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51回 双雄争霸业

作者:卧龙生

孙不邪左手又顺手取过桌面,高举护身,当先行了过去,低头一看,只见两支竹筷分别插在两个青衣童子左腿膝弯之处,深入了一寸多深。

这地方乃人身关节要害,受此重伤,自然是难以再奔行了。萧翎拔下两支竹筷,轻轻叹息一声,默默不语。

杜九右脚一抬,把左侧的青衣童子翻转过来,冷冷说道:“你这娃儿,不过十四五岁,死了实在可惜得很。”

那青衣童子双目中泛起畏怯之情,但却咬紧牙关,一语不发。

杜九张着人见人怕的一张怪脸,冷冷说道:“你若是不想死,只有一个法子。”

那青衣童子口齿启动,但却未发出一点声音。

杜九冷冷接道:“那三个女娃儿哪里去了。”

那青衣童子望望身侧的同伴,一语未发。

萧翎轻叹一声,道:“别问了,咱们闯出去吧!”

孙不邪道:“老叫化开道。”

桌面护身,向前行去。

这段廊道,不过丈余长短,转过弯子。一道木梯直向甲板通去。

只听一阵金铁交鸣之声,传了过来,显然甲板上,正有着剧烈的搏斗。

孙不邪看通往甲板梯口,无法容得一张桌面通过,立刻挥动长剑,削去桌面边缘,估计那梯口可以通过,当先向梯上行去。

那三个绿衣少女,去的似是十分仓促,竟然连梯口的木盖也未盖上。

孙不邪登上楼梯,长剑护面,向外一瞧,不禁微微一呆。

商八瞧出了孙不邪神色有异,低声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孙不邪道:“沈木风……”

萧翎点点头接道:“有一件事,在下忘记告诉老前辈了,那沈木风前日吃了大亏,被四海君主一举间,击沉了数十艘快舟,高手伤亡甚多,那沈木风吃了如此大的苦头,自然是不肯罢休了。”

孙不邪微微一笑,道:“这叫以毒攻毒,甲板上鏖战激烈异常,咱们索性等他们打个胜负出来,再上去如何?”

商八道:“如是我们兄弟,身上未带金锁刑具,此策当然是大为佳妙,但此刻不如登上甲板,默查情势,见机而作。”

孙不邪道:“好……这叫混水摸鱼,老叫化替三位开道。”一长身跃上梯口。

萧翎紧随登上,抬眼望去,只见甲板上血迹狼藉,数十具尸体横陈眼下。

孙不邪手执长剑,藏身在一根大桅之后,举手相召。

萧翎轻步而行,急急走了过去。

中州二贾,紧随在萧翎身后而行,一齐藏身大桅后面。

这时,五彩巨舟上的卫队,似是已经伤亡殆尽,除了舱前甲板的恶斗之外,四下不见活人踪迹。

孙不邪低声说道:“四海君主吃了大亏,看样子巨舟上的人手,已经死亡的差不多了。”

萧翎凝目望去,只见沈木风高大微驼的背影,正站在船头,手中一柄长剑,仍不停的滴着血水。

逍遥子拂尘拂舞。正和两个老者恶斗。

那两个老人衣服鲜明,一人全身如雪,一个墨暗如漆,正是关外长白山的黑白二老。昔日百花山庄英雄大会之日,萧翎虽然见过了黑、白二老,但那时他们一直未曾出手,此刻留心看去,只见二人武功诡奇,自成一派,竟和中原武林道上的武功大不相同。

黑白二老虽是合力对付逍遥子,但他们却是赤手空拳,未用兵刃。

四只铁掌翻飞,和逍遥子那蓬张飞舞的拂尘,打在一起,彼此间互相抢攻,招术、手法,各极其毒辣诡异。

除了逍遥子和黑白二老的恶斗之外,却不见那身着黄袍的四海君主何在。

萧翎心中暗道:四海君主的架子,倒是真大,眼看全军尽覆,竟还不肯亲身临敌。

孙不邪低声说道:“奇怪呀,沈木风就算是尽出高手而来,也不能说全无伤亡,怎的清船死伤,尽是四海君主的属下。”

萧翎道:“也许沈木风早把伤亡运走。”

语声未落,瞥见逍遥子手中拂尘疾攻两招,迫退了黑、白二老,转身一跃,直奔回舱中。

只见那雕刻着龙凤的舱门,突然启动,放过逍遥子后,重又闭了起来。

萧翎细看那雕有龙凤的舱门,完好无损,显然,这一场激烈的恶斗,只限于甲板之上,并未波及舱中,不禁心中大奇,低声对孙不邪道:“老前辈,甲板上伤亡狼藉,但那舱中,却是平静无波。”

孙不邪道:“老叫化亦觉着有些奇怪,大阵小战,老叫化不知看了多少,亦未见过今日这等奇怪之战,目下甲板上,除了沈木风和黑白二老之外,再无百花山庄中人,这岂不是和船舱中平静无波一事,相映为奇吗?”

