻叩响舱门。

孙不邪冷冷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室外有人应道:“小的奉命而来,有事面告。”

孙不邪用脚踏着牛筋,室外人尚未觉着有异。

孙不邪低声说道:“抢兵刃!”

接着提高声音道:“什么事,进来说吧!”

但闻舱门呀然,两个青衣童子,大步走了进来。

目光到处,只见孙不邪身上牛筋已脱,不禁一呆。

待两人想起拔剑攻敌时,商八、杜九已由隐身的门后,分向两侧袭到。

这两人本是武林高手。出手何等迅快,两个青衣童子长剑还未出鞘,人已被点中了穴道。

孙不邪伏身捡起两柄长剑,关上舱门,低声说道:“咱们有此双剑,便增强不少威力,眼下最为重要的事,是如何取得金锁刑具之钥,替三位打开刑具。”

商八道:“何不问问这两个青衣童子?”

孙不邪道:“好!碰碰运气吧!”伏身拍活了一个青衣童子的穴道。

那青衣童子睁开眼睛,望了孙不邪一眼,挺身跃起,却不料双腿穴道,仍被点着,一挺之势,竟未坐起。

孙不邪长剑一送,冷森的剑锋抵在那青衣童子咽喉之上,说道:“情非得已,你如一叫,老叫化就宰了你。”

那青衣童子冷冷说道;“彩舟停在江心,四面有二十四艘小艇相护,你们如想逃走,势比登天还难。”

孙不邪冷冷说道:“这个不用你来费心,老叫化问你什么,你就回答什么!”

青衣童子一皱眉头,未再言语。

孙不邪道:“开这金锁的钥匙,由何人保管?”

那青衣童子道:“由逍遥道爷保管。”

孙不邪冷冷说道:“老叫化不信。”

青衣童子道:“我说的字字实言,你如不信,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。”

杜九道:“老前辈不用和他们多费chún舌,先把这两个小兔崽子给宰了,咱们捞回一点本钱再说。”

孙不邪剑锋在那青衣童子脸上轻轻移动了两下,道:“老叫化子如若狠起心肠,就先把你这张俊脸划上几道,叫你变成丑怪之容。”

那青衣童子对这张俊俏的面孔,似甚爱惜,听得脸色一变,道:“为什么不把我杀了?”

孙不邪笑道:“杀了岂不太便宜你了吗?”

只听步履之声传了过来,又有人直对舱中行来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0回 施巧计脱重围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