萧翎仔细一看,果是不错,整个甲板上,只余下沈木风和黑白二老,不禁心中暗道:难道沈木风只带黑、白二者赶来此地吗?如若只是以三人之力,便把这五彩巨舟上数十高手,杀得尸体狼藉,那黑、白二老的武功,倒是足可与沈木风比美了……只听沈木风那微带沙哑的声音朗朗说道:“四海君主,你四十八个护船卫士,已然伤亡殆尽,想来舱中已无可战之将,此时此情,也该亲身临敌了。”

船舱中传出来四海君主成重的声音,道:“你虽杀尽我四十八个护驾卫士,但你带来一十八名高手,又有几个活的,目下除了你们三人之外,只怕再也不会有援手赶来了!”

萧翎心中忖道:原来沈木风带来的一十八人,也都伤亡殆尽了但闻逍遥子的声音传了出来,道:“沈木风,贫道要告诉你一件事……”

沈木风冷笑一声,道:“你可是认为我沈某人,不敢打入舱中去吗?”

只见舱门启动,逍遥子缓步行了出来,道:“这五彩巨舟之上,除了四十八名黑衣卫队之外,还有三十六童,和二十四婢,他们都云集舱中,只待敝君主一声令下,立时可以出舱围攻三位。”

沈木风冷冷说道:“就算是再多一些人,那也不过是多几个屈死的冤魂,在下想会会贵君主,不知他是否敢出来应战。”

只见舱门启动,四海君主身着黄袍,大步走了出来,淡淡一笑,道:“沈大庄主.当真要向在下挑战吗?”

沈木风凝目望去,只见那四海君主,不过三十多岁,身上穿着一件滚龙黄袍,赤手空拳,未带兵刃,当下冷笑一声,道:“阁下金冠黄袍,衣着倒是鲜亮,但不知武功如何?”

四海君主道:“沈大庄主可想要试上一试?”

沈木风道:“两次鏖战,皆是彼此属下,算来伤亡甚重,倒不如由在下和君主一决生死,胜败亦可决于一战之中。”

四海君主淡淡一笑,道:“本座久闻你沈大庄主之名,如若没有信心可和沈大庄主一决雌雄,自然是不敢出道江湖了!”

沈木风突然举步而行,直到甲板正中,冷冷说道:“君主既有此意,沈某人是欢迎至极。”

萧翎暗中窥看,只见沈木风行径之处,那些横卧地上的尸体,纷纷飞入江中,有如被人抓起投入江中一般,不禁暗中赞道:此人武功实有过人之处……只听四海君主哈哈大笑,道:“沈大庄主的威名,早已传播江湖,那也用不着再这等做作给在下看了。”

孙不邪施展传音之术,对萧翎和中州二贾说道:“这一新一旧,两大枭雄,决斗于五彩巨舟之上,事关武林今后命运,咱们如若在两人精疲力竭之时,一举尽歼二枭,倒是一件大功大德的事,此刻要隐好身子,别让他们瞧出破绽来。”

只见沈木风高大微驼的背影,停在甲板正中,高举右手,道:“强宾不压主,君主请先出手。”

四海君主正待举步而出,突闻逍遥子高声说道:“君主且慢。”四海君主停下脚步,道:“本座不能示弱于他,道长还有什么话说?”

逍遥子微微一笑,道:“君主志在主盟武林,领导江湖,岂可因一点意气,亲身临敌。”

沈木风冷冷接道:“只要你们打败沈木风,主宰武林一事,虽未全功,亦不远矣!”

四海君主说道:“本座早晚免不了与沈木风一决死战,还有何犹豫之处?”

逍遥子道:“君主话虽不错,但此刻尚非其时。”

四海君主道:“为什么?”

逍遥子道:“此时此情,咱们已然控制大局,敌寡我众,君主自然是用不着亲自临敌了。”

四海君主一皱眉头,道:“道长之意呢?”

逍遥子道:“贫道之意,不如迫那沈木风订下城下之盟,为我所用。”

四海君主点点头道:“道长如已胸有成竹,本座自当省却一番气力。”

逍遥子道:“君主请回舱中,由贫道对付他们就是。”

四海君主还未见答话,瞥见一个青衣童子,急急由舱中奔了出来,对着逍遥子低言数语。

萧翎心中暗道:适才恶战激烈,四海君主和逍遥子,都已顾及不到我等,这青衣童子,大约是禀报我等逃走之事了。

只见那逍遥子神色镇静,淡淡一笑,挥手让青衣童子退下。

沈木风似是已经等的不耐,冷冷喝道:“君主可是怯战了吗?”四海君主微微一笑,道:“逍遥子已然安排了降伏三位之策,本座自然是不用再和阁下交手了。”

沈木风目光一转,暗中示意,黑白二老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疾向舱中冲去。

四海君主双手齐挥,两道强猛绝伦的掌力,分向黑白二老击去。

逍遥子一挥手中拂尘,急急说道:“君主请先回入舱中。”

四海君主身子一侧,跃入舱中,黑、白二老各出右掌,接下四海君主分击而来的劈空掌力。

两人虽把掌势接下,但却被震得各自向后退了一步。

逍遥子挥动拂尘,分向黑白二老,各攻一招,迫得两人退了一步。

但他却不待两人还手,身子一闪,也退入了舱中。

沈木风低声说道:“攻入舱中。”

长剑护身,亦向舱中行去。

黑白二老应了一声,各举左掌护身,右手待敌,疾向舱中冲去。但见一阵急雨般的黑点,由舱中涌了出来。

一时之间,黑白二老也无法瞧出是什么暗器,挥掌一挡,倒跃而退。

只见手掌上一阵微疼,有如毒蜂蜇了一下。

沈木风落后一步,又因闪避得快,双肩一晃,直退到甲板尽处。萧翎心中暗道:毒水……心念初动,船舱中已响起了逍遥子的大笑之声,道:“两位的伤势如何?”

黑、白二老低头望去,只见左手上一片漆黑,不禁心头骇然,一面运气闭住左臂穴道,一面失声叫道:“毒针!”

只听逍遥子哈哈大笑,道:“不错,这叫百步断魂黄蜂针,混在一筒毒水之中,只要沾上一点毒水,伤口就立刻开始溃烂,任你内功如何精纯,也是无法抗拒这等百种毒蛇之液混集的奇毒,何况两位又中了那液中的毒针……”

黑、白二老虽是称雄关外的英雄,也不禁听得脸色大变。

但闻那逍遥子接着说道:“那毒针细如牛毛,随着人身行血,深入内腑,两位就算是铁打金刚,铜铸罗汉,今日也是难逃死亡之厄!”

黑白二老对望了一眼,慾言又止。

逍遥子右手平举拂尘,缓步走出舱门,淡然一笑,接道:“两位只有一条出路。”

黑白二老眉头耸动,似想开口,但却又强自忍了下去。

逍遥子轻轻咬了一声,道:“除了敝君主身怀独门解葯之外,天下再无可救两位性命的葯物了。”

黑白二老低头看臂上伤势,一片浓黑,已然延至肘间。

面临生死之际,黑白二老也不禁有点英雄气短,回头望了沈木风一眼,道:“沈大庄主。”

沈木风重重的咳了一声,打断了两人之言,接道:“区区身上现有疗毒圣葯,两位请过来,给在下瞧瞧。”

黑、白二老齐齐举步,行到沈木风的身侧。

沈木风道:“两位伤在何处?”

黑白二老齐齐应到:“伤在左手之上。”

沈木风道:“其他之处,可被伤着?”

黑白二老摇头说道:“大约被我劈出的掌力,震落毒针,挡回毒水,除了左臂之外,别处尚未伤到。”

沈木风道:“两位请卷起袖管,让在下仔细瞧瞧伤势情形。”黑白二老依言卷起袖管,只见数道黑线,已然冲过肘间。

沈木风道:“两位怎不运气闭住穴道,竟让剧毒上延?”

黑白二老道:“此毒强烈,虽然闭了穴道,亦是阻它不住。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1回 双雄争霸业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